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為熱乾麵加油
2020/09/11 12:47
瀏覽1,176
迴響14
推薦94
引用0




末代皇帝主題曲

為熱乾麵加油

老薛的麵攤設在全市最大的軍眷村菜市場中,生意好得熱火朝天。可奇怪的是村裡人甚少會去他的麵攤,他的主顧來自村外四面八方。老薛很講究門面,冬天時賣麵還穿著西裝,只不過沒打領帶。 

老薛的熱乾麵做得爽口,一碗麵吃完仍齒頰留香,附近國中國小的師生們最常來此光顧。菜市場裡有五家攤子在賣麵,競爭激烈,老薛不但會做大內宣,也會搞大外宣。不但在眷村內的家戶郵箱散發小廣告,還把廣告紙發到附近幾處國中小去。其他幾家麵攤只會守成,就從沒想到賣麵還要搞文宣。老薛的生意看來仍在蒸蒸日上,可就在他最得意時,卻被他自己的過度自信給搞砸了!

以我這個本就會點廚藝的人看來,老薛的熱乾麵其實並沒有很特別,我只要吃兩口就可以嚐出;他的熱乾麵裡用了些甚麼作料?別家淋在乾麵上的肉臊,有些放紅蔥頭,有些用太白粉和酒浸過,老薛的做料放了薑蒜末,還用了點豆瓣醬,淋上乾麵時芝麻醬裡又加了小半勺豬油,使他的熱乾麵看來油亮生香,再撒一把碎蘿蔔乾,嚼起來喀嚓有聲,而且老薛的麵條用的是手工麵,很有嚼勁。就多這點功夫,已經讓市區其他區間的人;早上寧可跑遠點也要來吃他的熱乾麵。

老薛生意最好時請了三個助手,論人手已經是其他麵攤的一倍,可見其攤盛況。老薛其實有一幅很不討喜的臉孔,做生意時都皺著眉頭,好像別人欠他錢的樣子。對幫著他做生意的夥計也從來沒有好臉色,不時罵這個吼那個,不過,老薛的麵攤是這五個攤位裡打整得最乾淨的。生意太好;他的跩樣兒也愈來愈不像話,客人說要點什麼小菜,他連頭都不抬一下,客人不知他是否聽到,再說一遍,他就說︰「我沒耳聾,知道啦!」一幅很不耐煩的樣子。

起初我也是衝著他的熱乾麵最可口而來,過段時候我覺得似乎該提醒他一點了,我對他說︰「老薛啊!你老是皺著眉頭,就沒看你笑過一下。」
「我是在賣麵,又不是在賣笑,笑給誰看?」
「臉上放鬆點,讓人感覺祥和點,客人觀感會比較好。」
「沒看我一早累得渾身汗?就為了侍候你們這些挑嘴的兔崽子。」
鄰桌有人轉過頭來看這邊,已經有人在皺眉頭,他完全不在乎。

乾麵送來了,還沒到桌邊就往桌上丟過來,麵碗剛好滑到我面前,這個老鬼的甩手功夫還真有點火候!

「老薛啊!麵碗能不能端著擱桌上?這樣甩過來,客人會覺得不大受尊重。」我仍耐著性子說話。他沒吭聲,那碗麵我仍沒動,等著看他下一個動作。過一會兒湯送來了,又是貼著桌上滑過來!湯碗在我面前撒出了半碗熱湯。
「你還是這樣?熱湯差點灑到我身上。」老薛丟了一條抹布到我面前,意思是要我自己抹乾。
「你這是甚麼態度?做生意的人須要那麼跩嗎?」我已按耐不住站起身。
「吃碗麵沒賺你幾塊錢,囉哩巴嗦的!」
「我不吃了!」
「你愛吃不吃,別人還在等你的座位呢!」

