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齊邦媛過世,自由時報李敏勇們會不會繼續痛斥「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記憶著《巨流河》整理流亡意識」?
2024/03/31 06:17
瀏覽1,444
迴響1
推薦18
引用0

著有《巨流河》的齊邦媛於28日凌晨1點辭世,享嵩壽百歲,讓我想到李敏勇曾在自由時報痛斥齊邦媛《巨流河》是整理流亡意識,齊邦媛因此說她會埋骨淡水不要再說她是流亡作家,我在”可恥的「流亡作家」論-從齊邦媛如何被排斥談起”與” 外省人《巨流河》的流亡意識-台獨恨之欲其死的原因”曾談過此事,所以再來簡單談談。


首先,李敏勇曾在自由時報2010/08/14” 不能遺忘的歷史”對齊邦媛《巨流河》有以下批判:

“當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正記憶著《大江大海》、《巨流河》…整理流亡意識…”

顯然,李敏勇就是痛罵齊邦媛為「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巨流河》整本書就是被李敏勇一口咬定為「整理流亡意識」。


我讀完《巨流河》整本,非常能夠理解李敏勇痛恨的原因,因為齊邦媛曾寫信給哥哥在美國教書的大學同學要求索取美國在二戰中發展的中央行車控制系統(CTC)電訊工程新觀念「美國鐵路號誌之理論與應用」的書,然後於下班、哄睡孩子後,花半年譯成中文。可能因為這樣改變了台灣原本日式的鐵路運作,讓李敏勇憤怒到極點。

齊邦媛又說「我的婚姻生活裏佈滿了各式各樣的鐵路災難,直到他一九八五年退休,近四十年間,所有的颱風、山洪、地震……,他都得在最快時間內沖往現場指揮搶修。」,李敏勇必然認為,流亡到台灣的中國人這樣裝模作樣必是不安好心,所以《巨流河》被李敏勇一口咬定為「整理流亡意識」。

齊邦媛對於李敏勇憤怒的辱罵不能釋懷,2013年,齊邦媛在康寧祥回憶錄發表會上說「她家來到台灣已經第五代,真正在台灣落戶,不僅父母親都埋骨在淡水山上,未來她也會埋在那裡,不會再回遼寧;大陸都稱她是台灣作家,希望台灣的一些人「不要再說我是流亡作家!」…」

康寧祥也在同一場合說「民國六十四年,他擔任立委問政三年後出了第一本書,齊世英就幫他寫序;六十八年「高雄事件」發生後,齊世英還向「大陸老賊」朋友們借錢,去幫助受難者家屬,當時是蔣經國最有權勢的時候,這種人去哪裡找?台灣居然還有人稱齊邦媛是流亡作家,實在應該感到慚愧。」






我相信李敏勇死也不會感到慚愧,我更認為李敏勇就代表台灣文人乃至台灣文化的品格,中國有句話叫「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台灣文化不同之處在於,不管齊邦媛或其夫羅裕昌為台灣鐵路做了甚麼,又或是齊邦媛為了介紹台灣文學給世界付出了多少努力,甚至縱然齊邦媛已經預訂要「埋骨台灣」,乃至齊邦媛父親齊世英即使身為萬年立委也要出錢出力幫助美麗島事件的受難家屬…

像齊邦媛這樣的「來自中國的人」,終究要被李敏勇排斥。

如今,齊邦媛放下了一切去與丈夫團聚,終於可以告別台灣對她「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整理流亡意識」的指控,就算台灣人如李敏勇般完全不認同齊邦媛,應該也不重要了吧!


Blackjack 2024/3/29

《巨流河》作家齊邦媛辭世 嵩壽百歲

20:552024/03/29 中時 李怡芸

著有《巨流河》的知名作家、學者、教育者齊邦媛,28日凌晨1點辭世,享嵩壽100歲。

前中華民國筆會會長高天恩指出,台大外文系退休教授、作家齊邦媛近期因高齡身體況狀不佳反覆進出醫院,時而陷入昏迷,一些友人欲前往她所長居的養生村探望,都因其病情反覆未能成行。未料28日凌晨她已辭世。

詩人席慕蓉和爾雅出版創辦人隱地均是長期與齊邦媛有聯絡的友人,席慕蓉表示近幾個月齊邦媛等於已向外界「道別」,表達出不再跟外界聯絡的意願,「去年11月她主動打電話來聊了幾句,說了我們這麼久以來一直也有通話,最後說了再見,當下也明白了她的意思」;隱地也表示她數月前在電話中叮囑「我接電話不方便,有力氣我會打給你」便知道了她不願被人打擾。

齊邦媛曾任美國聖瑪麗學院、舊金山加州州立大學訪問教授,德國柏林自由大學客座教授。教學、著作,論述嚴謹;編選、翻譯、出版文學評論多種,更長期任《中華民國筆會季刊》主編,也曾參與參與《台灣現代華語文學》英譯計畫,推動吳濁流、黃春明、李喬、朱天文、平路等台灣代表性作家的文學作品英譯工作。

齊邦媛亦早在1998年便公開公開呼籲「國家文學館」必須獨自設館,給文學一個「家」,引起各界關注。2003年,「國家文學館」正式於台南成立。作家、國藝會董事長向陽曾表示,「我難忘齊邦媛教授為成立國家文學館所做的獅子吼」。

齊邦媛1924年出生於東北,他的父親齊世英為民國初年的留德熱血青年,九一八事變前的東北維新派,2005年齊邦媛以80歲高齡開始撰寫回憶錄《巨流河》,歷時4年於2009年出版,這部作品由長城外的巨流河開始,到台灣南端恆春的啞口海結束,多描寫到軍閥割據、中日戰爭等歷史事件,既是反映中國近代苦難的家族記憶史,亦是過渡新舊時代的女性奮鬥史。

《巨流河》曾被評價「讀了這本書,你終於明白,我們為什麼需要知識份子」,她在晚年自主決定住進桃園鄉間的「養生文化村」,並表示「我今年80歲,還有自己的生活要過」,她為自己的住處命名為「最後的書房」並開始寫下包含自己在內的時代。詩人席幕蓉曾表示「這是她此生唯一渴求自己務必要實現的願望」。

25萬字的家國回憶之書《巨流河》出版後引起華人世界一陣騷動,各界多有來函不斷寄至出版社,像是拼圖般會合,而後也催生了《洄瀾》一書。齊邦媛也未料到的是《巨流河》不僅在大陸能出版且引起高度迴響,她也獲頒《南方都市報》所辦「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的「年度散文家」獎項。她也有感「我的故事真的代表很多人,我死了就沒人知道了。」以自己的書寫讓大時代的離合,久別重逢。

#齊邦媛 #巨流 #辭世 #國家 #文學館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拙拙
2024/04/13 10:58
這些綠到無腦的人,確實不值一晒。台灣終要付出代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