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再談統一
2019/07/09 16:00
瀏覽58,491
迴響65
推薦33
引用0

上一篇文章隨便談談返臺的一些感想,結果留言欄裏還是有讀者要談統一。我和住台灣的朋友聊天,統一也是無可避免的話題。既然大家都這麽有興趣,我也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專門討論這個議題,那麽乾脆把我最新的想法寫在這裏。

當然,所謂的“想法”,仍然指的是純客觀的分析和預測,不含任何主觀的意願或偏好。讀者要參與討論,也必須遵守這個原則。

台灣的地理位置和人文歷史,使其在國際地緣政治鬥爭裏,有若干重要性,因此它的命運和前途,必然是由能管轄西太平洋的世界霸主來決定。因爲自二戰結束至今,這個世界霸主無可懷疑的就是美國,所以台灣的身份自然是以美國利益的最大化為前提,具體的方案就是不統不獨,如此一來,美國得以充分運用台灣為棋子來牽制中國這個地區强權。這個道理,和爲什麽Putin讓東烏克蘭處於半獨立狀態,是完全相通的。

那麽統一和主導西太平洋的霸權換手,就有密切的關聯。因爲國土的統一是中共建國以來的一貫訴求,霸權轉移和台灣統一其實是一體兩面、互爲充要條件。一旦中方覺得時機成熟、開始主動加速統一進程,美方和臺方或許會破罐子破摔,徑行宣佈獨立,但那必然是短暫而無實際意義的。

不過前述的分析,假設所有的玩家都有足夠的理性。如果美方/臺方到達瘋狂的地步,在霸權轉移未成熟、中方試圖繼續維持現狀的前提,仍然堅持要正式獨立,那麽中共即使必須在軍事、外交、經濟和貿易等方面付出非常嚴重的代價,也會立刻進行被動的武統。這在陳水扁任内,是真正的危險,然而當時美國要對阿富汗和伊拉克用兵,沒有興趣配合。隨著中美實力的天平逐漸向中方傾斜,美方對軍事衝突的勝負越來越沒有把握;再加上Trump雖然以非理性著稱,但是對軍事冒險卻有天生恐懼,所以這個可能性也越來越低。

既然中國的總體國力超越美國,只是時間問題,那麽簡單邏輯就可以達成台灣統一也只是時間問題的這個結論。但是統一又分武統和文統兩種形式:武統之後,中共才可以采行新疆模式,亦即由大陸派出大多數政務官僚做直接管理,並對問題份子做監管和教育;如果是文統,就只能依據香港模式做一些修正,例如事先把引渡和愛國條款寫入基本法。

我以前一再强調,這兩個選項的真正差別,在於能否對台灣的政治社會體制做大規模的深刻改革,對台灣統一後的治理和發展有很大的影響。從台灣人的長期利益來看,自然是有徹底的改革最好,把社會上謊言充斥、不講理性的愚昧現象消除,打破政治上藍綠土豪輪流分贓的慣例,才能解放經濟活力,增進底層人民的福祉。然而統一的主動權在中方,所以其形式和時程也必然是以中方利益的最大化為前提。

我認爲中方主動武統有四個要素,缺一不可:

1) 國際環境許可,沒有嚴重打斷國力發展的後果。中方的戰略目標中,只有持續發展國力這一項的重要性和緊急性是顯著超越國土統一的。如果過早出手,美國必然會聯合歐洲和日澳對中國進行嚴重的制裁和圍堵,讓中方得不償失。所以在軍事方面,要求中共的海空軍有明顯的能力將美軍的航母戰鬥群拒止於第二島鏈之外,從而完全消弭美方做任何軍事干預的可能;在外交方面,則要求中國的國際地位和關係,强大到歐洲不可能參與實質制裁的地步。

