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地鐵裏的殺人毒氣:邪教究竟是怎樣形成的?
2019/12/24 13:06
瀏覽44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這是壹樁發生在上世紀90年代的轟動事件也是日本二戰後最恐怖的壹次宗教性質殺人案關鍵是這場慘案的背後浮出水面的是壹個全世界各國都頭痛的問題:邪教為何屢禁不絕?
  1995年3月20日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
  1
  1995年3月20日上午8點,東京。
  作為擁有全世界最龐大地鐵系統的城市之壹,東京開始正式進入上班早高峰。
  潮水壹般的上班族開始湧入各個地鐵站,拼命擠入各節地鐵車廂,奔向各自的上班地點。
  在從足立區開往澀谷區的“千代田”線上,去銀行上班的小林忽然在車廂裏聞到壹種奇怪的臭味,他覺得這股臭味是從地鐵經過“新禦茶水站”後才開始在車廂裏出現的。很快,小林發現車廂裏的其他乘客也開始用手掩住了鼻子。
  “看來不是我壹個人聞到啊!難道是誰帶了奇怪的早餐上車嗎?真是太失禮了!”
  當小林腦海裏剛轉過這個念頭的時候,他就昏了過去。
  昏迷的乘客絕不止小林壹人。
  當地鐵行駛到“霞關”站的時候,車廂裏已經出現了大批昏迷的乘客。有還清醒的乘客掙紮著報了警。
  “霞關”站的工作人員在地鐵到站後立刻上了車,找到了臭味的來源——壹個被戳破的塑料袋,裏面還有殘留的濁黃色液體。
  這位工作人員立刻用手將塑料袋拎下了車,扔進了垃圾桶。
  就在扔進垃圾桶的壹剎那,那位工作人員倒在了地上,當場死亡。
  2
  已經昏迷的小林不可能知道,他們這節車廂的乘客並非是唯壹的受害者。
  根據後來的統計結果顯示:
  那天早上,小林搭乘的這壹列“千代田”線上出現的那股惡臭的殺人氣體,造成2人死亡,231人重傷。
  而更關鍵——或是更恐怖——的是,“千代田”線並不是當天同壹時刻唯壹出現“殺人氣體”的地鐵線。
  在“丸之內”線,上行列車車廂在經過“禦茶之水”站後散發出異味,造成1人死亡,385人重傷;下行列車車廂在經過“四谷”站後出現異味,共200人重傷。
  在“日比谷”線,走上行線的列車在經過“惠比壽”站後車廂內出現“殺人氣體”,共造成1人死亡,532人重傷;走下行線的列車在“秋葉原”站後車廂出現“殺人氣體”,有壹位乘客在“小馬町”站將那個散發惡臭的塑料袋踢到站臺上,結果造成更大傷亡——這條線上共有8人死亡,2475人重傷。
  此外,銀座線、東西線和半藏線都出現了殺人氣體,也出現了乘客受傷的情況。
  當天的統計結果顯示:有13人因吸入地鐵內的“殺人氣體”而死亡,至少5500人以上受傷。
  壹時之間,東京陷入壹片混亂,在出事地鐵站口,都是爭相逃命的人群,以及橫七豎八躺倒在馬路上哀嚎的受傷乘客。
  當時的場景
  全日本震動。
  全世界震驚。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稱:“這是日本戰後劃時代的悲劇。”
  在弄明白究竟“殺人氣體”是什麽東西之前,各大媒體都開始了猜測,有媒體稱是“納粹余孽用化學武器攻擊日本地鐵”,也有媒體稱是“穆斯林極端組織進行瘋狂報復。”
  而就在事發後3個小時,東京警視廳科學搜查研究所根據殘留的塑料袋液體進行分析後得出結論:
  所謂的“殺人氣體”,是“沙林毒氣”。
  沙林毒氣(Sarin),學名“甲氟膦酸異丙酯”,在二戰時由德國人發明(但沒有證據顯示他們大規模投入了使用),是軍用神經性毒劑。當人體吸入高濃度沙林毒氣後,會迅速出現暈眩、嘔吐、心智受損、肌肉痙攣,直至死亡。即便救活過來,也會對神經、大腦和肝臟等器官造成嚴重損害,甚至會造成雙目失明。
  當“罪魁禍首”被化驗出來之後,全世界更是陷入壹片震驚:誰會使用“沙林毒氣”去攻擊無辜平民?
