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國際】新年的回顧與展望(三)
2021/02/01 12:37
瀏覽51,544
迴響58
推薦26
引用0

至於英國脫歐的鬧劇,我早在2019年就已經徹底分析過,當時所做的預測,至今完全兌現:Johnson果然只專注在確保英國不必采行歐盟的稅務和金融法規,尤其是反避稅指令,其他一切都敷衍了事。他的談判策略,就是一個“拖”字訣:故意不動作,事到臨頭才在最後時刻勉强避免最糟慘劇(無協議脫歐),那麽即使是嚴重失敗的次糟結果(接受歐盟版協議),也似乎聊勝於無,可以拿出來吹噓。

以被當作招牌事項處理的漁權談判爲例,最終的妥協恰恰是歐盟一年來反復重申的方案,英方無條件退讓接受,在理論上提升了自身漁民可捕獲噸位的2%,實際上因爲對歐盟出口將會有手續上的延遲,影響了產品的新鮮度,總漁獲收入金額必然要降低。

漁權談判是整個英歐自貿協定的縮影,簡單歸納就是一連串英方的無條件投降:北愛爾蘭劃歸歐盟貿易區,海關設在英愛海峽,由歐盟在北愛新設的辦公室監督管理。歐盟對英國向來有貨品(Goods)順差和服務(Service)逆差,所以自貿協定只包含前者,對英國經濟最重要的銀行執照通行權(Banking License Passporting)被明文排除。爲了保護歐盟國家不受脫歐過程震撼,歐盟同意關稅暫時從零起算,不過歐盟有權隨時單方面判定英國國内違規,從而施加關稅懲罰;英國要求有仲裁復查機制,歐盟説可以,但在仲裁結果出來之前,新關稅先行付諸實行。

即使在貨品貿易的細節上,歐盟也占盡便宜,這是因爲脫歐後通關雖然沒有關稅,但還是必須有進出口檢查、來源地證明和工業標準合格書等等手續,歐盟處理這些事務經驗豐富(來自與挪威、瑞士等國打交道的漫長歷史),所需的規範、機關和電腦程序都是現成的,邊際成本很低,用來遲滯阻擋來自英國的貨品卻有很高的效率。英國則必須從頭建設,根本來不及,目前是完全不設防狀態,只能揮手讓歐盟貨品長驅直入。就算等到新海關都建成了,兩方經濟體量差距太大,英方進口又主要是剛需,根本無力玩對等的把戲;例如制定工業標準,英國理論上可以另搞一套,但實際上會得不償失。

更大的問題在於國土的分裂和喪失。我在兩年前已經詳細討論過北愛和蘇格蘭脫英的前景,今年5月他們將舉行地區議會選舉,沒有意外的話,獨立派將大獲全勝,届時熱鬧還有的看。目前有另一個案例已經發生,也就是Gibraltar;它不但決定像北愛那樣歸屬歐盟貿易區,連人口流動都要轉爲加入Schengen(申根協定)。換句話說,Gibraltar和西班牙之間可以自由通行,但和英國往來,反而需要護照和出入境審查。所以Gibraltar除了名義主權還屬於英國,實際上已經完全成爲歐盟的一部分。

這樣的慘狀,Johnson在乎嗎?保守黨在乎嗎?對Johnson來説,他只是被幕後的大亨雇來推動硬脫歐的打手,任務完成後,自然有高薪顧問職等他退休。對保守黨來説,自己的紅脖子支持者高興就好,等到脫歐的後果一一呈現,讓Johnson鞠躬下臺“負責”,等到2024年的大選,媒體大亨們自然會搞出新的烟幕議題,來分散健忘選民的注意力。所以Johnson在今明兩年之内提前辭職,是可預期的大機率事件,若是做到2024年,反而是黑天鵝。

總之,英國分崩離析、自顧不暇,兩年前我已斷言是定局,現在更加無可懷疑。從2015年我稱贊Osborne的政治外交眼光,到現在這個局面,英國把幾百年的區域和全球霸權一舉敗光,衰頹之快之易,不但令人咂舌,也是一個很大的警惕。

