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程國強 / 風雨飄搖的臺灣
2018/09/18 03:45
瀏覽1,818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自從蔣中正總統逝世之後,臺灣的政權進入另一看守內閣手中,由於蔣中正向來高瞻遠矚,用人適當選中了謙虛謹慎的嚴家淦財經專家為副總統,他不會和蔣經國爭權奪利。嚴家淦在一片寧靜的環境中遵從憲法規定在蔣逝後繼任總統的職位。隨後在期滿之後上書國民黨中央委員會謙辭再任總統,並為國舉才推薦蔣經國為總統候選人,算是開啟了新的蔣經國時代,此事載之史册甚為中外人世所稱道。、更為國際輿論廣為流傳,尤其是英文的省報(The Province ) 英文太陽報( The Vancouver Sun) 和我非常友善。因為以前吃過中共同路人造謡生事的苦痛,所以我便以報舘負責人的身分參加了「Vancouver Newspaperman’s Club」温哥華新聞記者俱樂部為會員,時常在俱樂部去喝酒聊天認識許多外國新聞從業人員對於我的工作幫助更多,在新聞報導方面還有正面影響。另外我因爲領有由馬星野董事長及魏景蒙社長所發的中央通訊社記者証,所以用英文字發新聞稿時只收取半價優惠。因為見報率高引起國際社會的觀注,僑務委員會副委員長國大代表梁子衡還時常和我長途電話聊天成為終身好友,他很佩服我的幹勁。在國家多難的時候,大家都認為蔣中正總統是個有福氣的人,因為中華民國和美國正式斷交是1979年的元月一日,而他在197545日即已逝世,否則的話,以他的個性剛烈真是情何以堪。也是托國家的福,蔣經國早日繼位得以順利進行中華民國十大建設的推動,為國家奠定了今後的發展基礎,更能努力到亞洲四小龍之首,即使與美國關係斷絕也未動摇國本。

蔣經國當選總統之後,國家風調雨順經濟成長加速,不但四海同心尤其非洲國家的外交關係密切,中華民國派駐非州的農業技術合作協定,更培養了當地居民的自耕自足,楊西崑大使的(非洲先生)並非浪得虛名,更在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位上增加許多優勢。而僑胞回國投資的資金也急速增加,每年回國慶祝雙十的僑胞人數也大幅提升,新任僑務委員會委員長毛松年時代甚至有超過七萬人次的記錄。而世界各地新成立的社團也都偏向中華民國和維護中華民國,譬如說: 「世界華商會議」在美國召開,「世界中文報業協會」也都是反共意志堅強,無不以中華民國為依歸,世界華商銀行的成立就是國民大會閩藉代表何宜武努力爭取的成果。因為東南亞國家的華僑組織還是以福建藉的華裔為主,特別是菲律賓,馬來西亞,和印尼的銀行界人士。他們都是家財上億元的金主在僑居地對當地政府都會有強大的影響力。中華民國政府不但方便他們融資而且也協助他們創業和賺錢。泰國林姓華僑在臺北成立(中泰賓館)以及菲律賓蔡姓華僑的(環亞飯店)Asian World 就是經過政府的融資之後貸款而順利䦕業,其他小型貸款華僑創業的例子不勝枚舉。
中華民國和加拿大斷交之後,政府官員赴加拿大簽證申請訪問極其困難,因此多半都是到我在比林汗的家與僑胞會面表示歡迎和慰問。記得印尼華僑立法委員鄒志奮在和關雲龍見面時激動的抱頭痛哭恍如隔世。客家華僑的忠貞愛國於此可見。那時我雖然不在黨位,但是仍然在極度困難下為中華民國做了許多牽線的工作。只是家庭方面小有變化,小方帶子遠奔美南之後,因為寂寞難耐得識西人藍迪,雖然男女年齡相差很大最後還是結婚。而我在小城工作和小羅勤於耕耘居然連生三女,殊乃意料之外,家庭負擔加大加以返國多次目睹建設快速而父母年邁,乃萌生返國服務之心。經過多次信件來往,我終於答應中國文化學院創辦人張其昀先生的邀請於64年暑期返國任史學系客座教授兼圖書舘長一年,為了便於充當中央黨部和駐加拿大總支部的聯繫工作,總支部常委會通過我為加拿大駐台特派員,因此中央黨部組織工作會還特別發給我通行証壹枚可以自由進出免予登記檢查。這時因為是和父母在中央新村同住故而對於父母的身體狀況極為了解。
