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那年的廣島
2022/11/07 10:55
瀏覽976
迴響1
推薦11
引用0

(圖片為網路所下載,非作為商業用途。如侵犯版權請告知)

流愛為種,納想為胎。這是楞嚴經中的話,我覺得既美又符合真理。以前讀佛經是讀其理路,後來是讀翻譯的文字之優美,嘆服不已。後來兩倆倆俱忘,就看見佛的慈悲。

大自然也是如此,人為的景物或是遺跡,美感無所不在,真理無所不在,慈悲也無所不在。只是,我缺乏那樣的文筆去傳述,扺有些雪泥鴻爪,不成片段。

1997年8月,我一個人來到廣島市。一個月的短期見習,剛好遇見盂蘭盆節,五天的連假。我住在廣島市北部一個叫做可部的地方。當時沒有手機,我只憑一張地圖,一個人四處看看。田村老師給我寫了幾個名所,宮島、錦帶橋與尾道。因為無人做陪,我開始一個人的旅行。

第一天是井上社長,他帶我駕船去瀨戶內海釣魚。當天,我的首釣是一尾河豚。之後,接二連三的釣上許多魚。釣完魚後,他驅車把我們收穫的魚,分享給他的好友。

那一天,他帶我去他家,我還在人家家裡洗了個澡。社長問,要不要女兒純子幫我刷背?這對我來說是文化震撼。

浴畢,社長也去洗澡。嗯,禮讓客人,這是日本人的待客之道。

他的妻子與兩個女兒做陪,我已經不知道當時是如何溝通的,扺是日語鼈腳的我,竟然與之相談甚歡。井上社長的女兒我已經忘記了她的模樣,小女兒我還記得,她喜歡柯南,聽說台灣有小叮噹,她覺得很神奇。

隔天,我一個人去宮島。我完全缺乏相關歷史常識,只覺得新鮮。第一次去日本,就是這次,一個人去旅行,彷彿發現了一塊心靈的故土。傳統而優美,古樸又現代。日本給我的感覺,溫暖而美好,一切都那麼熟悉。

也許是那日的宮島很特別,色彩繽紛,廟宇都木造的,海上大大的鳥居,後來才知道那是嚴島神社,日本三景之一。一個人漫步其間,島上有許多鹿。那剛好是盂蘭盆節,許多民眾去神社掃墓,祭拜先人。

我遇見了一個女生,白白淨淨,很素樸的感覺。她講熟練的英文,向我介紹這個島。我記得,他是教社會科的,很拘謹的微笑,給我的感覺就是很乾淨。我和她在廟裡念了經,或許這是她對我的友善的原因。

然後,我往島的高處走去,滿身大汗。未及山頂,我就下來了。因為要趕著搭渡船回廣島。我本來只是來這裡走走,沒料到今天是如此美麗。時近傍晚,人潮漸多。民眾多著傳統服裝,女人們穿著浴衣與木屐,手持小扇,三三兩兩在島上各處坐下。人群多,可是很安靜,沒有人搶座位,大家靜靜等待什麼。那幅畫面,我也是第一次看見,安靜的人群給我進行了一次教育。

然後,天邊爆發了煙火,日本人叫「花火」,這算是傳統儀式的重頭戲。人群開始有驚嘆聲。人們的目光有光彩,就連鹿群也安靜。神采流溢,從流東西,那日浮光,很難忘記。我在煙火的綻放中,搭著渡船離開宮島。目送著一個奇妙的小島,回到可部。

隔天,我去了岩國的錦帶橋。車站下來的地方,就是商店街。我記得先吃了碗拉麵,然後按圖步行,還去參觀了什麼文物展示。應該是吉川家。

錦帶橋給我的感覺,就是我一直想,橋建成這樣,不是增加通行的阻礙嗎?現在想來,也許是為了防衛的需要,增加入侵的敵軍的攻城難度吧。這個小地方,給我的感覺是溫暖的,地上的石頭路面,以及城牆的厚實,也是我第一次接觸所謂戰國武家的遺跡。

第三天,我一個人來到尾道。那天我去得晚了,主要是賴床,又錯過了火車車次。到了尾道,已經過了中午。一路攀爬上去,有林芙美子的碑,還有千光寺。從山頂望下,港灣與廟宇構成美麗的山景。山徑蜿蜒崎嶇,家家戶戶貼著山,行道互相連通,走著走著,就會通到不同的寺院。

環山皆寺,彷彿佛境。每個寺院都是一幅畫,每幅畫彷彿都為我而定格。如果是今日的我,應該會一一寫詩。尾道的美,據說常是日本電影取材的地點。我想是的,我光是一眼就愛上了這個地方,多住幾日怕是不想走了。我想一個一個逛,但是不可能。我在志賀直哉的故居,邂逅了一隻小貓。還有一女大生,他說是一個人修業旅行。我用日語說,我也是。

尾道的山是淺淺的丘陵地,深入了瀨戶內海。我還記得那些街道,時值1997年夏,可能空氣都和現在不同,遑論人們的優靜流散四周,寺廟的裊裊禪香以及夕陽的暮鼓,伴隨著蟬鳴鳥叫。我的心靈在徜徉的記憶中,幾乎快迷了路。一個人的旅行,好想在此落髮為僧。這裡的尺寸方圓,或許是我初見佛光的一天。

最後一天,我一個人去逛廣島市。平和紀念公園,見證這個都市曾經經歷的悲慘。廣道市內,處處是小火車。我比較喜歡逛舊書店,站在那裏看漫畫。自己一個人去理了頭髮,後來前輩後藤先生說,這樣看起來就像真正的日本人一樣。田村老師給我職棒門票,我一個人去看廣島對中日。我喜歡的是背著啤酒叫賣的小姐姐,喝了一杯再一杯。一個人的廣島,有點孤獨,有點美。想約小姊姊聊天,但是不會講日語,被當成變態男子就不好了。

還記得那間廣島燒,我喜愛的漫畫家本宮廣志有在牆上簽名。對了漫畫家弘兼憲史也是廣島岩國人。

井上社長帶我去倉敷拜訪客戶,看跨海大橋。只是來去匆匆,美術館前拍了照,便驅車離開。當年社長囑咐我學高爾夫,他是靠高爾夫做生意的。但是很遺憾的,我不是那塊料。

那年的夏天,我在廣島生活。我的性格中,有些日本的大男人。想來是那個夏天,我在日本的酒國春秋,所潛移默化,夜夜笙歌所薰習出來的。

有機會,還想再去。只是要帶著太太,一起和媽媽桑乾杯。

重遊日本,應該算我的遺願清單。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終南山
2022/11/18 14:12

感謝分享

月飛來2022/11/23 10:4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