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齊推女〈下〉
2022/08/04 22:40
瀏覽662
迴響0
推薦57
引用0


於是先生起身出門往北方走去,走了約一百多步,停在一個桑樹林中,然後發出長嘯聲。忽然,眼前出現一幢極大的官府衙署模樣的建築,不但有殿宇環繞,也有許多儀仗人員以及手持兵刃的衛士在周圍警戒、待命,就像是一處王府的樣子。

 

就見先生換上了紫色的袍服,在大堂正中央的桌案後方端坐著,左右都有如押解人犯的衙役等官吏列隊待命。接著先生就下令傳召附近各區域的負責人(如山神、土地公之類的神祇)前來。一會兒之後,有十幾個各自有著一百多名騎兵的隊伍,或先或後的快馬奔馳前來,他們的領隊人物都是身高一丈多、體型高大魁梧的模樣,紛紛在大門與屏風之外排隊站好,整理著衣冠,神態都有些驚慌,相互打聽發生為了何事而急召他們前來。片刻之後,負責傳達的奴僕向這些人傳話,請廬山神江瀆神(水神)彭蠡神彭蠡湖湖神,等入內,這幾位神祇急忙進入先生問他們:

 

「不久之前此州刺史齊推的女兒氏因為生產的緣故遭到暴鬼(殘酷兇惡之鬼)殺害,氏死得非常冤枉,你們知道這件事嗎?」

 

到場的神衹們都低頭回應說:

 

「知道。」

 

先生又問:

 

「既然知道,為何不代為申述處理?」

 

眾神衹又都回答說:

 

「按照規定,訴訟必須有人提出控告。此案不見有人提出告訴,因此無法舉發可能的嫌犯。」

 

先生又問:

 

「既然知道有嫌犯,那麼你們知道此惡賊的姓名嗎?」

 

其中一位神衹回答說:

 

「他是西漢鄱縣王吳芮。如今饒州刺史的宅邸,正是從前吳芮所居住的王府所在,因此吳芮至今仍憑恃著豪強經歷,侵占故宅土地不肯遷讓,往往肆意施行暴力凌虐住在其屋內之人,令人對他實在無可奈何。」

 

先生說:

 

「馬上將吳芮緝捕到案!」

 

很快的,那吳芮就被五花大綁的押上了大堂,先生當面詢問被告犯行,吳芮始終不肯認罪。先生就下令將氏傳喚到堂與吳芮對質。就見氏與吳芮在公堂之上相互辯論了了好一陣子,約莫過了一頓飯的時間,吳芮實在是在道理上有所虧欠、想不出什麼好理由,就狡辯著說:

 

氏應當是因為產後虛弱,見到我驚嚇過度而死,絕非我故意殺人。」

 

先生怒拍驚堂木,駁斥吳芮、喝叱著說:

 

「殺人就是殺人,使用棒子或刀殺人,有差別嗎?」

 

就下令將吳芮移送天庭判決定罪。然後轉頭問一旁的書吏:

 

「快快檢視李齊的陽壽應該還有多少歲數?」

 

很快的書吏便報告說:

 

「根據紀錄李齊氏的陽壽還有三十二年,與其夫某一共生有四男三女。」

 

先生對在場的大小神衹與官吏們說:

 

李齊氏剩下的陽壽還算很長,若不讓她再生復活,恐怕這個判決無法令人信服。依你們的看法應該如何處理?」

 

有一名資深老書吏上前建議,說:

 

「以前在東晉時,鄴城(今河北省邯鄲市臨漳縣有一個人突然死亡,死因與李齊氏的案子相當類似。當時主管鄴城的是葛真君,判決以『具魂』的方式當作那人的軀體,然後放他還陽復活。那人的飲食言語、嗜好行動,一切都沒有任何異常之處。只有在當他過世時,沒有遺體可以入殮而已。」

 

先生代某夫妻倆詢問道:

 

「什麼是『具魂』?」

 

老書吏說:

 

「陽世間的人都有三魂七魄,死後便四散分離,無所依託。若將這些魂魄都收攏合為一體,以續絃膠塗抹沾黏後即為『具魂』,大王再派人將此『具魂』帶到大街上遣送放回陽間,則『具魂』與本人就幾乎完全一樣了。」

 

先生說:

 

「如此甚好。」

 

當即看著氏問道:

 

「這樣處理,可以嗎?」

 

氏感激的說:

 

「能這樣就真的太好了!」

 

接著就見一名小吏領著七、八名女子而來,這些女子的模樣都與氏相同,然後將她們朝著氏一推,這些女子就合而為一。另有一人拿著一個罐子,罐子中的膏藥應該就是所謂的續絃膠,模樣就像是稀的麥芽糖,那人就將之塗滿了氏的全身。剛塗完,氏就感覺到自己彷彿是從空中掉落到地面一樣身子沉甸甸的,一時之間腦子也還有些迷迷糊糊的

 

接著就聽見遠處村中的雞啼破曉,天亮了,夜間所見的所有人事物都消失不見,只剩下先生以及某夫妻等三人還在那一片桑樹林中。先生看著某並對他說:

 

