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國】【國際】新年的回顧與展望(二)
2021/02/01 12:34
瀏覽25,731
迴響20
推薦18
引用0

這次民主黨建制派利用國會山莊的動亂,殺人誅心,把Trump集團定位為叛國(Insurrection),雖然暫時使其噤聲,但2022年中期選舉共和黨是否能將國會翻盤還在未定之天,Biden政權必須快馬加鞭,在一年半内通過所有重要法案和人事任命,而這樣匆促的連串單邊決定,必然又會在反對派民衆心中激起更大的敵意。Trump本人或許執政生涯已然永久性告終,他所激化的右翼民粹勢力卻不會因而消退,不確定的只是哪個共和黨政客能夠將其收歸己用;我們必須認真考慮Trump在未來幾年因爲嫉妒繼承者的風頭而叛出共和黨、另立山頭的可能,更進一步的共和黨長期性在野、甚至分裂消失則還有待觀察。

從以上的討論可以看出,Biden面臨著嚴厲的國内問題和挑戰,他不但在個性上和瘋狂的Trump南轅北轍,從純理性的角度也有必要做出戰略收縮,因此不可能如同他的前任那樣不斷挑起新的國際爭端。然而這並不代表他會主動放棄對華貿易戰和法律戰的既得利益;正因爲美國政經精英的仇中來自保護自身特權,又有自金融危機之後多年的工夫來通過媒體財團對民衆洗腦,新冷戰早已成爲全美國社會無分上下左右的政治正確,Biden因而必須維持對華强硬的姿態,對中方的任何解禁都會附帶著可以用來對内宣傳的交換條件。

當然中方可以也應該在談判中混合强硬手段。這不像對澳洲是純粹的殺鷄儆猴,而只是施壓來爲合理的妥協做鋪墊,也就是預先纍積談判的籌碼,例如美國農產品對中國出口的海運集裝箱在最近忽然出現原因不明的堵塞現象(參見《Shipping carriers rejected U.S. agricultural exports, sent empty containers to China (cnbc.com)》),就可能是中國政府汲取過去幾年教訓之後的新靈活手段。

然而這些貿易戰的折衝並不是中美新冷戰的主軸。民主黨建制派向來偏好用外交宣傳來打擊國際競爭對手,美其名曰“軟實力”。在對華鬥爭的策略上,早在Obama任期,這批民主黨智庫已經亮出底牌,試圖聯合所有其他主要工業國家,重新制定全球經貿和外交規則,把中國體制定義為非法,如此一來,美方不費一指之力就能扼殺中國,而且可在其後的混亂中獲取大利。從中國的角度來看,反制的關鍵自然是歐盟,因爲只要歐盟不站隊,美、日、澳、印的總體量並不足以支持他們的戰略意圖。

因此2016年Trump當選美國總統和英國通過脫歐公投,都是對中國極為有利的天賜機遇。歐盟原本已經主動聯絡美日來籌劃對華貿易的最後通牒,美日澳之間的TPP也接近完成 ,Trump把兩者都逆轉了。英國脫歐則解除了“歐陸平衡手”(Continental Balance of Power)對歐洲幾百年的桎梏,使得歐盟終於能夠建立獨立自主、適度集權的合理體制,針對全新的國際局勢做出靈活理性的判斷和反應,進而賦予中方過去兩年的外交主動出擊,足夠的運作空間。

我在過去一年中反復解釋,中國爭取歐盟中立已然成功,然而這並不代表局勢沒有反復的可能。Biden試圖撕裂中歐關係的著手點,必然還是民主、自由、人權那套白左教的空話,剛好白左思潮在歐洲根深蒂固,更勝美國。而2020年歐盟在中美之間的理性選擇,主要歸功於Merkel和Macron兩個領導人超脫白左的務實性戰略眼光,尤其是前者。

Merkel的政治哲學修養,培養自多年的執政歷程:她最早也曾天真地拿人權來對中國説事,後來才聽從德國工商界精英的勸告,改采務實的態度。2013年爆發美國NSA監聽她手機一案;2015年她最後一次被白左忽悠,對中東難民敞開國門,事後灰頭土臉,這些都是教育性極高的慘痛經驗;至於過去四年和Trump打交道,她的心路歷程更是有跡可循。

