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外星人如何影響我的人生
2018/08/13 01:53
瀏覽1,540
迴響1
推薦49
引用0

【我的失敗百科全書】瞎扯篇

 

外星人如何影響我的人生

 

文/侯延卿

 

他們沒有特定的語言、文字,不需要手機或電話這類玩意兒。他們的訊息,無聲無影,直接在彼此的腦袋裡穿梭。

 

●命運自決

老大從會講話開始,便時常提到一個叫做「阿寶基」的星球,還有兩位伯伯和一位阿姨來找他聊天,直到上幼稚園才逐漸不再提起。我從沒見過那三位神秘客,難道他們是外星人在暗中關注我家老大嗎?

女兒出生時,她老哥已七歲,不再談論神祕星球,但女兒在學齡前也曾指著空蕩蕩的客廳跟我說:「那個叔叔好醜。」或「那個婆婆好奇怪。」

有一年夏天,老公去上班,兒子去上學,只有我和女兒在家。剛吃完午餐,外面下著豪雨,屋裡陰風慘切,讓人寒毛直豎,平常就算強颱來襲也沒這麼陰森。女兒指著無人的沙發問我:「那個哥哥怎麼了?」我簡直嚇破了膽,不顧外面大雨,把女兒放進娃娃車,就衝出門了。

在我和孩子身邊的究竟是鬼是神還是外星人?或許鬼神亦是一種外星人,在異次元時空過著不同於我們的日常生活,偶爾伸手到人間攪和一下、竄改某些人類的命運。

女兒國三那年,有一天學校打電話通知我,小孩發生意外,疑似骨折。當時我正在吃午餐,當然把碗擱下,急著去學校,此際卻有一股祥和的氛圍安撫我坐下把飯吃完、洗完鍋碗再出門。到了學校,護士責問我怎麼拖這麼久才來,我給她一個傻笑。那天女兒其實是手指脫臼,我把她送到骨科診所又轉到醫院急診、門診,歷經老中青三種年齡層的醫師和更年輕的實習醫生幾番折騰,都無法將女兒的手指歸位,只好開刀。女兒考高中時因為這次手術而得到作答時間延長的優惠,如願考上交通便利的學校。否則以她大考作文「燒紙錢會造成陰間貧富不均」的論述,如果沒有多一點時間讓她補充幾句關於環保的「正常」觀點,成績恐怕要往後掉一兩個志願,上學的路途就辛苦了。

 

●自我期許

學生時代,我一直鼓勵自己要做一個獨立自主、勇敢熱情的人,然而隨著年歲增長,越來越覺得,事情總是跟我想得不一樣。老實說,即使在神秘力量沒有浮現的日子,我也常因自己的昏庸、愚昧或懦弱而做過不少蠢事、憾事。

是否因為我太軟弱,所以容易受外力控制?這究竟是好是壞?

有一次我和幾位朋友一起攀登塔曼山,那天在登頂之後,天氣由大太陽轉為陰雨、大雨、豪雨、暴雨,山徑被爛泥與落葉覆蓋,成了溜滑梯,因此下山途中幾乎每個人都摔得滿身泥。對抗濕滑的陡坡,讓我的膝蓋發軟,越走越慢。原本身手矯捷的W由於腿抽筋,和我這個慢郎中一起落後其他友人一大截。途中經過一處較開闊的林地時,W滑了一跤。我們這趟下山,滑跤原本並不稀奇,可是W這次滑倒的方向出了問題,她滑向一面近似懸崖的陡坡。千鈞一髮之際,她及時反手向上一勾,抓住了一棵小樹。我離她最近,想過去拉她上來,可是我的腳只要輕輕抬起一毫米就整個人開始向前傾斜、滑動。恐懼讓我四肢僵硬,我的想像力不斷把恐懼放大,滿腦子蠢蠢欲動的保齡球,唯恐自己是其中一顆,在滾向W的時候不慎把她撞下懸崖……此時,那神秘的感應又來了,一股力量推著我往前衝,一個踉蹌,我直接仆伏撞上W抓住的那棵小樹,整個人趴在細瘦的樹幹上,雙腿跨在小樹兩邊,雙手抱住W的手臂……幸虧我不是男生,這樣撞一下還真疼啊!

 

●情緒管理

沒想到上帝是一隻蟬,在我臥室窗外一棵樹上帶領一整支合唱團。

早上六點多,我把紗窗打開,請問牠(祂?)能不能忍一忍,讓我多睡幾小時再開唱?我昨晚熬夜趕一個案子,實在需要補眠,牠(祂)回應:「知、知、知……」

等一下,我為什麼知道牠(祂)是上帝?當然不是我自己知道的,而是那股神祕感應告訴我的。

或許我可以問牠(祂)是否知道那股神祕力量的來源?

