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主人吃廚餘,公僕啃牛肉?
2012/10/24 06:14
瀏覽3,779
迴響7
推薦14
引用0

前言:請不要說最近因為「勞保」、「公保」與「軍保」的爭議是「相對剝奪感」,爭議的真正本質是「絕對的掠奪」,擺明了就是「惡僕欺主」。問題不是在「見不得別人好的比較心」與「民粹」,根本就不是「階級鬥爭」,而是台灣人民怒吼更痛恨政府決策者的「態度」!

===【透視鏡】===

 

灣人一向疼愛子孫,只要為了子女好,別說只吃「陽春麵」,就算是撿「廚餘」,或是受點苦多餓個幾餐,能讓子孫好過一點,都肯。

 

氣憤不平的卻是,就算是自己願意(或被迫)吃「陽春麵」,隔壁的官,卻大口大口地吃「牛肉麵」,樓上的吏,也是香氣撲鼻的「黃魚麵」。如果這是他們的真本事,心胸寬大的台灣人也沒話說,但是,「牛肉」卻是從我家牧場「搶」走的、「黃魚」是從我家池塘「偷」去的,哪能不義憤填膺?

 

請不要說最近因為「勞保」、「公保」與「軍保」的爭議是「相對剝奪感」,這說法根本是「鴉片」,完全是繼續在麻醉與欺騙善良的台灣人民,爭議的真正本質是「絕對的掠奪」,擺明了就是「惡僕欺主」

 

名不正、言不順,依法無據、只是「慣例」的四十四萬退休軍公教的「年終慰問金」,每年兩百億元「牛肉麵」巨資是誰出的?正是將被迫只能吃「陽春麵」的廣大勞工與上班族納稅人所出,政府卻還大言不慚說「合於程序」,託辭「慢慢改革」,這不是「搶」,還能是什麼?

 

四大公營行庫,竟然還有「十三%」的優惠利率存款,從二○○八年到二○一二年,就由國庫撥款了一百八十四億元「黃魚麵」巨資,還是將被迫只能吃「陽春麵」的廣大勞工與上班族納稅人所出,偷偷摸摸就中飽私囊,這不是「偷」,還能是什麼?

 

笨蛋,問題不是在「見不得別人好的比較心」與「民粹」,根本就不是「階級鬥爭」,而是台灣人民怒吼更痛恨政府決策者的「態度」

 

人民納稅,是國家的「主人」,官員領薪,是國家的「僕人」,不管是古代封建國家還是當代民主國家,天經地義,「爾祿爾俸,民脂民膏」,不是上至馬英九到每個官員都會背的嗎?

 

如今惡僕公然欺主,不好好治理人民所託付的國家,搞砸了,就來「恐嚇取財」,政府變成「綁匪」,人民變成「肉票」,才讓一向寬厚的台灣人民再也忍無可忍。

 

勞保將要破產,七百五十萬名五十歲以下勞工將要「晚景淒涼」,這是「恐嚇」,接下來,勞保不能倒,所以「不能吃牛肉麵只能吃陽春麵」,這是繼續從主人口袋裡「取財」。

 

健保也是一樣,健保要倒了,先「恐嚇」一次,然後來個「二代健保補充保費」,健保當然不能倒,「公僕」再度向「主人」台灣人民掏口袋;為了馬英九與吳敦義的選舉,政府率先破壞市場機制,「凍漲」油電十六個月,然後又是台電與中油要倒了之恐嚇,恐嚇之後就漲價,還罵人民「不懂經濟學」!

 

如今,連三百八十萬名家庭主婦與失業人民也不放過,又恐嚇說二○四六年「國民年金」要倒,於是,又要「主人」每個月再多繳五十二元,一個月又要無收入的家庭主婦再出七百八十元。

 

對於九百八十萬名勞工,恐嚇再取財、對於三百八十萬名家庭主婦也是恐嚇再取財,這個政府不是「無能」,而是比流氓、綁匪更狠、更壞、更無恥。

 

但是,對於四十四萬名退休公務員,政府第一反應卻是照顧有加,「依法無據」也要發放「年終慰問金」,對於七十萬軍公教也是「主動承擔」,政府已經撥補三千億元,是要勞工與納稅人的稅金去補貼他們的退休生活穩當與舒服。

 

差別在哪?就是對決策者而言,勞工與家庭主婦是「他們」,是「被統治者」;「公務人員」是「自己人」是「統治者」,政府當然優先照顧「自己人」,這段日子以來,馬英九政府不斷證明他們就只是「官員階級」的代理人,哪有什麼「全民政府」與「服務型政府」!

 

主人吃廚餘、公僕啃牛肉,惡僕欺主才是這個政府的「慣例」

 

更可惡的是,這些「公僕」還常罵「主人」不重視人才,說他們的薪水並不高,老是拿那些炒地皮、搞股票的投機者來比較,或是拿新加坡的薪水來自怨自艾!

 

投機者得暴利?這不就該是「公僕」應該去管理、改革制度的嗎?人民付了薪水,公務員管理不好、無法建立好制度,竟然還有臉說嘴?真不知高普考是否應考「恥」字該怎麼寫?

 

比起新加坡,這些公僕更丟臉了。新加坡官員的高薪,是他們用績效換來的。在新加坡的目前制度中,公務員有「固定薪水」與「變動薪水」兩部分,分別占六成與四成。

 

變動薪水有四項指標:「中產階級的實質薪資成長率」、「最低收入二○%的實質薪資成長率」、「失業率控制」與「國家實質GDP成長率」,達到了績效,加發六個月獎金,達不到,一毛都不給。

 

請注意,新加坡的官員高薪是和「全民薪資成長」一起連動的,絕不可能全民薪資倒退十七年,他們還敢連續加薪「三%」,十七年以來已加了「二五%」!