然而Merkel退休在即,下一任德國總理是否有同等級的智慧,要加上一個很大的問號。原本基民黨黨魁由Karrenbauer接任,她是個典型的天真白左,言必稱民主、人權。對中方很幸運的是,她一上任就出事,必須重選。今年1月16日的選舉,有三個主要候選人,其中只有Laschet在外交上持務實態度;早先在選前最後的民調中他屈居第三,但等到結果揭曉,他居然獲勝了。然而德國政壇黨派林立,局面破碎,再加上基民黨聯盟内部還有其他的大咖,目前完全不能確定9月選出的新總理會是誰,我們必須持續關注。

從中國的角度來看,9月德國大選最大的危險在於綠黨參政:綠黨當然是白左教最忠實的信徒,對工商界的意見又有著為反對而反對的直覺反應,他們參與執政集團,對中德外交將會構成極爲嚴重的阻力。

Macron雖然沒有Merkel那麽務實友善,卻是獨立歐洲的信徒,對美國有很強的戒心,也不像Sarkozy那樣受華爾街金融勢力的擺佈,所以能夠接受中歐合作的戰略選擇。他的總統任期還有一年,目前民調非常不樂觀,由誰接手同樣在未定之天,中方也必須認真考慮届時發生重大變故的可能性。

不論德法的政局如何發展,Biden要爭取歐盟的外交策略必然集中在對中國人權事務的詆毀,尤其是新疆。這不只是外交管道的發聲,而將是來自無分左右的所有英語系媒體,再加上歐系白左的全面性宣傳攻勢。中方的因應之道,除了逐項反駁,也可以考慮預做公關準備,例如對新疆公民教育的對象做出明顯不同於“集中營”的待遇,包括津貼和高級制服。但我以往已經强調過,攻擊是最好的防禦:白左國家在新冠疫情中表現極差,瑞典、捷克、英國和美國都在單位人口死亡率排名表上名列前茅,尤其瑞典對養老院做出大規模安樂死政策,證據確鑿(參見前文《有關瑞典的一些觀察》 ),實在應該由白手套出面大做文章才對。至於正規的外交發言人,只須要不斷强調生命權是最重要的人權即可。

【後註】幾年前我曾在評論《Foreign Affairs》時提到,英美的大衆媒體被嚴格管控,實話越來越局限於高端學術界;雖然即使在那裏,實話也是少數。這裏(參見《The Chinese Debt Trap Is A Myth》)是一篇新的例子,解釋了爲什麽所謂的“中國債務陷阱”是歐美編造出來的假話。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0) :
20樓. MAXWELL
2021/04/06 00:37
出口退税
       請教王先生中國現在是否應該取消出口退稅補貼,我看國內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賈根良(https://www.guancha.cn/JiaGenLiang/2020_09_14_565010_3.shtml)提到:現在中國出口的實際資源換來的卻是不斷貶值的諸如美元這種資產;例如,2017年中國對外貿易順差總額為28700億元人民幣,而該年出口退稅金額就高達13870億元,出口退稅金額幾近占到對外貿易順差的50%;如果取消每年如此高額的出口退稅,並在國內實施同等金額的銷售稅減稅,就會大幅度降低貿易順差並使賤賣到國外的產品絕大部分在國內銷售出去;推動出口商漸進地轉向為國內生產,促進國內大循環。(又出現了簡體顯示字數問題,轉換成繁體就可以的情況)
原則上沒有理由不予考慮,但這類政策必須仔細權衡得失,不能簡單地從理論概念出發做拍腦袋的決定。 王孟源2021/04/07 11:38回覆
19樓. GUI-龟
2021/04/04 23:38
关于996和学术腐败之间的关系
观察者网上有一篇文章详细论证了产业升级和996之间的关系(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480746&v=1617547856434),其核心观点是:只有高端产业才能提供高薪就业,一个国家拥有的高端产业越多,就能提供越多的高薪岗位,普通人付出正常程度的努力就可以获得高薪。反之,如果一个国家高端产业过少,所有人尤其是聪明人都会拼命去抢有限的高薪职位,其他行业优秀人才不足更发展不起来,最后整个国家产业发展进入恶性循环,所有人被迫进入地狱竞争模式(孩子从小接受教育军备竞赛,大人被迫996)。


