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走進山林裡
2012/02/17 20:32
瀏覽1,800
迴響0
推薦24
引用0

走進山林,彷彿穿過深深的院落。

走進山林,彷彿靜坐在古老的寺廟裏。

走進山林,彷彿處身一場夢中。

稍偏陰暗,但柔和的光線,是一大疋輕軟光滑的絲綢,適舒的裹著我赤裸的身軀。

有時明明知道一座山林的深淺,邁開任何一步路,仍以為自己正走向無邊無際,甚至覺得自己是一片青苔,無聲無息的在繁殖、在擴張。未曾有過的和平心境,無邊無際的在拓展。

常年遠離著山林,一旦走進來,就走進一個陌生的部落。卻看見眾多熟悉的笑容,及和悅的面孔。他們個個伸長手臂,親切的拍打著我的肩膀。

落葉的積層不厚,但晴日時,踩在上面,已有膨鬆的感覺。在寂靜的山林小徑上,我欣喜奔躍,落葉即回報我以熱烈的掌聲;我緩步尋思,它婉轉應和;我急躁心焦,它喋喋相勸;我猶豫遲疑,它相機慫恿。若是天雨,常有小小水流,跟著地勢蜿蜒前行。飄落多日的葉片,輕易的吸足水份,穩住腳,堆疊成水流裏凸起的礁石,將水激起美麗的波紋;新辭枝的葉片,是斷纜的扁舟,順著流水東飄西蕩。

樹的年齡越大,脾氣越好,往往有許多寄生的植物,在它們的臂彎裏、腰幹上恣意的攀爬。在山林的世界,似乎容忍多過於爭奪,我看到一些樹,曲扭枝幹,空出地方容納它的新鄰居;幾棵細瘦的樹,歪著脖子由一棵老楓樹的帽緣探出頭。

綿連的樹林,使天地寂靜。寂靜的天地,使我心虛。幾分心虛,更見出自己的渺小。我放開喉嚨哼著歌,想藉歌聲來打破僵局,卻總是重複那幾句。

平日我們常覺噪音是一股令人怒不可遏的壓力,沒想到寂靜也是一股巨大的壓力。葉子飄落時觸碰枝椏的聲音,遠處展翅飛起的鳥,小蟲細細的嘶吟……,任何輕微的聲響,都是一枚被投入平靜湖面,激起漣漪的石子。而大多時刻,自己的腳步,是山林裏唯一的知音。

山林的氣勢,絕不是人們輕易所能征服的,在山裏我讓山林來統治我。信步所至,任山林的氣息,山林的綠意,浸入我肌骨,宛如任一面精密的篩子,不斷的過濾我、澄清我,使得渾身透明虛無,化成山林中一縷迴遊的薄霧。

大自然的風霜雨雪,凝聚成無數青翠的葉片,貼近我腮邊喁喁細語。何必皓首窮經去探討生命的奧秘,聽,聽!到處不都有自然的精靈在訴說。

山林裏,始終是生趣盎然的。一隻飛蛾的屍體,讓一群螞蟻扛回家分享;落葉和著濕泥,養肥一矮木及一地雜草。任何衰敗與腐朽,經由土壤神奇的魔術,都一一再生──或許是新的一組青葉,或許是一節藤蔓,或許是蕨草,或許是水苔,或許是樹木自身的年輪。生命的意義,在此被更仔細的解釋和肯定。

我聽見,從來未曾聽過的聲音。

我嗅到,從來未曾聞過的芬芳氣味。

──選入台北縣97年度語文競賽國小教師朗讀篇目

──收錄在吳敏顯散文集《青草地》一書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青草地
上一則: 柳樹溝
下一則: 車行看山到武陵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