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五行世界夢幻之旅(1)漫遊土世界
2016/11/07 00:45
瀏覽1,843
迴響5
推薦65
引用0

屏東三地門山中天咖啡座(原住民部落自製陶杯、咖啡)

酋長帽,一定要買這頂。

 

屏東三地門部落民宿、工藝禮品店、咖啡座

漫遊土世界

大地之母,賜我十條彩虹!

 

清明剛過,眼看颱風的腳步近了,土石流的魅影也會悄悄地尾隨著飄入山區。深度風化的台灣山嶺又將在翠綠的臉龐上留下一條條黃色的淚痕。

土石流像人在隨業流轉,流到那裡,壞到那裡.....

思緒如狂風沙,掃向河西走廊,飛到了大漠,掠過一個個綠洲──像一粒粒綠色的珍珠撒落在黃色的地氊上。如斷坦殘壁崩落的大小石塊,肆無忌憚地延伸到天邊,驕陽下熾熱如煉獄,燒出了一座火焰山。

似真似幻的海市中依稀可見玄奘的身影,踽踽獨行,為求正法步向遙遠陌生的世界。

手搭涼棚眺望西方天際。蜿蜒在地平線上的天山,像不見首尾的神龍,把這幅悽涼的畫加上一道令人振奮的框。

前面不就是高昌國嗎?夯土築成的偉大國度在千年風沙中,剩下一望無垠的廢墟,只有三五騾車載著遊客徜徉於夯土堆間。

修復後的皇宮雖不具規模,仍可見莊嚴形象。一旁的玄奘講經堂,圓頂上透出祥和。想當年,唐朝小高僧遇桃花劫,在此滯留十多年,只為公主愛上天朝俊俏,迷醉於唇紅齒白。

不知這位多情公主是否已在經聲梵唱中度入忉利天宮?

在一片土黃的城牆上負手漫步,低頭思量......

為什麼地越來越斜了?平坦的牆道仍是夯土卻變成了階梯。抬頭望去,怎麼攀爬上了峭壁?...

這是懸壁長城!夯土攀爬上峭壁,還不是打打殺殺,人的造作。

瞠目結舌之際,一陣風狂沙驟,雙目難睜。數十秒後才能呼吸,人卻站在一座雄偉的城前,樓高三層,牆高十米。

嘉裕關的博物館裡,明朝馮將軍的一群部屬,或坐或臥的銅塑古戰士,鎧甲在身,伴著手中、地上的酒杯酒甕.....

心裡一動,果然是「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的寫照。

閒步逛出,見一株古樹「左公柳」,紀念左宗棠當年「新栽楊柳三千里,引得春風渡玉關」。還有首歌:「左公柳拂玉門曉,塞上風光好。天山融雪灌田疇,大漠飛沙絢落照。沙中水草堆,好似仙人島。過瓜田,碧玉叢叢;望馬群,白浪滔滔....」

一抹思古幽情中,忽聞金戈鐵馬「.....張騫....班超,漢唐先烈經營早...趕早...趕早,莫待碧眼兒射西域盤鵰」。

殺伐聲中卻是拉姆西斯二世的戰車追逐摩西至紅海邊。.....

埃及人的戰車在黃沙中奔馳數千年,車尾掀起的沙塵中出現一座座偉大的神殿,一座座金字塔,一座座迷宮般的地下墓室。神秘美麗的壁畫和象形文字,刻畫在巨石上,追求永恒不朽的生命──可憐憫者,在生死迷霧中找到的只是「生死輪迴」,奢望於土石中建造的永恒,換來的只是觀光客的讚嘆。....

在時空中浮游著,成百上千的偉大建築在眼前飄過:那是雅典衛城的神殿,那是敘利亞北部埃及艶后巡狩留下的石城;那是一座座星羅棋佈的城堡,從西歐到中東,雄峙山之顛;那是布拉格六、七百年才打造成的大教堂;那些是金光閃閃洋蔥頂的東正教堂,從聖彼得堡穿越東歐直到巴爾幹半島;那些是一座座的宮殿,從廢墟到金碧輝煌.....

那一個不是石頭的堆砌,不是大地的供養?

那麼多耗損的資源,不也是出自於大地?它默默地承受著,默默地觀察著.....

默默地嗎?

大地不耐的徵兆是否已現?.....如土石流?

