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99歲的弒父長照悲歌背後:近百歲吳姓老翁是外省老兵,主要照顧者女兒63歲疑有精神痼疾,老翁疑有失智症
2022/06/13 14:29
瀏覽661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繼屏東54歲男推下臥病母親致死後,又發生長照雙殺悲歌,這次是99歲吳姓老翁疑遭大女兒弒親死亡,聯合報報導講的隱晦,只說「大女兒疑因患病,情緒難自控」,自由時報則明確提到吳姓老翁是外省老兵女兒為精神障礙,在這個背景之外,我認為這次長照悲歌是因為其女兒肩負了父親與兄弟的長照壓力,才會發生這個悲劇。

高雄市新興區林森一路昨天傳出疑弒親命案,據鄰里了解是場長照悲劇。聯合報記者林保光/翻攝

根據報導,老翁有兩個兒子兩個女兒,但二女兒已婚嫁,沒和老翁同住,1個兒子已經去世多年,僅剩的兒子,去年又在高雄市三民區中都地區騎機車出車禍,撞及頭部一直昏迷,成了植物人,因大女兒承受不了家庭、養護中心兩邊壓力,最近曾要送老翁到安養院被拒,疑因而涉嫌弒親,造成這場人倫悲劇。

報導說吳姓老翁已經99歲,女兒則已經63歲,自由時報除了雙方報導的比較清楚外,也提到高市府社會局透露,這對父女於二○一九年曾發生爭執,主因是兩人為了生活細節的口角衝突,一度被列為關懷家庭,經社工介入輔導訪視八個月後,因狀況穩定而結案,近三年未再接獲通報,昨天命案發生後,已介入了解。

我的看法是,命案都已經發生了,社會局再去了解,不嫌太遲嗎?而三年前該家庭為關懷家庭,可見其家庭狀況有風險,三年前父親為96歲,女兒當時應該也有精神障礙,可能因為當時老翁的兒子還在,所以問題不大,但發生家庭變故後,問題就變嚴重了。

一般而言,衛生局對於精神障礙者不是會固定期間去關懷嗎?當老翁的兒子意外變成植物人後,難道不會發現這個大女兒的負擔變重了?尤其她已經63歲,要照顧的對象也已經99歲,還有一個弟弟是植物人,即便大女兒身心正常也會有莫大壓力,何況她已經生病了,為何衛生局沒有防患於未然?

台灣所謂的「社會安全網」一向是政客的花言巧語,我已經批評多次,不再贅述,自由時報有提到「據附近鄰居表示,吳翁明年就要過百歲生日,身體看起來頗硬朗,也沒有聽過他和同住的大女兒有發生過何種紛爭,不解大女兒為何會做出弒親的舉動,希望警方能早日查明原因。」,我則想到精神科醫師王浩威2004.04.15在中國時報的投書「消失的人口」。

王浩威在十八年前的這篇投書提到:

“所有可能婚嫁的女人就像是被挑選的貨品,從最上層的社會開始往下流,那些將軍或校官們挑走了最好的對象,剩下的再繼續往下漂流。於是,所有重度精神病和智障的女性患者,最後都留給了最基層也是最貧窮的小兵。

然而,智障也好,重度精神病也好,雖然不少是家族裡的偶發案例,但也有不少個案其實是很容易基因遺傳的。於是,多年以後,在台灣各地的精神科門診或病房,往往可以看到患者的榮民父親,帶著他生病的妻子,來探視剛剛發病住院的子女。榮民雖老矣,不再保衛國家,卻仍然負責照顧這個社會的精神病患或智障患者。多麼諷刺呀!

後來,榮民們越來越凋零了,再加上兩岸開放可以回鄉娶親,這些女性精神分裂病患者,也是婚姻市場中最不受歡迎的滯銷品,失去了原來最底層的也是站立在最後一條防線的「買主」。”

如果從這個長照悲歌來看,鄰居又說該老翁「身體看起來頗硬朗」及大女兒未婚,或許有相當的可能性,他們就是王浩威談到的「案例」之一,老翁可能到油盡燈枯之前還在照顧這個女兒。

而王浩威最後提出的問題是:

“這些新一輩罹患精神分裂病或智障的女性呢?在台灣這個沒有太多社會福利制度的國度裡,我們似乎再也看不到她們的出現。然而任何人都知道,她們還是存在於這個社會裡。只是,此時此刻,是誰在照顧她們?沒有人知道,似乎,也沒人關心這問題吧。”

若從這個悲劇來看,精神科醫師王浩威的感嘆是「在台灣這個沒有太多社會福利制度的國度裡」,也提到「也沒人關心這問題吧」,我則必須說:

是的,從身心障礙者的境遇來看,台灣仍是歧視之島王浩威2004年談到的這些「消失的人口」,到了2022年的今天,在台灣人心中,依然沒有存在過!

