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偉大的蔣經國也有偉大的錯誤
2016/06/16 21:40
瀏覽2,006
迴響4
推薦33
引用0
蔣經國與他的接班人李登輝都曾是時代的強人,台灣也有曾經很棒的發展,但是在某些政策決定上,他們也許有錯?蔣中正不肯讓張學良重返東北,結果徒讓舊滿洲勢力拱手給了共產黨,又在東北驅逐了孫立人,造成林彪崛起,從此共產黨在軍事上站穩了腳步。蔣介石則在軍事與政治上走上了自己的絕路。
孫立人在台灣提倡國軍國家化,與蔣經國的國家國民黨化政策完全相反,於是蔣經國報請蔣公核准後以縱容匪諜罪名逮捕了孫立人,錯過了共產黨三反五反,軍事統一中國的良機,由於國民黨化的結果,又錯過了共產黨文化大革命的錯誤決定,失去了文化統一的良機。又因為實施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又白白錯過了經濟統一中國的良機。因為連續錯過了太多的機會,中華民國從此不但優勢不再。蔣金國的接班人李登輝讓黑金暴衝造成了民粹突起,國勢日衰,台海兩岸差異越來越大,競爭優勢的喪失,永遠失去了幫助大陸走向民主的機會。
1.蔣經國提倡軍隊國民黨化,將軍隊政工化,成立政工幹校,把持軍隊(結果是軍隊疊床架屋,增多了許多冗員,不必要的軍官)從此軍隊就更不會打仗了,並將軍公教警國民黨化,讓許多軍公教警加入國民黨,失去公正性。還為此曾羅織罪名逮捕與禁錮剿匪、抗日、戡亂三次戰役未有敗績的名將孫立人,只因為孫立人提倡軍隊國家化。(蔣經國如果不同意孫立人,可以冷凍他)但蔣經國拒絕讓軍隊國家化,使軍隊失去了戰鬥能力,國軍從此不再是解放軍的對手。
2.蔣經國提倡國民黨政治絕對控制,警總控制國家,新聞局控制思想,學校由教官管理學生(純粹管教,而非軍事教育,使得教育界多了近萬人的冗員開支),軍隊由政工控制軍人思想(軍隊多頭馬車管理,也多了萬人以上的政工冗員),全部由國民黨指揮由政治或者政戰管理,從此黨國不分家,完全失去主動與主觀,國家失去了戰力以及前進的動力。
3.因為國家國民黨化的結果,軍公教成員的大量入黨(憲法138條,國家軍人必須要超越黨派),造成黨國不分,使得整個軍公教體系變得非常不中立(權力使人腐化,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讓反對國民黨的人,在無奈之餘,變成台獨從事反對中華民國。 
4.蔣經國的法治精神不夠,命令警察對暴力搞台獨的人採用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在美麗島事件時,員警失去了應該有的獨立性,從此屈服給政治。還有未經過司法途徑就強行實施的一清專案,讓大批的角頭老大因為害怕警察政治迫害居然跑去競選民意代表,從此台灣就逐步走向了黑金政治。(法治放鬆就讓黑道坐大,坐大黑道的就能聚財,有財有勢就能威逼利誘買選票,有選票就能有機會掌權,終於形成黑金政治)
5.蔣經國延續漢賊不兩立主張,凡是與中國建交的一律斷交,邦交國就越來越少了。加上不敢與中國對抗,厭戰又怯戰,自絕於廣大世界,尤其是荒謬的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白白喪失了統戰中國共產黨的機會。(文化大革命使得中國經濟破產,毛澤東死後更是一窮二白,正是統一中國的大好時機),勾踐的十年生聚十年教訓從來不見施行,反攻大陸更是連口號都不是了。
6.由於放任讓國庫通黨庫,放任黨工任意取得國家財產,甚至國民黨黨職還可以領取18趴與退休金。從此貪汙日甚,引起台獨勢力膨脹。
7.缺乏勇氣與GUTS,中華民國歷任領導者,從來不敢向共產黨要求民主憲政統一,也不敢反攻大陸,苟且偷安造成名不正言不順,效率低落。
X.自從重用了李登輝,往後與地方黑勢力結合的黑金政治橫行,更是踩斷中華民國的最後生機。台灣從此向錢看,政治與司法與地方黑金結合,各方勢力結合只為搶錢。
X.李登輝上台後 為了尋求更廣泛的支持。 不顧長遠的供需關係。 大批建立大學,小小台灣將近2百所大學,大學若干科系的最低標準只有10分,成績低落不喜歡讀書的學生都能進大學,百分之90的人在學界、商界與父母的期盼下都進了大學,結果大學生人數大幅增加,平均程度大幅下滑,就算是有畢業文憑還是要從事黑手、粗工、派遣與臨時工該做的事情,就連各地清潔隊因為安定都有國立研究所學生前往應徵,就是供需失調的結果了。
X.還有更糟的供需關係失調。 大批開放電視台新聞台,小小台灣全國性電視台將近20個新聞頻道,(美國也不超過5個)為了競爭搶收視率,百分之90以上的新聞都是包裝過後的社會新聞,比綜藝節目還要更加繽紛撩人,拼命灑狗血來拼收視率,公平正義從此就失焦了。
X.不顧供需關係。 大批開放新銀行,小小台灣超過30間金控銀行,比歐美的密度要大,要不是後來發現問題,於是合併減少到16家金控公司,(遠比日本的11家金控公司要多)銀行業可能早垮了。
X. 由於以上的假性需求造成台灣經濟大幅成長,台灣錢淹腳目,李登輝為了尋求軍公教警的支持,大幅調整薪水,全國軍公教都應用了旺季的人力,拿旺季的薪水,再加行政命令與修法雙重綁架,將退休金所領的基數倍數挾持,加倍大放送。您知道嗎?居然退休後的收入比較上班還要多很多(尤其是教師與公務員),除了高倍數的退休金,還可以拿額外的高利息18趴,只要軍公教每退休一人,就得支出2.5倍的薪水加退休俸來維持正常運作,當事人45歲退休後,可領走國家約三千萬元以上的退休金,本人還可以進入其他關係事業領取退休金以外的第二份薪水,他們死後,配偶還可以繼續領取其退休終身俸,領到死。因為他們的薪水超高,貢獻貧乏,已經超過正常的國民納稅所得所能支付的。從此財政就失衡了,因為少部分人領走了大部分人的辛苦成果,財政預算大部分用在人事開支,卻沒有用在未來前瞻性的發展,台灣這樣還會有未來嗎?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天恩客
2017/06/17 07:52
尊重
尊重您的觀點!
3樓. 邱彼得
2016/09/10 21:34
李登輝才是蔣經國最大的追隨者