这篇文章是对13楼回复的一个补充,国家想要拿下欧美国家手里的高端产业,必须要有一个高效的学术系统在研发和产业人才培养方面做支撑。健康的学术界是全民幸福生活的必要条件,可惜国内舆论场似乎还没有声音完全揭示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上述分享的文章只讲了其中的一半逻辑)。国内最高领导层能意识到“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只有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以及“疏通应用基础研究和产业化连接的快车道,促进创新链和产业链精准对接,加快科研成果从样品到产品再到商品的转化,把科技成果充分应用到现代化事业中去”(http://cpc.people.com.cn/n1/2019/0606/c64094-31123936.html),但似乎没有意识到学术腐败危害的严重性。
是的,這個邏輯演繹正是我在討論學術界假大空的留言欄裏,反復想要强調的一點。
這裏的困難,在於不但執政者必須從國家政略和治理上理解學術腐敗的嚴重危害,而且在執行細節上,當前被重用的學術官僚,本身就很可能是靠造假和誇大而上位的,絕對會繼續壓制試圖揭發他們的聲浪,而且不斷將國家所投入給基礎科研的資金壟斷到沒用的方向。我認爲在現階段,大事上必須避開最强大的阻力,先在投資方向上斷絕最離譜的浪費;若干次優的投資是無法完全避免的。
兹事體大,良心人任重道遠,必須小心謹慎、一步一步來。 王孟源2021/04/05 06:48回覆
18樓.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1/03/27 11:54
先生在文章中提到美國用制訂規則將中國定義為非法,再藉此打壓中國的手段,在此次新疆棉花事件中暴露無遺。這件事傳到街頭巷尾熱議的程度,相當於省了內宣成本而給中國人民好好上了一課,不失為一件好事。

中國的長遠目標當然是要在各方面制訂新的國際規則讓各國遵守,但這並非一蹴可及。短中期內,我認為中方應先致力於樹立國際各方在參與中國國內產業發展時應守的規矩,以及中國自身也依規矩行動的公信力,因此「以直報怨,以德報德」的原則,即使在傷敵自損的情形下也必須要堅持。在中國雙循環的戰略框架裡,立規矩這件事也許能和先生強調的學術管理有著相輔相成的效果。
如何應對,我已經寫了文章詳細解釋,只不過必須緩一個月發表。大家稍安勿躁,届時自然有答案。 王孟源2021/03/27 12:03回覆
17樓. AbzX5
2021/03/08 08:36

稍作解释, 以回应 17 楼: 立场不同只是表面, 更深层原因仍然是科学认识的问题. 所谓理不易明, 所谓"简单的道理"一点也没你说的那么简单.

首先, 人类建立价值判断体系, 本来就是为了协调不同的立场, 公平分配利益, 以便更好的协作. 立场不同, 利益不同本来就是"说理"存在的原因之一. 关键问题是怎样的价值体系会得到人类普遍接受, 以及这种公平体系是否真的存在, 如何建立. 不能仅仅因为立场不同, 利益不同就放弃"说理", "说理无用论"等于还是没有解决"挨骂"的问题.

例如, 宗教就曾企图建立一种人类普遍接受的"朴素的道德判断". 但问题是, 即使全人类真的普遍接受一种"朴素的道德判断", 它也不可能直接用于处理现代社会复杂的事务, 必然要先做具体化的演绎, 然后才能用于实际判断. 而如何完成这一技术步骤, 恰恰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认识过程, 且极易受干扰和利益腐蚀. 认识"简单的道理"根本就是很难的事情, 要不然的话, 人类社会何必需要处理专门事务的法庭, 例如海事法庭, 知识产权法庭?

回到宗教的例子, 即使是同样一本圣经, 不同的教派都可以有不同的理解, 每个教派都让其信徒认为自己的理解是正义的, 最后酿成的宗教战争更不计其数. 近代以来, 宗教迷信逐步消退, 但遗留下的政治伦理道德, 仍然是以近似宗教的方式运作, 依然不能经受利益的腐蚀, 造成的无谓斗争仍然存在.

然而, 科学理性精神却与宗教有一个本质性的不同. 科学本身有一种内在的一致性, 要求独立重复可验证, 这意味同样的物理定理在不同的文化, 种族, 宗教信仰的人类中, 得到的验证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是一种非常可贵, 宗教经典或者道德伦理根本做不到的能力, 即提供全人类复杂事物认知的一致性. 在新冠疫情下, 全世界的主流科学家都一致认为, 病毒极不可能从实验室里制造出来, 无论是中国, 美国, 欧洲的顶尖科学家, 都持一样的观点, 对政治偏见, 阴谋论根本不屑一顾, 其团结全人类克服偏见的威力可见一斑.