  而日本警方此時卻已經立刻鎖定了壹個目標。
  那是他們早就已經全面監視,卻壹直不敢動手去搜查的壹個宗教組織:
  奧姆真理教。
  3
  要說到奧姆真理教,就必須先說壹個人:麻原彰晃。
  1955年3月2日,麻原彰晃出生在日本九州島熊本縣的八代市,原名松本智津夫,是家中的第四個兒子。
  松本家原來是做榻榻米生意的,但由於日本戰後的西式裝修普及,榻榻米的市場需求量大大縮小,所以生意也極度萎縮,家境落敗。
  而且,松本家族的遺傳基因似乎出了壹些問題,生出來的孩子視力都有些問題,松本智津夫也不例外:左眼全盲,右眼視力也只有1.0。為此,他和兩個同樣有視力問題的哥哥從小就被送進了盲人學校。
  雖然在畢業留言本上,松本寫下的理想是“成為壹名拯救痛苦病人的醫生”,但他的實際想法卻要高大上得多——要考上東京大學法律系,像“平民首相”田中角榮那樣成為壹名政治家。
  為此,松本確實也付出過不少努力,但三次考東大都失敗後,他只能放棄這個理想,和在補習學校中結識的妻子石井知子開了壹家針灸院。由於經營不善,針灸院沒多久就倒閉,松本又開了壹家中藥館,但沒多久又因為參與“醫療保險詐騙”被罰款,店也被倒閉。失去藥店的松本隨即又加入了壹個食品傳銷組織,但沒多久該組織也被取締,松本不僅被捕,還被罰款20萬日元。
  在壹連串的打擊之下,松本開始對整個社會產生了壹種仇恨,認為這是社會的歧視和不公造成的。也就是在這個期間,他開始尋求壹種精神的寄托,加入了當時日本的壹個新興宗教“阿含宗”,開始了解了壹些粗淺的宗教概念。
  不僅如此,松本智津夫還通過各種渠道去接觸包括針灸、中藥、易經、奇門遁甲等他認為“神秘”的東西,並進壹步開始熱衷追求“超能力”。
  1983年5月,松本智津夫宣布脫離“阿含宗”——並不是因為他感到了厭倦,而是他準備自立門戶了。
  3個月後,松本智津夫在東京註冊了壹家叫“鳳凰慶林館”的組織,宣布可以對前來報名的學員進行超能力開發和指導。也正是在成立這個組織之後,松本智津夫正式將自己的名字改為“麻原彰晃”。

麻原彰晃(松本智津夫)。
  據稱,叫“麻原”是因為“麻原”的日文發音,和“阿修羅”的日文發音很接近。而麻原彰晃還自稱是中國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後代
  麻原彰晃主要是通過三件事,壹步步走向“神壇”的。
  第壹件事,是他1985年獨立門戶之後,請壹個攝影師拍攝了壹張照片。在“PS大法”還不存在的年代,他那張通過連續按快門而制造出的“懸空漂浮大法”照片,在教徒中引起了轟動,聲望開始提升。

其實從照片看,麻原彰晃完全是處於下墜過程中

  第二件事,是麻原彰晃在1986年4月去了壹次尼泊爾,然後後回來聲稱自己在喜馬拉雅山經歷了苦修並悟道,結果得到教眾的空前歡迎。
  第三件事,是在1987年,麻原彰晃通過多方努力之後,與達賴喇嘛進行了兩次會面,達賴喇嘛稱希望他去日本“倡導真正的教義”。麻原彰晃回來後將兩次的會面的錄像、照片和文字等各種資料大肆宣傳,提升自己的“宗教領袖”地位。
  憑借“曬照”、“靈魂之旅”和“傍名人”這三樣經久不衰的“網紅制造”要素,麻原彰晃的知名度急速上升,教眾越來越多。
  在對自己的組織經過幾次改名之後,麻原彰晃終於確定了自己創立的宗教所包含的元素:藏傳佛教、印度教、基督教、奧修、瑜伽、氣功、特異功能……

而這個宗教的最終名字,定為”奧姆真理教”。
  奧姆真理教的標記。“奧姆”來自梵語,是婆羅門教中祈禱詞的發音詞
  4
  奧姆真理教的發展速度非常快,而且教眾結構讓人驚詫。
  從奧姆真理教的教眾年齡來看,其中49.5%都是年輕人,平均年齡僅30.1歲。此外,教眾中受過大學及以上教育的接近40%,其中還有不少是高學歷精英,比如後來成為高層骨幹的那些人(同時也多為東京地鐵投毒案的主要兇手):
  村井秀夫,大阪大學物理系首席畢業生,天體物理碩士(奧姆真理教二把手);
  土谷正實,築波大學化學系博士(後來的沙林毒氣主要制造者);
  遠藤誠壹,京都大學醫學院博士(負責生化武器研究);
  林郁夫,畢業於慶應大學醫學部,美國留學歸來的心血管外科醫生;
  廣瀨健壹,早稻田大學應用物理系碩士;
  豐田亨,東京大學物理學系碩士。
  像這樣的高學歷教眾,在奧姆真理教中還有很多。還有很多企業家和中產階級,將自己的房產和車輛全部變賣,然後將財富都捐獻給奧姆真理教表示誠心。奧姆真理教到了1990年代,每年收到的教徒捐贈就已經可以達到10億日元以上,麻原彰晃更是掌握了千億日元以上的資產。
  那麽問題就來了:奧姆真理教是怎樣走到這個地步的?
