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夏珍專欄:「戰狼媒體」悲歌─這不只是蔡衍明的悲劇
2020/10/23 19:27
瀏覽389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言論自由是民主社會必要基礎之一…它不只適用於受歡迎或不得罪人的『資訊』或『想法』,也適用於使人不快、震驚或困擾的資訊或想法,否則社會就無法多元、寬容與開放,也就不會有『民主社會』。」這是歐洲人權法院就對奧地利記者遭政治人物控訴誹謗提起申訴的判決。簡單講,我們所憎惡的言論或思想也應受到保護,如同美國「蘇利文案」的經典判決:「在自由辯論中,錯誤陳述無可避免…,假使我們想讓表達的自由享有生存空間,錯誤也必須受到保護。」

中天若是心戰武器,火力未免弱爆了

個案的言論自由如此,衡量一家媒體的言論自由,還有其他標準嗎?中天電視台換照六年一審的大限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特別為中天量身打造「獨享」的聽證會,除了依照《衛星電視法》規範之營運事宜外,還包括對「利害關係人」神旺投資董事長蔡衍明進行適格性審查,以及最嚴重的「是否對國家安全有不利影響」,基本呼應「反紅媒」的訴求,當媒體營運上綱上線到「國安疑慮」,就是不折不扣的「政治審查」,基本呼應民進黨蔡政府接二連三,從社會維法、國安五法一路修到反滲透法的終極恐懼,諷刺的是,這往往是權力者侵犯個人自由的鐵律─「人在自家喪失自由的原因,是遭到防範外患的控訴,不論所謂的『禍患』是真是假。」因為,在政治正確的大旗下,沒有人能反對國家安全。

眾聲喧嘩或異音不斷的媒體,到底會不會成為國安疑慮?當然也屬言論自由可以討論也必須討論的範疇,但這需要對「國安疑慮」有嚴謹的法律界定。舉例而言,民進黨前立委段宜康臉書一句:「中天不是媒體,是心戰武器!」能判定中天死刑嗎?如果中天是心戰武器,其火力未免弱爆了,否則今日坐在總統府的不會是蔡英文,也不至於NCC審照戲碼,依舊照著總統府流出的電文秘件一路搬演到現在,連聽證會主持人兩位學者出身的新任委員,都依樣畫葫蘆,調整都不調整;一個無法發揮火力的「武器」,還有什麼疑慮可言?

那麼媒體到底有沒有國安疑慮呢?舉例而言,法律明確規範媒體不得有中資介入,這是一個客觀標準,蔡衍明自接手旺中媒體集團十二年以來,「中資疑慮」始終如影隨形,併購三中嚴查一次、併購中嘉再查一次(也開了聽證會)、這次換照又是當頭罩下一頂紅帽子,這十二年歷經藍綠政府,如果真有中資却拿不出證據一棒打死,該撤照的不是中天,而是國安局、調查局、經濟部、陸委會、乃至NCC,都該關門打烊,或整組換掉。

換照審查,不該以犧牲言論自由為代價

比較極端一點的,諸如NCC舉辦「電視新聞頻道申設與營運監理政策」公聽會中,部份學者的主張,「應考慮電視負責人過去的言行、實質表現、是否有強烈親共言論…」,這已經不只是對媒體的言論審查,更是對媒體負責人言論自由的侵犯;同樣的,所謂的「親共言論」有沒有明確的界定?民進黨人口中自比的「和中」(鄭文燦)、「親中」(賴清德)、「知中」(林佳龍),與蔡衍明老是掛在嘴邊的「兩岸一家親」或「兩岸和平共榮」又有多大差別?還是在民進黨蔡政府眼中,只有反中抗中才是「適格」的媒體?這難道不是對言論自由的壓縮與箝制嗎?

行政院聲明不會介入審查,「但新聞頻譜是全民公共財,並非一旦取得就可以不受法律限制、終身世襲的權利」,言之成理,否則就不需要在廣電法與衛星電視法裡明定六年一審的換照機制。重點是,這個機制應該以犧牲言論自由為標準嗎?

二○○五年的「頻道大劫」就是經典案例,巧不巧,又是民進黨執政,當年一砍就是七個頻道,基本以社會善良風俗為標準,比方彩虹頻道、蓬萊仙山與歐朋電視台等,或本身財務結構不佳未通過審核,爭議最大的是東森新聞S台,理由是過度商業化、綜藝化、還常播鋼管辣妹等,撤照關台的結果是國際媒體批評台灣民主倒退,包括美聯社。

同年,還有差一點也被關掉的TVBS,案例與中天處境庶幾近乎之,因為揭弊太猛批評太過,被指為「資金結構」有問題,言下之意有「中資」疑慮,抗議團體直接圍困電視台,逼到T台告洋狀,在美國國務院記者會提問指該台可能被撤照,讓發言人麥考馬克回應:「新聞自由是民主的關鍵要素,希望台灣繼續保障新聞自由。」挺T台民眾電話聲援,灌爆中華電信機房,也才有陳水扁一個月後宣布:「我任內不會關任何一個媒體,社會能否接受該媒體,應交給『市場機制』做最後裁決。」兩週後,國安局宣布調查結果「無中資」,惡整媒體莫此為甚。

一字排開都是綠媒,才是民主危機

民進黨對控制媒體始終用心,二○○六年推出「黨政軍條款」,竟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介入台視釋股案,要求日方股東富士電視台把股權釋出給自由時報,富士電視台秘書處調查役長谷川澄男在台舉行記者會開這場「富士宴」,並以「政界醜聞」形容之。時任新聞局長的鄭文燦因此請辭下台。

或謂馬政府也關掉了「年代綜合台」,理由是廣告化嚴重,違反衛廣法不實代言保健食品,一犯再犯,一年之內就被罰一千六百多萬,對比中天兩年罰千萬,可謂「加倍嚴重」,不過,第一,年代綜合台不是新聞台,第二,馬政府沒有找「能配合的學者」,就像黎智英誤以為找金溥聰能助壹電視上架,最後翻臉成仇,年代從此也成了「打馬台」;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即使如此,年代綜合台被撤照關台,還是被批評NCC獨立機關獨過頭,變成獨裁機關,「馬英九對NCC的恣意妄為,卻不聞不問、姑息默認…應為而不為,這不是不沾鍋,而是不負責任。」

二○○五年「頻道大劫」後,已經十五年,權力者從來沒有學會教訓,也從來不認真對待「言論自由」,相反的,他們開始相信「不受節制的言論」不該享有自由,這不只是蔡衍明十二年媒體奇幻旅程的大悲劇,而是台灣民主的大危機,一方面看到旺中集團忽而半版廣告駡NCC,忽而半版廣告願意「有前提出席聽證會」,既要四面堵訪部會首長要求他們對換照表態,還要應付被跟拍翻臉支持關台的韓粉村長,不免為媒體悲,這才是中天十二年來擺脫不了的噩夢,與國安疑慮無關。

二方面看到與民進黨友好志在搶進的各路「媒體」,為爭頻道而互挖瘡疤,不免懷疑民進黨真的如此脆弱到非要一字排開的「親綠媒」才能心安嗎?更重要的,當民進黨逞其所願,全面綠化媒體之後,所謂的「第四權」只能成為「民進黨側翼」,還談什麼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當失去統治信心的政府親手消解民主的最基本元素,民主崩毀,還有何國家安全可言?危機,不在中天,而在民進黨容不下他們憎惡的媒體。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政治牢騷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