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陳烈傳奇:萬丹城隍廟
2018/10/15 09:40
瀏覽3,795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清乾隆五十一年(西元一七八六年)十一月,臺灣爆發了林爽文事件,其中以莊大田為首的南路天地會勢力迅速地擴張,因此在十二月十三日率眾進攻鳳山縣城,於是南路營參將瑚圖里領兵三百人出北門禦賊,沒想到瑚圖里見敵軍人多勢眾,竟轉頭策馬南馳,不知去向,導致清軍在群龍無首的情況下,抵擋不了起義軍的攻勢,使千總丁得秋、把總許得陞、外委唐宗保、王朝桂戰死,縣城也遭攻破,知縣湯大奎、典史史謙等,皆被莊大田殺害。

隔日十二月十四,潰兵逃至台南郡城,總鎮柴大紀始知鳳山失守,而參將瑚圖里此時亦由打鼓港搭船沿海回郡,見到了柴大紀,忍不住泣訴:「參將領兵屯鳳山北門外奮力擊賊,賊退,馳馬追之,賊乘虛入城。參將無所歸,今回郡城,當力圖恢復,願總鎮察之。」柴大紀才不予追究。

到清乾隆五十二年(西元一七八七年)正月十三日,水師提督黃仕簡、陸路提督任承恩,率四千福建兵馳援台灣。於是黃仕簡召集諸將,出令曰:「諸羅居南北之中,諸羅不復,無以通南北,所以命遊擊林光玉、楊起麟、守備邱能成、楊彲,其帶鹽埕橋現兵千七百人,隨總鎮柴大紀收復諸羅;而參將潘韜、遊擊李隆,其帶征兵五百人助之。另鳳山在府南七十里,鳳山不復,無以清肘腋。命副將丁朝雄、參將那穆素里、遊擊陳元、都司羅光照、守備黃喬,其帶征兵千五百人,隨總兵郝壯猶收復鳳山;而遊擊蔡攀龍、參將瑚圖里,其帶桶盤棧現兵七百人助之。府城為全臺根本,不可無重兵守之。命遊擊孫全謀,其帶兵五百人,隨本軍門居守;守備黃象新、曾紹龍帶征兵一千二百人分駐草店尾、柴頭港者其勿動;臺灣城守營參將宋鼎、鎮標遊擊左淵、王天植等領兵分守七門者,一如其舊。」

於是正月十六日,郝壯猷興師南征,聞莊大田據守岡山,郝壯猷不想打草驚蛇,故日行五里,於正月十九日才抵達大湖(今高雄市湖內區),與岡山相望。

 而此時臺灣道永福急欲平亂,請黃仕簡下令催促進兵,黃仕簡只好聽命從之,於是令以五百人留府,而以五百人赴大湖,又令遊擊鄭嵩以臺協水師兵三百人,並帶提標金門征兵二百人,由海道至打鼓山登岸,繞攻鳳山之南。

而這時,據守岡山的莊大田望見東南密箐中旂幟飄颭,官兵列陣以待,得知大軍壓境,隨即命手下退據阿公店,官兵則趁勢進攻。二月十四日,官兵佔領岡山,莊大田只好再退守橋仔頭。二月十七日,官兵又攻陷阿公店,莊大田趕緊撤軍退回番仔寮。二月二十二日,郝壯猷終於收復鳳山,但縣城衙署、民舍,皆被莊大田焚毀殆盡,郝壯猷只好紮營東門外。隔日,郝壯猶令參將瑚圖里領南路福寧兵六百人赴下淡水營(今屏東縣長治鄉),會同都司邵振綱前往番仔寮剿賊。

結果,瑚圖里至下淡水數日,株守無功,加上副將丁朝雄、遊擊蔡攀龍奉黃仕簡之命,於二月二十四日帶兵七百人自鳳山回郡,所以總兵郝壯猶擔心兵力單薄,因此在二月二十九日,檄令催調瑚圖里、都司邵振綱領兵回鳳山至軍前聽遣。

沒想到瑚圖里返回途中卻遇埋伏,官兵死者數人,迫使瑚圖里撤至下淡水溪以南的萬丹、新園地區,並同時以賊人阻攔為由,向總兵郝壯猶請發援軍接應。

三月四日郝壯猶知情後,立刻調集遊擊鄭嵩、千總徐景慶、徐聯陞、邱安國、王奕魁、把總鄭日新、徐慶、吳必捷、外委許飛鵬、涂仕錄、陳必高、談有旺、湯貴、陳烈、黃振元、楊大斌等帶兵六百名接應瑚圖里。