  其實究其主要手段,和其他的邪教並沒有什麽太大的區別。
  首先就是宣揚教主神跡,搞偶像崇拜。
  除了宣揚自己“飛升”的照片外,麻原彰晃有各種宣揚自己“神跡”的手段。比如他稱自己在喜馬拉雅山“悟道”,獲得了“穿梭時空”的能力,可以回過去,到未來。他曾拿著埃及金字塔的照片對教眾說,這是他“穿越回古埃及時代指導建造的”。此外,他壹些似是而非、模棱兩可的宗教術語,也可以把壹些教眾說得雲裏霧裏。
  在周圍壹些高級“參謀”的幫助下,壹些儀式化的東西也迅速幫助麻原彰晃“神化”:吃教主含過的糖塊可以獲得能量;將教主的血液抽出來註射進自己的皮下可以獲得“聖印”;教主的洗澡水每200毫升賣200萬日元;教主的頭發、胡須每根賣1000日元;含有教主血液的“聖水”每瓶賣100萬日元……

奧姆真理教的教眾家裏貼滿麻原彰晃的相片

  其次就是嚴格管理,搞等級制。
  這壹點和很多傳銷組織也沒有多大區別。教眾要加入奧姆真理教,首先就需要“隔離”,和自己的親朋好友壹律要切斷關系,麻原彰晃稱這樣能夠更快速和虔誠地“修行”,其實是避免教眾意誌發生動搖;然後奧姆真理教有嚴格的獎懲措施,但獎勵基本都是精神上的(比如教主或師長可以將手放到妳的眉心傳輸壹點能量),而懲罰都是肉體上的,只要有教眾質疑或反對,就會遭受毒打、倒吊、電擊、斷食關押、高溫泡水、高溫汗蒸乃至肉體滅絕——麻原彰晃稱之為“凈化”。
  此外,奧姆真理教也設立嚴格的等級制,大體上分“識者”、“座見”和“師長”三大級別,每次晉升都有儀式。而在管理層方面,麻原彰晃完全按照日本的政體方式:自稱“天皇”,下面設各“部”,還有各類“大臣”。這種等級制度壹方面成為教眾的期待和桎梏,另壹方面也成為了組織的有效管理方式。

      姆真理教對內管理嚴格,對外卻懂得用各種宣傳手段體現麻原彰晃“神聖”和“仁慈”的壹面,包括投資拍動漫
  第三自然就是宣揚末日,以恐慌倒逼虔誠。
  “宣揚末日”幾乎是所有邪教的必備要素。按照麻原彰晃“親自到未來考察”後的傳達,1999年將會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屆時整個世界將會因為陷入核戰爭而生靈塗炭,只有信奉奧姆教的人才能幸免於難。
  為了增加真實度,麻原彰晃給未來每壹個災難節點都標出明確的時間,讓人更加信服。至於如果有壹些他預言的災難沒有發生,那就是因為他的“法力”而讓大家幸免於難的。
  在這三點的綜合催化之下,奧姆真理教迅速擴張。
  截止到1995年,奧姆真理教在日本國內擁有了15000名信徒,其中完全出家跟隨麻原彰晃的超過1000人,其余在家修行。在日本之外,俄羅斯擁有超過35000人的奧姆真理教信徒,超過日本本土。此外,在東歐包括美國,也有不少信徒。
  壹個邪教,就此形成。
  5
  在虔誠的教徒和豐厚的財富供養之下,麻原彰晃的膽子也開始越來越大。
  首先,他開始作威作福了。
  除了要求男性教徒貢獻自己所有的忠誠和財產之外,他開始要求女性教徒用自己的身體“供養”教主。根據後來警方掌握的數字,麻原彰晃壹共和100多名女性教徒發生過性關系,由於他習慣每和壹個女性教徒發生關系後,都要剪下對方的壹撮陰毛作為“紀念”,所以這個數字非常精確。
  麻原彰晃要求所有新加入教會的15至25歲女性都要上交壹張正面照,以供他“挑選”。他表示與這些女性發生性關系並非為了肉體上的享受,而是為了她們的“修行”,是對她們的“獎勵”。
  其次,對於不服從管理乃至質疑組織的人,麻原彰晃不再滿足於懲罰,而是直接殺人滅口。