「我為了賢伉儷之事盡了最大的能力,很高興能將此事辦妥,你也可以將賢夫人領回家去了。只是你見到你岳家的親戚時,只要說妻子死而復生即可,其他的千萬什麼都不要多說。我也因此要離開此地了。」

 

某就與氏一同回到饒州家上下見到亡故半年多的氏居然復活並隨著某一同返家,都感到驚訝與懷疑,大多不怎麼相信氏復活之事。一直到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大家才相信氏確實是個大活人,而且之後氏也果然與某生下了數名兒女。他們的親戚之中有對此事稍微知道的人也說:

 

氏與平常人並沒有什麼不同之處,只是她的姿態風度比一般人更為輕盈便捷而已。」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眉目魁岸」,「眉目」,眉毛和眼睛。泛指容貌。「魁岸」,高大魁梧。故「眉目魁岸」相當於「容貌魁梧」,形容體貌高大雄偉。

 

:「彭蠡」,彭蠡湖,一說為鄱陽湖古稱。

 

:網路版原文此處的「趣入」疑應是「趨入」,待查。

 

:「比者」,近來、不久之前,離現在不遠的過去到現在的一段時間。

 

:「冤濫」,指斷獄冤枉失實。

 

:「吳芮」,「芮」音「瑞」,西漢漢高祖劉邦、五年二月,徙封長沙王,為長沙國第一代王。

 

:網路版原文此處為「李氏」,氏嫁與某後,按冠夫姓的習俗理應稱呼為「李齊氏」。待確認。

 

:「葛真君」,即葛玄,字孝先,三國時孫吳道士,人稱葛仙翁太極左仙公

 

:「追遊」,亦作「追遊」,尋勝而遊、追隨遊覽。或指追隨遊宦(遠離家鄉在官府任職)。

 

:網路版原文此處的「鍚」應為「餳」,音「型」,麥芽糖。

 

:「迷悶」,昏迷、神志不清。迷茫、難以辨清。

 

:「親表」,即表親,中表親戚,跟祖母、母親的兄弟姐妹的子女及祖父、父親姐妹的子女的親戚關係。泛指親戚。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三.齊推女

 

元和中,饒州刺史齊推女,適隴西李某。

……

乃起從北出,可行百步餘,止於桑林,長嘯。倏忽見一大府署,殿宇環合,儀衛森然,擬於王者。田先生衣紫帔,據案而坐,左右解官等列待。俄傳教呼地界。須臾,十數部各擁百餘騎,前後奔馳而至。其帥皆長丈餘,眉目魁岸,羅列於門屏之外,整衣冠,意緒蒼惶,相問今有何事。須臾,謁者通地界廬山神、江瀆神、彭蠡神等皆趣入(趨入)。田先生問曰:

「比者此州刺史女,因產為暴鬼所殺,事甚冤濫,爾等知否?」

皆俯伏應曰:

「然。」

又問:

「何故不為申理?」

又皆對曰:

「獄訟須有其主。此不見人訴,無以發摘。」

又問:

「知賊姓名否?」

有一人對曰:

「是西漢鄱縣王吳芮。今刺史宅,是芮昔時所居。至今猶恃雄豪,侵占土地,往往肆其暴虐,人無奈何。」

田先生曰:

「即追來!」

俄頃,縛吳芮至。先生詰之,不伏。乃命追阿齊。良久,見李妻與吳芮庭辯。食頃,吳芮理屈,乃曰:

「當是產後虛弱,見某驚佈自絕,非故殺。」

田先生曰:

「殺人以梃與刃,有以異乎?」

遂令執送天曹,回謂:

「速檢李氏(李齊氏)壽命幾何?」

頃之,吏云:

「本算更合壽三十二年,生四男三女。」

先生謂群官曰:

「李氏(李齊氏)壽算長,若不再生,議無厭伏。公等所見何如?」

有一老吏前啟曰:

「東晉鄴下有一人橫死,正與此事相當。前使葛真君,斷以具魂作本身,卻歸生路。飲食言語,嗜欲追遊,一切無異。但至壽終,不見形質耳。」

田先生曰:

「何謂具魂?」

文曰:

「生人三魂七魄,死則散離,本無所依。今收合為一體,以續絃膠塗之。大王當街發遣放回,則與本身同矣。」

田先生曰:

「善。」

即顧謂李妻曰:

「作此處置,可乎?」

李妻曰:

「幸甚!」

俄見一吏,別領七八女人來,與李妻一類,即推而合之。有一人持一器藥,狀似稀鍚(餳),即於李妻身塗之。李氏妻如空中墜地,初甚迷悶。

天明,盡失夜來所見,唯田先生及李氏夫妻三人共在桑林中。田先生顧謂李生曰:

「相為極力,且喜事成,便可領歸。見其親族,但言再生,慎無他說。吾亦從此逝矣。」

李遂同歸至州,一家驚疑,不為之信。久之,乃知實生人也。自爾生子數人。其親表之中,頗有知者,云:

「他無所異,但舉止輕便,異於常人耳。」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吳全素〈上〉
下一則: 小小說 – 齊推女〈上〉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