滿腦子的妄想雜念,干卿底事?

耳邊響起老和尚的聲音:「修理自己」!.....

靜得下來嗎?...

喧鬧之餘,躲到只有藍天、白雲、黃沙的撒哈拉大沙漠中,讓那細軟潔淨乾燥的晶沙,緩緩地從指縫中流出;慢慢地埋下赤裸的雙腳,享受那溫潤加清涼。

一整天在烈日下赤足奔馳於沙山沙谷間,搭起帳蓬時已紅日將沈,夕照把黃沙醉成酒紅。

明月東升,滿天星光燦爛。為什麼夜空那麼忙碌、擁擠?繁星塞到不知虛空為何物,晶亮壓到眉間隨手都能摘下一把。東一橫,西一撇的流星雨,讓人不得閒。

腦海裡浮現菩提寺大佛,林蔭小亭水邊的那份寧靜平和。佛法難聞今已聞,老和尚已逾九五之尊,隨他學佛,今生成就的希望油然生起。在一片幸福感中進入夢鄉.....

忽然驚覺,努力要及時!朦朧的眼角邊滾過一個大草球。這不是亞里桑那的沙漠嗎?地面有點像戈壁,但點綴著一叢叢枯黃的滾球草和巨大的仙人掌。

如夢似幻中滑過沙漠,滑過一片青翠的松林,地上出現一道大裂縫,悶悶的雷聲不絕於耳。.....海底升起變成平地。最柔軟的水卻把平地切割成令人窒息的「大峽谷」。

那一層層的顏色裡,埋藏了千萬億年生物的演化──大至恐龍,小至微蟲;科羅拉多河水,滾動著大到如房舍的萬千石塊,響聲如綿延的悶雷。

什麼叫柔?什麼是剛?都逃不過成住壞空的無常。

佇立千尋峭壁之巔,勁風振起衣袂,人何其渺小?壽何其短促?命如懸絲,學佛要及時!

疾風化作微細的嘆息,悶雷的水聲化作簌簌的麥浪。整個世界,綠色平野與天相接。低頭觀賞:大麥芒長,小麥芒短,燕麥之實剪翅欲飛。

盼黃猶青時節,九月飛鷹卻先來到。

三十多對勁羽翱翔天際,時爾俯衝獵食,時爾投入熱氣柱中剎那不見蹤影。那些懶散的,傲立在田邊圍籬的木柱上,兩三尺的身軀,糾昂不群,顧盼自雄。看著那種睥睨天下眾生的樣子,心裡可偷偷地笑開了。

為什麼幾頭猛禽栽入麥田再也不見?

好奇怪!一探究竟。

更奇怪!無邊無際的麥田中竟然藏著一條看不見盡頭的峽谷。「大峽谷」的氣派統統在,只是「迷你」些。

哦!這可是亞伯達省大草原的恐龍谷啊!

四川的「恐龍隊」就在這兒接受訓練。化石考古博物館中千奇百怪,巨大、嬌小的骨架配上生動的壁畫和佈置,還有室外黃色石灰岩中半出土的化石原形,令人疑惑佛教徒所謂的「過去生中」到底是什麼?

文明人的歷史在上個大冰河期結束後才開始,不過萬年。這些絕跡的大小動物在地球上漫遊的歲月動輒百萬、千萬年,難道其中有我的「前身」?有機會一定要問問老和尚。.....

恐龍的大墳場,乾燥的不毛之地。成語有「窮山惡水」,此地無山無水,只是一片惡土(badlands)。凌空飛升,地面景物愈來愈小,千百公里大地盡收眼底.....

西邊也有大片惡土,在400公里外吧?那不是「侏羅紀公園」中考古學家探尋化石之所在嗎?

眼光再往東一掃200里,又是一片,還有個牌子「惡土國家公園」。去看看吧!大同小異!行進著,地勢漸漸高低起伏。突然間....這座山怎麼像個「人」?一家三代接力在鑿山,半個多世紀了才刻成一小部份...那個「人」是印地安「瘋馬酋長」騎馬的英姿,鷹羽的頭飾,一臂前伸,臂上可放十幾個足球場。馬頭馬頸已成,鼻孔中可建棟透天厝。

中國人只是拿「愚公移山」作譬喻,美國人卻真的去「砍山」。

不信?

