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它蜿蜒在我的生命 ,不二.‧‧‧
2008/04/01 13:38
瀏覽3,245
迴響9
推薦86
引用0

它蜿蜒在我的生命 ,不二.

一一一那條山道陪伴了我的童年、少年、青年….

 

曾經飛起──

相思林在我的腳下,滿是小黃花的,我用力搧動雙臂

直到夢醒

    

有陽光穿透高樹灑下

 

有松鼠緣樹而上,然後彈跳高枝橫過

 

我與陽光是唯一。

 

曾經攜書,為備考試而上山

然而,那麼可愛的群鳥──

你不能不追隨 

直到戀戀天黑

 

有風烈烈

然而

夾雨輕輕

輕輕潮濕你的襟袖

然後定住你在那風雨石階的高處

你與風聲是唯一

 

曾經悲哀,為理想落難,無處可去

每日踏著它

如嬰兒肆意踐踏他母親的胸膛

 「教我如何不想她」      「追尋」

 「誰能禁止我的愛」

嚎聲喑啞地放歌

他與自己是唯一

 

曾經驚訝

清晨的寒雨裡,頂著黃色雨衣的痀僂老者,原來

每天都是他來清掃我的階石的 

突然

 

每一片葉尖湧泉的喧嘩聲都靜穆了

我也把走路的步伐放輕    放輕

甚至,幾乎不敢跨大步地通過

 

從此伊就是我印象裡整座山最溫暖的不二

 

   那條如今早已不再僻靜的山道

 

它蜿蜒在我的生命。不二。

                                                                              泥土於2000年秋深懷想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舊稿憶詩
上一則: 舊作一首
下一則: 李清照故事──
迴響(9) :
9樓. 黃子岫
2008/05/17 21:57
那條山路

泥土先生:

這首詩的氛圍,讓我也回想起至今仍蜿蜒在我生命中,

那條我童年時代,來來回回走了六年的蜿蜒小路。

至今,我依稀記得當時的陽光、空氣、樹林,

及那些松鼠、鳥類、昆蟲......

年紀大了,到了會懷舊的時候了──哈。

年輕時,新與舊的事物間沒有明顯的區隔,相互強力地滲透著──

永遠有雄心壯志,把新的事物有力地貫穿過去,似乎總能扭轉什麼──賦予舊事物一些新的意義或是什麼的‧‧‧

如今呵,新的與舊的事物間,仍然沒有明顯的區隔‧‧‧但是‧‧‧

已經沒有了那種企圖心囉。

於是懷舊就真的只是懷舊‧‧‧

您還年輕,加油喔‧‧‧

老泥土有感

泥土‧‧‧郭譽孚2008/05/19 19:58回覆
8樓. 晨曦Catherine
2008/04/29 12:33
感謝泥土伯的回應

謝謝賜贈這張相片。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2008/04/29 13:54回覆
7樓. 螞蟻蝴蝶
2008/04/09 23:09
蜿蜒而未迷惘

蜿蜒的    不只是石階

是青春     是曾經的沉思    與剎那迸發卻永恆難忘的豁然

螞蟻老師

哇,許久不見,風采依舊。念念。

蜿蜒的當然不只是石階‧‧‧好朋友忽然消失,怎能豁然──

看您彩色的粉筆新圖像,很清新的感覺。

祝福大家都好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2008/04/10 07:24回覆
6樓.
2008/04/08 13:25
唯一
還是會有陽光如昨日的和熙
而我的童心
只有回朔夢裡重生
相思林呀
喃喃說著
曾經的唯一