父親由於身患嚴重的糖尿病,又因擔任立法院預算委員會召集委員,多次在主持會議時昏倒,我也必須趕到榮民總醫院侍候。然而在文化任教時卻代表學校完成多項外交事務,因為韓國慶熙大學校長趙永植博士乃張其昀之知交,每年定期互訪,張先生乃命我率同圖書館參考室主任謝昭男教授往訪一周,順道並往訪板門店,明洞風景名勝區,女子黎花大學,華僑學校等處。回程經過日本順道拜訪馬樹禮,他已奉蔣經國之命榮任亞東關係協會駐日本代表。好在他曾經留學日本明治大學日語可以通達,而且他將留學美國的日本臺藉青年通陳鵬仁調去做秘書。我到辨事處還沒有坐下馬樹禮代表就帶我先去拜訪中央黨部駐日代表處顧問簫昌樂而且自行迴避。後來他才私下透露蕭是蔣經國的私人代表信任度排名在王昇,李煥之上,先看看他免得被有所猜疑,但是他仍然很感謝蔣經國對他的信任,因為在日本辨外交就是要化錢,而且沒有名目可以報銷,所以蔣經國特許所有簽証收入馬樹禮自行全權處理不必上報,那時台灣和日本雖已斷交然而旅遊觀光來往瀕煩,簽證費用可觀替他解決不少問題。然而對他的清廉度更是一種考驗。當他帶我參觀亞東協會的四層樓建築時,他特別提到張其旳先生在日本外交上給予他們的幫助。由於日本人愛財愛名,中國文化學院所屬的中華學術院所頒發的哲士學位在日本非常有用。因為前日本首岸信介和吉田茂以及美國的遠征軍抗日名將中國之友魏德邁上將(General Albert Coddy Wedemeyer)都得過類似學位,即一般所謂的「名譽博士」學位。馬代表交待我上次申報的四個內閣大臣學位請轉達張老夫子早日批准,好安排他們赴台訪問。後來我返國當面稟告張其昀先生承諾加速進行。
後來承陳鵬仁相告張其昀擔任國防硏究院主任的時候,馬樹禮是受訓的第一期學員,所以彼此是師生關係,而院長是由蔣中正總裁自兼,按照規定結業學員在結訓後會受到安排全體學員到世界各國去考查政黨政治,那一年是由張其昀主任親自帶隊前往菲律賓訪問,受到菲律賓華僑的熱情款待和歡迎,不巧管財務的學員遭到小偷財務現款被竊一空。幸好有馬樹禮的菲律賓好友拔刀相助才能順利回國,令張其昀印象深刻,後來張其昀開辦中國文化學院的第一幢大廈就是菲律賓華僑富商莊萬里所捐的壹百萬臺幣所蓋,後來以「萬里樓」命名紀念。在日本訪問的次日即蒙旅日橫濱僑界領袖李海天召宴於其自己經營的(重慶飯店),我當即詢問想替學校購買一套中國大陸新出版的「二十五史」,李海天先生立刻應承願意䁬送一套給中國文化學院圖書館備用,後來他返台出任僑選立法委員,任滿後再轉往監察院任僑選委員六年,對國家建樹良多,出錢出力,為中國文化學院最有名的華岡之友,尤為張其昀先生所尊敬的好友。
返國之後立即用書面詳細報告張創辦人訪問韓國及日本經過,他深感幸慰當即批示列入評議委員會記錄並於華岡評議委員會召開時作口頭報告,可見他非常重視我的報告。當我提到李海天要捐給學校大陸出版的「二十五史」時顕得特別高興,因為台灣當時禁止大陸書藉進口,談到歷史他談風更健,還提到在我們的圖書室就存有他的老師國學大師柳詒徴的著作,他告訴我要好好保護,因為那是無價之寶。
華岡評議委員會是中國文化學院的最高學術機構,每二月召開一次,出列席者包括各硏究所系主任,校務行政主管,中華學術院各附屬單位,還有特別邀請演講的學界人士。在我提出訪問韓日報告後全場與會者均鼓掌稱道。我的父執輩立法院委員詹純鑑乃農業研究所主任還特別致電向父親道賀,因為那時的中國文化學院財務不盡理想,但是在教育文化界卻已是改革教育復興文化的中流砥柱。步步朝著張創辦人的理想在邁進。這也是他當年卸任教育部長後,決心創立一所名聞中外的大學的惟一願望。所以他在師資方面非常重視,我在客座教授時他特別聘請總統府資政吳經熊博士為名譽校長,並專誠敦請海外學術界的大師級人物駐校講學,如錢穆,陳立夫,黎東方,林伊,林語堂,戴運軌,高梓,胡品清,潘重規等知名大師。有時來訪客人不斷也定必在(華岡書城)簡餐招待,經常要我陪同接待。自的是要我廣識海內海外的教育人士以達到學術交流的目的,有時也覺得他真是用心良苦。令人不得不為他盡心効勞。
