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超時空攔截》Predestination 逃不開的宿命?
2015/03/08 01:53
瀏覽42,974
迴響6
推薦6
引用0

看完《超時空攔截》Predestination,有沒有覺得暈頭轉向,又好像有被耍的感覺呢?

宿命果真的逃不開?

在這個故事裡,仇恨與相遇,是宿命的主要關鍵。

假設已經知道關鍵,是否有逃開宿命輪迴的辦法呢?

。。。。。。

《超時空攔截》Predestination 是由澳大利亞導演 Michael and Peter Spierig 改編自 Robert A. Heinlein 的短篇小說 All You Zombies (1959)(網路上,有故事的中英對照)

這部電影的主要演員有三人,Sarah Snook 飾演 Jane/John,(好帥的)Ethan Hawke 飾演酒保/旅行騎兵,還有 Noah Taylor 飾演 Mr. Roberson。Sarah Snook 還以 Jane/John這個角色,獲得了AACTA(澳洲的奧斯卡獎的意思)的最佳女主角獎,可見這個角色有很高的難度。

的確,Sarah Snook 飾演的 Jane 或 John 相當鮮明,讓人一點都不混淆。Jane 很甜美可人,卻也堅強勇敢,但是當 Jane 變成 John 時,已經經歷過許多身心上的煎熬,於是便散發著濃濃的,飄泊滄桑後的佯裝瀟灑。兩種角色的落差很大,也都深刻地表現,很具說服力,難怪獲獎(左邊兩張劇照,一個是Jane,另一是 John,都是Snook)。

整部電影,看不到任何先進厲害的機器,不過,這是個科幻電影,講述的是時空旅行的故事。

《超時空攔截》使用的時空旅行模式,是科幻小說裡常見的 predestination paradox(命定悖論)。整部電影,可以說就是,以故事來呈現predestination paradox 的公式:

"The Snake That Eats Its Own Tail, Forever and Ever..."

簡單解釋一下,什麼是「命定悖論」:有兩個事件,事件A與事件B。事件A會造成事件B這個結果,於是,有人說,「讓我回到過去,去改變事件A,然後,就不會出現事件B了。」耶!很聰明吧。不過,沒那麼簡單,因為,沒想到這個人一回去,「他」竟然就是,造成事件A發生的主要原因!於是,即使他已經回到過去,要去改變事件A,卻也因此造成了,事件B的不得不發生。

於是,事件B便「註定」一定得發生,因為會去阻止這件事情發生的人,剛好就是造成這件事情發生的主因,即使,他本來的用意,是要去阻止事件A的發生。那麼,這個人,該怎麼選擇,該怎麼讓事情終止發生呢?到底,人在此時,有沒有自由意志的選擇權呢?

如果,要讓這個loop能夠一直順利的繼續發生,人,當然是沒有自由意志。因為那個我們以為的「自由」意志,根本就是被註定好,已經包含在loop裡的選擇。人,只能根據那個已經設定好的決定,再做決定。於是,自由意志看起來是不存在的。

不過,《超時空攔截》隱隱約約暗示著,有可能會有機會,可以跨越那個loop。那會是什麼呢?有可能達成嗎?

相對於這種時空旅行的理論,是祖父悖論("I am my own grandpa",這個名稱,也是電影中,酒吧裡播放的那首歌 I am my own grandpa)。這個理論是根據1947年一首小說式歌曲「我是我的祖父」(I'm My Own Grandpaw)的歌曲故事。雖然《超時空攔截》Predestination 講的是命定悖論,不過電影透過背景歌曲,也提出祖父理論,作為對照。)不過,若是更細緻地閱讀,應該還會發現,I'm My Own Grandpaw 這首歌於此,應該還有其他暗示:當酒保準備帶 John,去找那個害了他一生的人,準備要去幹掉那個人時,這首歌出現了!明顯地在暗示他,那個關於他身世的「命定悖論」。

接下來,會牽涉到劇情,而且,一旦暴了雷,肯定就不好看了,所以,乖乖,先去電影院看完電影,再繼續回來閱讀。(也建議,先別看小說,醬看起來才夠爽快!)

。。。。。。

。。。。。。

。。。。。。

。。。。。。

。。。。。。

。。。。。。

。。。。。。

看完了嗎?

看完之後,有沒有一種感覺,拜託,這是在幹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們不會真的都是~~~?