然而, 英美的文化和欧洲大陆的传统不一样, 他们有很深的"反智主义". 他们的保守主义政治价值观是建立在"不可知论"上的, 抵制政治的科学性, 鼓吹退回到野蛮的自由状态, 实际上等于是让英美的资本豪强获得统治特权. 既然英美称霸全球数百年, 英美的统治阶级当然更没有动机去改变现状了, 而是千方百计的抵制政治经济学的科学化, 例如"自由大于平等"就是经常被鼓吹的例子.

站在民族主义的立场, 中国人当然希望中国复兴, 可是全球仍然有 4/5 的人类并不是华人, 如果中美霸权交替仅仅只是又一次的立场斗争, 利益斗争, 那这种崛起又有什么意义呢? 美国经常针对英国自诩为"仁慈的霸权", 虽然美国并不完美, 但好歹比英国的殖民主义稍稍进步些. 对于世界其他人而言, 如果中国只是又一个美国, 换成中国霸权, 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如果中国能够建立某种较为科学的政治学, 对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贡献, 那当然是有进步意义的.

有讀者把我想要傳授的核心價值觀,用自己的話重述出來,總是讓我很欣慰的。這裏我只補充一點:“普世價值”、“民主”、“自由”等等詞匯,一樣都被英美宣傳體系侵占、扭曲、污染到親媽都不認識的程度。其實只要基於邏輯重新出發仔細思考,就會明白要是真正的“普世”,只能是演化的結果,而人類演化的過程是在游獵經濟和小規模部族的環境下發生的,所以一方面任何現代政治體制都不可能適用,另一方面普世人性也絕對不會在工業社會中有完全正面的價值。中國古代人性本善/本惡的爭議,尚且是毫無意義的空談,英美把自己吹捧成普世真理,更是無恥、無知、無良的騙人把戲。
科學是比普世人性還要深刻廣汎的真理,它的“内在一致性”是絕對的、獨立的,而且不但在空間維度有普世通用性,在時間上也是永恆不變的。當然,這並不代表每個人在每件事上都必須只做純粹科學的思維考慮,但在有關國家運作、國際競爭的事務上,科學是對内公益最大化、對外保證勝利的唯一手段。 王孟源2021/03/10 00:08回覆
16樓. 路哥哥
2021/03/08 00:24
我对十五楼说的有点疑问。这到底是立场问题还是认知问题?比如最简单的民事纠纷,朴素的道德判断就能判断对错,但是往往在法庭上胡扯,这显然是利益问题。同样,西方对香港的双标,对新疆的造谣同样也是如此,西方媒体和政客如果愿意支持中国完全不缺乏解说的能力!那么中国的真实情况或者一些理念无法在西方传播,应该也是被刻意隔离了,因此搞这些理论又如何改变这个状况呢?这是立场和舆论问题,因此问题是如何让一些人改变立场,根本上或许是利益趋势,而不是通过讲道理,我认为这些道理并不难,我都能理解,难道学者和政客不能理解吗?比如有些双面人,背后一套说辞,当年一套说辞,当面的说辞同样讲的很好。
越是深刻的真相,説穿了之後就越顯得天生自然,但在有人解釋清楚之前,卻都是極難理解的謎題。例如地球繞日公轉,現在看來理所當然,但在15世紀之前生活的幾億人口,再聰明的都有,一樣沒有想通。
我花了幾百萬字,才把當前世界的主要運作機制說清楚;你覺得這些道理天經地義,那只是事後的錯覺,實際上要獨立想通是近乎不可能的工作,在英美宣傳洗腦系統自欺欺人的迷霧之下,更加困難。在現代複雜多元的經濟體系中,各式各樣有意無意的誤解和扭曲,必然會不斷被製造出來,我一想到還要不停地和這些謊言忽悠鬥爭幾十年、死而後已,就深覺任重而道遠。初生之犢不畏虎,趕快培養些閲歷和大局觀,對人對己都有好處。 王孟源2021/03/09 23:44回覆
15樓. AbzX5
2021/03/04 09:54

我认为把政治学从宗教变为真正的科学, 是将来找机会彻底解决英美宣传体系的关键.

