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堡壘-4
2015/08/04 16:58
瀏覽150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這麼多年,郁珍雖然滿腹委屈,仍然忙裡忙外打點婆婆衣食起居,倒不是婆婆的大帽子還在壓她,她長了世故卻仍然落進自己的巢臼。照顧了婆婆自己不甘心,不照顧婆婆又有些內疚。或許就像婆婆擺脫不掉多年媳婦熬成婆的意識,她受過的教育也讓她無法逃離為人媳的桎梏。就拿每日吃水果這件事,不說要洗削的水果,即便是剝了即食的橘子,婆婆也要她拿出來放在餐桌上才吃,她有時心理不平衡,硬著心讓水果在冰箱裡凍,婆婆還是無事人一樣,最後她耐不住把爛水果丟掉,再買了新鮮的放到餐桌上,心裡的酸屈卻漲得受不了。她知道自己可以不做,世國也不會怪罪她,婆婆沒得吃更是活該,她就放手不管,讓她自生自滅。可是每回使性子,婆婆絲毫不以為意,完全沒有反應,郁珍不照顧她吃,她就不吃,不給她換床單,她就幾個月不換。郁珍常在上班的路上思量懊悔,一些家務事不過隨手之勞,就是掙扎擺不平自己,不做反而比做了更難過,反反覆覆忍受著心裡的煎熬。幾十年了,婆婆鋼鐵的意志逐漸把她那些不平消磨殆盡,她後來也不太計較了,日子總要過下去,但是心頭隱隱的痛永遠在那兒。

  也不是沒打主意離開,世國雖然對她不壞,但她還是有點怨他,遇著事他總不置一詞。郁珍覺得他、婆婆和她自己好像等邊三角形的三個頂點,三人各據一方,她往前一步,世國就往後退些,他和婆婆也是一樣,所以三人之間永遠是等距離,維持恐怖的平衡。尤其他們家人好面子,心底裡再不高興,表面絕不肯挑明的。有次郁珍氣火了婆婆不管事,連水電工來都要她配合在家,向世國抱怨,他也沒有隻字片語,郁珍又不能開口罵婆婆,只有砸爛幾個塑膠桶出氣。後來幾次動念離開,走不過半小時,就因為放不下兒子回頭了,他們母子還在客廳看電視,好像無事人一樣,郁珍只有徹底投降。但長期憋著心裡的想法,不能打開天窗說亮話,還是讓她抓狂。前幾年豪兒出國留學,又只剩下一個鐵三角,郁珍的心思有些活動,但這麼多年都過去,婆婆的把戲她也摸清楚了,離婚是個未知數,而且私心裡她還真捨不得世國。於是就又將湊合著過下去,她也死心塌地認命了。

  老人似乎睡醒了,滿佈老人瘢的臉頰在顴骨下凹陷進去,牙齒幾乎掉光了。稀疏的睫毛眨動幾下,又閉目養神去了,還不時咕噥囈語幾句,郁珍早習以為常婆婆這樣的行徑。八十歲生日後,婆婆就開始有些恍惚,偶爾說話顛三倒四,對古早的事記憶彌新,卻對身邊一切恍若無物。有時興緻來了,可以數上幾個鐘頭陳年老事,郁珍一邊做家務,有時也聽得入神。婆婆提到他們逃難時,如何度過重重難關,世國的父親因病去世,耗盡家中所有的財產積蓄,她只有四處兼職,孤兒寡母受盡欺凌,說到她胃潰瘍仍然抱病上班,每天三瓶保久奶,喝了好幾個月,居然不藥而癒,郁珍聽了也不禁動容。就靠著這樣的意志力量,她把世國撫養長大。這麼多年,她所有精神心力都放在這個獨子身上,她一直是為他活的。

  婆婆的故事像水庫洩洪奔騰而下,郁珍的心思逐漸開了,其實打從婆婆開始退化,她就不大計較了。風燭殘年的老人,能跟她算什麼帳?而且為婆婆煮了幾十年的飯菜,郁珍有時覺得比世國還瞭解他的媽媽。她逐漸明白婆婆辛苦節儉一生都在為子孫打算,甚而到了風燭殘年還不捨得花費積蓄,連買件新衣服都不捨得。唯一不能參透的是,為何這麼多年婆婆誓守她的堡壘,不願跨過婆媳分際,或許在某些時刻,她也曾動過念頭,只是放不下婆婆的身段,到了晚年,她的身體就力有未逮了。這些年來,郁珍逐漸覺得凡事只在一念間,認命接受婆婆的習性,不要想法改變她,日子就好過多了。雖然心中還是有根小刺,不時會戳她幾下,但是郁珍學會了說服自己不被干擾,心裡就真的愈趨平靜了。

  然而人生的路是永遠不會平靜的,世國彌患肝癌,郁珍心裡刀割一樣,還不能讓婆婆知道,醫院家裡兩頭忙,世國不忍見她奔波勞累,病發沒幾個禮拜就走了,臨終前幾次對她叮囑,「這些年真虧了妳,將來多顧著自己吧!媽的年紀也這麼大了!」郁珍唯唯諾諾,不願他再往下說。然而剛剛地動天搖那刻,她兩、三步就可以逃出去,冥冥間卻還是不忍回了頭,連她自己也想不明白。

  世國發病時,豪兒雖然趕了回來,但由於事出突然,辦完喪事沒多久就得回學校交報告。他一離開,家中就只剩下郁珍和婆婆,剎時冷清許多。郁珍淒苦無助,整個人都跨了,成天恍恍惚惚,盛飯時一不小心,就多裝了碗,等發現之後又怔忡半天發起獃來。然而放著婆婆在身邊,就算她茶飯無心,好歹也得一天準備三餐,日子一規律也就過去了。倒是婆婆久不見世國,雖然人老糊塗,也有些數,益發不吃不喝心神恍惚,腳也幾乎不能走了。郁珍幾番思量,婆婆進出六樓的公寓委實不方便,終於痛定思痛將公寓的房子租出去,與婆婆搬回她的堡壘。宿舍已經老舊得不像樣,她找人清掃乾淨,又重新漆過,也將就住下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堡壘-5
下一則: 堡壘-3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