2) 台灣内部的政治社會風氣持續惡化,完全否定文統的可能性。除了未來選舉的結果之外,這還取決於能否推行教育改革,扭轉過去20年對年輕一輩的洗腦毒化。這個工作當然是很困難的,但是如果台灣人要避免武統,這是唯一操之在己的努力方向。

3) 中國的最高領導階層,在吸取香港的教訓之後,能有大破大立的決斷,以追求長治久安。以往毛澤東和鄧小平都有這樣的決斷,我覺得習近平也有的,但是他的下一任就很難説了。

4) 在時機成熟的時候,出現武力衝突的導火綫。這是最不確定的一點,它可能是台灣内部發生嚴重金融危機(例如因爲大保險公司或退休基金破產),或者有重大的暴亂(例如大規模示威受到鎮壓),或者菲律賓選出一個親美的無腦總統,在南海挑起戰事,或者美國決定對伊朗或北韓發動全面戰爭。

我在2015年曾說過,在2025年之前,中方不可能主動進行武統,主要考慮的是第一點。後來Trump當選總統,倒行逆施,自行破壞與歐日的盟友關係,至今後兩者都已經開始被迫采行獨立的外交政策,不再自動跟隨美國對中方做打擊。如果Trump能在2020年當選連任,則必將完全消除歐日因武統而對中方做實質制裁的可能。即使是民主黨人當選,隨著中共軍力和經貿實力的進一步加强,2025年仍然會是一個轉捩點。

既然如此,台灣2024年的總統選舉就是一個關鍵;如果深綠候選人,如賴清德當選總統,那麽武統的機率將大幅增加。相反的,如果有遵循實用主義的總統在2020年就開始改革教育,重建理性社會,那麽武統的機率會大幅減小。

我在前文《談中共修憲》的正文和留言欄討論中,曾經做過結論:習近平之所以要修憲取消任期限制,原因在於他不放心在中國實力超越美國霸主的這個渡河過程中途換馬,尤其是内部改革反對者眾,如果只有十年的固定任期,必然會有普遍的以拖待變心態。取消任期限制能消弭陽奉陰違的消極態度,倒不是他真想要做終身總統。我個人的猜測是有超過一半的可能,他會在2027年卸任。如果真是如此,那麽習近平很可能也不放心把統一這樣重要的工作留給下任,假使外部的時機也成熟了,他只需要有合適的導火綫就能出手。

綜合以上的分析,我覺得2026年前後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時刻,中共有大約50%的機率會主動發動武統。如果因爲以上的四個要素沒有齊全,台灣拖過了這個關口,那麽武統的機率就會大幅降低。到了2035年以後,局面又將會有很大的變化:這時中國的外交地位應該已經明確地在國際上獨占鰲頭,但是内部會有新的嚴重挑戰。

首先,領導階層沒有經歷過文革的苦難,心態會與老一輩完全不同。與此同時,少子化和過度城市化會對整體經濟發展帶來阻力,尤其是小城市和鄉下會有嚴重的衰退壓力,從而加劇地域之間的貧富不均。整體的GDP成長率一旦下落到低於5%,就會少於大資本不勞而獲的尋租利得,那麽不可避免地會使階級之間的貧富差異成指數成長。換句話説,中國内部將面臨與現在的歐美類似的中產階級無法維持既有生活水準的問題(這也是爲什麽我一直把貧富不均列爲21世紀人類的頭號難題)。要從這些可預見的變化來推論台灣的前途,所需的假設(亦即邏輯層次)太多,沒有什麽意義;例如領導階層心態改變後,對戰爭是排斥還是輕率,内部經濟問題會使動武更困難還是更容易,兩個方向都有可能,我們還是等到2026年再來討論吧。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65) :
65樓. Rosen
2019/12/14 10:36
智者難尋
樓上的朋友您好,在人類社會中,智者本就是少數,智慧與學識也不能混於一談,唸到台大不一定就是知識份子,他可能只是比較會考試的考生罷了!真正的知識份子,具備獨立思考及判斷的能力是最基本的條件,而一位很會考試的台大生卻可能是盲從的,佛家有句話『眾生皆愚昧』也在描述這個現象。
昨日一位好友與我談到大陸惠台政策26條,他認為這些都是基於統戰的需要,我告訴好友這些說法都對,一般人看的是統戰、是惠台、是利誘,但是共產黨能將中國發展為今日的這般繁景,又豈會如此淺薄。台灣2300萬人口,能有10%的人在大陸享有這些政策就已經很可怕了,那其他的2100萬人口對大陸來說難道沒有統戰的價值或需要嗎?因此,我個人認為這些政策的核心意涵是當台灣在統一後,為了兩岸在社會制度、經濟結構、文化…等層面上的融合,做出政策上的先行先試。

