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反正就是亂寫
2022/03/23 13:25
瀏覽547
迴響0
推薦25
引用0

將工作時間,從大致跟上班族、或者日曆見紅就休(亦即固定每週六、週日放假)的加油站專職洗車組,調回跟過往(這裡指民國一百零六年三月起,到一百零八年十二月底期間)在台東縣某五星級渡假村或市區某觀光酒店裡, 

擔任替辦妥入住、預定退房的消費者(包含提出此種要求的旅行團)搬運各色行李;不時得駕駛九人座休旅車,(還好不是手排車;因為我的駕照種類,註明「限開自排車」)往返於飯店、最近的火車站或豐年機場;甚至「皇親國戚」與特殊人士指定的地點進行接駁服務、屬於第一線的客務部, 

麾下節制的服務中心行(看)李(門)員(的),屬於輪班性質的職務時相同,上班時間為午後兩點十五分起,到夜間十點十五分為止,純粹是加油員的工作之後, 

還不到半年的功夫,跟年齡跨過四十大關、累積在身體和四肢關節,似乎沒有完全痊癒可能(也許連減輕都很難)的舊傷新痕;加諸從民國一百一十年二月開始,每日除了起床後服用的高血壓(家族遺傳疾病)慢性處方箋以外,還有身心科醫師開立,安定腦神經為主的幾種藥物,所帶來的副作用(哪怕醫師抱著懷疑態度)之一的賴床、嗜睡,

以及眷戀臥榻、睡眠變得淺層而做夢頻繁等情況,不只是大幅成長,目前更是成為日常生活一部分;不像邁過不惑門檻,睡眠時間慢慢縮減、早早就起床的模樣,而是很明顯地拉長; 

有時總算稍稍勝過自己那份從裡到外,或者真有四肢、軀體各部分肌肉與經脈,隨著歲月增添、過往不知天高地厚的年少氣盛,從頻頻交通意外(跟其他車輛擦撞、碰撞,或者自摔)所累積,還有這幾年從事體力勞動,缺乏足夠暖身及姿勢不正確等, 

讓潛藏在冰山底下的痠痛、每逢濕氣增加,先前受創程度不等的舊傷趁機跑出來大鬧,讓奧斯卡每逢空氣裡濕度升高或天氣不穩定,甚至沒由來地渾身不對勁,但願沒有真的傷到骨骼;

 

連帶如前所述,這幾個月以來,由於工作時間的關係,下班已是逼近凌晨的深夜十點過後;自己或者東摸西摸;或者真得趕緊處理雜務;(例如洗衣服) 

搞到隔日子時才真正就寢、又不見得能立刻睡著,(感謝主耶穌讓奧斯卡,不至於有睡眠障礙的困擾;儘管非常疑慮:是否非得依靠身心科藥物,才有辦法入眠;因為曾經有過忘記服藥,導致身體疲累非常、又無法睡著的抓狂經歷)以至於天亮之後依舊輾轉反覆,

弄得差不多要準備午餐的上午十點、更多是超過日上三竿程度的將近上午十一點,才總算擺脫纏繞心思軀體、波及實際行動,心裡感到驚訝跟羞赧,深覺誇張和過分地瞌睡,起床開始一天活動; 

這副四十六歲在即的中古帳篷,損壞及磨耗程度的多寡,或許比思量的還要嚴重不知凡幾,對照這數個月的光景:突然冒出的嗜睡、乏力; 

將自己的「尊屁股」從臥榻,拉到浴室盥洗與整理儀容,再挪至書桌前依照《聖經》進度閱讀相關章節、在臉書完成「日記」;(其實已開始感到乏味;只是勉力為之)眼睛不時盯著窗外, 

或許趁著休假之便,把奧斯卡這位中年大叔(有些工作夥伴稱呼我「XX哥」,我覺得已是給足面子了;畢竟就年齡而言,我等同於這些小弟或小妹們的父執輩)稍事梳洗、穿戴與打扮,拉到室外去接觸縱谷或海岸線的空氣跟景緻,

即使季節交替時(仲夏除外)的天候型態,像是把一般週末,甚至是跨年夜的鬧區搬至穹蒼,人聲鼎沸跟磨頂放踵搖身,宛若將空氣變作無形樂器,撥弦奏出道道節奏十足,激盪起心底深處的寂寥,或者昇華成某種找不出言語、文字來敘述分毫的情緒漣漪,從意識抖落成堆哀戚,漾起點滴睡意;

讓街道撇開不時呼嘯,跟路面水漥、濕氣衝撞,宛若用手猛力撩撥水面般地喧嘩,無法割開盤旋聽覺的降雨於萬一,擾攘依然;陽光劈開和刺穿飽漲得過頭,唯有盡情傾瀉滿腔思緒似的烏雲,讓剎那間戳痛視覺的晴朗,以及仍舊旺盛的陰雨並存,啞然。

但更多的是:原以為必須、或者心底其實如此盼望,奧斯卡哪知第幾度的休假計畫出遊,結果由於各種因素而只得待在家裡,當個徹底的嗜睡、怠惰的網路宅男; 

灰白地彷彿死寂、亡靈或諸如此類的另一種詮釋,不久前還似乎嚎啕、又像是滔滔的穹蒼,裝飾著現身眼前的金黃光芒,置身室內而稍稍靠近窗邊,就能感受到那股無法須臾親近,更無法直接仰視的熾烈日光,熨燙著不知有無濕透的地表, 

但願真有享受到寒假的兒童們,公園裡呼朋引伴玩耍、獨自或三五成群的運球,玩起盛行至今不墜的鬥牛,青春年華的不竭韻律;最後興許還是趁著白晝、日光仍存之刻,抓住某種尾巴的出門晃蕩及遊覽,那怕這副跟去年同一時期相較起來,果真不可同日而語的身軀,連同精神狀況,實在開始迎見夕陽。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