然而不管我再怎麼問牠(祂),牠(祂)只是不斷高歌:「知、知、知……」

關上紗窗躺回床鋪,蟬鳴吵得我頭疼,雖然身體疲累卻再也睡不著了。我拿起拖鞋,再度打開紗窗,怒吼一聲:「知個屁!」狠狠把拖鞋扔出去。

合唱團突然安靜下來。

啊,抱歉……居然打中了……

 

●衝動控制

前兩天發生一件怪事。

半夜屋裡刮起一陣怪風,把廚房門口置物架上的垃圾袋一個一個從它們的包裝袋裡吹出來。它們飛呀飛,飛進臥室,有的落地,有的還在飄,帶頭那一個則是劈哩啪啦不斷攻擊床頭櫃,驚醒我的美夢。我起床把它們一個一個抓回來收進包裝袋放回置物架上。環顧四周,其他物品都安然杵在原位。

我回房繼續睡,翻身側躺,剛擺好預備入睡的姿勢,那些垃圾袋又一個一個飛過來。這次它們更誇張,一個打我的腳,一個打我屁股,還有一個打我的臉。

這些垃圾袋真是越來越超過,我白天辛苦打拼家務,晚上還不讓我好好睡覺,想用一連串的壓力來打擊我的自信,要讓我失去理智、自亂陣腳。但是不管壓力有多大,我一步都不會退讓。我要展現堅強的意志,絕對不會屈服。我從衣櫥裡抽出一條圍巾(反正現在是夏天,老公用不到他的圍巾),把那些垃圾袋一圈兩圈緊緊綁起來,再塞回包裝袋,扔進垃圾桶。哼,垃圾袋就是應該待在垃圾桶裡。

那一夜,月光溫柔,終於可以安枕到天明。

昨天老公要打包垃圾拿去樓下扔,拎著兩個垃圾桶卻找不到半個垃圾袋……活該,誰叫他平常不把垃圾袋收好,打擾我的睡眠。

噢,對了,行政怨長說薪資低於48000的人應該跟老闆據理力爭。我雖然有兼職編輯採訪工作,但主業仍是家庭主婦,趕緊追著老公問:「喂,你給的薪水太低了,每個月是否該加碼多給我一點銀兩啊?」

不料老公回答:「人生應該追求幸福,而不是追求物質。」

哼!我不服氣,也絕對不會接受。我不會再忍讓。我一定要譴責再譴責,反對再反對,發表嚴重的抗議……

噢噢,還有,今天突然想到,床頭櫃裡究竟有什麼名堂?打開一看,原來裡面藏了一包乖乖,保存期限到昨天。許多學理工的、搞電腦的人都相信乖乖大神,這一定是老公藏的,他八成早就忘了這件事。哈哈,他以為這樣就能讓老婆乖乖聽話嗎?我又不是電腦設備!煮晚餐時,我把整包乖乖倒進湯麵裡攪成一鍋,全家一起吃,看誰會變得比較乖,我們等著瞧!

 

●自由意志

人,究竟有沒有「自由意志」?有沒有自由?有沒有意志?

剛生完老二的時候,我突然很怕吃到別的動物的媽媽或小孩,所以帶著女兒一起吃素。但是在她大約兩三歲時,有一天親友聚餐,她兩眼直勾勾盯著姨丈正在啃的雞腿,我不禁懷疑自己是否剝奪了女兒的選擇權?於是我讓她自己決定,她立刻愛上肉食。而我,少個伴就只剩「自由」,毫無「意志」,便葷素隨緣了。不過女兒上小學識字以後,看了一些書,終究還是展開了她自己的素食人生。

女兒十歲那年正式開始吃素,我也在差不多的時間點克服搖擺的意志全面戒絕葷食。不過她是因為自己的價值觀而做出決定,我則是因為邂逅了一隻黑毛豬。有一天我坐在小型公車靠窗的位置,等紅燈時一輛運豬車在旁邊停下。我的眼神與貨車上一隻黑毛豬交會,在他的眼睛裡(對,我感應到是「他」,不是「她」),我看到一個被囚禁卻淡定面對生死的靈魂。我不懂,為什麼人類要享受美食,他就必須死?

