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再談統一
2019/07/09 16:00
瀏覽91,979
迴響89
推薦34
引用0

上一篇文章隨便談談返臺的一些感想,結果留言欄裏還是有讀者要談統一。我和住台灣的朋友聊天,統一也是無可避免的話題。既然大家都這麽有興趣,我也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專門討論這個議題,那麽乾脆把我最新的想法寫在這裏。

當然,所謂的“想法”,仍然指的是純客觀的分析和預測,不含任何主觀的意願或偏好。讀者要參與討論,也必須遵守這個原則。

台灣的地理位置和人文歷史,使其在國際地緣政治鬥爭裏,有若干重要性,因此它的命運和前途,必然是由能管轄西太平洋的世界霸主來決定。因爲自二戰結束至今,這個世界霸主無可懷疑的就是美國,所以台灣的身份自然是以美國利益的最大化為前提,具體的方案就是不統不獨,如此一來,美國得以充分運用台灣為棋子來牽制中國這個地區强權。這個道理,和爲什麽Putin讓東烏克蘭處於半獨立狀態,是完全相通的。

那麽統一和主導西太平洋的霸權換手,就有密切的關聯。因爲國土的統一是中共建國以來的一貫訴求,霸權轉移和台灣統一其實是一體兩面、互爲充要條件。一旦中方覺得時機成熟、開始主動加速統一進程,美方和臺方或許會破罐子破摔,徑行宣佈獨立,但那必然是短暫而無實際意義的。

不過前述的分析,假設所有的玩家都有足夠的理性。如果美方/臺方到達瘋狂的地步,在霸權轉移未成熟、中方試圖繼續維持現狀的前提,仍然堅持要正式獨立,那麽中共即使必須在軍事、外交、經濟和貿易等方面付出非常嚴重的代價,也會立刻進行被動的武統。這在陳水扁任内,是真正的危險,然而當時美國要對阿富汗和伊拉克用兵,沒有興趣配合。隨著中美實力的天平逐漸向中方傾斜,美方對軍事衝突的勝負越來越沒有把握;再加上Trump雖然以非理性著稱,但是對軍事冒險卻有天生恐懼,所以這個可能性也越來越低。

既然中國的總體國力超越美國,只是時間問題,那麽簡單邏輯就可以達成台灣統一也只是時間問題的這個結論。但是統一又分武統和文統兩種形式:武統之後,中共才可以采行新疆模式,亦即由大陸派出大多數政務官僚做直接管理,並對問題份子做監管和教育;如果是文統,就只能依據香港模式做一些修正,例如事先把引渡和愛國條款寫入基本法。

我以前一再强調,這兩個選項的真正差別,在於能否對台灣的政治社會體制做大規模的深刻改革,對台灣統一後的治理和發展有很大的影響。從台灣人的長期利益來看,自然是有徹底的改革最好,把社會上謊言充斥、不講理性的愚昧現象消除,打破政治上藍綠土豪輪流分贓的慣例,才能解放經濟活力,增進底層人民的福祉。然而統一的主動權在中方,所以其形式和時程也必然是以中方利益的最大化為前提。

我認爲中方主動武統有四個要素,缺一不可:

1) 國際環境許可,沒有嚴重打斷國力發展的後果。中方的戰略目標中,只有持續發展國力這一項的重要性和緊急性是顯著超越國土統一的。如果過早出手,美國必然會聯合歐洲和日澳對中國進行嚴重的制裁和圍堵,讓中方得不償失。所以在軍事方面,要求中共的海空軍有明顯的能力將美軍的航母戰鬥群拒止於第二島鏈之外,從而完全消弭美方做任何軍事干預的可能;在外交方面,則要求中國的國際地位和關係,强大到歐洲不可能參與實質制裁的地步。

2) 台灣内部的政治社會風氣持續惡化,完全否定文統的可能性。除了未來選舉的結果之外,這還取決於能否推行教育改革,扭轉過去20年對年輕一輩的洗腦毒化。這個工作當然是很困難的,但是如果台灣人要避免武統,這是唯一操之在己的努力方向。

3) 中國的最高領導階層,在吸取香港的教訓之後,能有大破大立的決斷,以追求長治久安。以往毛澤東和鄧小平都有這樣的決斷,我覺得習近平也有的,但是他的下一任就很難説了。