Blackjack 2022/6/12

人倫慘劇/63歲精障女兒 弒99歲失智父 - 社會 - 自由時報電子報.html

2022/06/11 05:30

妹探視 驚見父亡姊自殘

〔記者黃佳琳、許麗娟/高雄報導〕高雄新興區高齡九十九歲的吳姓老翁,疑遭同住的六十三歲大女兒殺害,二女兒昨午回家探視父親,驚見姊姊和爸爸躺臥在二樓房間,爸爸已明顯死亡,姊姊則是雙手疑有刀傷,送醫急救暫無生命危險,這對父女三年多前曾被社會局列為關懷家庭,弒父原因警方釐清中。

吳姓老翁是退伍多年的外省老兵,和妻子育有二子二女,妻子已過世超過三十年,兩個兒子一個過世多年,一個多年前因車禍,成植物人長住安養中心,大女兒和死者同住,二女兒住屏東。…

據了解,受傷的大女兒疑似有精神痼疾,老翁疑似有失智症,前幾天在住家附近迷路,被里長發現送回家,是中低收入家庭。…

高雄女弒父命案 鄰里嘆氣:是場長照悲劇

2022-06-11 10:44 聯合報/ 記者

林保光

/即時報導

高雄市近百歲吳姓老翁疑遭大女兒涉嫌弒親死亡,據鄰里了解,吳姓老翁育2子2女,其中1名兒子已經過世,另個兒子去年又出車禍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使得照護家庭重擔,全落在與老翁的2名女兒肩頭,大女兒患病可能已難承受壓力,才走上弒父這條路,但確實殺父原因仍待檢警調查。

今天檢警相驗,發現老翁頭頂右側有割傷,出血不少,但頭骨未凹陷,右腿靠鼠蹊部位有1刀刺入傷,可能切斷動脈,左腿另有1處割傷,雙膝淤血,生前疑有抵抗跡象,確實死因待6月13日解剖複驗。

99歲的吳姓老翁昨天下午頭部、雙腿中刀,陳屍高雄市新興林森一路某巷道住處臥室床上,未婚的63歲大女兒有割腕傷口,經二女兒發現後報案送醫。案發後,大女兒不願說話,昨天在醫院原本清醒,但後來疑也失血虛弱,又一度昏迷,檢警勘查屋內相關跡證,懷疑大女兒涉嫌行凶,昨晚檢方已指示警方逮捕大女兒,由警方派員到醫院戒護老翁的大女兒。

據鄰里了解,吳姓老翁是低收入戶,早年賣陽春麵維生,育有2子2女,除了二女兒已婚嫁,沒和老翁同住,1個兒子已經去世多年,吳姓老翁原本和大女兒及另個兒子同住,父女倆各患疾病,相處不和睦。

不料,老翁僅剩的兒子,去年又在高雄市三民區中都地區騎機車出車禍,撞及頭部一直昏迷,成了植物人,目前住養護中心,家裡剩老翁和大女兒同處,經常為瑣事吵架,大女兒疑因患病,情緒難自控,又承受不了家庭、養護中心兩邊壓力,最近曾要送老翁到安養院被拒,疑因而涉嫌弒親,造成這場人倫悲劇。

照護悲歌/父女皆罹病 女弒父後尋短

2022-06-11 04:27 聯合報/ 記者

林保光

/高雄報導

高雄市新興區林森一路昨天傳出疑弒親命案,年近百歲的吳姓老翁頭部、雙腿中刀陳屍床上,同住的大女兒疑自殘躺在床邊,送醫後暫無生命危險但仍昏迷。據悉,吳姓父女各患疾病,三年前爭吵互毆經通報家暴,檢警不排除父女再度齟齬,大女兒涉嫌弒親尋短,檢方指示待大女兒可出院後即逮捕、深入調查。

據了解,九十九歲的吳姓老翁與六十三歲的大女兒,是高雄市中低收入戶,同住高雄市新興區林森一路某巷道的老舊三樓透天樓房,吳姓老翁雖年邁,身患疾病仍可自己行動,平時由大女兒照料,但大女兒也患疾,常情緒失控,住處內有不少父女倆的藥包。三年前,父女倆曾為生活瑣事爭吵,甚至父女大打出手,鬧到警到家處理。

昨天下午四點廿分許,吳姓老翁的二女兒(六十二歲)回家,本來要帶老父到醫院就診,一上樓到父親房間,驚見姊姊倒在床邊地上,左手腕有傷痕;老父躺在床上,頭部及雙腿受傷,大量流血,染紅被褥,床上有一把長約廿多公分的水果刀,她急問姊姊發生什麼事,姊姊卻一句話也不說。