我轉身要走,老薛說︰「這碗麵已經做好,你還沒付錢呢?」
我沒理他,走離時,旁邊幾位食客紛紛站起身;放下麵錢都在走人,老薛還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有位國小老師走到我旁邊,和我聊了幾句,他班上的學童經常預定這裡的麵食做中餐。他說︰「這個賣麵的怎麼這麼跩?」
「他大概以為自己賣的是皇帝麵吧?」
「我早就覺得他做生意的態度太惡劣!回校後我會告訴孩子們,做人應該"以和為貴",過去我們都太鄉愿;太縱容他了!」
「我料定他一個半月內就會生意大減。」我很有把握地回應這位國小教員。

下一次早餐時,我開始轉檯到不遠處的另一個麵攤去。紀嫂的口味口碑第二,但攤位的衛生情況看來欠佳!麵鍋旁一抹油垢很久還貼在上面,醬料瓶外烏漆麻黑,那塊抹布用得都已破邊泛灰,我先試著提醒紀嫂這個問題。紀嫂這邊只有一位智障小孩在幫著洗碗,起初她有點面有難色。多年來由於這個眷村既老又窮,這裡的很多眷戶習慣了在衛生條件欠佳情況中生活,覺得就這樣日子也是在過,對環境的衛生條件沒有很在意,要打整乾淨就得多累些。

我指指不遠處老薛的麵攤說︰
「他很臭屁!但他的生意就是比你們其他家都好,你知道是甚麼原因嗎?」紀嫂說︰「我也覺得奇怪!我做得也不差啊?為什麼客人還是都往他那裏跑?」
「時代在改變,現在生活條件好了,大家都愈來愈重視衛生,妳先把妳的麵攤做個大整修,弄得很整齊清潔,我保證妳的生意會趕過他。」

紀嫂是個很隨和的人,聽我一番話後,特別把生意停了兩天,找人重新把攤位做了整修,再把所有廚具清洗乾淨,醬料瓶全都換新。重新開張三天後,桌邊立刻就已坐到七成。我再把老薛的做料訣竅轉告她。形勢很快就開始了大搬風,起先是紀嫂的攤位滿座,老薛那裏來客逐漸呈現三三兩兩。

再經過一個月,附近國中小原來向老薛預訂中餐的師生們,全都轉向紀嫂購餐。紀嫂再加把勁,凡是長期向她訂麵的師生,每個月第一天,她會特別再加送一個她烹製的便當,魚肉菜俱全。紀嫂的廚藝原就不錯,我預估的一個半月還未到,紀嫂的生意不但立刻竄升到第一,老薛過去的客人即使還沒轉檯到紀嫂那裏去的,也已平均被其他三家瓜分,他們都既未大內宣,也沒大外宣。

老薛好慘!好多次我在紀嫂攤位上吃完麵,再站著和紀嫂閒聊,望向不遠處的老薛攤位,老半天沒一個客人。我坐紀嫂這邊,端起一杯紀嫂一早泡好招待來客的熱茶,對著老薛那邊說︰「為熱乾麵加油!」紀嫂樂呵呵地笑著。
有次我走過空蕩蕩的薛攤,老薛有點哀怨地對我說︰
「為什麼你很久都沒來照顧我的生意了?」
「你怎麼對待別人,別人就怎麼對待你。一百分宣傳比不上十分真誠。」

我認為老薛仍沒有認清自己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裡?沒多久後,老薛就收攤做不下去了!老薛倒店,各家麵攤皆大歡喜。直到那處眷村改建國宅前,那個攤位始終空著;直到消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八三么的最後七天08
下一則: 神鳥 (下)
迴響(14) :
14樓. 上大人(還不悔改﹗)
2020/09/23 10:31
性格得很的店

去年底回台﹐與友午餐後想找家咖啡店再聊﹐有友說在巷間有家評得不錯的﹐於是大家就專找這家了。但時已過午店還未開﹐大家見裡面有人﹐想是老闆﹐就請他開店﹔他看我們有六七人﹐竟說人太多了﹐不想招呼﹐要我們另到別家﹗ 

