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道精神的謳歌──談東方白《浪淘沙》的崇高主題
2013/10/20 07:47
瀏覽4,024
迴響0
推薦36
引用0

東方白投注十年時間寫作完成的,超過一百三十萬字的大河小說《浪淘沙》,可說是臺灣文學繼鍾肇政《臺灣人三部曲》、李喬《寒夜三部曲》之後,又一皇皇巨著。作者以史詩的氣魄,寫百年來臺灣三個家族的人事滄桑與悲歡離合,實深具意義。

開啟臺灣大河小說先河的鍾肇政,讚譽《浪淘沙》是「歷史為證、鄉土為懷的雄渾磅礡的民族史詩」,「為臺灣文學,豎立了一座輝煌的金字塔」。《浪淘沙》因為歷史中有故事,故事中有歷史,不可避免地碰觸到諸如二二八事件之類的敏感性政治話題,文評家齊邦媛說,「許多人將它歸類為政治小說,卻侷限了它關懷的層面」。臺灣文學耆老葉石濤更一針見血地指出,《浪淘沙》這部臺灣人命運的史詩,「是由巨視性的世界觀點來凝視臺灣及臺灣人的歷史性遭遇,又能站在本土性的土地和人民的立場來透視臺灣人命運的小說……從來沒有一部臺灣小說帶有這種超越國界、人種的超然立場」

易言之,《浪淘沙》所關懷的層面是世界性的,而作者對人道精神的謳歌以及其「愛與光明」的崇高主題則貫穿全書。事實上,文學作品正因為此一至善境界的追求,才得以真正的偉大、感人與不朽。

《浪淘沙》以福佬丘雅信、客家人江東蘭、臺灣的福州人周明德等三個家族的三代歷史做縱線,以三代的交往做橫線,背景的地域包括臺灣、日本、中國、菲律賓、馬來西亞、緬甸、美國、加拿大,小說由臺北縣「澳底」開始,以三家於數十年後又回到澳底重遊舊地做結束,事隔半個多世紀,物舊人非,感慨萬千。東方白筆下的丘雅信、江東蘭、周明德三個主角,莫不充滿了人道精神,不問性別、年齡、種族、地域、國籍,咸認世上只有善人與惡人之別。

除了丘雅信、江東蘭、周明德等主要人物充滿人道精神外,東方白在《浪淘沙》裡,特別塑造了許多與殘忍、恐怖、可惡的日本人形成「對比」的好日本人,如:丘雅信萬華家的菊池警官、大苗先生、日本友人橫山;江東蘭的中學英文老師千葉、音樂老師美空、早稻田大學的木谷博士、新竹中學同事松下、緬甸集中營的上司長谷川大佐;以及周明德開南中學的同事遠山明……等人,使我們免於落入極端「民族主義」的無理性仇恨之泥淖中,發揮了平衡觀點的作用,足以讓人咀嚼反省。

人類的歷史,是一部文明進步史,卻也是寫滿不堪回首的宗教對立、文化對立、種族對立……的歷史,如果陷於各種意識形態的框架,彼此不能相互寬容對待,學習「愛與尊重」,則勢必因矛盾對立而爆發衝突,付出慘痛的集體代價。準此,《浪淘沙》如果偉大、有價值,不因為它是字數超過一百三十萬字的大河小說,而是因為它思想的深度──那超越國界、人種的人道主題,以及亂世中一位又一位令人感動的人道主義者的堅持「和平相愛」,有別於一般涉及臺灣歷史的文學作品之悲情、怨恨或一味的反日。

總之,作者如果沒有夠寬闊的胸襟,是絕不可能創造這樣可觀的成就的。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