【後註一】幾天前,緬甸發生政變。我一直等讀者來發問,結果似乎大家對此事都瞭然於胸,沒有什麽疑問。那麽我還是把自己的想法,和讀者在這裏分享;如果是廢話,請見諒。

全軍政變的特點,是當時軍方的領導人自然升級為國家獨裁者,權力上升一個數量級,私人財富的纍積速率則上升3-4個數量級。如果不搞政變,乖乖退休,一兩年内影響力必然會被繼任者根除,那就只能過相對清苦得多的生活了。

2010年緬甸當時的軍方領袖賺飽退休,啓動憲政改革,兩個領頭人物分別是30後和40後;接任的國防軍司令敏昂萊卻是1956年出生,在2000年代以火箭速度升上來的,完全沒有參與撈全國油水的過程,所以到了2016年1月依法該退休的關頭,他死活不願意下臺,硬是由國會特許延長一任,大家要不要猜猜延長多久?

猜對是五年的,是個Clever boy/girl,給自己鼓鼓掌。去年年底緬甸大選,原本敏昂萊指望獲得相當的選票,可以挾國會席位自重,軍轉民成爲正國級的高官。結果昂山素季大獲全勝,橫掃國會,這下連讓國會通過另一個延長任期的法案都渺茫了,然後理性的個人利益最大化就無可避免。

【後註二】今天是2021年2月7日,英國貨運業報告(參見《Exports to EU plunged 68% in Month after Brexit》),今年整個1月對歐盟出口量比去年下降了68%。此外還有消息指出,因爲從英國進入歐盟通關過於困難,很多貨運司機選擇滿載入英、空車返回,其結果是英國對歐出口停頓,進口則必須付加倍的運費。這對英國經濟的影響,不言可喻。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8) :
58樓. 路哥哥
2021/04/07 13:14
日本是不是越来越反中了?如果是,为什么?美国的衰败应该是比较明显的,为什么感觉日本反而更加靠近美国?
人性。
人類心理先天就不是拿客觀標準來決定自己是否幸福,而是和周邊的人評比;這裏的重點是“周邊”。例如扶貧時欠缺動力的村落,往往是因爲客觀的封閉導致心理的狹隘,覺得全村人都一樣窮,沒什麽不好;即使外出打工、見過市面,也因爲城市是“另一個世界”而不在乎。一旦村裏有人致富了,大家才會積極地想模仿。日本和台灣的反中、仇中文化,有重要的一部分來自這個非理性心理因素:美國人是白人,屬於另一個世界,向來都是主子,不適用正常道德標準,對次等人種可以愛打就打、愛殺就殺;只有臨近的中國泥腿子們一夕之間反超自己,才讓他們心裏不舒服。清朝的知識分子也是出於這個心理效應,在鴉片戰爭之後50多年,依舊盲目自信,直到甲午戰爭才全面覺醒。
當然,人性中的非理性因素不止一種,而且互相矛盾;即使是同樣對鄰居羡慕評比的心態,也有正面和反面兩種結果。日本和台灣都是由有心人多年經營,有意引導啓發,才慢慢把仇中心態特別挑出來建立成爲全民共識。所以李登輝操弄民意、製造仇恨的本領固然令人驚嘆,國臺辦坐視自己的任務不斷倒退而無動於衷,這種定力也遠非常人所能及。 王孟源2021/04/08 08:18回覆
57樓. 乌鹊南飞
2021/04/06 15:58
上个月美军将领声称大陆将在六年后收复台湾,您认为这是巧合还是真的进行了逻辑推演?(或者是看了您的文章?开个玩笑)
他們的出發點,應該是中方新武器的開發和部署脚步,也就是根據共軍的準備動作來反推其戰略意圖。 王孟源2021/04/07 11:47回覆
56樓. 路哥哥
2021/04/04 22:18
王先生是否说说美国最近的基建计划?
如果全部1.9萬億都是基建,還有可能相對輕鬆過關(因爲美國土建行業由地方中型企業主控,剛好是共和黨議員的大財主)。但實際上只有不到1/3是基建,1/5給老人安養,11%修理公共住宅,6%升級貧困區自來水系統,建校舍、推廣寬頻、輔導就業各得5%,3%給聯邦機構,剩下的資助高科技。這一來,共和黨討厭的花銷反而占了絕對多數,再加上參議院民主黨有一個隨時可能背叛的議員(West Virginia的Joe Manchin),所以必然會有不斷的折騰,能否過關還在未定之天。
如果通過了,主要影響不在於加强美國的競爭力,而在於對聯邦財政赤字的雪上加霜。我正準備上史東的節目,應該會詳細討論。 王孟源2021/04/05 05:40回覆
55樓. PKT
2021/04/03 06:10
回前面的帕尔帕廷
你说的那本书我翻过,所以插个嘴。这书有点蹭热点的意思,主要的卖点在中西对比但是作者又不懂中文,所以一些关公战秦琼的细节不必过于深究。