別以為這只是一家人的個案,他們還有個近鄰。

翻過三、四個山頭就是「石頭上面盡是人頭」的黑山。規模雖不及「瘋馬酋長」,卻是老美以傾國之力砍下四顆總統的腦袋掛在山巔示眾。

「眾」呢?

只要看看那綠樹分割成的一小區、一小區停車場。一排排車子中沒有兩輛來自同一州。美國的五十州「眾」全都「集結」在此!.....

真的嗎?

美洲大陸上不是只有49州嗎?那另外的一州,夏威夷,遠在萬里之外的太平洋中呢!哈!真的有個夏威夷的車牌漂洋過海來此朝聖!

其實中國人也相當會「砍山」。如說莫高窟的無數石穴、佛像、藏經密室的工程太小,還有個樂山大佛呢!.....

比不上老美的規模嗎?老美也不是劈山者之最!

電影「法櫃奇兵」的神殿,位於約旦南端皮特拉的玫瑰谷中。玫瑰紅的岩石,從漫長平整的一線天通道開始,先見兩壁刻石而成的引水溝,再見神殿(據說內藏阿里巴巴四十大盜的寶藏。壁上彈痕累累,都是想開啟芝麻大門的試探)。

峽道逐漸展開,兩壁玫瑰紅中雕刻出的全是神龕墓穴。豁然開朗處是座玫瑰紅的大峽谷,佈滿了雕石而成的偉大建築。錐形山洞有如音樂廳,聚音效果不亞於最先進的設計。好友聲樂家在內一曲高歌,悠揚頓挫,每一個音符都被美化了。

正式的音樂廳是露天的,從整片山壁中鑿出,不像遍佈歐亞非的希臘、羅馬露天劇場用石塊堆成──但這些兩三千年前的建築技術也不容小覷。

在希臘和敘利亞北部各有一座相當完整的古蹟,舞台下方的平坦表演場正中央,輕咳一聲,或擦根火柴,或掉一根針,在30層上的看台居然清晰可聞;看台下,平場周邊矮牆內挖了一個個石穴。分坐遙遙相對的石穴中,可以輕聲細語地交談。聚音的效果來自石塊堆砌的弧度、坡度,甚至整排石椅邊緣的設計。

突尼西亞的圓形競技場,猛獸可自地下升起,突然出現場中,還可以灌水打海戰。更令人嘆為觀止的是首都突尼斯的古羅馬引水橋。水源在山上,導至平地沙漠後全程加蓋以防蒸散,每十公里的位差只有一公尺。

運用石頭的偉大工程也在其它文化中呈現:吳哥窟為神化王權的金字塔;墨西哥市郊的阿茲特人,未用輪子獸力,徒手而建的日、月金字塔;遍佈中美洲上千的馬雅金字塔───和埃及金字塔的追求永恒相反,馬雅祭天之塔每隔數十年,外包一層新塔,形成層層「塔中塔」,以示尊崇宇宙中沒有永恒之物;南美秘魯安底斯山顛的馬丘比丘───印加古國精密的天象觀測建築,展示消失的古文明,但孤立叢山深處,不知為何而建?....

人類智力的進化,從運用工具開始加速,也從地面的開發深入地下。莫斯科的地鐵站,電扶梯直下數百公尺,還可防原子彈轟炸。

華沙附近的地底大鹽礦,也是直下數十層。礦穴、通道中上百的鹽雕,訴說著無數的故事──從歷史到神話。礦內有巨大清澈的深水池及一座巨大的鹽雕教堂,從巨大的鹽晶吊燈到一組組聖經故事,可供數百人禮拜。這些是人造的地下世界。

天然的地下世界呢?

石鐘乳洞遍佈全球,未開發的形同鬼域;加上照明及步道後就變成了奇幻仙境。遨遊九州,入此洞、探彼洞。...駐足捷克布魯諾北邊的鐘乳洞區。好多書籍畫冊介紹這一組組的洞穴,個個名不虛傳各有千秋。洞內狹窄處僅容一人,寬闊處比金門擎天廳大上十幾倍,高低起伏,時爾如攀高崗,時爾墜下二、三十層樓。千奇百怪的鐘乳石筍在彩色燈光下呈現各種地上景物,從花卉到大瀑布、神殿巨柱,令人嘖嘖讚嘆不已。

又有大片平整的「天花板」垂下密密麻麻的渾圓晶條,粗細一致如筆桿,卻長短不一,達兩三公尺,真是不可思議。旱洞之外尚有水洞,可行船數公里。...