共產黨現在的領導班子已不同於20年前,全面年輕化、高學歷、有國際觀、有遠見、有專業、有能力。對共產黨來說,統一是必然,不存在會不會與要不要的問題,反而最沒把握的是台灣的治理,當他們看到台灣及法國的退休金問題時,便著手改革自己的退休金。因為大陸的退休金也同樣要面對流出大於流入及通貨膨脹的困境,會對社會的穩定形成威脅。今年大陸國資委做了一件事,將國有企業的部份股權劃撥給了退休基金,在台灣就如同讓勞退基金成為中華電信、中油、台糖、台啤、華航、第一金控的股東,退休金由國有企業的盈餘做支持。

這便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反觀台灣卻是把國有企業民營化,連交通銀行的台積電持股都賣得差不多了。大陸經濟30年的高度發展,在財富重分配這件事情上可以說是全世界做得最好,薪資增長率大於GDP增長率,也就是國家經濟成長的效益是確實的分配到了老百姓身上,反觀台灣GDP年年增長,薪資卻停滯不前20年,大部份GDP的增長都由資本家拿走了,貧富差距便愈來愈大,這亦是21世紀資本論作者談到的現象之一。

兩岸之間的競爭,其實都不是一般人在看的那些芝麻蒜皮的表象,而是制度之爭,國家體制之爭,在這個頂層設計的層面,台灣已經輸了。2300萬人中,又有多少人能看到這個層次呢!
很好,我寫了五年多的文章,總算有新的台灣讀者能一下就明白這些事理。

其實中共的讓利是統戰又怎麽樣?政策應該取決於是否對全體國民(尤其是底層民衆)有利,而不是是否挫敗中共的意願。
王孟源2019/12/15 02:50回覆
64樓. OVL
2019/12/11 09:49
七公居然對台灣人比香港更理性有信心... 這一點我是完全沒有把握的,那些教育程度較低的底層民眾就不說了,我身邊有不少受過高等教育的朋友的行為,常常讓我覺得三聲無奈。之前因為王雪紅一句HTC是中國公司,這些人急忙大聲疾呼抵制HTC,恨不得讓HTC立刻倒閉。最近民進黨大賣亡國感,同樣這些人一樣大聲疾呼應該要控制言論自由管控親中份子。且這樣的人之中,大部分都還是正直善良,努力工作,且有良好價值觀的人,我有時真的覺得遺憾,為何一個個各方面都有契合的朋友,卻唯獨在政治這一塊,簡直就像是不同星球的生物一般呢
我說了,這是因爲台灣有海峽,所以不懂戰略的人自然以爲獨立是理所當然的;香港人可沒有這個藉口。 王孟源2019/12/11 10:47回覆
63樓. 大粉红
2019/12/07 12:22

王老师,我总感觉“防止欧日因为武统而制裁中国”这个话题值得专门写一篇文章仔细讨论。

您在本文和2015年《无知与短视的后果》里的观点我大概总结为两个点,一是靠中国的经贸能力、生产力足够强,二是靠Trump及美国霸权在其盟友间制造的裂痕。

对于第一点,只靠一个产值数字来说明欧洲不会制裁中国是不是有点太简单了?毕竟现在中国的工业产值已经远超美国,但是美国的贸易战、科技战还是让中国很难受,如果美日欧一起制裁冲击实在是太大。我觉得是不是有必要推演一下在2026年欧洲如果在贸易、科技上制裁中国对于中国和欧洲的具体效果是什么样的?