4) 在時機成熟的時候,出現武力衝突的導火綫。這是最不確定的一點,它可能是台灣内部發生嚴重金融危機(例如因爲大保險公司或退休基金破產),或者有重大的暴亂(例如大規模示威受到鎮壓),或者菲律賓選出一個親美的無腦總統,在南海挑起戰事,或者美國決定對伊朗或北韓發動全面戰爭。

我在2015年曾說過,在2025年之前,中方不可能主動進行武統,主要考慮的是第一點。後來Trump當選總統,倒行逆施,自行破壞與歐日的盟友關係,至今後兩者都已經開始被迫采行獨立的外交政策,不再自動跟隨美國對中方做打擊。如果Trump能在2020年當選連任,則必將完全消除歐日因武統而對中方做實質制裁的可能。即使是民主黨人當選,隨著中共軍力和經貿實力的進一步加强,2025年仍然會是一個轉捩點。

既然如此,台灣2024年的總統選舉就是一個關鍵;如果深綠候選人,如賴清德當選總統,那麽武統的機率將大幅增加。相反的,如果有遵循實用主義的總統在2020年就開始改革教育,重建理性社會,那麽武統的機率會大幅減小。

我在前文《談中共修憲》的正文和留言欄討論中,曾經做過結論:習近平之所以要修憲取消任期限制,原因在於他不放心在中國實力超越美國霸主的這個渡河過程中途換馬,尤其是内部改革反對者眾,如果只有十年的固定任期,必然會有普遍的以拖待變心態。取消任期限制能消弭陽奉陰違的消極態度,倒不是他真想要做終身總統。我個人的猜測是有超過一半的可能,他會在2027年卸任。如果真是如此,那麽習近平很可能也不放心把統一這樣重要的工作留給下任,假使外部的時機也成熟了,他只需要有合適的導火綫就能出手。

綜合以上的分析,我覺得2026年前後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時刻,中共有大約50%的機率會主動發動武統。如果因爲以上的四個要素沒有齊全,台灣拖過了這個關口,那麽武統的機率就會大幅降低。到了2035年以後,局面又將會有很大的變化:這時中國的外交地位應該已經明確地在國際上獨占鰲頭,但是内部會有新的嚴重挑戰。

首先,領導階層沒有經歷過文革的苦難,心態會與老一輩完全不同。與此同時,少子化和過度城市化會對整體經濟發展帶來阻力,尤其是小城市和鄉下會有嚴重的衰退壓力,從而加劇地域之間的貧富不均。整體的GDP成長率一旦下落到低於5%,就會少於大資本不勞而獲的尋租利得,那麽不可避免地會使階級之間的貧富差異成指數成長。換句話説,中國内部將面臨與現在的歐美類似的中產階級無法維持既有生活水準的問題(這也是爲什麽我一直把貧富不均列爲21世紀人類的頭號難題)。要從這些可預見的變化來推論台灣的前途,所需的假設(亦即邏輯層次)太多,沒有什麽意義;例如領導階層心態改變後,對戰爭是排斥還是輕率,内部經濟問題會使動武更困難還是更容易,兩個方向都有可能,我們還是等到2026年再來討論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9) :
89樓. SirChen
2021/02/04 09:54

給88樓:

 台灣近年來在民進黨治下完成了所謂"國安五法",現在在台灣公開鼓吹宣傳統一是會被民進黨僞政權用包括司法手段在內的組合拳惡整的,整到你身敗名裂社會性死亡,甚至判刑個十年二十年都有可能。 所以我認爲大陸當局如果還真心的想統一台灣的話,準備好了時機成熟就應該果斷出手,別再癡癡地等,和平統一已無可能,莫再自欺欺人。

我已經反復解釋過了,台灣的歸屬問題是中美博弈大棋局中的一小部分,什麽腐敗、效率、生死、自由、法理等等問題都沒有真正的後果,否則台灣的政治和社會怎麽能連續腐化30年到這個地步。

這個博客不是發泄情緒的地方,台灣政壇也已經不再是可談的議題,再犯一律立刻刪除。

王孟源2021/02/04 18:13回覆
88樓. 世界对白
2021/02/03 11:52

等了两天也没有台湾的朋友来问

赵少康回归蓝营,早前郭台铭也有意大位,什么动力让他们老了老了还愿抛头露面,是嗅到什么苗头想在未来的变局充当话事人?

