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崔書生〈上〉
2022/05/28 04:48
瀏覽727
迴響0
推薦60
引用0


唐朝唐玄宗李隆基開元天寶年間,有一名姓的讀書人,居住在洛陽邏谷口某喜好種植鮮花、翠竹,就在門外特別開墾了一片花圃以栽種許多名花,每當春末的三月時期,這一片花圃便開滿了鮮艷的花朵、散發著濃郁的香氣,距離百步之遠就能聞到花香,而某每天早晨也必定要仔細盥洗漱口之後才出門獨自欣賞這片花海。

 

有一日,某在賞花時,忽然見到一名女子騎著馬由西向東而來,其後跟隨著數名婢女與老媽子。女子模樣非常美豔,所騎乘的馬兒也是難得一見的駿馬。某還來不及仔細看清女子的容貌,那女子就已經策馬而過了。之後數日,皆是如此。於是這一日,某就預先在花圃旁備妥了美酒、香茶與杯、杓等器具,並鋪上了褥墊等候著。果然,女子又出現了,某就迎上前去,在女子的馬前施禮邀請,說:

 

「在下因為生性喜好花草樹木,此園中的花卉都是在下親手栽植的,現在正值百花盛開值得駐足欣賞。在下曾多次見到小姐經過此地,心想妳的僕人、馬兒也累了,所以準備了一些酒菜茶水,希望能得到妳的青睞而在此休息一下。」

 

女子卻是連看都沒看一眼便繼續策馬而過。她後方的婢女就對某說:

 

「你只管準備好酒菜,就不需擔憂我家小姐不來。」

 

女子聽到了回頭喝叱道:

 

「為什麼要隨便與陌生人說話!」

 

說完,就催馬加速離去了。

 

第二天,某又帶著上好的米酒在山下的路口處等候著,等到女子經過時,某也趕緊上馬揚鞭尾隨。來到家的別墅之前時,某就下馬再度向女子拜託請求。求了許久之後,一名老媽子就對女子說:

 

「我們的馬也累了,暫時在此歇息一會兒也無傷大雅。」

 

女子因此也只好點頭同意。某高興得親自為女子牽馬來到廳堂前,安排好女子入內休息後,老媽子對某說:

 

「公子您既然也還沒有婚約,那麼讓老婆子我做一回媒人,可以嗎?」

 

說著還用朝著女子的方向,用眼神對某暗示著。某心領神會之後非常高興,激動得向老媽子又跪又拜的表示絕對不會忘記老媽子的恩情。老媽子說:

 

「公子您放心,這門親事老婆子我一定能說成。再過十五天是個大吉的日子,公子只需要準備好婚禮所需的事物,仍然在同樣的這個時辰於此處準備好酒席等候著。我家的小娘子因為姊姊住在邏谷中,最近身子有點不舒服,所以小娘子每日都會前往探視。時間差不多了,老婆子我也該走了,路上我就會向我家小娘子提及此事,到了那一天,則我家小娘子的姊姊也會陪著我家小娘子一起來此。」

 

話剛說完,就聽見那女子呼喚著催促僕婢們出發上路,某尾隨其後依依不捨的送行,待人走遠後,立即按照老媽子所說的去準備結婚所需的事物了。到了約定的那一天,女子與她的姊姊都一起來了,姊姊的儀態容貌也非常的美麗。在看過這個準妹夫後,姊姊也點頭同意這門親事,將妹妹留下嫁給崔某了。

 

話說某的母親住在家老宅,根本不知道兒子已經自行娶了妻子。某也因為娶妻前未曾事先稟告母親,擔心母親不高興,就對母親謊稱女子是自己聘用的一名侍婢母接見女子時,女子拜見婆婆的禮節十分周到母這才明白眼前女子原來是兒子新娶的媳婦而非侍婢,但見她如此溫婉知禮,便也沒有多說什麼。

 