沒錯,我也是一樣的感覺,恍神了許久,坐在裡頭,想了好久,想說我到底是漏掉哪裡沒看懂,怎麼完全沒想到,到底,所有的細節,該如何串連起來呢?到底,整個故事,是怎麼排列的呢?

的確,如你想像的,他們真的都是‧同‧一‧人。

首先,先來搞清楚時間與人物的出現與交錯。網路果然無奇不有,有人早就做好惹:

看過圖之後,頭更暈了吧!

好吧,來個簡單說明,先把故事分為兩部分,都以酒吧為中心。

第一部分,是Jane/John的迴圈。來到酒吧,John 跟酒保說,他就是那個「未婚媽媽」筆名的真人作者。實際上,未婚媽媽,是他原本的真實人生。John現在是男人,過去曾是女人。(這裡有段對話很有趣,「愈是真實,愈沒有人相信」;未婚媽媽寫的所有故事中,只有她自己的真實故事,沒有被《告白雜誌》Confession 錄用。)

怎會由女人變男人呢?當她還是個小嬰兒時,是個棄嬰,無親無故的。長大的過程,因為聰明強悍,獲得參加太空旅行的應試機會,希望有機會上太空服務太空人。但是,在打架後的身體檢查後,被發現,Jane 是個陰陽人,有兩套構造。她不能上太空,服務男太空人了。

然後幫傭,在一個巧合的機會,認識一個有錢的男人,但是,沒想到他竟然莫名其妙地不告而別,僅留下在Jane肚子裡的一個小孩。不得已,她生下孩子;而且,還被摘除掉女性器官。她生下小孩,也變成了爸爸。但是,不幸地,九個月後,孩子被偷了!

傷心欲絕,他開始認真當個男人John,而且,回去太空中心找工作。Mr. Roberson跟他保證,會給他工作的。但是,看起來好像根本沒有,因為,他變成了個落魄的三流雜誌作家。也遇到了酒保。

酒保告訴他,回去幹掉那個讓她懷孕的男人,洩恨吧。「只是,當這個人在你面前時,你真的會殺掉他嗎?」酒保這樣問John,答案的設定是,no,而結果John果然也沒有殺掉那個害Jane懷孕的John。(Mr. Roberson也這樣問過酒保,不過,當時設定的答案是yes,所以,果然酒保殺掉旋風炸彈客Fizzle Bomber。)

於是,回到過去的John,想要阻止事件發生的John,剛好就是那個引發事件發生的男人,也是讓Jane懷孕的男人。而Jane肚子裡的那個小孩,就是兩個自己結合所生出的。

更妙的是,那個被偷的小孩,其實就是被酒保偷走的,偷到Jane被撫養的那個育幼院。重新開始John訴說的那個Jane被遺棄的人生。

也就是說,爸爸、媽媽、和小孩,都是同一人!這也呼應了故事背景的歌曲「我是我的祖父」。

回到過去的John,果然沒有殺掉害Jane懷孕的John,然後,跟著酒保,來到未來,開始擔任Mr. Roberson指定的工作(果然,Mr. Roberson沒有虛言,他果然在他們某個「完成任務」之後,就會給John正式工作):在炸彈客炸掉大樓之前,拆除炸彈,還有找尋炸彈客。

。。。。。。

進入第二個迴圈:John 和酒保。

酒保會在酒吧出現,是個預設好的任務,就是準備要帶著John,回到過去,去認識Jane,懷孕,生小孩,再把小孩放到1945年,「製造個開始」。如此,才能確保最第一個迴圈,能夠繼續運轉。

當「製造開始」、「為未來播種」("lay the seed to the future")的這個任務完成時,酒保帶著John來到1985年,自此,兵分兩路:酒保準備退休,而John將開始他高難度的時空騎兵任務,拆炸彈、逮炸彈客。

來到1985的熱血青年 John,開始解決炸彈問題。在一次任務執行時,被人偷襲,來不及拆炸彈,結果,竟被炸爛整個臉。正當John在找他的時空機器,想要逃回去時;酒保(太空騎兵)來到他身邊,把時空機器交給 John,John 趕緊回到1992,經過燙傷手術,徹底換了張臉。

這個場景,就是電影一開始的場景,原來當時的太空騎兵並不是 Ethan Hawke 飾演的那個騎兵,而是 John。原來,John就是太空騎兵的前身。太空騎兵/酒保,此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是他自己就是造成自己灼傷的原因。

可是,為什麼會有炸彈客Fizzle Bomber?為什麼要放炸彈?