对于第二点,日欧又不一样。欧洲确实是想自立门户并且不想和中国开战(比如说最近的北约峰会里说中国"present both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看起来是美国游说失败的结果)。但是欧洲和美国毕竟还是北约盟友,在科技产业方面和中国竞争严重,在多方面视中国为异端,内部亲美势力也很强大。用伊拉克战争来比较台海是不是太乐观了?

另外美欧间除了贸易外,还有很深度的技术、金融捆绑,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如果和美国撕破脸就面临技术、金融断供。中国现在除了贸易外能拿出去捆绑欧洲的东西还是很少,可能也就华为吧。感觉想要保证避免被欧洲制裁还是要在技术、金融方面捆绑欧洲。

現在就談,言之過早。形勢和環境只有部分貢獻,執政者的主觀選擇仍然在中短期有決定性的影響。 王孟源2019/12/08 01:06回覆
62樓. 游客 越雷
2019/12/07 11:59
不好意思,王先生,刚才手机按错键了。重发一次。
有个问题想请教王先生和港台朋友,香港的问题现在告一段落(管媒体怎么说,媒体是要充版面的)。在二十年内,
台湾问题 才是大陆除了保持国家发展,保持国家稳定之外最重要的事(中美霸权么,只要保持稳定和发展,大陆坐看美国自己把自己折腾死)。
问题来了:台湾敌视大陆的程度和香港差不多,香港人自称“和大陆揽炒”(同归于尽),台湾人呢?是两个星期就能挑动起来,还是说从现在开始一点点,不断的骂大陆,要三五年才能挑动台湾人“和大陆同归于尽”(估计是一堆人打砸他们认为的“统派”商店之类的吧,这倒不难解决,统一后按把打砸抢烧的关监狱,直接全岛戒严)?还是说台湾人不太可能大规模打砸(怕事后被抓)?王先生,您猜测会怎么样(-o-)/
多个嘴,我从胡鞍钢被“”清华校友喷到现在,看了不少唱衰中国的文章,里面大部分都是胡搅蛮缠,连“狡辩术”都不会用(和大陆吃不起茶叶蛋和榨菜的节目嘉宾一个德行)那些在下面留言的普通读者,也很差劲,不是来求知的,只是抱着“某某大佬和我想的一样”来的。(只恨我不是索罗斯,我要是索罗斯,这些人捧什么我就买空什么,早就赚翻了。我怎么就不是索罗斯☄ฺ(◣д◢)☄ฺ柯文哲锤桌.jpg)
我覺得台灣人的理性程度,還是高於香港人一截的;現在的胡鬧,主要是有海峽這個心理屏障;武統之後,應該不會有多少人自認是英美日的子孫。 王孟源2019/12/08 01:10回覆
61樓. 何求谓我心
2019/10/16 22:35
123
王先生您好,我是一名在厦门工作的上班族。因为厦门离台湾很近,所以经常关心台湾事务。看您的文章一年有余,之前深感自身才疏学浅,尚未达到与您讨论的程度。今天因为自身工作的原因,对厦门和台湾的发展前景有一些不成熟的看法,算是同台湾统一有些许关联吧,故此留言于此,在此先谢过先生了。
1、我在厦门工作这几年,深感厦门市府这些年有作为的事情太少,不仅在金砖峰会以后产业空心化日趋严重,而且放任房价上涨造成如今青年人口外流,厦门仅仅只靠旅游与房地产这两个产业支撑,前景堪忧。作为离台湾这么近的桥头堡,我认为厦门现阶段应把重心放到对接台湾这个方向上来,一来厦门自身发展已经陷入困境,需要新的方向来进行突破,二来可以给台湾产业发展注入一些动力,不至于让台湾在衰落过程中坠落得那么迅速,间接让台湾普通贫民大众老百姓得到一点点喘息的机会。
2、至于产业对接的方面我认为台湾目前还有一些值得厦门来好好学习,厦门今年招商引资还是去欧洲逛了一圈,完全没有考虑对面的台湾,看的我真是直摇头,也难怪厦门今年又被中央批评为小岛心态,没有对周边城市产生拉动效应,反而自身越来越差。像您之前提到过的台湾机业床或者螺丝加工业都很好。而且机床业目前得益于日本与大陆急需改善关系这个良好势头,可以让大陆台湾和日本三方合作,由厦门市府牵头共同开发,我想应该不是难事。厦门离台湾这么近,大陆这边再配合做一些产业人员方面的配套,方便台湾人员物资的往来,让来厦门就如同台南去台北一样,也算是给未来台湾年轻人一个出路。
3、最后是对台湾工作方面,鉴于目前2020很大几率是民进党当选总统,那么台湾统一有较大可能几率在2025年前后发生,那么统一以后治理的细则大陆这边也应该好好考虑,厦门因为离台湾近,风土人情也差异不大,那么日后如果需要派遣政务官僚的话厦门官员应该是有优势的。目前在厦门特别是厦大就读的台湾学生较多,政府做好详细的调查研究,在这些台生就读时提前做好规划与宣传,正好给中央提供方案选择的机会。这件事情如果办的好可以大大减轻台湾统一后的阵痛,也算是对台湾老百姓的仁慈了。