至于你说的那3点:

关于中西"先进性"对比,我的印象和你不太一样,作者的说法好像是上古西方(他算上了埃及和两河)领先,汉和罗马相当,之后西方落后到18世纪反超,大致没问题。

至于追溯的问题,基本上盎撒找罗马,罗马学希腊,希腊(还有犹太)学埃及和两河,按照师承来算是说得过去的,毕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么(笑)。

另外照我的理解,美洲开发对于西方工业革命起了牛顿所谓“第一推动力”的作用。
2010年出版,並不算晚;如果你讀了幾百篇受其啓發的中文文章,依照自己接觸的先後順序,反過來以爲原創者在蹭熱點,是不公平的。 王孟源2021/04/03 18:18回覆
54樓. 狐禪
2021/04/02 14:40

50樓 回版主

對中共領導人的欽佩,版主定有其道理。但不知道理卻呼號附和的,在中國歷史上屢見不鮮,變成50樓所說的宗教。所有戰亂都引火於此。50樓所企盼的第四境界,要做到所謂的全面是不可能的,因為個人的學業、事業所能觸及的均為有限,難以樣樣追根究柢。所以分級分業才是較有效的做法。要所有音樂家都能當指揮是不切實際的。給予恰當名利讓他們專精所擅長的樂器並能配合整體演出,才能成大器。

但是權力自然會吸引自私的利益集團,要讓有理想、有能力、有品德的人掌權,自古至今都是爲政最難的前提。我反復説過,沒有一勞永逸的體制,英美的直選制度連合格的邊都碰不上。 王孟源2021/04/03 05:39回覆
53樓. 帕尔帕廷
2021/04/02 08:11

有些困惑徘徊许久,涉及较大,王先生如觉不妥就删除吧。楼下有回复提到之前文章中“发现美洲是欧洲领先主因”(来自《西方凭什么》一书)的观点。

1 假设“太平洋很窄”,中国早于西方发现美洲,可是以中国儒家保守主义文化,真的确实能出现工业革命吗?西方不发现新大陆,是否只是拖延了主宰世界的速度,因为重商主义传统或许才是西方崛起必然因素?

2 《西方凭什么》作者认为中国领先世界的时间只有唐宋那五百年,汉唐的发展水平还不如罗马,直到宋才超过罗马。这结论中肯吗?

3 作者把美索不达米亚和古埃及都算在西方文明里,可是古埃及和两河流域文明与现在的西方文明应该没有任何关系了。如果当成西方文明的源流,是否牵强?这难道不是昂撒人在乱认祖宗找优越感?

谢谢!

