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宣佈】幾則博客事務和感言
2021/02/22 01:56
瀏覽34,313
迴響34
推薦24
引用0

去年年底,我的手腕受傷,有一段時間沒有寫作。那幾個月之間,因爲小孩剛升大一,網課分量很重,我也忙著輔導。現在手傷好些了,不過他的第二學期也已開始,又增加選修了數學和經濟課程,都屬於我的專業範圍,也就需要更多的時間,因此我預期未來四個月的寫作不會太勤。我仍將盡力回復留言,但請大家體諒,不要强迫我執行規則維持秩序,因爲那是純粹耗費時間、精力和心情的無意義工作,尤其不要拿野鷄評論來污染博客,或者爲了選股票來問產業前景。反之,若有重大的時事新聞,詢問我的意見則是完全合理的。

在博客的歷史上,有不少大陸讀者志願搬運我的評論,但沒有任何一個人做得比“世界對白”更加努力、專注、持久。我和他協作幾年,覺得他是條漢子,原本希望一直合作下去。但這個博客的經營是絕對非盈利性的,最近中宣部的新管理規則又提升了運行的工作量;剛好他在多年的無私奉獻之後,因職位變動,不可能增加時間和精力的投入,經過一番討論,我們決定將《微博》賬戶冷藏,並視“世界對白”日後的職業動向考慮將其關閉;那也是我在大陸媒體的唯一正式管道。與許多大陸讀者告別,雖然可惜,但應該只是暫時的,到年底我搬回台灣,應該可以重新規劃。現在我想特別對“世界對白”致敬並致謝,希望日後有機會,老朋友們還能重聚聊天。

原本我在《觀察者網》的《風聞》欄,也固定轉發博文,而且看到有趣的議題會留言評論。然而過去一兩年,那裏的讀者水準急速下降,理性討論越來越困難,我對轉發意興闌珊,主要依靠“世界對白”代爲轉載。在上個月的訪談(參見前文《學術界的假大空》)之後,我再一次公開得罪了中國的科技學術界,而行内利益相關者造謠抹黑卻是中國學術人的傳統技能(包含台灣;我在年輕求學階段只有一點小小的知名度,也被某神童的教授家長有意造謠中傷過,所以對舊中國的醬缸文化頗有反感,後來選擇不回台灣)。我隨即注意到在《風聞》上發文的負面反應越加惡劣,有關緬甸政變的簡短純事實敘述,居然也招來批評,說我迷信美國的宣傳教條。我是華語世界對美國的宣傳洗腦,批判最早、最深刻的人,這樣徹底顛倒是非的謠言,固然離譜,但今日社會中倒也常見;真正讓我吃驚的,是《風聞》讀者群一面倒地支持這個謠言。如果我繼續在《風聞》發文,徒然為有心人創造散佈謠言的機會,所以只能停止。

去年我寫《歐系文明的起源》來批評“西方僞史論”,本來就是因爲看不慣這類自欺欺人的謊話。《觀察者網》的編輯是明白事理的(所以我仍然不排斥在《首頁》發表文章),已經盡心盡力想要端正視聽,昨天還發表了《證明西方“偽史”是文化自信嗎?》。但是普羅大衆先天極度愚蠢;在那篇文章下的典型高贊留言是像“就想知道亞里斯多德留下的350萬字著述,需要多少隻羊的皮來書寫”。博客的老讀者應該能一眼看穿這種論述的問題何在:一個理性的辯論,要提出新論點作爲佐證,事先查證事實、檢驗邏輯的責任在於提出的那一方,亦即我一再强調的Russell’s Teapot原則。這是因爲世界上的論點有無限多,正確的真相卻只有一個,因此隨機挑對論點的機率是零,那麽沒有事實和邏輯支撐的論點根本不應該納入討論。在這個案例,亞里斯多德的著作到底有多長、寫了多少年、所需的羊皮紙有幾張、當時希臘的一塊羊皮可以削成幾層卷軸、年產量是多少等等數據的搜尋和分析,責任都在提起這個話題的人,否則既蠢又懶的人也可以不斷找新的半吊子論點,憑空創造出無限的闢謠工作量來淹死理性論述。這正是陰謀論充斥現代社會的主要機制,在乎真相的知識分子不可不察。

