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陳明通林智堅事件現象:台大碩博士量販產製揭秘,並論為何其他教授明知或耳聞卻成為「平庸的邪惡」一環
2022/08/01 10:52
瀏覽2,766
迴響1
推薦11
引用0

陳明通在七月底聲明承認「實質指導」余正煌碩士論文,我幾天前根據其四千字聲明就指出這點,我日前比對國發所論文後又發現陳明通批發同主題論文大量生產碩士!林智堅是台大量販碩士之一,其他台大同事明知或可得而知陳明通這樣搞卻不制止,難道陳明通量產的碩士只代表陳明通碩士班嗎?陳明通碩士量販店不是冠上「國發所」之名?碩士論文難道沒有「冠名台大」?

圖片說明:陳明通為他的碩士量產事業做出辯解。

陳明通7月31日的聲明揭露了余正煌碩士論文上的指導教授李碧涵其實是「掛名」,文大大傳系教授王翔郁表示,余正煌的指導老師並非陳明通,如果余正煌是陳明通實質指導,掛名的指導老師(李碧涵)的責任是什麼?李碧涵知道這些且同意?這是另外一個學術倫理問題。我要指出:

一般碩士論文指導,其指導教授通常會要求學生提供紙本論文以便閱讀或註點指示批改,像陳明通還可以轉交他修正過的文章給別人去「參考」,可見陳明通當初看的是論文電子檔,既然陳明通宣稱是林智堅「先寫」,那查一下陳明通信箱當初郵件附加的電子檔,很多東西都可以查出來了。

我們來看陳明通怎麼說:

“先有屬於林智堅2014年選舉的民調資料和論文寫作,才有余正煌的論文寫作。兩人都是依照同一個老師(也就是本人)的實質指導,…

…必然會有部分雷同之處,尤其是在研究設計部分,都必須說明研究架構、研究假設、概念界定、操作性定義與測量方法等等內容。因為講同樣的東西,再怎麼形容差異性都不會太大,有些還是我要求要一致,如「操作性定義」。而這些說明文字的雷同,是因為本人先修正林智堅的論文相關部分後,再交給剛換論文題目,而且修業年限只剩一學期的余正煌做參考。但余並不清楚這些文字的來源屬於林智堅,而認為是本人的修改建議逕予以使用…”

如果隨便帶過陳明通的說法,就看不清台大量產碩士的真相:

1. 陳明通說:“本人先修正林智堅的論文相關部分後,再交給剛換論文題目,而且修業年限只剩一學期的余正煌做參考。”

討論:一般而言,不太可能有教授拿一本未完成論文給碩士生參考,甚至要碩士生把相關「操作型定義」剪下貼上,必須再次說明的是,因為林明通的要求“在「操作性定義」當然會完全一樣,這不是抄襲,因為不完全一樣才是問題。”,所以等於是他指導的碩士生在相同或類似主題的論文會有大量相似的部分。

2. 陳明通說:”余並不清楚這些文字的來源屬於林智堅,而認為是本人的修改建議逕予以使用。”

討論:從這一點來看,陳明通等於指控余正煌把他給的論文前面一大部分拿去剪下貼上,但矛盾的又是,陳明通說「本人的修改建議」,要修改總要有原稿才能修改,如果余正煌寫了論文又被大改成陳明通與林智堅「合著」的版本,陳明通根本就是指責余正煌才缺乏原創性並且是照抄陳明通與林智堅「合著」的版本。

3. 陳明通說:” 兩人都是依照同一個老師(也就是本人)的實質指導,使用同樣方法論的實證研究法,相同的問卷、同一民調資料,進行不同問題意識、不同研究對象的論文寫作。”

我在之前提過,陳明通用2001年至2016年臺灣大學東亞民主研究中心「亞洲民主動態調查香港調查研究計畫」所進行的四波(2001、2007、2012、2016)調查資料量產七位以上的碩士,根據我的比對,也發現七位有六位有類似前幾章章節安排,很多人以為陳明通在捍衛林智堅一人,錯了!