  1988年,壹名叫本多正雄的男性奧姆真理教教徒,在處理另壹名叫岡崎的教徒屍體之後(其實岡崎是因為苦修體力和精神雙重崩潰,被其他人按到冷水裏溺死的),對自己信奉的“宗教”產生極大懷疑,在當面質疑麻原彰晃後,直接被拖入禁閉室“凈化”——用繩子勒死。
  1989年,壹對從奧姆真理教逃出的母子,尋求壹名叫阪本堤的年輕律師幫助。阪本堤之後就在日本《每日新聞》上刊登《瘋狂的奧姆真理教》壹文。勃然大怒的麻原彰晃先是派人開著裝有2噸炸藥的卡車試圖直接炸毀《每日新聞》的辦公室大樓,在失敗後派人公然在晚上闖入阪本堤律師的家中,將阪本堤和他的妻子以及剛滿壹周歲的兒子全部勒死,並且毀屍滅跡。
  這些令人發指的事情顯然引起了日本警方的高度註意,並且將懷疑圈慢慢定焦在了奧姆真理教身上。而在這樣的情況下,自我感覺良好的麻原彰晃不僅沒有選擇低調,而是匪夷所思地將自己的行為再度升級——準備向日本政府“宣戰”。
  已經成為“教主”的麻原彰晃其實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的“政治夢”。
  1990年,麻原彰晃宣布成立“真理黨”,帶著24名教眾參加日本眾議院選舉,結果誌在必得的他們全軍覆沒。在遭受這個挫折之後,麻原彰晃開始籌劃“自己直接稱王”。
  那是壹份令人乍舌的計劃:
  購買軍用直升機,在東京上空灑下70噸毒氣,完全“凈化”東京。隨後奧姆真理教教徒接管日本政權,並且同時對中國、俄羅斯、美國、朝鮮宣戰,讓各國爭奪日本,引發全世界核戰爭。在核戰爭之後,奧姆真理教教眾從事先隱藏的防空洞中出來,在全世界的核廢土上建立壹個永恒的“奧姆之國”。
  就是這樣壹份連日本漫畫也不敢這麽畫的計劃,讓奧姆真理教的高層興奮異常,並且迅速開始行動:趁蘇聯解體的機會,從俄羅斯買來壹架軍用直升機和壹把AK47沖鋒槍用來大量仿制;由京都大學醫學博士遠藤誠壹開始研究生化武器——炭疽病毒;由築波大學化學博士土谷正實開始研制沙林毒氣。
  在經過多次試驗——其中包括以日本小鎮居民做活體對象——之後,麻原彰晃最終選中了制造成本低,殺人效率高的“沙林毒氣”。
  1994年6月27日,日本長野縣松本市的住宅區內忽然出現大量來源不明的惡臭氣體,結果導致7人死亡,660人受傷。
  那就是麻原彰晃指示手下人用“沙林毒氣”幹的。原因是奧姆真理教與松本市有壹樁地皮糾紛,麻原彰晃自恃官司勝算不高,就下令手下人“凈化”松本市。
  那是麻原彰晃第壹次使用“沙林毒氣”,如此高的殺傷力讓他驚喜不已。
  那也是日本警方最應該將奧姆真理教繩之於法的壹次,但因為各種原因,日本警方沒有動手(壹是沒有確鑿證據能證明奧姆真理教能制造“沙林毒氣”,二是怕奧姆真理教各地分部暴動,同時釋放“沙林毒氣”)。
  最終,悲劇不可避免地來臨。
  6
  1995年1月17日,震動全日本的“阪神大地震”發生了。
  在這場造成6000多人死亡,5萬人受傷,經濟損失高達1000億美元以上的大地震災難中,日本的警力幾乎全員出動,都撲到了災後秩序維護上。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麻原彰晃覺得時機到了。
  由於“松本沙林毒氣事件”造成的影響很大,警方又通過各種渠道搞到了奧姆真理教制造沙林毒氣的蛛絲馬跡,麻原彰晃自己很清楚——全面突擊檢查奧姆真理教總部的日子肯定會到來。
  而阪神大地震意外給了奧姆真理教壹個喘息的機會。