我在幾年前,也曾因爲無暇應對噴子群衆而離開《超級大本營》軍事論壇。可笑的是,《風聞》最近還有讀者留言說,夫子有教無類,代表著儒家尊重群衆的意見;這點我已經解釋過了:“有教無類”指的是社會階級,不是學習能力和人生態度。對既蠢又懶、卻非要起鬨傳謠的人, “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 才是合適的評論。

【後註一】雖然不是特別切題,但正文裏的確提到愚蠢謠言,所以將就在這裏簡單談談昨天的另一件新聞,亦即美國聯合航空的一架波音777客機,在Denver市區上空出現引擎故障的事。英美媒體廣汎使用“Uncontained Failure”、“Scattered engine parts”、甚至“Explosion”等等驚心動魄的字眼,等到被港臺媒體翻成中文,更加成爲一齣死裏逃生的大戲,然而實際上這更適合做爲一個媒體過度娛樂化、民粹化和愚蠢化的案例。

爲什麽這麽說呢?因爲那些描述字眼都是謊言。這次的引擎問題,在於全加力起飛的過程中,風扇葉片斷裂(從客機乘客所拍的視頻就可以看出),使得低壓渦輪轉軸旋轉不平衡,產生巨大的震動,這個震動把引擎的包殼(Cowling,或譯“整流罩”)震碎了,露出了引擎本體,而且造成機油泄漏,隨即在引擎外殼(Casing)上起燃。雖然駕駛員在幾秒内就關機,但200節左右的空速代表著强風仍然繼續驅動風扇旋轉,於是引擎還是有(較小的)震動,機内也會繼續聽到噪音。可是,1)引擎外殼依舊完整,風扇碎片並沒有將其擊穿,所以這個故障不是“Uncontained",也沒有損害到Mission Critical的機翼或機身;2)從空中飄落到市區的碎片,全都來自Cowling(照理説斷裂的風扇葉片應該也掉落了,但至今沒有找到)。Cowling並不是引擎部件,而是飛機部件,原本設計上就不是Mission Critical,出事的引擎主體保持完整,引擎和Pylon之間以及Pylon和機翼之間的緊固件即使在强烈震動之後也沒有失效;3)根本沒有爆炸,連“Engine fire”都很勉强,這是因爲引擎起火一般指的是燃油在引擎燃燒室之外的地方燒起來了,這次機油在外殼上發生幾點火苗,並沒有產生高熱、進一步摧毀部件或甚至機翼的危險(這個尺寸的渦扇引擎,機油容量在20公升左右,全部燒光了也沒有多少總熱量)。

總結來説,引擎的確是故障了,但風扇葉片斷裂是極難避免的製造難題,所以所有的渦扇引擎在設計之初就仔細考慮要能承受這類意外。這次事件中,這些設計完全成功,飛機和乘客都沒有任何實際危險,之所以吸睛,只不過是現代人手一機,又發生在市區低空,所以各種角度拍攝的許多視頻立刻被傳送上社交網絡罷了。乘客不懂航空發動機還情有可原,所謂主流媒體請來自稱是專家的評論員也胡説八道,就真是世風日下了。

【後註二】有讀者送私信給我,說從《風聞》退縮是親痛仇快的決定。我的回答是:

我爲了指出中國學術界的腐敗,可以耐心寫了五年的伏筆,才正面出擊;“天下有大勇者,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也。” 我的志向在於給予國家、社會、乃至全人類理性的建言,教育年輕知識分子只是附帶的工作。《風聞》這群人還真無關緊要,他們造謠傳謠純粹浪費大家時間、消耗我的公信力。如果你在乎他們的言論,那麽和這些人糾纏搏鬥首先是你自己的責任。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4) :
34樓. 大一統理論
2021/04/01 08:26
王博士認為資本主義還能運行多久?資本不擴張就會死亡,但他不是永動機,但是資本卻不顧現實現實當中的物質的限制能容納的極限來實現自己的利潤,如果以地球生態系能容納的角度來說我認為就算利潤率只有1%指數增長在過200年左右地球的就無法容納,但是以現實中社會更複雜的生產關係來說我認為50年後資本主義就會崩潰,資本主義體系能撐這麼久已經是很樂觀的假設了 ,在資本論第三券中可以找到這一段「一個先令(英國銀幣),在耶穌降生那一年以6%的複利放出〈大概是投放在耶路撒冷的聖殿〉,會增長成一個比整個太陽系——假設它變成一個直徑同土星軌道的直徑相等的圓球——所能容納的還要大的數目。「因此,一個國家總是能擺脫困難的;因為它只要有一小筆積蓄就能在它的利益所要求的短期限內清償大筆的債務。」(第ⅩⅢ、ⅪⅤ頁)《評繼承支付》(1772年倫敦版) 這對英國國債來說,是一個多麼美妙的理論指導啊!因為他完全不顧現實生產和勞動的條件,把資本看作自行運動的永動機,看作一種純粹的、自行指數增長的數字 ---資本論第三券」我覺得資本主義只是人類歷史發展當中的一個很短暫的時期,他不是永恆的就跟人類經歷過奴隸社會、封建社會一樣
這個問題的答案,在Piketty的《21世紀資本論》中就有了:5-6%的複利只發生在沒有世界級天災人禍的前提下。那麽既然那樣的複利不可能永遠持續,似乎資本主義只能一步一步邁向毀滅全世界(不只是自我毀滅)的宿命。不過自從馬克思開始,無數理想主義者希望通過社會主義改革,來解決這個問題,雖然至今還沒有真正成功的案例,但考慮到不作爲的後果是如此地嚴重,我們只能繼續努力。 王孟源2021/04/01 13:10回覆
33樓. 狐禪
2021/03/20 23:49

30樓

整個社會的正常運作,總要靠人民之間相當的信任才行。美國以前有量販店,對顧客不滿意的退貨,來者不拒,因為相信無恥的人不會多到難以負荷,但結果就被亞洲去的人搞到難以為續--就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用免費商品(如電視、冷氣之類)。美國的道德教育就靠一本聖經和榮譽感。這些中國原來也有的東西在中共文革之後,喪失殆盡。再沒有恢復之前,只能靠政府嚴厲執法,如新加坡一般。這是很花成本的,但非常毀壞後就要有非常建設才行。

我自己從來不會去無端退貨;事實上,剛來美國在哈佛看到這種行爲,台灣人和美國人都有,並不覺得是亞裔的專利。

中國人“民族性惡劣”的説法,我批判過很多次了:基本上農業社會的習慣,放在現代工業社會,當然不合適。要改變,也不能指望老一輩人學習新的行爲模式,只能等他們被新一代取代;政府施政强調誠信,嚴懲詐騙、佔便宜的行爲,則是教育年輕一代的重要手段。

