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浪淘沙》的方言書寫
2013/10/19 21:11
瀏覽1,168
迴響0
推薦20
引用0

為了讓《浪淘沙》的福佬人說全套的台語(台語包括閩南語、客語和原住民語,此則指閩南語而言),東方白整理了很多本土語言。

《浪淘沙》全書三巨冊,二千餘頁,對白的部分,台語約占三分之一。東方白以科學的方法、文學的藝術,加上哲學的邏輯,絞盡腦汁,細細推敲,發明頗多音義兼備、合理順口者,如:「心色」(sim-sek)意為「有趣」(心中著了色彩)、「即馬」(chi-ma)意為「現在」(即刻馬上)、「思奶」(sai-nai)意為「撒嬌」(孩子戀母情結的具體象徵)、「謳樂」(o-lo)意為「稱讚」(歌頌帶來快樂)、「古子意」(連音ko-chui)表示小孩「可愛」、「鼠母鼠子」(chhi-bu-chhi-chhu)指細聲「說人是非」……等,多麼美麗文雅而又生動逼真。

試看周明德的祖父周福生,他這樣罵鄰人李夢的賭友們:「平時好代誌不招伊去做,串招就是招伊去博賭,若好好仔博,公平仔博也好,您攏一雙一雙聯合起來湊孔(聯合起來作弊),加伊李夢的錢騙了了,騙到李夢沒鼎兼沒灶,害伊三頓沒米通飼某飼子……。」再看丘雅信就讀「淡水女學」的校長──加拿大修女金姑娘,她年紀老了,自嘲地說:「彼陣仔您──叫我『虎姑婆』,我──確實真受氣,但是即馬我──舉鏡照家己,頭毛白白白,面仔皺皮皮,目睭倒塌,嘴沒嘴齒,愈看愈像『虎姑婆』,才發覺您──當初叫我『虎姑婆』,一點仔都沒不對。」瞧!這樣的台語對話,巧妙地揉合了俚語,多溜!多美!

東方白深信,文學與土地、與社會、與文化都無法分開,而且唯有本土性的語言才能夠將文學的「原味」充分呈現出來。他以身作則,努力以赴,乃有了《浪淘沙》小說語言特殊表現的成就。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