  在這樣的情況下,麻原彰晃不是選擇“撤退”,而是決定“進攻”。
  經過周密的安排,奧姆真理教最終選擇分頭派人登上各個班次的早高峰地鐵,用事先削尖的傘尖戳破攜帶上車的“沙林”液體塑料袋,然後趁亂逃下車。
  根據分工,每壹列列車都有投毒人和接應人。可笑的是,奧姆真理教還準備了壹出“苦肉計”——安排人手屆時往自己兩處宗教住所投擲兩枚燃燒彈,讓警方認為自己也是受害者,從而去調查其他激進宗教團體。
  1995年3月20日上午,本文開頭描述的那壹幕幕慘劇發生。
  7
  “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爆發後,顏面掃地的東京警方終於全員出動,突襲奧姆真理教總部——九壹色村。
  在奧姆真理教總部,雖然教會高層在此之前已經逃得無影無蹤,但警方發現了讓他們目瞪口呆的東西:
  壹個巨大的地下空洞,裏面停著壹架蘇制MI-17軍用運輸直升機;
  壹個巨大的微波爐,大量的硝酸銅和粉碎機——很可能是用來毀屍滅跡的;
  大量的金屬加工機床,以及300多把仿制的AK-47沖鋒槍和大量子彈……
  當然,還有三座大庫房,裏面有各種化學藥品和儀器,包括過氟化氫水溶液,乙酸酐,硫酸這三種制造沙林的原料。
  雖然包括麻原彰晃在內的所有奧姆真理教高層已經逃跑,但逮捕歸案,其實已經只是時間問題。
  1995年4月6日,當初為麻原彰晃拍攝“懸浮”照片的攝影師岐部哲也在酒醉後落網,供出了其他大部分奧姆真理教高層的下落:
  從4月8日到5月15日,包括林郁夫、遠藤誠壹、土谷正實等事件主要策劃者全部落網,而奧姆真理教的二把手村井秀夫被神秘刺殺(這件事至今原因仍眾說紛紜)。
  而麻原彰晃本人,是在5月16日被逮捕的。
  當時,警方得到了麻原彰晃潛回九壹色村的消息後,在5月16日淩晨出動200多名警力包圍了全村。在經過多輪搜索後,警方砸碎奧姆真理教“真理堂”第二層到第三層之間的隔板後,發現麻原彰晃壹個人躺在只有40公分高的壹個密室中。
  當時麻原彰晃說了壹句話:“我在冥想。”
  而此時他已小便失禁,渾身臭不可聞。
  8
  1996年4月24日,對麻原彰晃的公審開始。
  正如外界預料的那樣,這場審判,壹共持續了整整十年。
  在這場十年的審判中,麻原彰晃依靠裝瘋賣傻,申請過多次精神鑒定,並利用法律規則,由他的律師團隊提出過多次上訴和各種拖延時間的要求。
  等到2006年的時候,日本最高法院終於下達判決:包括麻原彰晃在內的奧姆真理教13名主犯,全部死刑。
  這是日本戰後判決死刑犯最多的壹次。
  然而,直到2018年7月6日,麻原彰晃才和其他6名主犯被執行死刑(20天後,剩下的6名死刑犯被執行死刑)。
  離“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已經過去了整整23年。
  奧姆真理教共有192人遭到起訴,13個被判處死刑的人中,有3人因為謀殺阪本堤律師壹家,以及松本毒氣事件而遭判死刑,6人無期徒刑,還有多人被判有期徒刑。
  【饅頭說】
  “知乎”上有人曾經介紹過壹個紀錄片。
  這部紀錄片,叫《庫馬裏:壹個假先知的真實故事》(“Kumare:TheTrueStoryofaFalseProphet”)。片子說的是,作為在美國新澤西州出生的印度裔美國人甘地(Gandhi),發現很多美國人都對練瑜伽以及神秘的印度“大師”很感興趣乃至崇拜,所以他萌發了壹個念頭:如果我偽裝成壹個大師,會有人相信嗎?