謝謝你的補充,我對中共内部的細節,一向不是特別熟悉。

你説的廈門應該努力的方向,很合理,不過我覺得台灣統一之後的治理,最好還是由全國分擔;台灣人眼光狹隘、沒有公家意識的趨勢,好像是閩南人的通病。

王孟源2019/10/17 00:06回覆
60樓. SirChen
2019/10/09 14:51

蘇起最新的演說 https://youtu.be/cmYu2fpOMvY?t=39m12s 

39分12秒起提到蔡英文過去在搞兩國論時曾經發生嚴重誤判,對大陸體制完全不瞭解。 若蔡英文連任(目前看來機會極高),我很擔心兩岸會因爲蔡的誤判讓大陸決定提前發動武統。

1999年期望美國來救,並不離譜,事實上美國的NeoCon還正在找出兵打中國的藉口,當時的中共海空力量也確實不堪一擊。

蔡連任之後,除非像陳水扁那樣鬧出貪腐大案,否則沒有理由冒險,安安穩穩地退休享受八年來的額外收入不是很好?

王孟源2019/10/09 14:58回覆
59樓. SirChen
2019/10/04 17:38

請教王博士,如果在習主席任內決定發動武統,那比較可能的方式是?

1. 無預警突襲斬首,同時用各種載具強行立體登陸台北,期待台軍在失去領導中樞後喪失作戰意志

2. 發最後通牒,時效過後導彈/火箭炮洗地,接着戰機出動取得空優,在台島西半部防禦被完全壓制後進行大部隊登陸

3. 發最後通牒,時效過後對台島海空封鎖一段時間(半個月以上),若台當局不投降再攻擊

4. 其他做法

我一直强調導火綫是很重要的。你問題的答案,就是視導火綫而定。 王孟源2019/10/05 00:24回覆
58樓. 南山臥蟲
2019/09/22 09:07

剛在觀網看到一段金教授的談話記錄:

http://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76278&s=fwzwyzzwzbt

其中的要點是:

其一,判斷中美貿易戰,有可能在十一月左右結束(60—70%)

其二,擔心美國轉打台灣牌。

金教授不經意地提了一句——我就特别担心,如果贸易战之后它(美国)打台湾牌,真的把航母弄到高雄港停上一礼拜,说我补给,那就麻烦了。

早前,我也在YST那邊提過了,美國一直在大吹大擂自由航行(尤其是在南海);但是,卻一直不敢提和做「自由補給」,底牌早露了。

以金教授的身份和背景,現在忽言及此,或有深意?