1.遠渡重洋、尋求新生,本身就是一個門檻很高的挑戰,自然會集中人口中活力高、肯冒險的那部分。再加上往返一次要兩年,根本不可能貫徹中央集權,所謂儒家保守,完全是個僞命題;難道你不知道中世紀西班牙的天主教文化有多麽僵硬守舊嗎?
2.他死守近年西方學術界所作的GDP估算,卻沒有考慮這些對上古和中古經濟的研究必然包含了許多假設和不確定性,不能盡信。這是那本書的盲點之一;我們讀書,要有自己的邏輯批判能力,有道理就吸收、沒道理的要忽略。
3.怎麽沒有傳承?我的文章,你到底讀完了沒有? 王孟源2021/04/03 05:32回覆
52樓. AbzX5
2021/04/02 06:31
人民币适当升值是否能抵消美国滥发货币向中国输出的通胀? 美国既然加了 25%关税都离不开中国出口, 那是否意味着人民币低估了呢?
金融巨鰐掌控的美國學術界和傳媒,花了半個多世紀吹噓自由市場,細節之一是故意忽略匯率大幅浮動所隱含的代價(其實大部分的資產價格波動也有同樣效應),原因是漲跌之間有的賺的是金融資本,賠錢損失的卻是實業。中國的經濟以實體製造業爲主,如果匯率自由追逐每個月、甚至每天的平衡點,就會與生產運輸周期大約是3-6個月的進出口貿易脫節,所以做決定必須前瞻幾個月。在當前這個時節,特別不能放任人民幣大幅上漲,這是因爲美國通脹已經冒出苗頭,長期債券的利率開始上升,依往例這是美元大水回收的前奏;雖然這次美聯儲受聯邦赤字拘束,不能自由提高利率、收緊銀根,但匯率出現多空交戰、上下波動是必然的,中國雖然不像印度、土耳其和巴西那類高債務國家那麽敏感,但仍然應該小心謹慎、避開風頭,2014、2015年資金外逃的風波是前車之鑒。 王孟源2021/04/03 05:22回覆
51樓. 路哥哥
2021/04/02 00:04
这段时间身边人(中国)都抱怨物价上涨,包括公司采购和家庭采购。这是经济出问题了吗?还是美元放水造成的?
歐美新冠疫情=》美元刺激+網購消費=》中國出口旺盛=》產能和原料短缺=》國内物價上漲 王孟源2021/04/02 05:18回覆
50樓. AbzX5
2021/03/31 12:46

同意王先生的定义. 反智就是反事实或逻辑, 或者两者皆有, 我们可以把:

  1. 不成体系的反智, 称为迷信.
  2. 系统性的反智, 称为宗教.
  3. 尊重事实和逻辑, 但不成体系, 称为经验.
  4. 尊重事实和逻辑, 并形成体系, 称为科学.

西方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基本上达到了4, 但是政治腐化倒退至2, 显然是受"二元论"的潜在影响, 他们还是普遍认为精神世界的道德价值, 可以脱离物质世界的现实. 中国古代在政治上很早就能达到3, 例如史家追求信史, 儒家乱力怪神君子不语, 范增"人死如灯灭"等等, 也大概就是王先生所说的"中華民族理性士大夫傳統", 大陆官方统称为"中国古代朴素的唯物主义".

现在中国正在全面建设4, 解决学术界腐败问题确实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学术界之所以有腐败积弊, 主要是一度赏罚不明, 而造成赏罚不明的窘境, 原因其实是因为穷. 有功者不赏, 造假者也只好不罚, 否则人才留不住. 而穷最最最先的根源, 我比较相信王先生之前的说法, 就是新大陆离我们太远, 我们运气不好, 没发这笔财. 当然今日经济已经大大改善, 习近平或其继任者确实应当坚持赏罚分明的原则, 大力推动学术界反腐. 十分感谢王先生的学术反腐努力.

我對習近平是很佩服的;除了學術反腐還沒有被重視到之外,其他該做的改革他從來沒有退縮過:大如最近整頓政法系統,小如最近《觀網》的頭條,亦即削減高考給少數民族的加分,連邏輯都解釋清楚了,少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這和歐美“補償”黑人的白左政策,形成明顯的對比。希望早日有人向他解釋學術界的問題。 王孟源2021/04/09 07:47回覆
49樓. 路哥哥
2021/03/31 11:19
王先生说到的宗教反智问题,这是世界观的问题。现在中国似乎更多的是价值观的问题。就如同王先生说的理性和逻辑,因为中国毕竟是唯物主义的教育,接受这个不难。但是价值观上,所谓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现象比较多,这种自私的价值取向,似乎不是通过理性训练能改变的。
先用理性邏輯解決“損人不利己”的問題(建議你重讀那篇文章)。“損人利己”則是人類天性,必須一方面建立監管體制(行政爲主,不是訴訟爲主;參見我上個月的討論),打擊不法、提倡誠信;另一方面,如同我反復解釋過的,好人必須站出來和壞人作鬥爭,沒有躺贏的選項。換句話説,如果你不想得罪人,那麽不但沒有資格抱怨,而且成爲問題的一部分(Part of the problem)。 王孟源2021/04/01 13:0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