陳明通在捍衛他的量販碩士事業,他不能讓林智堅一人的問題讓社會質疑他其他產品的品質。

圖片說明:陳明通量產指導關於香港的系列論文。



陳明通作為提供研究資料的「中央廚房」,又嚴格限制使用研究方法,這就像麥當勞一樣,每一家麥當勞賣的薯條炸雞不能在味道上有差異,有差異的只能是各店店名不同,就像我搜尋發現七本討論香港的論文,游琇、康仁俊、何雁純、張昀徽、陳雅文、魏淑娟、王誠緯雖然名字各異,但全部都研究同樣的資料,並且使用同樣「二元勝算對數迴歸分析」建立調查變數,與其說陳明通量販學位,還不如說陳明通是他所有指導碩士論文的「共同作者」,他是台大麥當勞碩士量販店的「總廚師」!

說台大麥當勞碩士量販店並無不敬,因為很多非連鎖店的餐飲業也不見得煮出健康美味或至少沒有壞掉的飲食,甚至麥當勞也可以是美食代表,正如美國媒體詢問大谷翔平「最喜歡的美國食物」時,大谷翔平沒透過翻譯就直接回答:「In-N-Out」,而「In-N-Out」是美國西岸一家連鎖速食店,分店遍布加州、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猶他州、奧勒岡州與德州,為美國代表性的「國民美食」之一呢!

所以,東西好吃,是否為量販不重要啦!

台大在社會上一般被認為屬於台灣學術界的頂尖,大家想像中認為台大出品的學位論文必然經過慢工細活或被教授嚴格要求,這種量販學位流水線是野雞大學才有的事,但陳明通另闢蹊徑,既超越台大也超越野雞大學,因為野雞大學Diploma mill的教學乃至論文都非常「軟」,也許給錢就印一張學歷給你!但陳明通甚至指導非其掛名指導的學生,讓學生省去學習研究方法的基礎工夫或找資料的困難,誰不知道論文蒐集研究資料與研究方法最難了,但陳明通都幫忙搞定!

所以,陳明通在半夜還要起來改論文,有人覺得一次指導那麼多碩博士很荒謬,但對陳明通完全不會,因為陳明通有他的口試組員團隊協力,每次都由「阮三個」一條龍服務,口試委員也不會質疑學生論文品質,因為廠長陳明通「不完全一樣才是問題」的原則下,在論文挑刺就是打臉陳明通,陳明通的品管最優良了!

說到這,陳明通的量販店,系上所上會不知道?難道其他教授沒發現陳明通的學生與通過的論文很多?難道其他教授不會發現陳明通一、七月間總在口試論文?難道其他教授以為不教碩士在職專班可以跟陳明通撇清?難道陳明通的同事不懂轉型正義、平庸的邪惡?

陳明通當論文量販店所長的同時,其他教授有沒有說半句話質疑?陳明通從口試委員「實質指導」被口試學生時,「掛名指導教授」領了論文指導費卻啥事也不幹,爽嗎?這又是台大獨有的學術倫理嗎?

台大學術倫理異於常人乃至異於「正常國家正常大學」的狀況,就像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台大也不是一天垮掉的,台大社科院名譽教授林萬億當年通姦失風時,台大社工系主任鄭麗珍透過助理說:「這是林萬億的私事,系上不回應。」,與林共事多年的老師說,林與學生互動很融洽,師生戀傳聞沒斷過,該師質疑:「社工系應要輔導別人,而不是自己陷進去,他這樣對社工系是很大諷刺。」,而林萬億就是通姦對象碩士論文的指導教授!

這反映出:

1.系主任把可能涉及#MeTOO的權勢性交問題當成個別教授的「私事」。

2.即使其他教授看不過去一些教授師生戀傳聞沒斷過,該師還質疑:「社工系應要輔導別人,而不是自己陷進去,他這樣對社工系是很大諷刺。」,對這種學生教授的性雙重關係,台大教授竟然束手無策!

3.被指導碩士與教授有性雙重關係,照樣被偉大的台大社科院狂賀為名譽教授!