王孟源2021/03/22 03:28回覆
32樓. 大一統理論
2021/03/19 12:40
各位可能很難懂什麼是資本主義內生矛盾(相對生產過剩)引起的制度性因素貧困,我在給大家舉幾個國外真實的貧富案例(法國國家統計及經濟研究所)所發表的一份調查報告,其中最關鍵而讓各家媒體都節選為頭條的就是:「根據調查,有 10% 的街友擁有高等教育文憑或是學歷」。這是一個可怕的現實,並且代表著兩件事:
1. 街友不再是社會既定印象中的人生魯蛇(沒錢、沒學歷、沒能力、遊手好閒好吃懶做......等等),而是命運魯蛇(命運不好,誰都可能變街友)
2. 誰都有可能成為街友,就算你有高等教育文憑也是一樣。
心得:
資本主義相對生產過剩的矛盾,是始終保持一個產業後備軍和失業大軍以便讓資本家剝削作為壓低工資的籌碼,因為資本家需要剩餘價值
法文的街友叫 SDF(Sans Domicile Fixe)或是 sans-abri、sans logis,意指居無定所、無固定住處的人,不一定是單指直接睡在街頭或是橋底下、直接住在路上的人才叫街友,法文的 SDF 是泛指沒有固定居所的人,有些人雖然有一點點資產和經濟能力,但是卻還是無法負擔買房租房或是和他人合租合住等等,所以 SDF 也可能是以車為家、住帳篷、住在廉價的日租旅館或是住在收容所、救濟接待所等地方。根據 l'INSEE 的調查,法國目前大約有 143,000 名 SDF 街友,而其中 3 萬人是孩童,比起上一份 2001 年的調查整整多了 50%,成長數非常驚人。
誰會變成街友?
「街友」已經不再是某一類人的專稱,或是跟另外某些人完全絕緣。今天你有學歷、有工作、有家庭、有住處,難保你就一定不會變成街友。今日全球商業貿易和金融網絡緊緊相連,牽一髮而動全身,例如前幾年由美國引發的次貸危機到華爾街金融海嘯,就造成美國和全球各地,許多原本過著安逸生活的中產階級突然間一貧如洗、身無分文。所以任何遭逢人生劇變的人,都有可能成為街友。

法國官方機構調查:10%街友擁有高等教育文憑──他們是誰

自由市場在腐化之前,成功是90%的運氣、10%的努力;在腐化之後,成功是90%的家族財力、10%的運氣。我想後者才是更嚴重、更不合理的現象。

留下前後空白,以突出留言,違反博客的格式規則,警告一次,再犯拉黑。

王孟源2021/03/22 03:07回覆
31樓. 大一統理論
2021/03/19 12:11

關於精準扶貧我有一個想法,幾乎所有國家都有社會福利政策設計的漏洞和死角,導致30樓所說的「搶、占、騙」本質問題是對整個資本主義社會體系和運作機制不夠了解,沒有法提出有效率的制度設計,要了解貧困產生的原理和機制才能根據一些「原理」來設計的個系統,這就是像系統工程師要解決問題一樣,如果不對基礎物理學有了解設計任何科技產品都是不可能的,一定有漏洞,比如說各國政府官僚常常看到某一些具體的貧困現象,然後根據這個表面的現象去設計一個治標不制本的「社會安全網」制度來解決,但是所有設計過來的制度不管有多精準扶貧,都會碰到兩個問題,1.根據某一些邏輯來認定那些人是貧困戶,在進行書面審核不去了解具體原因會經濟學原理甚至是家庭環境,但是就像法律一定會有漏洞不可能面對各種情況,好比設計出來的程式有漏洞一定會被有心人利用以外,2.如果政府用主觀標準來認定直接現場去看他不可能1對1一天24小時站在幾百萬個貧困戶門口這是低效率的,不用法制化解決也會造成人治國家拉關係的特權群體無法幫助真正需要幫助的人,比如說假設政府用所得和資產低於一定標準的邏輯來認定,有可能有人一樣可以鑽漏洞把自己所得搞很低 資產用千奇百怪的方法脫產然後騙領補助,而有些貧困戶因為資訊不發達無法上網反而沒補到,而且光看所得和資產這兩項還是會有問題因為忽視背後家庭因素、制度性因素等等,比如父母家暴、制度性歧視、教育私有化、房地產私有化等等等,因此最近才有人提出無條件基本收入制度UBI,因為派人監督、標準認定、審核、和具體環境的變化都有千奇百怪的漏洞造成低效率,各位很難懂,我舉一個台灣的例子,台灣有一些菜市場的菜販1個月收入8萬多台幣還有房地產,但是每個月能領1萬7000元北市低收入戶補助,因為台北市政府認定查不到他任何所得和資產,而不動產低於740萬就可以領補助符合資格,但是還有一些老人都沒收入無房子無存款無退休金年輕時父母還是是月光族,三無人員,因為有幾個兒子計算虛擬所得而領不到任何補助,但年輕人只領基本工資2萬多台幣高一點的收入卻要繳房租+養父母