回到酒保的故事就知道了。最後,因為身體與心理的傷害,已經不適合在回到時空騎兵的工作,Roberson建議酒保再完成一個任務之後,就退休。

退休時,酒保選擇回到1975,在11,000人大爆炸之前,因為,他還想再繼續找尋炸彈客,那個害了他後半生的人。跟當時John抱怨有個男人毀了她的前半生一樣。酒保也要回去報仇!(不過酒保也提到,找到Fizzle Bomber是他的希望:阻止悲劇的發生。)

但重點是:報仇。

之後,由一些巧合的線索,他終於發現,原來,Fizzle Bomber就是他自己。

於是:酒保=John/Jane=Fizzle Bomber (I'm my own Grandpaw!)

。。。。。。

讓我們再回到那個混亂的爆炸場景:當時,酒保原本是想要去找到Fizzle Bomber,抓到這個將會炸死11,000人的壞蛋;但是,就是因為他的臨時介入,跟John打了一大架,才會耽擱John的計畫,使得他的時間不夠多,無法即時拆掉炸彈,也才會引起炸傷自己的意外。

也就是說,原本是想要去解決問題,避免災害的酒保,剛好就是那個「耽擱拆炸彈時間,也害了自己被炸傷」的原因。

。。。。。。

為了報仇的退休時空騎兵,待在1975年,想辦法要逮到Fizzle Bomber,幹掉Fizzle Bomber。

不過讓我們回憶一下酒保/時空騎兵的身心狀態:1992年時,在做過燙傷手術之後,醫生已經評估過,酒保此時已有輕度的精神問題。於是回到1975時的酒保,應該已經開始有情緒控制的問題了。

於是,就在遇到Fizzle Bomber時,酒保不聽他的提議,拔槍自己殺掉自己。接著的人生就是跟著一個平庸無趣的女生廝混,使得他的精神問題更加嚴重,因此,開啟了他利用尚未除役的時空機器,穿越時空放置炸彈,當個炸彈客。

於是,炸彈繼續安裝-->John就要繼續拆-->John要繼續拆-->就會遇到炸傷臉-->會炸傷臉-->就要退休-->於是就需要再次進行「最後一次任務」:去為未來播種---->換臉成為酒保的John-->就要來到酒館-->等著John的出現-->再次帶他回去找Jane播種-->然後偷嬰兒。

一切,「無可避免地」,又繼續重來一次。無止息地一直重來。

無止息地一直重來,就是故事裡曾經提到的一個詞:"the snake that eats its tale"(右圖)。(這個詞彙,是個關鍵,也是有可能解開Jane/John的宿命論的方法。)

。。。。。。

不過,有沒有懷疑,為什麼Fizzle Bomber要一直安裝炸彈,當個炸炸彈客呢?

Fizzle Bomber的解釋是,他在救人。不過他沒意識到,他的救人,其實是害到更多人。

這裡就是個關鍵,也是個關於「命定悖論」的隱喻。

無論是John回去想要幫忙Jane;或是酒保想要來到1975年幫忙John,打的念頭都是,「我要幫忙」,但是其實都是在「幫倒忙」。他們的介入,反而是讓事情更嚴重更麻煩的主因。

此外,發瘋的Fizzle Bomber應該不只是想幫忙而已,他也有數次提到:我好想念你們。這句話暗示著,他必須一直去架設炸彈,才能將John引出來,將仇恨也引出來,才能讓酒保(變臉的John)來到他的眼前。

「仇恨、相遇」,就是Jane/John/Fizzle Bomber命定循環的關鍵。

。。。。。。

然而,會讓自己回到過去,就是基於仇恨;因為仇恨,而跟過去的自己相遇。

第一次基於仇恨的相遇:John告訴酒保,他恨當時離開她(Jane)的那個男人,也恨那個小孩被偷,這兩件事,使得她的人生,完全被毀了。酒保問他:如果把「這個人」帶到你面前,你會殺了他嗎?