我之前提過

“浙江金融職業學院國際交流處處劉仿強於《現代教育管理》2016年第5期發表的「論高校師生的雙重關係」一文,作者指出師生戀屬於性雙重關係(sexual dual relationship),其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往往更大。除了教師有「權力差異」造成的淫威要學生免費勞動外,「師生戀」的雙重關係下,教師更容易失去客觀公正性。 在美國北肯塔基大學(Northern Kentucky University)關於師生戀的政策就指出「在我們社會中,以下一個倫理原則被廣泛接受:避免對親戚、家庭成員、配偶或其他有親密關係的人作出正式評價。在這樣的關係下承擔評價的責任,被認為是一種『利益衝突』。從這個意義上講,教師對與其卷入戀情的學生的評價,能否保證客觀性,就值得懷疑了」。

此外,除了師生戀當事人外,「其他學生可能會覺得,某某學生的成功不在於『你知道什麼』(what you know),而在於『你認識誰』(who you know)。如此極有可能會造成一些別有用心的學生投機取巧,通過一些不正當手段取悅教師」。換句話說,師生戀無疑造成了學習環境的嚴重不公平。相關研究也指出「美國恩波利亞州立大學(Emporia State University) 的師生戀政策或許能夠給予我們極大的啟示:『教授在評分、批評、表揚和推薦(影響到學生將來的深造、就業等)中被賦予的權威、尊敬和信任,會極大地降低學生實際上的自由選擇權』」、「儘管一個學生可以合情合理地拒絕教授所提出任何一種私人關係,但當教授提出約會時,學生可能會感覺到幾乎沒有其他選項可供選擇。類似的,如果一個員工的主管試圖發起私人關係,該員工可能感覺他或她的選項會受到限製。結果是,在這種關係中,兩相情願在多大程度上達成是很難確立的。」”

相對的,陳明通不過是當了學位量販店店長,提供資料、研究方法還兼修改論文的高級服務,總比學生自己去找槍手代寫好一萬倍吧?其他表面上不屑陳明通的教授還不是在台大產業鏈中擔任別的腳色?

世人要求台大應該「不一樣」,就是思想陳舊而沒有解構、除魅台大,陳明通不但沒有跟他指導過的學生有性雙重關係,還宛如父母手扶著幼兒的小手寫論文、扶著兒童騎腳踏車完成論文、還像先把飯嚼過一遍再餵給子女吃般地提供資料,這種愛學生宛如子女又不亂搞的教授,並且替台大搞了那麼多的學費並且保證論文文筆品質,錯在哪?

最後舉例論證台大同僚竟不站出來替陳明通說話的現象:

家暴民進黨立委高嘉瑜的林秉樞交保候在臉書發文「我能理解政治現實,但過去受我贊助,整袋幾十萬幾十萬拿走的人落井下石說我是陌生人,我就覺得過分了些。」,陳明通是不是也可以說:

「我能理解台大同事現實,但過去受我學生繳學費的台大,整袋幾十萬幾十萬拿走的人落井下石說我是劣質教授,我就覺得過分了些。」

回到本文標題”論為何其他教授明知或耳聞卻成為「平庸的邪惡」一環”,其他教授完全沒有「糾錯」她或他們早就發現的現象,並且或多或少直接間接接獲陳明通「名師出高徒」帶來的利益,服從或至少不反抗陳明通所長是不是一種「同意」?為何原指導教授會「被掛名」呢?陳明通替國發所乃至台大找了那麼多的「門神」與「財源」,是功勞還是苦勞或就應該是「台大人的十字架」?

Blackjack 2022/7/31

陳明通再發聲明救援林智堅 揭論文關鍵錯字是林先余後

2022-07-31 13:24 聯合報/ 記者

洪哲政

/台北即時報導

針對民進黨桃園市長參選人林智堅的碩士論文案,其指導教授、現任國安局長陳明通今(31)日再次發出近2000字的聲明,強調是他「先修正」林智堅論文相關部分後,「再交給」余正煌作參考。

他說,重點是林智堅、余正煌兩人的論文問題意識、研究對象與結論都不同,而且是各有研究發現與價值的。尤其是林智堅的研究發現,對現在「三腳督」的選戰,「槓桿者」如何不被完全棄保,具有理論及實務上的意義。

至於兩者論文內容皆有「多明尼克肯大學」的描述,遭受連「錯字都一樣」顯涉抄襲的質疑,陳明通則說,這些描述「最早」出現於2016年2月1日林智堅的研究計畫,余正煌2016年3月8日email給他的研究計畫中也曾出現,「這兩個檔案在我的信箱都可以找到,也都完成了公證」,而這個用法實則出自國民黨網站,且2014年選舉黃頁網站也有相同寫法,

陳明通7月31日最新聲明全文:

7月23日本人發表「聲明稿」,公開說明林智堅、余正煌兩位的論文在研究設計部分相似,實緣於本人的教學及指導學生論文寫作方式有關,林余兩位都沒有抄襲的動機,但仍引起社會各界的熱議,諸多論點實與事實不符,特再聲明澄清如下:

1、雖然余正煌畢業時間早於林智堅,但事實是,先有屬於林智堅2014年選舉的民調資料和論文寫作,才有余正煌的論文寫作。兩人都是依照同一個老師(也就是本人)的實質指導,使用同樣方法論的實證研究法,相同的問卷、同一民調資料,進行不同問題意識、不同研究對象的論文寫作。

2、因此,必然會有部分雷同之處,尤其是在研究設計部分,都必須說明研究架構、研究假設、概念界定、操作性定義與測量方法等等內容。因為講同樣的東西,再怎麼形容差異性都不會太大,有些還是我要求要一致,如「操作性定義」。而這些說明文字的雷同,是因為本人先修正林智堅的論文相關部分後,再交給剛換論文題目,而且修業年限只剩一學期的余正煌做參考。但余並不清楚這些文字的來源屬於林智堅,而認為是本人的修改建議逕予以使用。事實上,余雖然參考本人所提供的文字,但他自己也非常用心,增添不少這方面討論的相關文獻。因此,本人一再強調,林智堅與余正煌都沒有抄襲的動機;實際上,林智堅與余正煌也沒有誰抄襲誰的問題。

3、目前社會最大的質疑點是,兩本論文有關蔡仁堅、許明財、林智堅的教育程度描述幾乎完全一樣,甚至連錯字也一樣,因此有抄襲的嫌疑。事實上,這些描述最早出現於2016年2月1日林智堅的研究計畫(這一部分在余正煌2016年3月8日email給我的研究計畫中也有出現,這兩個檔案在我的信箱都可以找到,也都完成了公證),其中有關許明財的學歷如此描述:「根據選舉公報的記載是多明尼克肯大學(dominican university)公共行政碩士,不過這所大學性質屬社區大學,而非州立大學。」質疑者認為選舉公報上記載的是「多明尼肯大學」而非「多明尼克肯大學」,近日余正煌透過其律師表示所以書寫成「多明尼克肯大學」是余正煌參考國民黨網站上面所記載者。問題是,果如余正煌的律師所言,余正煌的論文應該書寫成「根據國民黨網站的記載」,而非「根據選舉公報的記載」。其實,網路上書寫許明財的學歷是「多明尼克肯大學」並不僅限於國民黨網站,例如2014年成立的「選舉黃頁」(elections.olc.tw)網站,在「選舉公報」上有關許明財的學歷也是寫「多明尼克肯大學」(https://bit.ly/3zixUa2)(參見圖一)。

4、另外,林智堅2月1日的研究計畫特別說明「不過這所大學性質屬社區大學,而非州立大學。」但在我的記憶中後來林智堅覺得原先這樣說明他的競選對手不甚厚道,因此論文出版時修改為「地區性綜合大學」,但余正煌不知此一原委就繼續在論文中使用2月1日林智堅原先的「社區大學」詞彙。

5、又,林智堅2月1日的研究計畫中關於學歷描述,「至於林智堅當時係臺灣大學的碩士二年級生,可謂『准碩士』。」這個「可謂『准碩士』」是個人建議加上去的,因為林當時大部分的課程已修完,可以說是「準碩士」,等到論文完成時,林已是第三年了,因此最後論文出版時把「碩士二年級生」改成「在職專班生」不再標示年級,至於錯別字應該是我在建議時所使用,只是兩位學生事後都沒有再校對。

6、現在整個社會一直從這兩處爭吵整個論文的「抄襲」問題,而不著眼於兩篇論文各自的貢獻,個人覺得實在沒有意義。用一兩個錯別字或部分雷同的段落來指控論文抄襲,這對兩位學生而言,都不公平,實在令人感嘆!