法治的背後,最終還是人治。中共的制度設計,充分認識到這項真理,面對法規的漏洞和死角,向來都是靠加倍投入人力、精力來解決。當然,一方面其他政體沒有這樣的動員能力,另一方面中共本身如果領導人不夠積極有爲,也會迅速腐化,所以不能說這是一個完美的治理模式。 王孟源2021/03/22 03:03回覆
30樓. 無知者,無畏
2021/03/18 10:25
治國團隊---工程師vs文課vs律師

王兄對「精準」扶貧的理解非常正確,我同學提到扶貧工作中有兩種情況很難辦:

1. 通過各種方法擠佔扶貧資金,歸為:搶,佔,賴。所謂:“搶”,就是通過各種關係爭奪扶貧資金,“佔”,虛報貧困戶和人口(跟民國時期國軍將領普遍「吃空額」差不多),“賴”,就是一些貧困戶,天天來你這裡要這個,要那個。

2. 貧困戶自己放棄「進取」,他就不想過好日子,也不想幹活,就喜歡「到處流浪」,這種最難根治。這些人口裡一直說你們好,從不說你的壞話,但是就是不願意改進。而且每一個村鎮,總有幾個這種人。

刁民和懶民怎麼辦?任何一個國家都有吧?中共最終的底線是,這些人不能被餓死。

另外一個問題,是「詐騙」行為。

中國最主要的治理團隊,工程師出身的人比例高企,但是仍然有相當一批文科生在一些主要崗位,這批人是各種騙子的首要攻擊目標。王兄舉的這幾個例子,基本上都是這種情況。

中國的縣鄉鎮一級官員,師範生(來自教育戰線的)是主力。一旦到了省部級,那絕對是精英裡面的精英,出錯的機率就大幅減少,但是仍然有不少嚴重錯漏。

票選民主制下,選出來的治理者,多數都是能說會道的律師,治理手法和細節差異非常大。

大政府(比如中國)和有錢的資本擁有人一樣,因為手裡資源多,肯定也招騙子光顧。以澳洲的Parker家族為例,老Parker去世以後,騙子們奔走相告(他們知道James Parker是個二世祖),因為他們的機會來了,結果二世祖的Jams沒搞幾年,連續投資失敗,家族資產迅速跌出澳大利亞的前50位。

中國的騙子們也不差,他們也會針對那些對科技和經濟認知有限的官員設置陷阱,能不能躲得過去,就看這些官員們自己了。

君子可欺以其方,何況是剛出校門、沒有人生閲歷的年輕底層?這不是問題;我的質疑在於,爲什麽騙補被揭穿之後,沒有加倍罰款、送進牢房。 王孟源2021/03/19 03:46回覆
29樓. 無知者,無畏
2021/03/18 09:21
中國扶貧的代價

中共連續12年(2008-2020)的「扶貧」,也付出了慘重代價。

1. 派往村鎮一級的基層黨員接近300萬人,佔總共9000萬黨員的比例,接近3.4%。我自己一個高中同學,她是一個小學的副校長,也被派往一個鎮扶貧5年(任扶貧副鎮長)。

2. 村一級的駐村幹部,幾乎都是大學生黨員。誠如這裡的某一位仁兄所說,這些人將來會逐步成長起來治理各級地方。這對中國非常重要,按照中國的政治倫理,沒有基層治理經驗的人,根本不可能被選拔擔任高一級的領導崗位,保證了中國的基本治理團隊,對國家基層有基本理解和情懷。