每當有人問我為什麼吃素,如果我說自己在與一隻豬眼神交會時進入了他的腦海,體會到他一生中各種讓他銘記在心的美好時刻,讓我深受感動……所有的人大概都會認為我瘋了。又如果我說吃素是因為我要依據自由意志而非慾望或習性來安排飲食,親友們就會認為我龜毛、機車,甚至招來沒完沒了的辯論。

不過我發現,在各種聚會場合中,如果不願牽扯不清而破壞氣氛,通常只要說我吃環保素,這個話題就無疾而終了。

 

●環保救地球

前陣子執政黨決定興建深奧的燃煤電廠,聲稱將使用超超靈界機組和乾淨的煤,據說可減少40%的排碳量……所以我們只要吸60%,不必100%全吸……感恩西服,讚嘆西服。難怪陰文蔡和公德賴都穿西服,原來是有保庇作用。

看來不只地球的生命岌岌可危。2017年國人十大死因,癌症居冠,癌症中又以肺癌居首。環保署公布2016有毒物質「砷」的排放量創新高,其中高達七成來自燃煤。現在我們越來越依賴燃煤發電,砷的排放量只會增不會減。但砷是一級致癌物,新聞報導說會導致肺癌、皮膚癌、肝癌和膀胱癌,同時也會影響孩童智能發展,並且傷害孕婦胎兒。

人類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彷彿只要結局是大家一起死、一起吞惡果、一起痛苦,就豁出去了。至於全球暖化多嚴重、地球能撐多久、自己和別人還能活多久……既然答案全都不太樂觀,索性化為火燒島全民團結一起燒炭?

不過,幸好馳騁寰宇的航太公司SpaceXXX已在火星建立殖民基地,不久的未來,人類將大舉移民(荼毒)火星,人類轉型「多星球物種」成為趨勢。如果購買集體移民套裝行程,便能以優惠價客製化台灣造型的火星基地,並且把澎湖、金門、馬祖及所有附屬島嶼的形狀都做出來,緊貼在台灣旁邊,每一座島都可以跟台灣通水、通電、通橋。好了,講到這裡為止,這是商業機密,我不能講得太深入……我怎麼知道這些事的?當然是那股神秘力量傳遞給我的訊息。大家都去當火星人,人口減少,污染跟著降低,地球有救了

那我呢?我要不要移民火星?呃,如果地球沒有那麼快毀滅,我還是留在地球就好了。

曾經在一本翻譯小說裡看到一段插曲,講一個罹患重症的少年,身體孱弱,慢跑幾步就會喘不過氣來,偏偏這孩子讀高中時迷上足球,只是在場邊吶喊加油無法滿足他,他想要和好友一起馳騁球場揮灑青春。媽媽堅決反對,爸爸則支持孩子逐夢,結果孩子第一次上場就死在球場上。這位少年臨死前感受到了短暫生命中最滿足的一刻,而他的父母以離婚收場。

如果無法取得平衡,健康和快樂究竟哪個比較重要?

2018年酷熱的暑假,凌晨一點,我思索地球的健康和我的快樂問題:「為了愛地球,我家已經好幾年沒開冷氣了,今天可以開冷氣嗎?」

那股神秘力量又來我腦子裡發訊息叫我趕快把拖欠人家的稿子寫完,別再想冷氣的事了。

好吧,我懂,這個意思是……仍然不能開冷氣。

 

●信仰與信念

明天要去向客戶提案,雖然我是無神論者,但我是個務實的無神論工作者,當然要能無中生有、化無為有,有就是無、無就是有,無有入無間,無神穿越有神。凡是被我穿越的神,我都應該跟人家拜個碼頭。於是我立馬開始求神拜佛、向耶穌禱告、朝麥加的方向膜拜……還沒拜到希臘諸神呢,那股力量又來插手,叫我別忙了。然而茲事體大,如果能成功拿到這個案子,明年我爸媽和公婆一北一南兩家老人的外籍看護費就不用愁了,所以不管有什麼感應我都不予理會。正當我向印度教的濕婆神祈禱時,牽線的H打電話來了。H說她發現客戶已經有內定人選,明天我們是去陪笑的……XXX,明天我不去了。

早知道就堅持我無神論的信念,做個有原則的人,就算真的有神,我也要否認到底。早知道就聽從腦子裡浮現的訊息……

至於那些神秘力量為什麼要介入我的生活?因為我是被動地接收訊息,不知該如何發訊息詢問對方,只好瞎猜,或許是某種活體實驗,也可能是宇宙中的民間交流吧!反正答案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我以自己的自由意志決定,以後只要是他們給的建議,我照單全收就對了。

 

●寫小說

以上內容純屬虛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自訂分類:胡言亂語
上一則: 事情總是跟我想得不一樣
下一則: 荒野大未來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解曼曼
2018/08/13 08:07
好文!謝謝分享。
幫《聯合晚報》寫了一篇「我的失敗百科」還不知道何時會刊出,但是對於「失敗」這個主題我感觸太深,所以又加碼寫了這一篇。 人微延卿2018/08/13 13:0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