奇幻中的仙境,夢幻中的夢幻,的確是「迷人」消遣的好去處。.....

撫摸著溼漉漉的石壁,輕輕地,冰涼沁入手心、肺腑。在幽暗的地底世界中,神思飄向無極。我的「迷心」易見,「真心」何處追尋?....

一絲清冷的微風吹起,透我薄裳,拂過臉頰、鼻端....地底世界何來微風?何來芬芳?....

那是草木清華、仙露明珠的氣息啊!

晨光曦微中隱約可見芳草如茵,露珠點點懸掛在每一片葉尖。這是加拿大北方,一個淘金時代傳奇人物的紀念景點。雖是河岸卻像懸崖。

河水浩蕩,半公里外的對岸也是峭壁。

攀上碑台眺望,滾滾江水獨悼孤魂,心曠神怡馳於物外。

不多時,旭日從背後白樺林中緩緩升起,對岸峭壁上現出一圈徑七、八十公尺的大佛光。驚嘆之際,發現佛光的圓心居然有個指甲大小的黑點。

不應該有啊?!

試著揮舞雙臂,跳高跳低,那小小的黑點也跟著微微地動。再量量角度──福氣啦!那個圓心就是我,在佛光的中心!

曾去落磯山無數次,朝暉夕陰,從未見過佛光。

兩個南北相連的國家公園,就有台灣這麼長。山雖比台灣矮些,但「樹木線」以上未曾風化的嶙峋岩峰佔了高度的一半(落磯Rocky,意「多岩」),有些還是剛從融化的冰河層下露出臉來和人們打招呼。

幾百公里的柏油路穿越千峰萬壑,移步換景。剛剛經過的地方,猛一回顧完全不相識。城堡、金字塔、臥虎、狼牙,峰峰獨具特色,面面各展奇貌。春夏秋冬,晨昏雨晴,氣象萬千。

有座數百公尺寬、高的赭石岩壁,平時呈現亮麗的暗赤色,偶在夕照下光彩奪人,金紅耀目,非筆墨所能描述,幾疑佛陀正在說法,放出寶光。

時見麋鹿(Elk)、大角羊百十成群,黑熊和雪白的方臉高山羊偶現芳踪。尺把長的啄木鳥啄木,空谷傳音響徹林間。五色鳴禽婉轉百迴,流泉飛瀑俯仰之間。足跡所至鳥獸不驚,恍惚中疑似醉臥桃花源裏‧‧‧‧‧‧

哈哈,何需自設框框作自囚人呢?沒有整籮筐歷史神話;沒有騷人墨客的堆砌。桃花源中尚有千家薪爨,稚子紛鬧雞犬喧。怎及得上不食人間煙火,一派天真自然。人間仙境差可擬也!

陶陶然,忘卻了鳴沙山行駝,月牙湖珍稀示現的大地嚴苛。

心滿意足,飄出了傑士堡及斑芙國家公園。不一會兒出了山區,壯麗的山岳漸漸地,漸漸地消失地平線外。

沐浴在豔陽下東向飛馳。平直大道的四周又是連天的麥田,綠色的大地。

不知何時正前方天空中掛上了一塊黑布。近了,近了,卡格利市上空的大雷雨剛歇,如魔手般的黑暗,遮蓋住半邊蒼穹。

明亮的斜陽光輝映照著,黑幕上慢慢現出虹彩,兩道、四道、五道....急忙駐足細數,彩色越來越多,看得眼花撩亂.....。

天啦!竟然出現十道,共五組霓、虹(兩者的七色排列剛好相反)。

太陽光線,在每一個微小的霧滴中三度折射,現出三道彩虹已屬罕見。

以前也只在亞伯達大草原上看過幾次,四道、五道而已。

這十道全是完整「落地」的。

最上方的雖僅依稀可見,但也是完整的。

最下方的一組霓虹,光彩絢爛,觸地處禾葉都染成了七彩。虹橋中的水滴像穿著七彩衣的小精靈在跳芭蕾,又像無數彩光閃亮的寶石在伸展台上炫耀華服,靜中有動,整個活了起來。

老外童話中,彩虹觸地的土裡埋了一罈黃金。

那,我的左右不是有二十罈黃金嗎?