江启臣至今还未获得大陆方面认可,蓝营暮气沉沉,怎么都是靠这些空降兵来打天下?台湾的朋友聊聊啊。

江啓臣和韓國瑜都不足以領導指揮國民黨,權力真空自然會造成Suction吸力。

你在大陸,想談外面的話題,我們這些人在台灣、或即將囘台灣的人,可沒那個餘裕。兩年前我就說了,不再談台灣政局:我不在乎爲了自己的原則而進牢房,但至少要等我媽過世。我又不是回去追名逐利,而是要侍奉母親。

王孟源2021/02/03 13:00回覆
87樓. SirChen
2021/01/26 10:45

美國大選落幕後再來回顧一下這四個條件:

 2.和3.都明顯非常充分了,第4項隨着時間的流逝鐵定會出現只是現在不能確定具體是什麼事件,況且環球時報也多次放話如果美台合謀繼續在紅線附近切香腸,那麼解放軍空軍就要到台北市上空戰備巡航宣示主權,這表示大陸當局已經考慮在條件成熟準備充分時即便沒有事件我方主動製造事件也要上,因此第4項可以直接判斷成立,所以最後的考慮就剩下第1條。

 從RCEP和中歐投資協定的簽署以及歐盟出文件要擺脫美元依賴可以看出東南亞想要騎牆中立,日韓小弟雖然會聽美國的號令但是很可能是出工不出力;歐盟則是努力想趁中美爭霸的機會擺脫美國控制成爲世界的第三強權,未來雖然跟中國好不到哪裏去但已經明確不會一邊倒站隊美國,按這種勢頭發展下去四五年後第1點就很可能成熟了,王博士在本文中提出的時間點2026果然是很準確的預測。

 但是我想說一下我個人的小小觀察,從去年Trump對華爲斬草除根式的禁令制裁看出來在美國幕後控制以台積電爲首的台灣半導體業的強大競爭力和對大陸供應鏈的重要性,即使大陸現在正以舉國之力追趕,但我看了一些業內人士的評估都覺得這方面大陸以前欠債太多,沒臥薪嚐膽個10~15年根本看不到車尾燈,也就是說如果2026年附近發動武統,彼時大陸國產替代還差很遠,美國可以拿半導體制裁讓整個大陸的電子產業鏈'休克',我左思右想覺得這招確實不好破解,想請問王博士有什麼看法?

我的看法剛好相反:Trump在沒有名正言順的Casus Belli之下,把所有可能傷害中方的招數都嘗試了一遍,其中只有半導體禁運真正有效。這一方面讓後任美國領導人明白哪個制裁武器有用,另一方面卻也讓現任的所有中共官僚都清楚脖子在哪裏被掐著;你覺得這對哪一方有更大的教育性貢獻?哪一方有較高的執行力來做針對性因應?
別忘了,美國掌握的是半導體產業的最上游製造器材,而台灣的TSMC卻是中游晶圓廠的世界頭號廠商,下游的應用則是全球都需要的。戰爭是極端敵對的態勢,大家都撕破臉,什麽知識產權都抛諸腦後;這時上游的器材被切斷,只代表晶圓廠無法升級換代,而不是不能生產,只有掌握晶圓廠的人才能控制芯片的供應。當然,韓國的三星也有相當的產能,但仗打起來,駐韓美軍會置身事外嗎?中方在消滅THAAD的過程中,會不會不小心誤擊三星的晶圓廠呢?韓國針對這類誤擊的可能,是否要事前做出妥協呢?這些可能性需要我們詳細考慮。 王孟源2021/01/27 07:16回覆
86樓. OVL
2021/01/25 09:57
在七公所提及唯一操之在己的第二點,這半年多來台灣的政治風氣只能用屢創新低頻頻突破下限來形容,雖然我不像七公一樣對謊言過敏,但是所有的台灣新聞我只要看超過一分鐘就會全身不舒服,要不是因為上有老母下有小兒,真的會希望明天一早就在家門口看到解放軍
兩年前我最後一次返臺期間,已經不敢在家開電視了,但是老家附近的一家小館子老是放新聞頻道,去那兒吃飯的感覺讓我聯想起在美國帶小孩看小兒科時,候診室電視的兒童節目。
統獨的事,個人感覺再强烈,實際決定根本不在台灣手中,明白真相就行了,過多討論並無助益。 王孟源2021/01/25 10:10回覆
85樓. 路哥哥
2021/01/23 20:11
王先生,如何看传出可能两会要制定台独黑名单和统一法?
這不是我多年前開始談統一後的治理問題,就提及的基本作爲嗎?我討論的遠超這個層次,希望主事者也能想清楚。 王孟源2021/01/24 08:02回覆
84樓. 加油人生
2020/09/22 22:18