3. 據我的參與扶貧的同學說,過去12年,倒在「扶貧」路上的基層黨員,超過1700人(不完全統計)。如果說「扶貧」是一場戰役,那麼這是繼70-80年代中越邊境戰爭以後,和平時代,戰損最嚴重一場戰役,陣亡了超過一個團。

在去年抗疫前線的基層黨員和幹部,也有好幾十個倒在了崗位上,去年中印西部邊境衝突中也陣亡了4位解放軍官兵。

這些東西,不是那些待在象牙塔裡的學者和只會指指點點的公知們能夠理解的。

是的;只要稍微去認識中國過去幾年扶貧的現實細節,就會瞭解其規模之宏大、毅力之堅强。
不過我到最近才明白所謂“精準”扶貧是什麽意思:它指的主要是排除騙補。那麽問題就來了,在美國騙補被抓會有嚴重後果,爲什麽中國到處放任明顯的詐騙行爲(漢芯就不用提了)?難道全黨全國都不把誠信視爲應該鼓勵的風氣嗎? 王孟源2021/03/18 09:36回覆
28樓. 大一統理論
2021/03/17 02:22
回26樓我在 這篇文章裡有一個看法 ★房地產制度應該如何做頂層設計才符合「社會主義」  其實你忽略了一點房地產對中產階級的意義可以是槓桿融資工具,比如這年頭能跟銀行借到錢投資股票或創業或買另一間房當包租婆包租公收租的人,很多都是利用低利率環境下(來如台灣房貸利率低到只有1.2%)房屋抵押貸款來跟銀行借錢貸出房價總額50%~70%的資金,而這就放大了經濟不平等性,因為底層無產階級沒有這種槓桿融資工具,而這次疫情許多中產階級利用低利率環境貸款拿去炒股都在短時間內賺了不少錢,1年內可以賺比工作努力30年還多,這又放大了貧富差距,而地產本質是虛擬經濟和地租被金融資本化的一種價格,他幾乎沒有價值(馬克思經濟學裡定義的商品價值是耗費的平均必要勞動時間),他唯一的價值就是耗費勞動力建造的鋼筋水泥但這在已開發國家市中心地產只占房屋總價的極小一部份,絕大部分是土地價格高昂的成本,例如台灣一坪全新房屋建造成本是10萬1坪大安區50年老房屋房價1坪100萬台幣,土地私有制只是一種社會生產關係而已,一些人所以能把一部分社會剩餘勞動作為貢賦來佔有,並且隨著生產的發展,佔有得越來越多,只是由於他們擁有土地所有權,而這個事實卻被以下的情況掩蓋了:資本化的地租,從而,正是這個資本化的貢賦,表現為土地價格,因此土地也像任何其他交易品一樣可以出售。因此對購買者來說,他對地租的索取權,好像不是白白得到的,不是不出勞動,不冒風險,不具有資本的事業精神,就白白得到的,而是支付了它的等價物才得到的。像以前已經指出的那樣,在購買者看來,地租不過表現為他用以購買土地以及地租索取權的那個資本的利息。<對已經購買黑人的奴隸主來說也完全是這樣,他對黑人的所有權,好像不是由於奴隸制度本身,而是通過商品的買賣而獲得的。>不過,這個權利本身並不是由出售產生,而只是由出售轉移。這個權利在它能被出售以前,必須已經存在;不論是一次出售,還是一系列這樣的出售,不斷反覆的出售,都不能創造這種權利。總之,創造這種權利的,是生產關係。一旦生產關係達到必須改變外殼的程度,這種權利和一切以它為依據的交易的物質源泉,即一種有經濟上和歷史上的存在理由的、從社會生活的生產過程產生的源泉,就會消失。從一個較高級的社會經濟形態的角度來看,個別人對土地的私有權,和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私有權一樣,是十分荒謬的。甚至整個社會,一個民族,以至一切同時存在的社會加在一起,都不是土地的所有者。他們只是土地的佔有者,土地的利用者,並且他們必須象好家長那樣,把土地改良後傳給後代。