在解决了"挨打", "挨穷"问题之后, 如果要解决"挨骂", 首先要认清英美宣传下政治学的本质: 它目前仍然是一门宗教伦理, 而不是科学工程. 人类发展至今, 科学理性的精神虽然建立, 但是许多成熟的宗教仍然能够利用人性的弱点来组织社会团体, 成为一种社会管理的次优解. 作为最大的受益方, 英美统治精英当然可以接受这种政治学次优解, 但是中国人平衡中庸, 崇尚智慧, 实事求是的政治哲学必然在这个宗教中被视为异类, 中国人必承受次优解的损失代价, 遭受剥削和诋毁, 当然不能接受这种次优解. 从宗教变为科学, 不仅有地缘政治上的价值, 即将欧洲大陆传统的理性主义从英美反智主义的腐蚀中解放出来, 实现中欧价值观真正的和平共处, 更在全人类的平等团结上也有进步的价值. 同一本圣经尚且有无数教派冲突, 而科学本身就要求突破地域, 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唯一性, 可验证性, 这更是无可比拟的人类团结力量.

科学推翻迷信的历史就值得我们研究. 现阶段可以先选择最容易打掉的迷信:"自由大于平等". 美国过去倾向自由而非平等, 关注起点平等而非结果平等, 但是近来社会贫富悬殊的分化, 白左运动的兴起使得美国年轻人明显的改变了观点. 不平等的自由, 必然导致强者的自由实质上变为特权, 而弱者则只有纸面上的自由, 最后导致整体的崩溃. 中方在第一阶段可以牢牢抓住这一点反复论述, 起码先打掉这个迷信.

這其實是博客多年的主軸之一,你做了很好的歸納。
如果你問讀者,這裏的博文哪一篇最重要,我想有人會選《美元的金融霸權》,有些人會挑大對撞機辯論或《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也可能有人偏愛《域外管轄權》,但我自己是希望有專業人士能把《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裏的公理化思路整理出來,添枝加葉創造出取代美式政治學的完整學術,潛在的影響可能是最大最深遠的。 王孟源2021/03/04 11:57回覆
14樓.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1/02/28 07:20
最近美國打著民主同盟的旗號拉攏歐洲國家對抗中國,雖然成效不彰,但類似的舉動在未來會層出不窮。究其原因,在於目前普遍的認知裡,歐洲國家和美國是同一種政治制度,而中國是另一種制度。但實際上,歐洲國家的政治制度和其運作方式,與美國仍有顯著不同之處,如大陸法系、多黨協調、比美國深厚許多的社會福利與集體主義思想等等。如果歐洲能建立一個獨立於英美話語體系的政治論述(最好發明一些貼切而有利於傳播的新名詞),則有助於歐洲建立自主性,對中歐雙方都是好事,因此中方政治學者可主動聯合歐洲有遠見的人士一起往這方面努力。這件事雖然不容易,但要是成了肯定會有深遠的影響。

往更長遠的方向看,我最近在想一個問題,全世界在中國GDP超過美國成常態之後才開始懂事的新一代人,他們的世界觀會如何變化?我們是否準備好一種對人類整體有益的論述來傳遞給他們?我感覺需要考慮這種問題的迫切性不久就要到來,但目前還沒有看到很堅實嚴肅的思考,我自己也沒有能力回答,因此提出來向先生請教。
光是舉事實例證,不足以打倒並取代英美百年堆砌的扭曲宣傳,這一點我也預期到了,所以早在六年前囘台灣演講之時,就特別把現代政治理論依照數學邏輯來做公理化處理,成功建立了新的科學思想體系,參見《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一文。
雖然當時我的目標聽衆是台灣學術界,但臺下也有不少泰國來的研究生,事後反映說受到很深的震撼;可惜他們回國後依舊是絕對少數,遠遠不足以扭轉國運。這必須有一整個學術圈持續多年的努力,繼續豐富並宣導新的認知角度,才能出現實際的影響。我的興趣太廣、太雜,又全無圈内的人脈,更加不懂其專業術語和潛規則,只能起個頭、指出正確的方向,實際的工作要看行内人了。 王孟源2021/03/01 10:13回覆
13樓. 耿鬼本鬼
2021/02/16 23:36
对8,11楼的感想

王博士您好,看到您在11楼提到'996到通貨膨脹,都是改善自身生活水平的必要前提'。我目前不太能理解您的意思。想到您之前也说过996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只是暂时不能用通俗的语言写出来。非常期望能早日对这类话题发表文章。

