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被錯當成歌劇的詩劇/佛瑞:潘娜露(Faure Pénélope)
2012/12/29 21:17
瀏覽1,794
迴響0
推薦11
引用1

西方古往今來的歌劇很多,有一些很受歡迎,但多半都默默無聞,即使是有名的作曲家,所寫的歌劇被完全忽視的例子,也是多不勝數。

法國作曲家佛瑞(Gabriel Faure)的歌劇潘娜露( Pénélope),就是其中的一個,佛瑞以「安魂曲而知名,是被公認為最能代表法國精緻與優雅傳統的作曲家,但他晚年的作品世人多不了解,尤其是他唯一的歌劇潘娜露( Pénélope,1913年),現在幾乎已不上演,對許多愛好佛瑞的聽眾來說,是非常遺憾的事情。

事實上,佛瑞也沒稱這齣劇為歌劇,而是稱為「三幕的抒情詩劇」,其中甚少有獨立的歌曲,只是配合詩劇上演的音樂而已,既然是以抒情為主,又不是歌曲,所以這作品缺乏熱情或震撼的場面,更沒有流暢好聽的旋律,完全缺乏動聽歌劇的要素,那不受歡迎,自然也在意料中了...

劇本作者是Rene Fauchois,改編自希臘敘事詩「奧迪賽(Odyssea)」,劇情為奧迪賽(在本作品中為尤利西斯ulysse)去特洛伊遠征,她的妻子潘娜露在家鄉留守,由於尤利西斯久未歸來,大家以為他死了,一些年輕求婚者和美麗的潘娜露求婚,但她想為丈夫守貞,於是心生一計,說要替丈夫死去的的父親織壽衣,織完後就會找一個人改嫁,以拖延時間,求婚者暫時相信了。

於是她想說白天織衣,但到晚上就解開,這樣應該可以織很久。此時尤利西斯偷偷的回來了,他裝成乞丐,在宮裡偷偷的打聽,想看看潘娜露是否真的貞節,但很快求婚者發現她織壽衣完又拆掉,拆穿了她的計謀,她面臨非改嫁不可的窘境,只好說誰要是能拉動尤利西斯留下來的弓,她就嫁給誰,此時裝成乞丐的尤利西斯出現,輕易的拉動了弓,並表明身分,全劇就在兩人重逢的大團圓中結束。

全劇開頭與結束都有很精美的合唱,序曲雖不好懂,但還好不長,其中有兩個主題很重要,分別是開頭高音部分的四度音程,和低音部分的附點節奏(這部分極重要),表現了潘娜露等待的不安,在她出場時常可聽到,再來模進上昇旋律,代表她的貞節與忍耐。還有出現了小號所演奏的八度上昇(有時是五度)旋律,也帶著附點音符,這代表尤利西斯,在歌劇中只要尤利西斯出現,常會演奏這個旋律,也就是「主導動機

另外在序曲剛結束時,長笛奏出的「求婚者動機」也很重要,這裡是靜靜的,但在後面常以快速的附點音符節奏呈現,還常做模仿式的處理,表示其一致的吵鬧。

歌劇剛開始是宮女們的合唱,講潘娜露目前的情況,那些求婚者想說尤利西斯一定不會回來,不斷要潘娜露決定嫁給誰,他們在這裡已經吵了十年,整天把宮裡當自己家開party,潘娜露和老宮女eurocelea非常討厭他們,但其他的宮女對他們既同情又憐愛,後來求婚者對潘娜露說甜言蜜語,她卻說自己在做夢,確信尤利西斯一定會回來,惹惱了他們。

他們說潘娜露曾經承諾,幫尤利西斯父親的死織完壽衣就要改嫁,潘娜露無話可說,只好先答應下來,壽衣的主題是弦樂及豎琴靜靜的五度連續上升,充滿不祥的神祕意味的紡織歌也很動聽,豎琴輕輕的撥弄,長笛在其上演奏輕靈的旋律,潘娜露哀嘆著她丈夫一直不回來,音樂也越來越急切,最後到達高音si的爆發,給人不可輕易調戲的感覺,這方面非常有女性的味道,不知身為男人的佛瑞是如何寫出來的...