禁不住左顧右盼,唉呀!遍地鋪滿了綠金!

360度無垠的青綠麥田上,覆罩著無止境的圓頂───半天空,碧藍如洗;半天空,簾幕漆黑,還嵌著十條七彩拱橋。

大地長麥田,

麥田蒸水汽,

水汽凝雷雨,

雨霽現十虹。

大地何獨厚於我哉!?

它還捎來學佛的訊息:雙腳踏著的麥田是我的現實生活,需要耕耘。無盡的天空是我的「心」:那明亮的半天,空無一物,是我的「本心」,那黑暗的半天濃密的水滴,連光線都穿不透,是我的「迷心」。

十道彩虹是佛法賜予的契機,帶著我劃破黑暗,轉迷成悟......

大地之母,土的世界。感謝你!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靈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budfss
2018/03/08 20:19
五行世界夢幻之旅
寫得真好~
謝謝!歡迎常來逍遙閣玩! 馮紀游(陸游:歡喜樓/三皇三家)2018/03/09 15:41回覆
4樓. 天涯孤鴻 (迷糊)
2016/12/25 23:32
寫得真好

天地渺渺,遊蕩這樣的世界中

許多人仍毫無覺悟之心呢

哈哈哈,說得妙!.....看清台灣社會的現質後,更能體會「十字街頭好參禪」! 馮紀游(陸游:歡喜樓/三皇三家)2016/12/27 17:14回覆
3樓. 航迷老叟
2016/12/15 09:41

人生在世,總有一些事情,我們只能欣賞,遠遠地,終也無法走近,最後,選擇走開,同樣的夢幻之旅也是如此,

總有一些感情,我們只能體會,默默地,終也無法接受,最後,選擇離開,

輪迴的路上,選擇與命運相連,放棄與生活相關,

人生,就是於選擇中,走向新的生活,於放棄間,得到解脫自在,然後,繼續前行。

「選擇與命運相關,放棄與生活相連」您說得太好了!是對 Life (包括生命、生活)深度體悟的智慧結晶!我是在「走近、獲得」之後,反照,那些「真實的經歷」卻如鏡花水月般的夢幻.....不同之處大概似「見山還是山」般,從而得「心之自在」吧?! 馮紀游(陸游:歡喜樓/三皇三家)2016/12/16 10:13回覆
「選擇與命運相連,放棄與生活相關」您說得太好了!是深度體悟 Life (包括生命及生活)的智慧結晶!我是在「走近、獲得」之後,反照,仍如鏡花水月之夢幻.....不同於前之處,大概近於「見山還是山」而得之自在吧?! 馮紀游(陸游:歡喜樓/三皇三家)2016/12/16 09:55回覆
2樓. 多硯坊 (休)
2016/12/13 08:53

越古今
合中西
一卷納須彌

令人醉心的神遊 

我更欣賞老兄的文筆(難以三言兩語描述),今早再度往訪,樂了一個上午(樂在何處?請看「回覆」)..... 我的閱歷只能歸之於時節因緣,本有雄心壯志替某雜誌續寫水、木、火、金等四個世界的漫遊,但有位大我兩歲的掌權僧人,不喜道家的「五行」,而改寫為「器世界」(佛家語)。我想,既然他「看不破,放不下」,而我早已看破,乃順勢放下(筆),「好事不如無事」樂得輕鬆(註:「器世界」已包含全部世界;老頑童不玩了,哈哈哈.....)! 馮紀游(陸游:歡喜樓/三皇三家)2016/12/13 11:31回覆
1樓. 戈 筆 揚
2016/12/12 18:58

何其有幸,万千美景,

一片佛光,十道彩虹。

此生見過太多奇景,如 360度的天蓋,佈滿北極光,3~4 小時不衰;2 小時中數出200顆的流星雨;澳洲大洋路懸崖絕壁上觀海,風平浪靜中「一片薄浪」突然沿壁爬升,翻過崖頂的由加利林梢(>20層樓高)..... Draw back 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還好這幾年有了點修養,已能「奇、俗共賞」,哈哈哈 馮紀游(陸游:歡喜樓/三皇三家)2016/12/13 11:1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