8楼‘社會思潮走上虛僞的捷徑’ 真是一针见血。中国互联网上目前美化文革已然成为主流。比如去年华为被制裁时就冒出一大堆文章论证在文革时期中国芯片技术世界领先,改革开放后才落后。年轻人对现状不满,健忘程度令人惊讶,20年前小时候吃不起肉的经历都美化成天堂,更别提没亲身经历的5,60年代了。薄熙来这种挾民意自重如果在今天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其實説明白了,並不難理解:996是資方犧牲勞工的生活品質,來換取較高的研發生產效率。這種勞資對立的議題,應該由國家(而不是選票)來做仲裁,這時整體利益是決定因素。因爲人類社會目前處在一個高度分裂、相互競爭的國際環境下,中國的首要考慮必須是維持國際競爭力,也就是高人一等的研發生產效率。只有在學術界和工商業界廉潔高效的前提下,才不需要勞工加工加時來彌補,也才有餘裕强力出手立法遏止强迫加班。所以縱容學閥腐敗,不只是他們侵占的那些公款損失了,而且是整個產業升級的長期努力都受其掣肘,連帶地全民都必須在收入和生活品質上做出原本不必要的犧牲。這裏每一步次優後果都把損失放大了千百倍。科技部和稀泥危害之大,遠超它整個預算好幾個數量級,既然公款吃喝只占預算的一小部分,放任前者而嚴查後者是典型的Penny wise, pound foolish。
至於忍受美元搜刮,正是因爲美國有全方位的霸權,中國必須在整體國力上超越美國,才可能以人民幣取代美元。國力競爭的關鍵,正又是產業升級,而產業升級的必要條件,是高效的研發,追根究底,又回歸到健全的學術研究環境。我在2014、2015年就提過,習近平的反腐,是創造内部條件,一帶一路則是創造外部條件,真正的長期戰略目標是產業升級。既然國家的最高戰略就在於此,怎麽能容忍一個貪腐低效的科技部和學術界?這麽簡單基本的邏輯矛盾,被置之不理,真令人百思不解。
你沒看懂這些我幾天前的解釋,是不是沒有細心去讀舊文?我的文章和評論不是寫來給讀者消遣用的,内涵比多數教科書還要廣汎深刻,文字卻極度簡潔。反復閲讀直到熟練爲止,是讀者的責任。我鼓勵大家有空回頭復習舊文,尤其是理論性較高、較爲抽象的文章,對照這幾年的新時事做為例證,應該會有更深刻全面的理解。 王孟源2021/02/17 18:53回覆
12樓. desertfox
2021/02/16 02:05
美國兩黨在參院對川普彈劾的攻防,看起來也就是為了22年的期中選舉吧?這可以從Mitch McConnell的結語中看的出來。既不得罪川粉也對佔多數的中間選民有個交代。而所謂川普的影響力,如果仔細分析一下我看也非常有限。主要是因為1月6號佔領國會,他的表現實在太差了。另外一點就是人走茶涼,美國人是很現實的,川普在位時是全世界權力最大的領袖一旦下台就啥也不是。他這種妄人,在我看下台後甚至沒有人會想要找他去演講或是出書。説起來右派和川普之間的關係其實就是彼此利用,現在你下台了,沒有利用價值了誰還理你?
的確,共和黨關心的只是去年大選那46.9%的選票。這群人絕大部分早已實質腦死亡,不會因1月6日的國會動亂而改變心意,所以依舊是共和黨未來選舉的基本盤,不能得罪。至於他們和Trump之間的聯係,當然會隨時間弱化,許多參議員都希望成爲他們的新寵,從而可以輕鬆獲得2024年的總統提名。真正有趣的,是Trump會如何反應自己被冷落,所以正文直接談了那一點。 王孟源2021/02/16 08:30回覆
11樓. Submarine
2021/02/13 20:02
想咨询一下王先生,美元大规模放水的行为,不仅仅是全球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的动因,还是对其他国家的公开“抢劫”。就以中国为例,虽然中央银行并没有大规模放水,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也相应提高,但是作为最大的制造业国家,输入性通胀的压力依然巨大,2021年虽然政府极尽全力想把资本引入股票市场,但是整体物价和一二线房市都会水涨船高。普通老百姓在面对这种情形有什么应对之策吗?
若是受害者能夠簡單對應,還算是搶劫嗎?加入推動公益的行列,加速國力上升和霸權交替,是避免被無限搜刮的最佳手段。對抗貪腐學閥,看似無關個人,其實從996到通貨膨脹,都是改善自身生活水平的必要前提。 王孟源2021/02/13 21:3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