  於是他就跑到沒人認識他的鳳凰城,改名“馬庫裏”,故意開始用蹩腳的印度英語口音,編造了壹個關於自己是“大師”的故事,雇傭了壹個瑜伽教練教他瑜伽,還有壹個專業公關人士幫他做宣傳。
  結果他驚奇地發現,信任他的人越來越多,以至於還有人千裏之外開車過來就想見壹下他。然後那種信任,就慢慢成為了崇拜,乃至膜拜。以至於他說什麽,那些信徒就相信什麽。他編了壹個莫須有的宗教名詞叫“藍光”,發明了壹種近乎惡搞的“修行”方式叫“犬式吐氣法”,結果信徒們都深信不疑,認真模仿。
  甘地在整個過程中並沒有做壞事,並且最終決定公布真相——他拍了壹段視頻請信徒們看,告訴他們壹切都是他的壹個實驗。
  有的信徒憤怒離席,但很多信徒還是留下來和他握手:“妳讓我看清了真正的自己。”
  什麽是“真正的自己”?
  甘地說,他通過這場實驗發現,對他深信不疑的人,都是在現實生活中“被壓得透不過氣的人”——他們或職場壓力太大,或對社會失望,或對自己毫無信心。而他們追隨“馬庫裏大師”的目的也很簡單:希望找到認同感,希望體會超越別人的感覺(這部紀錄片介紹詳見註釋9)。
  而這個,應該就是“為什麽人會相信邪教”的主要答案之壹。
  盡管邪教從管理到滲透到宣傳,都有“獨特”的方法和手段,但最終被攻破投降的,還是人自己內心的堡壘。
  曾經有人做過統計,為什麽奧姆真理教在上世紀90年代初在日本和俄羅斯開始進入快速發展期?大家想壹想那時候的時代背景可能就能體會壹二:日本的經濟泡沫開始破裂,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的社會動蕩,大批人內心焦慮,尋求寄托,給了邪教可乘之機。
  值得壹提的是,在“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之後,奧姆真理教並沒有真正意義上消亡——原來的莫斯科分部負責人上佑史浩將這個組織改名為“Aleph”而繼續存在。雖然後來“Aleph”內部發生了分裂(上佑史浩被剝奪實權自己又去成立了壹個新教,麻原彰晃的妻子松本知子成了“教母”),但警方通過嚴密監視發現,在2015年之後,“Aleph”的教眾人數又開始出現了增長,資金規模也達到了10億日元以上。
  按警方的分析,這是因為很多95後出生的年輕人,已經忘記了“東京沙林毒氣事件”。
  但我想,這可能只是原因之壹。
  邪教之所以存在,當然有很多外部因素的影響,但始終有壹點是我們無法回避的,那就是作為人的本性。
  人性的欲望,人性的恐懼,人性的貪婪,人性的孤獨。
  要警惕邪教,其實也是要警惕自己。
  本文主要參考來源:
  1、《奧姆真理教完全解密》((壹)至(五),李渺,微信公號“李渺”。註:這五篇文章記錄非常詳細,作者應該是參考的日本相關媒體或書籍,若有感興趣的讀者可以去看壹下。本文不少細節參考這個系列,故此文不標“原創”,請各位讀者知悉)
  2、《“真理”面臨困境——說說奧姆真理教》(戴燕,《世界宗教文化》,1995年6月30日)
  3、《日本“奧姆真理教”真相》(北鬥,《群言》,1995年8月7日)
  4、《奧姆真理教的影響至今猶在》(唐永亮,《世界知識》,2015年4月16日)
  5、《奧姆真理教主麻原彰晃》(鄭秀文編譯自《阿艾拉》(日),1995年4月10日,載於《國際觀察》,1995年6月25日)
  6、《20年前的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本有機會避免》(《中國青年報》,2015年3月28日)
  7、《23年過去,日本人為何仍驚魂未定》(微信公眾號“中國反邪教”,2018年3月20日)
  8、《日本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等13人分兩批被執行死刑》(厲潔,中國反邪教網,2018年7月26日)
  9、《為什麽會有人去相信邪教?》(知乎,第壹個來自“簡單心理”的回答)
  10、維基百科、百度百科“東京沙林毒氣事件”、“奧姆真理教”、“麻原彰晃”詞條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