「這個人」是誰呢?既是John,也是酒保。John 該殺掉自己嗎?(John還沒想到是不是該殺酒保,因為此時,他還不知道自己就是酒保,要在換臉之後,才明白。)

第二次因為相遇,而更加仇恨的例子是:酒保與Fizzle Bomber在洗衣店相遇時,Fizzle Bomber 告訴酒保,他很想念他們(John/Jane)。原來,放炸彈,引過去的自己來,是Fizzle Bomber設計與酒保團聚的一種方法。

Fizzle Bomber告訴酒保,千萬別殺了他,只要團聚相愛,所有的輪迴,就會結束。

他們兩個團結,就可以讓事件終止。因為一來,那個即將殺死11,000的事件尚未發生;二來,不殺Fizzle Bomber,酒保就不會發瘋,也不會亂放炸彈;三來,不放炸彈,John就無需繼續任務,甚至,也無須被炸傷臉。

不過,酒保沒有接受意見,仇恨,在他的內心翻騰,兩槍幹掉Fizzle Bomber。

酒保的仇恨來自:1. Fizzle Bomber自私的用殘忍的方法,驅動這個循環;2. Fizzle Bomber害他遭受難以估計的身心的痛苦。

。。。。。。

甚且,繼續探究就會發現,那個傷害11,000人的爆炸案,是誰幹的呢?

酒保告訴Mr. Roberson要回到1975年三月,在爆炸案發生之前。不久,酒保就在洗衣店幹掉Fizzle Bomber。那麼,幾天(或幾個月)之後的那個爆炸案,還能是誰幹的呢?

當然就是,後悔殺掉Fizzle Bomber 的酒保。

悔恨,再度變成推進這個無窮命定的成因了。

。。。。。。

人在此時有沒有自由意志呢?

有沒有任何的轉機,可以改變命運的無窮循環?

Fizzle Bomber告訴酒保,有機會:「愛」。待續。

。。。。。。

希米露喜好:★★★★

劇情:★★★★☆

演員:★★★★☆

影音:★★★★

約會電影合適度:★★

(★代表1;☆代表0.5;最高★★★★★)

有誰推薦more
迴響(6) :
6樓. Jack
2018/04/13 11:59
想說,很喜歡你的文字和想法。要打破這個 循環,就像生活中很多的糾紛和矛盾,真需要大家都投入愛,才能有解決的可能呀
同意。。。
包容與無差別也很重要。

謝謝喜歡。我的榮幸。 ximilu2018/05/17 18:49回覆
5樓. BB
2017/01/06 10:24
酒保其實一開始在酒吧,就知道他要找的人是以前的自己了,為了要達成這個循環,必須要做的任務,從酒保要把John從Jane身邊帶走那段可以看的出來。

我知道你是誰,你也知道你是誰,現在你可能知道我是誰了。(timq0748@gmail.com)
4樓. 牧紫日矜
2016/08/23 21:02
妳好:

我看完後就是看了妳的影評,才更了解劇情,所以我在整理的時候有附來源引用妳的解說圖片,想說跟妳說一聲~

文章:https://mtrg.co/2016/08/23/predestination/

感謝妳:)(purshinedang@gmail.com)
請用,不客氣。^^ ximilu2016/09/26 23:49回覆
3樓. Jack
2015/05/21 00:45
還不錯看... 可是看到最後都是自己.. 有點傻眼阿(jack@codex.wiki)

的確真的很震撼!讓人好想再多看幾次。

推薦Ex Machina,驚嚇的效果,絕對有過而無不及。

ximilu2015/06/06 10:23回覆
2樓.
2015/05/04 00:33
酒保問JOHN或是將她恨的人帶到他面前他願不願意殺他,當時JOHN是回:全心全意!並不是NO喔~而後JOHN發現自己就是那個讓JANE心痛的人,而沒有殺了自己
當酒保被問時,他回答他覺得他什麼也做不了(I can't do it)但最後卻無法原諒自己成為炸彈客而把炸彈客殺了喔,但這只是開起他成為炸彈客的循環~(炸彈客有說,殺了炸彈客就是酒保成為他的開始) 
謝謝 蘭 的提醒,有空時,會調整修改;當然,若是有時間,應該再看一次才是呢。^^ ximilu2015/05/04 14:55回覆
1樓. poyaka
2015/04/26 00:50

酒保是跟fizzle bomber打架,不幸打輸了,被打到嘴角都是血

酒保不是跟John打架哦

(poyaka@yahoo.com.tw)

Dear Poyaka,

謝謝你的提醒喔,關於失誤之處,會找時間修改。感謝。希望能再看一次,把沒連結好的地方,或是有誤會的地方,再搞清楚些。希望大方向沒問題才好。謝啦!

ximilu2015/05/04 14:5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