這巷就有五六家說是專門咖啡店的﹐我們只是找地方聊天﹐竟碰到奇人﹗

可能台北店租平宜吧﹗

開店前有很多準備工作需要打點,匆忙應付反而有損服務品質,這可能反而是比較有責任感的店家。 李孟秋2020/09/23 13:58回覆
13樓.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2020/09/21 23:29
優勝!再優秀謙和地笑臉相迎 ,依然是做人的本份!🤝 🤝
我不在乎是否有笑臉,但難以接受那個甩碗的動作。 李孟秋2020/09/23 13:59回覆
12樓. 小彩的美加台生活
2020/09/17 05:15
作生意就是在結善緣.
做霸王店的時代已過去,和氣生財才是正道。 李孟秋2020/09/17 13:01回覆
11樓. ynn600
2020/09/16 16:44

更正---很勢力

ynn

偶而會打錯字,已知其意即可。 李孟秋2020/09/16 20:21回覆
10樓. ynn600
2020/09/16 16:42

我也很怕那種拽死的店家, 碰上了保証不去第二次.

買東西也是, 有的店家和勢力, 我看在眼裡, 絕不下手買任何東西.

"和氣生財", 做生意就是個人氣, 這也體會不到還做蝦米?

ynn

勢利店家不知以客為尊,猶如惡政不知以民為本。 李孟秋2020/09/16 20:21回覆
9樓. Siena
2020/09/15 21:11
我如果想學沖咖啡,或做手工麵包,就會覺得他是在考驗或教導我,但我只是要享用一份合意早餐的客人呀~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客人只想吃一頓合口味的早餐,店家自命大師;認為客人跟不上他的水準,就讓他去做自己的大師吧!可以不必再去找氣受了。 李孟秋2020/09/16 20:21回覆
8樓. Siena
2020/09/15 16:52

我中正區家樓下有一咖啡廳,手沖咖啡+現烤義大利麵包實在美味,早餐堂食180元,不算便宜。 

但老闆很跩,不供應糖,我常常要偷運進去,趁他轉身偷偷加一些。奇怪的是,有「黑糖拿鐵」這個選項,一次我點:「黑糖Latte, 半糖」他說,「不行,客隨主便,我已經調到最佳比例,妳不應該更改」

我勉強吃完,就再也不願意去了,誰要忍受他的冷漠和自以為是呢。  

孔子適周,問禮於老子。孔子求了道,得道後讚嘆曰「朝聞道夕死可矣!」
禪宗二祖慧可為求其師達摩廣度眾生,徹夜堅立大雪中,及曉積雪過膝,師甚感動遂應其求。
且問這咖啡店老闆︰「您是孔子再世?還是二祖慧可轉世?」奸笑
李孟秋2020/09/15 19:09回覆
7樓. 李安納 巴黎北非市場
2020/09/14 22:16
回應
好手藝,好味道,再加之為人隨和,謙虛有禮,一定賓客盈門
我不挑食,只挑是否善待來客的店家。 李孟秋2020/09/14 22:20回覆
6樓. 筆記阿本~ 踏食記
2020/09/14 21:31
.
跩店,東西再可口我都不去。小吃業也是服務業的一種,大家因肯定而去勾關生意,不是乞丐要飯,犯不著花錢受氣。
跩店也有排長龍的,我從沒去排過隊。
李孟秋2020/09/14 23:27回覆
5樓. 靜若
2020/09/13 04:07

也有見過態度跩不拉幾的攤位,生意還是很好,當然啦,更跩,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尷尬 

這類人,改天自己踢到人生的鐵板時,才會反省自己。

老闆很跩;生意仍很好的店,商業評論者會美其名曰"很有特色"。一旦倒店,以前的美言立刻會轉為有如棍棒的無情惡評。早點覺悟;以後的挫折感會少點。 李孟秋2020/09/14 21:2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