7、對身為指導教授的我而言,兩人論文問題意識不同、研究對象不同、結論也不同,且各自有其研究發現與價值,這才是重點。林智堅的論文最大的價值在於,他的研究發現「槓桿者」蔡仁堅的高學歷,幫他吸住了認同高學歷者的選票。因為根據以往的研究,「軍公教」、「高學歷」的選民較支持國民黨,但林智堅的論文在檢視蔡仁堅的支持度時發現,由於三位主要候選人中蔡仁堅的學歷最高,支持蔡仁堅的選民中,有27.6%來自於「軍公教」,而大學以上學歷的支持者有25.8%,就是這些傳統投給國民黨的人,改投蔡仁堅,因此使林智堅當選。這個研究發現,對現在「三腳督」的選戰,「槓桿者」如何不被完全棄保,具有理論及實務上的意義。

8、至於余正煌的論文最大的貢獻就是證實傳統的選舉研究,在行政首長的選舉中候選人個人特質的重要性,即選民相信「林智堅為新竹帶來改變」是林智堅以些微差距險勝對手許明財的原因。

9、以上的說明還望社會各界明察,並希望臺大社科院學倫會就相關事證、專業理性公正審閱,讓此一爭議到此為止,謝謝大家!

聲明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兼任教授 陳明通

獨/中研院院士陳培哲看論文門 建議台大回收林智堅

2022-07-31 12:03 聯合報/ 記者

陳宛茜

/台北即時報導

林智堅論文門事件鬧得沸沸騰騰。中研院院士、台大醫學院教授陳培哲今天指出,此一論文門事件「指導老師的責任最大」,根本解決之道是淘汰不適任的大學教師。台大學倫審定會結果出爐後,如果決定撤銷林智堅碩士學位,台大是不是可以思考給予記過等合適的懲罰之後,再說明願意再指導教育這個學生,轉到其他的合格老師指導教育再完成論文。

陳培哲指出,此次林智堅論文涉抄襲,指導老師的責任最大,而根本解決的辦法是要能淘汰不適任的大學教師。這個制度早已設置,但因法令與主管機關的態度,困難重重,難以落實。

他表示,近日憲法法庭,支持兩個台大提出的釋憲案,維護大學學術自主權,可以解聘不合格的教師;對於主管機關的裁定,不同意也可以提出訴訟;「這是在許多奇怪的釋憲案之後,最令人振奮一點暗室微光。」這兩個釋憲案對於維持大學教師的品質至關重要,「大學最關鍵的就是好的教師,才能承先啟後,發揚光大。」

陳培哲說,這次沸沸揚揚的論文抄襲事件,最大的問題是沒有負起教育及指導責任的的教師。學生畢竟是來學習受教的,教不嚴師之惰。「有不合格的教師,台大應該負起責任,將他們淘汰,但也要對學生尋求補救之道。」

社科院學審會現正審查這起事件。他認為結果未出來之前,不宜妄加揣測。但是假設結果是撤銷學位,「這樣當事人是不是又回復到台大學生的法理地位?」

陳培哲分析,因為這等同是作弊,一旦學位口試的結果撤銷,就等於學位未完成沒有畢業,因此林智堅還是學生。「如果有這個可能,台大是不是可以思考,給予合適的懲罰之後(如記過),但是再說明願意再指導教育這個學生,轉到其他的合格老師指導教育再完成論文呢?」他認為這或許這是一個台大可以彌補,負責任的做法。

獨/陳明通再發千字文 學者酸模糊焦點、再有貢獻也不能抄

2022-07-31 14:42 聯合報/ 記者

趙宥寧

/台北即時報導

民進黨桃園市長參選人林智堅深陷碩士論文風暴,其指導教授、現任國安局長陳明通今天再次發出九點聲明,但大學學者並不埋單。有學者表示,實務上不能有二個文字相似度那麼高的碩論,至少一個要撤回,但回歸問題根本,重點是抄襲,即便論文有貢獻也不得抄襲,質疑陳明通是在模糊焦點。

文大大傳系教授王翔郁表示,余正煌的指導老師並非陳明通,如果余正煌是陳明通實質指導,掛名的指導老師(李碧涵)的責任是什麼?李碧涵知道這些且同意?這是另外一個學術倫理問題。

王翔郁也說,碩士論文中的民調問卷調查共施行六次,並由民意調查公司施測,但問卷設計是民意調查公司,還是林智堅?如果是調查公司,有授權可以這樣使用嗎?公司大概不會計較,但建構問卷的參考文獻有那些?問卷是林智堅的原創嗎?還是那公司?