 

更重要的是,「最低收入二○%的實質薪資成長率」最讓人感動,就是一定要處理貧富差距,低收入的要富起來,絕對不能扭曲分配,只照顧大富豪,只讓有錢人好起來的「總數字」好看

 

看看新加坡,想想台灣,難怪人家會為國家拚,為國家找出路,他們更知道自己是僕人,使命就是為主人服務。

 

反觀台灣,看看惡僕欺主,主人吃廚餘,公僕啃牛肉,他們卻還振振有辭的嘴臉,總有一天,這些官和吏,會把台灣變成是「希臘」!

 

       《本文已刊載於 20121023 Nownew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野武士》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陸比歐(童子雞)
2012/10/28 10:59
主人吃便當,公僕問我們有沒有吃 第二盒

公僕 不只啃牛肉,啃的還是高級的牛排。

國民黨這一波的改革,不只得罪了軍公教
鐵票,也看不出什麼創意。

從 產創條例 開始,國民黨 就老是呼應民進黨
的提案,看不出黨版的堅持。

.
全國第一條需求反應式智慧型公車:
藍光一號,在台中市上路。從台中工
業區到中港轉運站,全長七點七公里
,依預約需求派車,避免公車空駛浪
費,有效節能減碳。

其實我覺得65路公車,也可以考慮納
入類似藍光的概念。

搭65路公車離峰時段,會坐去潭雅神
綠園道的,其實不多。離峰時段不妨
只開到[潭秀國中],可有效節能減碳

.
65路
上、下班尖峰時段:依原路線行駛。

.
離峰時段建議路線

去潭子:潭子火車站→雅潭中山路口
→潭秀國中(勝利路)

回台中市區:潭秀國中(勝利路)→轉往
潭興路三段 (潭子郵局 對面)→潭 區公所
→中山圓通南路口

-

(註:原本潭興路三段 是有站牌的,被撤
掉以後,胡市長就民調雄風不再。)


We are at war and we will win it.
6樓. 小食堂堂主
2012/10/25 12:26
呼籲國軍卸下青天白日徽換上紅星徽!!!~解放軍年終會發你三個月的........ 年終的意義=過年支出!!!~別忘了這些人以前是比別人少領年終的!!!
哈~~~
5樓.
2012/10/25 08:01
愛馬幫的往生公都死絕了,一個都不敢來反駁。

陳學聖委員說的好:他已經在最近的事件中聞到了血腥味。

無產階級革命鬥爭的號角正式響起,很快就會流下革命的第一滴血。

4樓. TrueOflife
2012/10/24 10:22
勞保結構錯誤會讓馬政府一直不重視經濟、失業率、民間投資率

以圖說明會更清礎


增稅造成經濟衰退,承擔部份就是勞工及雇主,經濟衰退造成失業率增加,勞保基金增加失業補助支出,造成馬政府及主計處、財政部不在乎失業率、不在乎民間投資率,因為勞保基金大部分是我們的錢,當然經濟持續衰退,馬政府有持無恐




所以勞保結構會讓政府一直不重視經濟、失業率、民間投資率


馬總統必須由勞保政府補助比率來提升勞工福利,讓內閣官員自動重視失業率、民間投資率
3樓. AngryBird
2012/10/24 08:33
請問黃先生你是哪一黨....

李登輝執政時的黑金、陳水扁執政時的貪污加上現在的馬英九.....

本來以為馬是比豬不貪婪的動物....

想不到馬這種畜牲除了貪婪還比豬陰狠....

有人常常問我是哪一黨,我的回答是李登輝時期我看自立晚報,陳水扁時期我看聯合報,現在馬英九當政我看自由時報.....你說我是哪一黨!

創夏先生你可知道什麼叫做"巨寄生"嗎?....他們和"微寄生"很像....

所以人民要時時刻刻盯著當官的跟他們算帳....我應該是屬於算帳黨吧!

2樓. jun5238
2012/10/24 08:29
李濤比而不周!

這都是李濤的比法啦,他以為他錢賺得很多,小孩都跟馬總統一樣送出國,就比咱台灣勞工聰明,拜託,我們只是比較不會賺錢,不代表我們很笨,好嗎?

他先把台灣大官,拿去跟新加坡李顯龍比薪水,啊,新加坡好棒喔,台灣大官待遇真不好。

然後,他再讓記者去拍90歲單身榮民老杯杯,喔,住得好簡樸喔,上醫院都要人家幫咧,真可憐,還有每月才拿1萬5,去榮民醫院花到快光,批鬥他們的人真是沒人性呀。

我是不知道這些榮民老杯杯這麼可憐,怎麼常有大陸的家屬來爭產,還有假結婚,拐騙榮民遺產,報載退輔會,回收單身榮民過世後的遺產,十年就回收了上百億。活到90好幾,身體硬朗,沒事就跑醫院,花錢?怪了,難道在醫院遇到騙子?榮民上榮家醫院免費呀。

我常開車在路上跑,光只板橋往總統府的這一路上,近一個月,多了兩個老阿桑賣玉蘭花,艋舺大道有個老婦推著車,沿斑馬線乞討,昨天又新發現一個瘸腿的老伯,在中華路的快車道上,敲著汽車玻璃叫賣口香糖,所以我強烈要求李濤訪問路上的丐幫,看看裏頭有沒有誰是退休清苦的軍公教或榮民老伯。

1樓. 陳凱爾
2012/10/24 07:47
台灣百姓要忍到幾時呢?
台灣官員怎能跟新加坡的官員比? 2011年政治清廉度新加坡排名第五.台灣排名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