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慧寂慧然有無差別?
2022/05/07 00:03
瀏覽1,161
迴響0
推薦62
引用0

這是我最近讀兩篇書評的心得和聯想

美國語言學家 Steven PinkerThe Language Instinct》的要點是:

() 語言不能代替思想.

() 語言是隨意的, 因此不嚴密.

() 不要忘記觀念是主, 語言是輔.

澳洲語言學家 Nick EnfieldLanguagemù vs. Reality: Why Language is Good for Lawyers and Bad for Scientists也強調語言不客觀, 還說一旦你用語言描述自己的某一經驗, 那經驗馬上變質, 描述那事件的語言回頭去了解當初的經驗, 不僅不確實, 有時還可能背道而馳.

兩位專家不約而同對語言的使用提出警惕, 矛盾的是根據他們所說, 讀過書寫書評的人和讀二手資料的我都可能誤解他們的意思 ¯\_()_/¯, 讓我想到禪師的不立文字, 宋朝禪師圓悟克勤的《碧岩錄》裡有這一段:

袁州仰山慧寂禪師問鎮州三聖院慧然禪師: 汝名什麼? 三聖云: 慧寂. 仰山云: 慧寂是我. 三聖云: 我名慧然. 仰山呵呵大笑.

慧然當著慧寂的面先自稱是慧寂, 然後說其實是慧然, 慧寂只是大笑. 禪師認為語言是假相所以不重名號. 不過我們凡人生活裡不能不用語言, 慧寂慧然當然有別, 我以前讀過美國某雜誌編輯說語言雖然不合邏輯但是抗拒不用卻徒勞無益 (resistance is futile). 此外, 禪宗不立文字應該解為不執著文字, 如果完全不用文字佛法就無法流傳了, 我們凡人盡量不要執著文字就可以了 (很難, 所以說盡量).

順便提一下, 作家阿城在閑話閑說「據胡適之先生的考證, 禪宗南宗的不立文字與頓悟, 是為爭取不識字的世俗信徒, 如此, 則是禪宗極其實用的一面.胡適的考證和阿城的評語都很有意思.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