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靜坐窗前思故鄉
2013/01/16 17:20
瀏覽1,104
迴響0
推薦51
引用0

  窗外夜色漸濃,隱隱約約看得見幾棵老榆樹在風中搖擺,遠處的燈火闌珊讓窗外的院落有了些許的能見度,坐在靠背椅裏,兩腿膝蓋緊貼著窗台下的暖氣片,捧著本書,心不在焉的翻著書,有壹搭沒壹搭的瞅著窗戶外,豎起耳朵聆聽窗外輕略而過的呼呼北風吹,窗台上的綠色很養眼,區別了窗外的嚴寒和室內的溫暖,鮮明對比下,視線裏開始閃現故鄉的夜色,同樣的戈壁灘裏卻有著不壹樣的夜晚,故鄉的夜色中可以聽見看家狗的吠叫,雞群進窩的嘈雜聲,家家戶戶的屋頂上都冒著燒柴的濃煙,也就有了錯落有致的小院似在仙境中,鄉野的清寒隨著凜冽刺骨的風撲進小村莊,讓濃煙無處遁形,空氣裏不見濃煙蹤影,卻依稀能夠聞見不知從哪家飄出的酒香味。
  屋內昏黃的燈光下,壹家人吃罷晚飯,圍坐在壹起擺龍門陣,或者打幾圈牌,要不就是圍著老式收音機收聽時下的新聞和流行歌曲,大人們打牌,孩子們聽著收音機的歌曲手舞足蹈,沒有電視機的日子裏壹樣快樂著,清貧中揮灑著快樂,大人們在擺龍門陣中講著各自的故鄉,言不由衷的講著故鄉趣聞,眉飛色舞的相互攀比著誰家的故鄉好,其實大人們都很清楚這片土地是第二故鄉,爲謀生計迫不得已來到這裏,總會有壹天各家都會拖兒帶女的返回天南地北的故鄉,鄰裏之間保持著表面上的和氣,暗地裏卻都在較著勁,誰也不想在大西北戈壁灘上呆上壹輩子,兒女前程可就耽誤了,直到有壹天收音機裏傳來返鄉的消息,大人們開始蠢蠢欲動,不幾年的功夫,原本安甯祥和的小村莊就只剩下爲數不多的幾十戶人家守候在戈壁灘上,孩子們的歡笑聲漸行漸遠,玻璃窗上的窗花卻寫滿了鄉野的幸福。窗外的夜色漸濃,倦意寫滿心頭,輕品香茶,恬淡的香氣,舒緩著心靈的疲憊,多次問自己故鄉有多遠,總把母親的背影當做故鄉記憶的全部,潸然兩行印痕在臉上。
  “三娃子,妳先用剪刀剪開紅鯉魚的肚子,取出內髒和魚鳔,再用剪刀刮掉魚鱗,最後不要忘了掏魚鰓,”母親手把手的教他洗魚,他看著還在活蹦亂跳的紅鯉魚,膽怯的拿壹起壹條,把紅鯉魚緊緊按在木板上,用剪刀小心翼翼的剪開魚肚子,用手摳出魚的內髒,“小心,不要把魚苦膽弄破了,魚苦膽破了,魚就不能吃了”,母親坐在壹邊提醒著,他手壹抖魚苦膽破了,母親趕緊從他手裏搶過紅鯉魚,丟在旁邊幹淨的臉盆裏,用了壹整桶的清水不停的沖洗,又拿起紅鯉魚放在鼻子前聞了聞,他嚇得呆若木雞,坐在壹邊連話都不敢說,母親回過頭看看他,“太笨了,這麽大的人了,啥時候才能學會自立呢”,母親唠刀了他幾句,他不服氣的氣呼呼的拿起剪刀又開始清理另外壹條紅鯉魚,“咔嚓”壹聲,母親原以爲是魚鳔破了呢,沒太在意,他覺得手指頭有些疼,低頭壹看,手指頭被剪刀劃破,著實把坐在壹旁母親嚇了壹跳,鮮血汩汩的流淌著,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母親趕緊跑進裏屋去,拿來紗布和藥水簡單包紮後,背起他就往衛生隊跑。
  回到家裏,母親趕緊把他放在床上,用棉被把他包裹好,轉身走進廚房,從櫥櫃裏取出壹包白色的湯圓粉,倒進和面盆裏,用開水不停的攪拌著,母親邊攪邊使勁揉著湯圓粉,很快湯圓粉變成了面團,母親把它醒在面盆裏,然後拿出湯圓餡子倒在碗裏,過了幾分鍾,母親把湯圓粉團擱在面板上,搓成細長條,用刀切成小塊,用手壓成餅狀取點湯圓餡按在裏面,順手壹團,湯圓就成了。母親不慌不忙的做著湯圓,他已經開始昏昏欲睡,手頭卻還在隱隱作痛。不知道睡了多久,母親搖醒了他,扶著他做起來,母親拿起飯勺舀起壹個湯圓,放在嘴邊上吹了吹,再遞到他的嘴邊,勸他趕緊吃,他大口咀嚼著母親做的湯圓,感激的望著母親,“媽,我不是故意的,原諒我好嗎?”他硬咽的很想對母親說,話到嘴邊卻始終沒有說出口,母親勸他多吃幾口,他低著頭,不敢看著母親的臉龐。直到有壹天母親離去,他才知道,請母親原諒的話語說出來需要多大的勇氣,可惜永遠沒有機會再對母親進行表白,抱憾終生無以回報。
  睜開雙眼,發現自己還坐在窗戶前,出神的望著窗外,玻璃窗上不見故鄉冰凍的窗花,只有母親音容笑貌還在眼前晃動,心裏難以割舍的故鄉原來如影相隨,夢醒淚濕襟,卻把異鄉當故鄉。親情,人世間第壹情,不僅流淌著相同血液,還傳承著彼此心靈的默契,懷著感恩的心,帶著惜福的誠意,懷揣著對故鄉的思念,路才會越走越紮實。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愛戀物語
自訂分類:每日思考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