還會有風雨相隨
那些鳥語 那陣花香
那塊沉思千年的礁岩
誰讓襟袖又濕
矇矓中
是我還在漫步的年少

於是我放聲歌唱
於是我對著山谷吶喊
回聲響起
依然是當年的豪情
只有這個時空
還在不變的流連


世俗的塵囂漸漸消逝

我的呼吸與風聲同調
在相同的頻率中
再次尋找到

生命的唯一
我所眷戀的 我所珍愛的

童年像是風中錯落的輕笑

攀樹的自己

採摘的自己

眺望的自己

樹下好睡的自己

都一起探出了頭來 

甚至,那個受傷的自己 

也由這個半老的軀體裡快樂了起來  

呵    然而

在這個豪情早已冷落的年代,

您是意圖以童年來隱喻成長的偉大理想麼

或以年幼直指理想主義者愚昧的無知呢

都該已遠颺了

對我

該不眷戀

該不珍愛

童年就是童年

那些讓我們難忘地錯落在風中的輕笑呵 

泥土‧‧‧郭譽孚2008/04/08 15:48回覆
5樓. 水漾妮蘭
2008/04/07 05:28
那年月

也曾在青綠的山徑上
搜尋童年的味道
一片片幽婉的凋葉
如髮香般,靜默孤單的飄落
也許,搖曳的葉瓣
勾勒著不完美曲線
然而,那繚繞的詩意
卻蜿蜓成一波波
如傾如訴,柔板的樂句
心聲付山韻,一曲輕輕歲月
刻劃著既有的曾經
 

感謝您帶來的曲子

如此幽婉地在此漾開

讓泥文中的焦灼乃能得到休憩

在靜謐中   呵

輕靈的音符   盪起

在髮際    在頷間     在空氣中──

也感謝您回應的詩文

如此在幽婉地氤氳中

把僅僅地一段

那麼凋葉髮香般地曾經

竟呢喃成了

在易逝流光中

無限溫存地永恆刻劃

讓我們輕輕感謝   莫驚走了那易逝的流光──

泥土‧‧‧郭譽孚2008/04/07 19:02回覆
4樓. 心如
2008/04/04 07:56
曾經

泥土:早安安!

E過來一棵鄉思樹讓您看看!哈哈...同樣喜歡大自然!

年紀大了,逢假日我們都往山跑,帶著相機捕捉童年的記憶,鄉間的繁花小路,一直都是我的最愛!

看到您的照片作品,真感動──這撒上了金粉的綠蓋,空氣中還餘著清香‧‧‧

嚴格說,它不是我很喜歡的樹,因為覺得它不夠挺拔或虯勁;樹葉不夠綠──太秀氣了──

然而,欣賞它,就像世界上本來不是那麼完美‧‧‧由那樹上掛下來的毛蟲,到常來停歇的綠繡眼或白頭翁‧‧‧吱吱喳喳地真像我們所常見的鄰居話短長的每日親切生活呀‧‧‧

此再謝,您提供這張清朗的攝影作品。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2008/04/05 20:46回覆
3樓. 葉莎
2008/04/03 22:17
童年的小路

在我的家鄉

童年的小路 很多已經不見了

很懷念小時候上學要經過一整排竹林的日子

泥土愛風聲愛泥土愛自然的情懷
始終如一呢


一旦落入紅塵 
不管成為精靈或是塵土 
這肉身終究沒參悟 

說到竹林,總難忘每天青翠的竹林,某天,忽然轉枯黃開花的印象──

聽說要六十年才一次的──

看它那竹節間蒼黃不大的筍狀小芽,一枝枝伸出,展示著一個甲子的風霜渡過的宣告──

是喜,是憂呢?生命無聲地推移著‧‧‧

啊,朋友,總在小溪濯足、大漠遠行與淡江風情中探索的您,是喜?是憂?──還是另有什麼恆永與深刻的意義?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2008/04/04 13:05回覆
2樓. Chen Mimi
2008/04/03 05:10
我也喜愛

我也喜愛倘佯在大自然間

讓花香鳥語 藍山綠水 陪伴

內心喜悅及感受非比尋常

歡迎光臨,感謝回應。您經營的同學會真讓人羨慕。

在南台灣成長的您們,在那樣的大自然裡,確實是不太一樣的,但是作為同一個大自然‧‧‧

我服役時曾經在三地門、左營、鳳山駐紮,那飽滿的陽光,蒸騰的綠意,與倒頭就可睡倒的行軍,真是美好的體驗──

祝大家都好。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2008/04/03 20:47回覆
1樓. 花蔭深濃
2008/04/02 13:47

時空景象歷歷在目,深深的情感滿溢文字間。

我喜歡大自然,自然的山光水色、花草石蟲,以至於自然樸拙的人們,都讓我感動流連──

謝謝您的回應。祝您的腰傷早日康復並恐龍家族萬事如意。

泥土敬白

泥土‧‧‧郭譽孚2008/04/02 17:5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