但行至硫磺溪,賊眾先伏溪尾,俟官兵半渡,橫截之,四面圍逼,官兵驚潰四散。而這時瑚圖里聞援兵至,急赴九曲塘,驚見援兵遇敵,與敵接戰,但仍是不敵莊大田黨羽攻勢,於是前來支援的右營外委陳烈護著瑚圖里撤回下淡水溪以南的萬丹地區,然鄭嵩單騎殺出重圍,得以回歸縣城,其他千總徐景慶以下等皆失散,或被敵殺害。

三月六日,莊大田同黨莊錫舍領眾三千人,首犯鳳山營盤。郝壯猷斂兵入城內,屯城西龜山頂,分兵守城門。

三月八日黎明,莊大田率大隊至,攻城。官兵發槍砲禦之,佯退。日午,賊埋鍋造飯,官兵出城逐賊。賊復起合圍,官兵急退入城。賊以硫磺溪所得官兵衣帽著之,隨入。須臾,南門火起,賊攻城急。郝壯猷望見火起,單騎從西門出。官兵聞主將遁,皆潰,競赴打鼓港。賊急乘之,官兵擠於海死者大半。總兵郝壯猷、參將那穆素里,都司羅光照、守備黃喬皆奪漁船逃回郡城。

千總以下潰散無著二十一員、兵三千,潰回者共六百餘。後經將軍常青查明,陣亡官二員:甘瑞龍、江順寶;無著官十八員:柴景岡、高達、楊朝龍、朱光正、鄭希寶、潘朝培、俞成龍、周文錦、鄭朝梁、吳元照、袁正清、白大勇、李陞、廖鴻飛、王旺、劉其連、余殿侯、鄭元彩,惟外委陳朝瑞陷於賊,至六月內逃回府城。鳳山既陷,賊益猖獗不可制矣。

因此四月二十六日,萬丹街郊的莊大田黨羽,趁其再度攻陷鳳山縣城之際,遂率眾洗劫萬丹街。而隨瑚圖里退守萬丹的右營外委陳烈得知此事後,即領兵入街平亂。

不料,洗劫街庄的黨羽將官兵引入充滿林投樹的林投巷(今萬丹西環路側),並仗著對地理環境熟悉的優勢,隨後以裝有鐮刀的竹竿偷襲,陳烈因而不幸遭敵斬斷頭顱,其他官兵亦全軍覆沒。

當日傍晚,陳烈無頭的屍身乘馬入萬泉寺廟埕,萬泉寺住持見狀後,即對屍身說:「將爺,您任務已經完成了,安息吧!」說完,屍身立即墜馬落下。於是萬泉寺住持與僧眾將林投巷陣亡的清兵與陳烈屍身進行埋葬,並立牌位安奉在萬泉寺殿內超渡。

自陳烈與其帶領的官兵陣亡後,林投巷內常常聽到操兵聲與哀號聲,導致萬丹百姓人心惶惶,自此,萬丹街內開始流傳起「陳將軍傳說」,述說這清兵為了保庄陣亡的故事。為了安撫陣亡官兵的英靈,萬丹人常常會到林投巷一帶祭拜,最後在清乾隆六十年(西元一七九五年),萬丹街人吳善心(傳說他是萬泉寺住持)發起募捐,可能擇於四月二十六日在林投巷內的士兵陣亡處建立大將廟,並雕塑一神像安奉。

但由於大將廟所在處緊鄰墓區,使得許多人不敢過去,再因年久失修,使得廟宇殘破不堪,故於清末,萬泉寺募資將大將廟遷至保長厝大車路(今中興路二段)旁安奉。

至民國三十四年(西元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後,陳將軍託夢庄民,並起乩表示,已被玉帝敕封為「城隍」。寶厝村村民知曉後,開始募款重建新廟,甚至連當時萬丹名紳(如:李開胡、李開山、石天賜、首任萬丹鄉長林得等等)也皆有出資協助。

民國三十六年(西元一九四七年),大將廟正式修建成「城隍廟」,陳將軍也正式以「城隍」任命。然而,村民們因感念將軍當年護庄,仍將城隍尊號上冠以生前姓氏,因此萬丹的「陳府城隍爺」變成全台灣少數以姓氏慣稱的城隍爺。                       

附加連結:萬丹城隍廟陳府城隍尊神傳奇布袋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XchC69kstA&feature=youtu.be&app=desktop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