面板這種大規模官方主導的採購,在2020年的今天已經沒有了。不僅如此,對台灣屬於低成本高附加利益性質的觀光產業,現在也是大幅限縮。上千億美元的貿易額,真正的主力是民間商業交流,並不是官方主導、引導的東西。相反像是富士康模式,從台灣進口上游原物料到大陸做裝配在出口美國這種類型,才是兩岸貿易主要內容。所謂官方讓利,現在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如果大陸網友還停留在大陸對台讓利、大陸賞飯給台灣的階段,對兩岸經濟活動模式的根本認知就是錯誤的。對內宣傳上是可以宣傳台灣靠大陸賞飯吃,但實際上決策者則是要清楚明白兩岸經濟是互利共生模式。像是2009年面板模式那種熱臉貼冷屁股的狀況,現在不再需要官方組織一大堆企業捧錢過來。但民間經濟活動裡面的真實狀況,卻不需要讓民間過度誤判,還是要有節制。現實狀況是既使彼此互相討厭,一樣可以攜手賺錢。

兩岸衝突,對台灣最大的損失在於未來經濟動能。包括服務業觀光、服務貿易、金融、文化....,既使有競爭力也沒法對大陸市場變現。工業產品隨著大陸產業升級,競爭壓力會變得越來越大,這塊肉終究是要ˊ逐漸變小,那台灣經濟的未來又在哪裡? 這就是台灣經濟無法融入大陸最大的隱憂,被邊緣化。

我已經解釋過,這種話題沒有深入的分析,非常容易自説自話,陷入邏輯謬誤。這裏你由美式經濟學出發,只看交易的立即得失,自然是互利的。但是中方真正的國家利益,不在於今天省個幾毛幾分錢,而在於產業升級,建設全面的工業實力,台灣的項目專長和技術層次都首當其衝。如果不是政治考慮,很自然地會優先替代來自台灣的進口,別說2、30年,只要兩三年就會使台灣對中的貿易順差大幅萎縮,而且連世界市場上都會被中國企業取代。在這個背景下,位於台灣的企業反而必須更加急著搬到大陸。
英國和歐盟的經濟實力對比大約是1:6,脫鈎的結果尚且是前者即將分崩離析、後者不痛不癢;台灣只有大陸體量的1/30,一個簡單的經貿脫鈎會使前者經濟徹底崩盤、後者反而有利可圖。 王孟源2020/09/24 23:17回覆
83樓. 加油人生
2020/09/18 14:57

說真的,大陸軍事威攝動作被馬英九執政時期給拖累了,以至於台灣絕大多數人全然感受不到台獨的危險性,才導致台灣這邊政客對兩岸衝突毫不在意,導致政治人物毫無顧忌的盡情反中。

這次軍演,至少要讓飛彈射過台北上空,並且擴大管制範圍讓台灣對外航班、航線受到影響。使得人員進出、物品出貨有一定時期的延宕,這才能讓台灣人民真正有感。否則完全無感的軍事演習,不過是大陸方面對自己內部的一些應對動作。對台灣人民來講,只是大陸方面的煙火秀,在改變台灣人心上面毫無意義。

從李登輝開始,台灣的所謂“民主化”和“多元化”,實質上是抹殺是非真假概念的社會愚化。30年下來,已經沒有什麽事實證據能影響愚民的主觀認知。這些軍事小動作的意義,只在於為幾年後的鬥爭做準備;若是幾個演習就能改變台灣民意,兩岸早就統一了。 王孟源2020/09/22 00:56回覆
82樓. 加油人生
2020/09/17 23:08

