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關西坪林范家,地靈人傑
2009/08/07 19:55
瀏覽4,350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我進入聯合報採訪第一站,接下新埔、關西地區,是兩個淳樸客家小鎮。

報到第一晚,我的前輩許正雄兄和許的黃姓房東,因魚缸中的小蝦不夠了,深夜10時許,提議到溪邊捉蝦。

當時是11月初冬,夜間九降風呼呼響,但還不至於冷,報到第一天連房子都沒著落,借住黃家,因而也跟著摸黑下溪,反正從小就在溪中捉魚、捉蝦,這難不倒我。

我開燈一照,果真溪水清澈,水中紅眼點點,不少蝦子舉著長螯貼著水底巡邏,還有溪哥魚,我很快的抓了幾隻蝦。

隔天天亮後,我跟著許兄跑路線,經過深夜抓蝦處,才知道在關西坪林,地點就在關西名宿范朝燈家下方。

當時范朝燈已仙逝,但他生前重視教育「十子十登科」的故事,在地方流傳,我的前輩同事范楊恭因宗親、族輩關係,對范朝燈一家人甚尊敬。

在採訪一段時日後,陸續聽聞了關西范家的故事,這是典型客家人重視文教,晴耕雨謮,不管務農經商,重視文人也重視子女讀書,重視家庭親友間倫理關係,兄友弟恭。

家族對外樂道的不是財富、田產,而是藏書、好古、敬書、勤儉、樸直,家人也懂得藏鋒,各精一藝但不炫耀。

先前採訪時,曾和范朝燈五子范光銘接觸,他當時在關西高農(今國立關西高中)任職,他競選立法委員,當時已近60歲,做伏地挺身、翻斛斗,強調要為民服務,身體就要好,也反諷當時常見立院打群架,是「力委」時代。

當然,選舉不是比力氣,何況立院一度進入「利委」時代,選舉動員人脈,且花錢花時間,不是一身書卷氣的人就能勝出,出奇耍詐也做不來。

不久,我離開主跑新埔、關西路線,主跑縣府會、文教、警政等線,約七、八年前,遇上范朝燈八子范光隸,他是明新科技大學休閒管理系主任,初次見到他時,他蓄著鬍子,手上停著隻鸚鵡。

當時令我感到興趣的是,休閒系做什麼?現代人平常忙翻了,休假時最想躺著、無意識的看電視、做做平日沒事間處理的雜事、家事;范光隸提供精緻的茶道、生活藝術、餐旅管理,讓人眼界大開,如今精緻美食、養生茶飲和休閒正熱,可說真有遠見。

今年七月底,報社何來美副主任要專訪關西坪林范家,由小弟陪同,到范家後,范光銘老師記起小弟,回憶起當年曾採訪他,儘管已剩依稀印象,他熱心請我飲一杯自製的「土汽水」,說明是養生飲料,他喝了不見老。

談天後,大夥還到范光隸住處走動,進入他家猶如進入動物園,見到孔雀優雅地散步、亮扇尾,還躍上樹幹,另一頭是火雞、鵝、綠頭鴨,還有一長排的鳥園。

鳥園內大都是鸚鵡,可見范光隸很愛鸚鵡,其中一隻白鸚鵡聰明、活潑,把范光隸的肩膀、前臂、頭,當成了棲息站,吹口哨、比手勢就來,看到范光隸手上有東西,還會啄一啄。

「牠只有兩歲,很好動」范光隸說,鸚鵡壽命跟人差不多,養一隻鸚鵡,「可以做一輩子」的朋友,他退休後,成了養鳥達人。

到他家能如此接近鳥群,而鸚鵡、孔雀等鳥也不怕生,大概只有像他一般活在大自然才能做得到,想想我對大自然,存在掠奪與利用,難怪是「沈魚落雁」─魚沈水底逃避,雁落荒而逃。(本報記者羅緗綸)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