然而在回國之後才發現就業機會非常的多,特別是以我的教育背景和家庭環境,加上我父親在立法院的聲望,都將我納入吸收的對象,尤其是金融機構和民間投資團體,因此父親嚴格規定不准擔任任何掛名的董事長職務,避免被人利用。所以我在文化學院受到張其昀先生的重用他甚感欣慰。他的顧慮不是沒有原因,因為我們的連襟首任臺灣藉的立法院長黃國書正因經營國光保險公司失敗,受到蔣經國的整肅和打壓。更由於他不但是陸軍上將羅友倫的親家,同是姻親的還有立法委員我父親程烈,海南島立法委員王夢雲,國大代表陸軍中將鄭炳庚。而且社會謡傳美國大使館有意支持臺藉大老黃國書為中華民國總統候選人,這當然讓蔣經國忍無可忍,在周末假期沒有預警之下以違反金融法的名譽下令關閉「國光保險公司」並由法院通緝掛名董事長的黃國書夫人黃龍鳳鳴以及總經理黃國書長子葉克倭,最不可思議的是交保費是一百萬元,譲你周末假期籌歀無門。黃國書夫人當天晚上便化裝成傭人到天母投奔親家羅友倫將軍,因為羅時任國防部政戰部上將主任,家中配有衞兵站崗,法院警察均不敢侵入。至於葉克倭的交保金最後由羅將軍找來政戰部的財務組組長,從預備金中暫借百萬由黃國書隔日歸還。黃國書院長隨之在三日內辭去立法院長職務但仍保留立法委員,事後在某項會議中蔣經國曾經當面詢問羅友倫有關借款的事,羅答以女婿有難不能不救,可見蔣經國對黃國書的下台和國光保險公司的案件是暸解甚深。難怪有一天父親到陽明山來接我回家,司機小古問我父親說:有件事想要報告委員,因為最近家庭聚會好像門口有人抄寫汽車牌照。我父親笑著説那要去問小蔣。難道這幾家就可以造反不成。
又不久報載葉克倭逃離出境,並隨身攜帶姨太太及私生子女各一。從此過著長年被通緝的逃亡生活,但因所帶家蓄雄厚故而煙洒不缺,而其納妾生子也在社會暴光,這也是羅家想像不到的事情。後來才知道國光保險公司純屬個人經營不善,大少爺葉克倭生活糜爛用人不當的結果,而且黃國書院長一度病危將財產全部交由長子管理,誰知道病癒後葉克倭拒絕交還導致家庭失和。黃國書辭去院長職務之後,雖然仍保有立法院委員和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會主席團主席職位,但是和惜日的權傾一時不可同日而語,因此就恨透了蔣經國。平時言談中透露平時沒有大願望,只求多活過蔣經國一天也就心滿意足。可見他對於政府對他的打壓導致家破人亡還是耿耿于懷。其實黃國書確實是不可多得的本身藉將才,年輕時基於愛國反日殺死日本憲兵,乃改姓換名逃亡日本,先後在日本士官學校畢業再赴德國和法國習砲兵,他和我父親程烈都是中國砲兵之父鄒作華上將的部下,抗戰時期他和南京女子龍鳯鳴成婚,也是我父親在砲兵學校時所促成,後來黃國書官拜陸軍中將是第一位台灣藉的將軍,可惜最後遭到曾參之痛默默以終,否則以他的才華和對國家的功勞,在台灣人中的聲望,就是排班做總統也非他莫屬,真是時也命也。
由於過去在黨部開會的關係得識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主任委員趙聚鈺,因為他知道我身在台灣,所以就專誠透過我父親請我吃飯小聚,那天是在仁愛路四段的鴻霖西餐廳吃牛排,作陪的有輔導會的重要官員,如副秘書長劉慶生,會計長吳信,榮工處長嚴孝章,總務處長唐建華,人事室主任王雨生,森林開發處處長彭令豐。那時輔導委員會所屬的單位衆多,事業龐大如日中天。父親那天特別高興所以多喝了幾杯酒,趙聚鈺主任委員就䦕誠佈公的說:蔣經國院長的二公子蔣孝武新近從德國學成歸國,目前在中央黨部政策委員會擔任專門委員,經國先生把他交給他策劃一下他的未來。正好輔導委員會新近提出成立一個文化機構,把退除役官兵的作家團結起來,出版書籍和刊物推動文化事業。要蔣孝武先由文化事業做起。培植軍中退伍作家做他的後盾。目前這個文化機構定名為「財團法人華欣文化事業中心」蔣孝武以主任名譽負責管理業務。趙主委對我說,如果你願意,就請你先考慮委屈求全以副主任名協助他有信心好好開始。然後他就舉杯邀我和我父親三人喝個交杯酒並且加強語氣的説,(今後國強的事就交給我了)。我當時未曾多言因為我尚在中國文化學院任教,倒是父親有點考慮,因爲目前是中國文化學院客座教授一年,加拿大的事情也尚未結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文學賞析
自訂分類:旅遊紀實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