孫立人並不是甚麼了不起的人,但是他所持的觀點,軍隊國家化才是最重要的重點。蔣經國最大的問題是把軍公教國民黨化,所帶給人們自私自利的觀點深入民心,以至於反國民黨變成反中華民國。

李登輝的台獨政策正是蔣經國三不政策的具體實現

2樓. 邱彼得
2016/09/10 17:03
冤獄始末

1955年5月25日,在蔣的授意下,毛人鳳將孫的舊部、步兵學校少校教官郭廷亮以「匪諜」為名逮捕,由此拉開又一撥整肅高潮,一周之後,台灣南部又爆發了所謂「兵諫案」。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被拘捕的孫立人的舊部達到300多人,意在通過這些下屬來尋找打擊孫立人的突破口。郭廷亮被捕4天後,蔣介石還故作無事地召見孫立人,據孫回憶:「1955年5月28日上午10時正,『總統』召見我,第一句話問我近來看什麼書?我回答:『看《南宋史》。』他說:『那很好,很好。』他接著說:『你沒有什麼,你以後少跟政客們來往。』我回答他說:『是的,我一生最討厭玩政治和與政客打交道。』他隨即說:『這次我要把你給孤立起來。』同時他面色變得很難看(氣憤),隨即又迴轉微笑(不自然的)說:『你對於訓練部隊很好,不過打仗不行。』我當時聽了他這話,幾乎迷惑了。真是使我啼笑皆非,不知從何說起。我當時直言以對:『不然,將不知兵,何以為戰?蓋兵戰實為一體兩面,而不可分離。竊職總發從軍追隨鈞座卅餘年,轉戰國內外大小凡百餘戰,從未辱鈞命,而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守無寸土之失。殊不知鈞座所言『打仗不行』何所指也?若言爭權奪利,欺世盜名,則我不屑也。』言畢敬禮而退。未想到這竟是最後一次的見面。」

面對山雨欲來,謠言滿天,許多人勸孫立人儘速出走,但耿直的孫立人自認問心無愧,不為所動。而此時已被逮捕的郭廷亮,被押往高雄鳳山審訊,政工幹部要他承認有謀叛意圖,逼他交出孫立人的所謂兵變計劃。郭廷亮自然嚴詞拒絕了這些子虛烏有的問題,於是遭受嚴刑拷打。他不為所動,堅持不承認有謀叛企圖。眼看一招不成,保密局特勤室主任毛惕園又策劃出一計。先是將郭的妻兒也關入監牢。然後他與毛人鳳共同導演,勸郭廷亮寫自白書承認自己是「共產黨的間諜」以此來換取早日釋放,並且謊稱保證出獄有工作,不會牽連孫立人。在威逼利誘之下,郭廷亮寫下了「自白書」。接著辦案人員拿著這份「自白書」去威脅其他涉案人員,幾經反覆,終於有了幾十份令他們滿意的「自白書」。自此郭廷亮「匪諜」案和南部「兵諫」案便告坐實,扳倒孫立人已是箭在弦上。

8月3日,「總統府」局長黃伯度帶著上述「自白書」來到已被憲兵包圍的孫立人官邸,要其引咎辭職。孫立人知道其中必定有詐,斷然拒絕。黃又透過其部下陸軍副總司令賈幼慧,以及孫的侄子孫克剛等,轉達「上面」堅決整頓孫立人舊屬的立場,要孫立人顧全300多名部下的性命。自知回天乏術,孫立人無奈寫下一份簡短辭呈。然而這份辭呈並不能令上面滿意,反覆幾次,寫出了一份「符合要求」的辭呈。

8月20日,「總統府」發布「徹查令」,10月23日,歪曲事實的報告出爐,結論是:孫的部下郭廷亮「為中共工作」,利用孫的關係在軍中聯絡軍官,準備發動「兵諫」,孫未及時「舉報」亦未「採取適當防範之措施」,「應負責任」。郭廷亮被判處無期徒刑,先在綠島監獄服刑,假釋後,卻發生了在火車上跳車身亡的離奇「意外」。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o27nKk.html

1樓. 邱彼得
2016/08/11 14:55
疊床架屋浪費了公帑
全世界只有台灣有軍訓教官軍訓系統5000人,他們作滿25年退休,還要準備薪水退休俸,每年耗費台灣預算5000*50000*14+5000*70000*12 將近有100億元浪費在教官制度。全台灣軍對政戰訓系統8000人,他們作滿20年退休,還要準備薪水退休俸,每年耗費台灣預算8000*60000*14+8000*70000*12 總共200多億元浪費在與軍事戰力完全無關的政戰。你去問日本美國法國 她們都不需要政戰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