想聽聽王兄及各位的高見。

我的印象是金教授這麽說,有一段時間了,並非剛發生的新聞。 王孟源2019/09/22 12:13回覆
57樓. zjtzlhlhs
2019/09/13 02:00
您前面谈到的逻辑佯谬的问题,让我想起了我去年才意识到的一个事情想要拿出来分享一下,如果您能有所指正则更是感激不尽:
当我们追问世界的起源的时候面临着一个逻辑上的死结,也即只要不肯接受“无中生有”,那么对起源的追问就总是可以无限地进行下去,“世界的存在”这个事实也就不存在被真正解释的可能。从这个意义上说“因果律”并不是一个自洽的假设,必然是相对的、有条件而不是绝对正确的。(以为我目前有限的理解看来,这一点可以作为康德哲学的入门点)
引申:面对这个逻辑上的死结,基督教搬出了上帝作为“第一因”并且禁止了追问。有意思的是物理学家实质上采取了同样的解决方案搬出了“奇点”,在大爆炸以前时间、空间乃至物理定律都不存在,因此也就不再有追问的意义。(我对“奇点”到底是一个严格的数理推论还是为了规避逻辑上的死结强制设定的结论很存疑)
另外关于“贫富差距”的问题,我想老子的话(或许是歪打正着地)提供了一个第一性原理的解释:“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自然界的基本规律是“熵增”,而生命的一个本质特征恰恰是“对抗熵增”或者“熵减”,人类社会作为生命体建立的结构自然而然地延续了个体基因追求“熵减”的根本逻辑,正对应了财富集中的过程。

有關宇宙起源的問題,人類目前所知還遠遠不足以做猜測,更別提定論。在事實和邏輯根據都完全匱乏的狀態下,任何討論都是無意義的。

至於關於熱熵的比喻,我們取的是它必須隨時間單調增加的性質。實際上,熵的增加是同質化,亦即高溫的熱量會流向低溫,而經濟上貧富不均這個隨時間單調增加的性質,卻是異質化,也就是富者更富、貧者更貧。兩者之間並不完全等同。

王孟源2019/09/13 05:15回覆
56樓. 阿狗1404
2019/08/20 15:57
OVL網友好。是的;獨派的主要動力一向是仇恨,他們長期把幾千萬人浸在仇恨裡,難免會浸出一些極端者。這些極端者不見得個個視死如歸,但是應該都很樂意在放火放炸彈之後坐在沙發上欣賞成果。他們首先想到的目標大概是統派名人,或是眷村、新黨黨部之類的地方。


可能不必等到統一,只要獨派自認為大勢已去,就會出現洩恨的「聖戰士」。這種事,似乎最容易發生在台灣開始潰敗(包括自己垮,例如經濟崩潰),中共尚未全面接管這段期間。這中間,還可能會得到獨派和外國勢力的縱容和協助。


雖然從李登輝主政後就沒看好過台灣前途(我甚至曾經建議親友大家來弄個能躲民間動亂的避難所),但是看到王博的2026,還是覺得一陣暈眩:最客觀的時間點,如此逼近,瞬間使我軟弱。我們很可能會親身見證歷史大事,只是方式是殘酷的。


您用義勇軍作鬧鈴而不是來電鈴聲,想必有所考慮。我有一回看電視時赫然發現,在一場獨派示威中,紅了眼跟警察拼命的是平常內向怯懦的鄰居。
我還是比較趨向黃智賢的説法,亦即他們會連夜縫五星旗。 王孟源2019/08/20 17:3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