王翔郁指出,研究架構、研究假設、概念界定、操作性定義與測量方法等等內容一樣,即使是老師提供的,也該改寫並註明出處,不改寫就是抄襲,即使直接引用也有明確規範,且實務上不能有二個文字相似度那麼高的碩論,至少一個要撤回。

陳明通在聲明中提及,目前社會最大的質疑點是兩本論文有關蔡仁堅、許明財、林智堅的教育程度描述幾乎完全一樣,甚至連錯字也一樣,因此有抄襲的嫌疑,他並解釋論文內錯字的原因。但王翔郁說,重點仍是抄襲,尤其錯字只是佐證抄襲者根本沒看、沒查證、不用心,「說那麼多,只是模糊焦點!」

另外,陳明通聲明中也花篇幅說明林智堅2月1日的研究計畫特別說明「不過這所大學性質屬社區大學,而非州立大學。」但在我的記憶中後來林智堅覺得原先這樣說明他的競選對手不甚厚道,因此論文出版時修改為「地區性綜合大學」。

王翔郁則說,這是你們之間的問題,社會各界不需要知道。「我們要知道,為什麼沒引用?為什麼沒改寫?」他也說,指導教授怎麼指導,是指導教授的事,「但錯一樣,就是抄襲!」

陳明通在聲明中感嘆社會各界「不著眼於兩篇論文各自的貢獻,個人覺得實在沒有意義。」王翔郁表示,「再有貢獻,也不能抄」,且現在討論的不是貢獻,而是違反學術倫理。且說到公平,發生這種事,「你那麼用心改小智市長的論文,對其他廣大研究生公平嗎?」

另一位不具名大學教授則說,不管陳明通說了什麼,問題本質就是抄襲,也就是實務上不會有兩本論文如此相似,甚至還沒註明引用出處。他說,「我看到你(陳明通)聲明,我擔心台灣國安;犠牲自己,也救不了小智」,並強調「無論如何就是不能抄,別模糊焦點」。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nuitgrass
2022/08/01 18:52
如果蔡英文對林智堅論文:「於我心有戚戚焉」,選戰堅持不換「堅」,傾黨力國力輔選,個人以為他未必會落選。甚至不需花那麽大的力量,就可勝選。

勝選即代表「清白」,就可以給余正煌一巴掌,看看是誰抄誰?由人民公審。

如此,您文章中的疑問:如台大人的學術倫理,台大其他人等等,就都有了答案,社會大環境變遷下人的行為,必須從眾。

我們這個社會已經失去了某些良善正直的生活價值,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方式或者形式的價值觀,大家一樣覺得驕傲光榮。

舊時代有謂「士大夫無恥,是謂國恥」,民主時代呢?人民無恥,是謂前衛的潮流與光彩。

1.林智堅當選的話,在民進黨未來必定延續執政的前提下,對桃園未必不好,像桃園鐵路地下化要花費千億,國民黨執政時不動如山,鄭文燦上任後,政府花錢沒在怕,本益比算啥,反正桃園終於可以比照高雄大撒幣啦

2.我之前就談過台大學術倫理就是一坨屎,前幾天我無意看到一個國發所教授的FB,好像他們跟陳明通不同流合汙,但這也證明台大是可以任由教授學閥一手遮天的,從招生到畢業,一個教授就行嗎?當然有共犯結構吧!

台大內部毫無糾錯機制,才能讓教授自己搞一條龍服務,原來台大校園民主與大學自治的真相就是這樣,校方乃至系所包庇教授搞碩士一條龍,還有教授可以「師生戀不斷」,台灣首屈一指的大學就是這等級,世人卻不知道真相,這次陳明通剛好把台大賣學歷醜陋面抖出來,即使林智堅選上桃園市長,那也值得了

如果世界上大學評比還有點公信力,應該揭示台大學歷如何一條龍服務,教授給模組寫作,還有教授升等可以和稀泥或如彭文正所言那種派閥政治,這是這次選舉最大意義

至於國民黨贏不贏,不重要,之前有個變態屆退預官對信樂團吉他手孫志群說「我沒考上台大,脫台大校長兒子褲子,拍照留念也好」

那個預官應該揭發台大的爛汙,比拍校長兒子的隱私好一百萬倍吧

blackjack2022/08/01 20:2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