這時裝成乞丐的尤利西斯現身了,顯然沒人認得他,起初求婚者們嫌他髒,還不讓他進來,但潘娜露說若尤利西斯在的話絕對不會拒絕貧苦的人,於是讓乞丐進宮,求婚者暫時離開,臨走前還不忘和宮女們打情罵俏一番。

潘娜露要老宮女eurocelea幫乞丐梳洗,結果被從小看尤利西斯長大的她給識破,但尤利西斯要她先別說,他要偷偷看潘娜露是否貞節,並想辦法整那些可惡的求婚者。潘娜露看四下無人,想說白天織衣,但到晚上就解開,可以拖延時間,但被偷偷前來偷看的求婚者們揭穿,他們非常憤怒,決定明天一早就強迫她,一定要做出選擇。

後來乞丐暗示尤利西斯可能今晚會回來,潘娜露雖已近絕望,但還是和他及老宮女一起到港口的山丘眺望,第一幕結束。

至於第二幕我認為可予刪減,因為開頭那些牧羊人太囉嗦,潘娜露也懷疑起她對尤利西斯的愛,乞丐則在一旁安慰她,這部分比較冗長,也缺乏音樂上的變化,若能簡短些會更好。後來潘娜露表示這是最後一夜了,若尤利西斯再不回來,她就要改嫁了,乞丐告訴她,說要是明天誰能拉動尤利西斯的弓,妳就嫁給誰,這確實是一個好方法,因為沒甚麼人能拉動那巨大的弓,潘娜露答應了,此時她似乎也感覺到眼前這位又老又髒的乞丐,與她十年沒回來的丈夫是何等相似。她走後,乞丐向牧羊人們表白自己是尤利西斯,他們全都狂喜起來,他再次宣告要嚴懲那些求婚者,幕落,以下是第二幕的影片。

第三幕則是全劇最精采的,在以下的影片中,先是尤利西斯說自己偷偷回到皇宮,後來牧羊人跑來對他說那些求婚者的興奮,他則說要拿弓箭對付他們,這時出現了重要主題,用弦樂尖銳但規律的演奏,恰好不過的描述了弓箭瞄準的情景。

後來求婚者們開始竊竊私語,其中還有人說有烏鴉飛到自己身旁是吉兆,潘娜露則憂愁的出現,說誰要是能拉動弓並穿越十二把斧頭的環,她就嫁給誰,但看到求婚者們不敢拉弓的情況,她轉為興奮,並嘲笑他們,求婚者只好一試了。開始的部分是描寫他們沒辦法拉弓的情景,音樂先是上昇,後來卻像萎縮一樣,很有意思。尤利西斯出現,用緩慢的速度,造成光明正大的氣勢,與求婚者形成對比,音樂也繼續向上伸展,沒有"萎縮",後來瞄準的主題響起,他輕易的就拉動弓,並將一個求婚者射死,大家頌讚著尤利西斯,混合著求婚者們的求饒聲,後來在牧羊人的協助下,將其他的求婚者也殺了,他和潘娜露重逢,兩人欣喜萬分,在之前各憂傷的主題都在高音美麗的演奏下,全劇結束。

佛瑞的管弦樂用的很節制,銅管方面更是如此,小號只用了兩支,低音號更只有一支,打擊樂器也很少,所以發不出很強烈的音響,少了些讓人熱血或興奮的要素,他不是精於管弦樂法的作曲家,這劇的第三幕甚至還叫別人代為編曲,但他的和聲非常有特色,經常出現變化的七和絃或九和絃,或在正常的三和絃中,把其中一個音與其大二度重疊,造成朦朧不清的效果,缺點是有時配的音域不夠寬廣,影響了其效果,他也愛頻繁的轉調,例如在聽來柔和的紡織歌中,就從G大調轉為升F大調,真的很難聽出來~如此劇烈的轉調竟然能不著痕跡,這就是佛瑞能自成一家的絕技,也使得音樂難以捉摸,多少阻礙了本劇的通俗化,但這麼美麗的音樂,如同美麗的女孩,越難掌握,也就更吸引人。 

聽完後的感覺

不懂法文嗎?沒關係,照著大致的情節聽下去就是了,兩個小時聽完雖會累,但也有一種在深山挖到寶的喜悅,畢竟這是西方音樂史上的不傳之作,那純正到不行的法式氣質,很值得欣賞品味。但我總覺得本作品與另一齣經典歌劇"佩利亞與梅莉桑"(德布西)有某些關聯性,兩者配器都一樣簡練,並以聲樂為主,和聲與轉調也同樣讓人迷惑,但與充滿柔情和浪漫的"佩利亞與梅莉桑"相比,"潘娜露"的劇本十分缺乏溫情或慈悲,對求婚者們只有殺無赦,事實上他們在劇中還頗有喜感,難道這就是古代希臘的血腥味?佛瑞確實是在寫"附音樂的詩劇"而非歌劇,他的音樂總讓人感到詭異,線條與節奏都遠比德布西尖銳的多,去除了會讓人覺得好聽的要素,這一切可能是為了配合劇本,讓他以世間少見的冷靜態度,徹底將各個場景化成音樂,即使是不悅耳,他也不在乎...

 

文/夏爾克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