這些理論上的考慮,都沒有觸及問題的核心:通過房地產市場上漲來“創造財富”的真正危險,在於它既是一次性的,又有滾雪球式的自我動量加成。這兩點都和大幅長期舉債刺激消費非常類似。 王孟源2021/03/17 08:49回覆
27樓. 路哥哥
2021/03/16 22:49
美国对新冠疫苗的方式让人感到很奇怪,美国既然要跟中国抢夺国际影响力,就不应该在疫苗上如此自私,应该捐助至少向一些国家销售一些疫苗。如果说美国是关心国民,但是美国又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根本不关心普通人。那么从美国资本家或者霸权的角度看,如此囤积疫苗一毛不拔就显得毫无道理。
是爲了避免給黨爭對手留下口實。美國政治體系下的第一優先是黨爭,台灣學的很到家,你到現在還看不明白嗎? 王孟源2021/03/17 04:20回覆
26樓. 薛丁格的貓
2021/03/15 21:02
中產階級被綁架
有關地產商利用房價裹脅中產階級,讓政府陷入改革與否的兩難,在香港、南韓、台灣乃至大陸都有著十分明顯的現象,但我仔細推敲,認為這似乎又是一個資本家忽悠普羅大眾的例子,怎麼說呢:
資本家總是有意無意地宣傳房市是經濟的火車頭,在泡沫過程中,更是不斷地告訴擁房者:你(妳)持有的資產多了幾%甚至幾倍,你(妳)現在是千萬、億萬富翁!!
然而,對中產階級而言,一生雖然有可能換3~5棟房子,但一次應該只有能力擁有一間,所以,當房價上漲過快(顯著高於通膨或薪資增幅),表面上大眾以為自己賺了一大筆財富,實際生活水平卻沒有改善,當要換新房子時,可能還會付出更多的錢(假定泡沫下,新房子漲幅高於舊房子);更糟的是,高房價還嚴重侵蝕了年輕人的未來,而華人父母普遍更為照顧子女,常有幫子女準備結婚房的情況,因此高房價也連帶侵蝕了老年人的養老計畫(我所在的台灣地區,很多老年人因為兒女付不出新婚房的頭期款,只好把現有的房產換成更舊、更小的,以資助付不出頭期款的兒女,若有剩餘,才成為自己的醫療儲備),綜上,個人以為,無論從整體社會或個人利益考量(此處所謂的個人,是指一次僅能擁有一間房屋的中產階級),最適宜的房產政策,應是讓房地產漲幅約略與通膨或薪資中位數漲幅一致,如果非得選,緩跌還好過暴漲(大跌則怕引發金融風險)。
所以,如果一個有理想、有改革意願的政府(台灣政客不是土豪就是接受土豪資助,當然是不可期待的),可以透過宣傳,讓中產階級瞭解,適度的壓抑房產價格,只會改善他們的生活水平,不會傷害他們的利益,如此應可降低改革的阻力與風險。

以上淺見。或許我想得不夠周延,致結論有誤,還請先進指教。
實際上普羅大衆怎麽可能理解這樣的經濟社會學概念?要先搞全民共識的話,連戴口罩都做不到。 王孟源2021/03/17 04:23回覆
25樓. MAXWELL
2021/03/15 19:31
udn部落格无论新旧版都提示我的发言超过了2000多字,我只能把内容转换成繁体字才可以正常发言。
台獨玩這些小把戲,也就是幾年時間,大家忍一忍就過了。
我在博客一開始就預測關頭在2025年前後;現在臺積電在Trump下臺之後,反而更加急著加碼把資金和產能往美國轉移,很明顯是美國金主終於也得到同樣的結論,通過董事會要求管理階層未雨綢繆。 王孟源2021/03/17 08: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