基本上台灣消費品在大陸吃不開,但工業品則很受歡迎。所謂給台灣送錢,實際上是給大陸自己送錢。前幾年網路上就不少文章有說從台灣進口大量晶片是讓台灣人賺錢賺走了,現在回頭看,拿了這批晶片大陸廠商可以獲得的附加利益遠遠高過拿貨貨款。經濟上恐怕大陸網友了解不深,現在不存在官方幫台資產品找銷路的問題,市場是台灣實力打下來的。大陸買家通常是製造業廠商,對產品要求是品質可靠、價格便宜,經濟上的互補才是兩岸經濟交流的常態。每當台灣賺大陸一元的時候,背後就代表大陸商人或消費者拿著台灣的貨物也賺了錢或省了錢。

兩岸衝突對台灣最大的影響是繼續拓展大陸市場,本來從工業品為主可以延伸到服務貿易領域,例如兩岸金融開放的話,台灣一堆價格便宜的爛頭寸,也能到大陸買債券、放款,光是這點就不知道能多養活幾萬新入行的從業人員了。就光這點,對大陸來說各行各業也能獲得更廉價的資金,從而增加競爭力。大陸對台灣賺錢的協助,主要是在貿易關稅、入關、進口等各種地方沒有為難台灣貨物,並不存在大陸官方因為要養活台灣給台灣讓利。兩岸間的經濟交流,實際上是互利的。

論證邏輯不成立,而且有明顯的反面證據:2009年金融危機期間,大陸對台灣面板做政策性的大幅采購,反而被台灣廠商當凱子大宰了一頓。
這種議題,需要一整套嚴謹的研究調查,不是單純邏輯辯證可以做出結論的。請不要把博客搞成主觀意願的投射場地。 王孟源2020/09/22 01:13回覆
81樓. MAXWELL
2020/09/17 13:36
中国的对台研究机构是学术界假大空泛滥的典型,一个台湾话题不知养活了所谓多少对台机构和学者,连许多地方政府和不是很出名的高校都要来分一杯羹,比如去年成立的江西财经大学台湾研究所和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台湾研究所,现在连一个职业学院都要搞对台研究。
这些官办的台湾研究所的产出我看过一些,没什么新东西还带点官八股,而且往往最后喜欢提出一个很虚幻很美好的理想愿景,什么“两岸关系要回归理性,要排除民粹情绪对舆论的影响,避免两岸出现重大危机”云云。对于如何指导现实问题基本意义非常有限,甚至我觉得一些民间人士因为不用理会官方的政治正确做的分析都比官办机构还要深刻。
中国学术界的腐败猖獗既浪费了纳税人的金钱,又影响中国良好的解决问题;有关部门机构因循守旧搞的像乡愿似的,去年香港问题台湾国民党民进党的许多人都站出来反对大陆,但是我们的对台部门现在还是要积极为台资产品找销路。
台湾问题的妥善解决希望习近平能够自有决断、大破大立,不要被学术界的乌烟瘴气所蒙蔽。
我以前説過,對學術界極端寬容是鄧小平在反思文革錯誤之後的決策,在當時有其特殊時代的正當性和必要性,但是40年下來已經明顯矯枉過正,成爲中國進一步發展的最大隱憂之一。最起碼的要求,是在學術作假或濫權被揭露之後,嚴加懲罰。如果連這種無關專業細節的事都辦不到,其他改革根本無從談起。 王孟源2020/09/22 01:19回覆
80樓. 游客 越雷
2020/09/14 08:37
世界对白先生你好,我根据个人经历来评价你在79楼的留言:不要去管这种事情 。国民党的那些大佬,都明显是“独台”,是围绕自己利益来做事说话的,可能洪秀柱和韩国瑜还有些节操(本来不想提韩国瑜的,他更像是投机的人,不过架不住人比人,他也成有节操的人了),我们(指普通人/看客)应该对国民党的各种小动作直接无视,而不是费劲的来“理性分析”(国民党高层都是出于私利做事的,用理性分析只会把自己绕进去),分析特朗普都比分析国民党好得多,起码特朗普这个小老头看着讨人喜欢。最后说一句,我更担心,未来解放台湾后,没有彻底清除国民党的影响,甚至国民党这些人当上了大官,那样可就糟糕了
是的,統一過程中最危險的錯誤,就是啓用台灣既有的土豪和專業政客。 王孟源2020/09/17 11:0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