經過ㄧ個多月後,某天,忽然有人送來食物指名要交給女子,女子將食物與家人們分享,那滋味是又甜又香,不同於尋常的食物。後來,某發覺母親不時顯露出疲累憔悴的樣子,就跪伏在几案下向母親請安並詢問原因,母說:

 

「我只有你這一個兒子,自然希望你以後能平平安安的長命百歲。只是如今你新娶的媳婦兒,模樣妖艷舉世無雙。娘活了大半輩子,在所見過的塑像、圖書之中,都未曾見過有如此美艷模樣的女子,想必她是專門媚惑人的狐精之類的妖物,擔心她會傷害你,所以才讓我憂慮到如此程度啊。」

 

崔某回到房間,見到女子後將母親憂慮之事告知,女子聽了之後難過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

 

「本以為嫁給了你便能一起白頭到老,卻沒想到婆婆卻當拿我當媚惑人的狐精看待。既然有此顧慮,明日一大早我就離開,你我相愛之時就只剩今晚了。」

 

因為女子態度堅決,夾在中間的崔某也只能淚流滿面、什麼話也都說不出來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東周」,可能因周朝東周時期定都於洛陽雒邑),故此文此處因此以東周借指洛陽。詳解待查。

 

:「蒔」,移植、分種。

 

:「醪酒」,「醪」音「牢」,醪糟酒,米酒。

 

:「堂寢」,參考「寢堂」,帝王陵墓的正殿。泛指房舍居室。

 

:「媵」,音「映」,姬妾、婢女,也指隨嫁、或指隨嫁的人。

 

:「悉歸之禮」,詳義待查。

 

:「尊夫人」,古時對他人母親的敬稱。 今也用於敬稱他人之妻。

 

----- 待續 -----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二.崔書生

 

開元天寶中,有崔書生者,於東周邏谷口居,好植花竹,乃於戶外別蒔名花,春暮之時,英蕊芬郁,遠聞百步。書生每晨必盥漱獨看。忽見一女郎自西乘馬東行,青衣老少數人隨後。女郎有殊色,所乘馬駿。崔生未及細視,而女郎已過矣。明日又過,崔生於花下先致酒茗樽杓,鋪陳茵席,乃迎馬首曰:

「某以性好花木,此園無非手植。今香茂似堪流盼。伏見女郎頻自過此,計僕馭當疲,敢具簞醪,希垂憩息。」

女郎不顧而過。其後青衣曰:

「但具酒饌,何憂不至。」

女郎顧叱曰:

「何故輕與人言!」

言訖遂去。

崔生明日又於山下別緻醪酒,俟女郎至,崔生乃鞭馬隨之,到別墅之前,又下馬拜請。良久,一老青衣謂女郎曰:

「車馬甚疲,暫歇無傷。」

因自控女郎馬至堂寢下,老青衣謂崔生曰:

「君既未婚,予為媒妁可乎?」

崔生大悅,再拜跪,請不相忘。老青衣曰:

「事即必定,後十五日大吉辰,君於此時,但具婚禮所要,並於此備酒饌。小娘子阿姊在邏谷中,有微疾,故小娘子日往看省。某去,便當咨啟,至期則皆至此矣。」

於是促行。崔生在後,即依言營備吉日所要。至期,女郎及姊皆到。其姊亦儀質極麗。遂以女郎歸於崔生。

崔生母在舊居,殊不知崔生納室。崔生以不告而娶,但啟聘媵。母見女郎,女郎悉歸之禮甚具。經月餘日,忽有一人送食於女郎,甘香特異。後崔生覺母慈顏衰瘁,因伏問几下,母曰:

「吾有汝一子,冀得永壽。今汝所納新婦,妖美無雙。吾於土塑圖書之中,未嘗識此,必恐是狐媚之輩,傷害於汝,遂致吾憂。」

崔生入室見女郎,女郎涕淚交下,曰:

「本待箕帚,便望終天,不知尊夫人待以狐媚輩,明晨即便請行,相愛今宵耳。」

崔生掩淚不能言。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崔書生〈下〉
下一則: 小小說 – 柳歸舜〈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