老翁的二女兒趕緊向警、消求救,救護人員到場發現老翁已經死亡,將老翁的大女兒送往高醫急救。大女兒經搶救後,無生命危險,但面對員警詢問,不願說話。

警方勘查命案現場,屋內陳置不少雜物,但未有外人侵入,老翁後腦及雙腿各中一刀,疑遭切斷腿動脈失血死亡。

當地鄰里了解,吳姓父女倆同住多年,不時為生活瑣事發生吵架,二○一九年間,父女倆曾吵到互毆成傷,鬧到派出所。當時警方發覺老翁的大女兒有情緒上問題,曾就醫吃藥,父女倆事後不互告,警方曾向市府通報家暴。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99歲老父遭長女殺死今解剖 次女泣訴:不會原諒姊姊 2022-06-13 13:54 聯合報/ 記者 石秀華 /高雄即時報導 高雄市99歲吳姓老翁遭大女兒弒親身亡,檢警今天中午解剖遺體複驗,死因為「右大腿傷到動脈,失血過多死亡」;涉嫌殺害父親的吳女遭法院收押禁見,吳女妹妹今見到父親冰冷遺體,走出解剖室,不停拭淚指「不會原諒姊姊」。 99歲的吳翁二女兒10日返回新興區林森一路老家,發現父親陳屍在住處臥室床上,大姊手部有割腕痕跡,立即通報警方,警方趕抵現場,發現吳翁頭部、雙腿中刀死亡。 檢警初步相驗,發現死者頭頂右側有割傷,出血不少,但頭骨未凹陷,右腿靠鼠蹊部有一刀刺入傷,可能切斷動脈,左腿另有割傷,雙膝瘀血,生前疑有抵抗。 檢警和法醫今午解剖吳翁遺體複驗,結果發現吳翁主要死因為右大腿的那一刀傷到動脈分支,導致失血過多身亡,詳細死因仍待進一步報告出爐。 吳女疑因照顧老父及車禍成植物人的弟弟,加上自己患病等多重壓力,造成這場人倫悲劇。出院後,選擇保持緘默權,檢方依殺害直系尊親屬罪向法院聲請羈押獲准。 吳女妹妹今天在殯儀館受訪時表示,父親只是有失智症初期症狀,案發前,曾在晚上9點跑出家門,要搭計程車不知去哪裡,還好遇到里長被攔下;父親原本睡2樓,近來有幾次跑到3樓雜物間睡覺,姊姊因此常和父親發生爭吵。 吳女妹妹說,發現父親被姊姊殺害後很心痛,當時在醫院探望姊姊時,姊姊未說一句話,她曾要姊姊,「自己做的事,自己擔」,吳女表示,她不解姊姊為何做出這樣的事情(指殺父),不會原諒她」。

吳姓女子10日將99歲父親殺死後遭收押;檢警今死者解剖遺體,吳女妹妹在殯儀館準備進入解剖室,了解父親死因。記者石秀華/攝影警方攜帶案發後蒐集的相關證物走進解剖室。記者石秀華/攝影

消失的人口 作者:王浩威

【2004.04.15/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作者:王浩威(精神科醫師)

民國八○年代我在東部工作,經常隨著<慈濟>基層醫療服務隊到每一個偏僻的聚落,四處訪視,接觸到許多曾沒被人討論過或報導過的現象。當時,對我的衝擊,一位自以為已經十分關心台灣社會的精神科醫師,實在是無法形容。擔任領隊的王英偉醫師,當時的<慈濟醫院>家醫科主任,現在的<國民健康局>副局長,經常安慰我們這些基層醫療服務隊的新兵,用十分體恤的口氣說:「沒關係,能做多少算多少。」

花東的偏僻村莊不是只有原住民聚落。不少客家或閩南的聚落,隨著農村的凋敝和伐木場的關閉,經常只有安靜的老人還羈住村裡,直到午後放學才聽見小孩的聲音。至於成年人,除了極少數甘心務農的,幾乎都看不到。我負責追蹤家訪的慢性精神分裂病患,「剛好」都是由西部新嫁來這裡的新娘。

還沒來東部以前,從沒看過這麼多慢性精神分裂或智障的新嫁娘住在同一農村。不過,在桃園或西部其他地方的眷村,這情形反而經常可見,特別是在上一輩的人口裡。

女人的婚姻,原本就像買賣一樣地充滿著交易色彩。做生意的過程中,買賣雙方彼此掂量著斤兩和價錢的形式,在婚姻中變成了是否「門當戶對」(在上層社會)或是「條件相合」(中產階級),甚至是直接的金錢買賣(在貧窮人口)。

光復以後,蔣介石政權率領來到台灣的眾多兵將,原本要反攻大陸的年輕歲月,隨著一年又一年的等待,不知不覺地開始各自娶妻生子。這麼多男人,如何找到妻子,只好各靠本事。所有可能婚嫁的女人就像是被挑選的貨品,從最上層的社會開始往下流,那些將軍或校官們挑走了最好的對象,剩下的再繼續往下漂流。於是,所有重度精神病和智障的女性患者,最後都留給了最基層也是最貧窮的小兵。

然而,智障也好,重度精神病也好,雖然不少是家族裡的偶發案例,但也有不少個案其實是很容易基因遺傳的。於是,多年以後,在台灣各地的精神科門診或病房,往往可以看到患者的榮民父親,帶著他生病的妻子,來探視剛剛發病住院的子女。榮民雖老矣,不再保衛國家,卻仍然負責照顧這個社會的精神病患或智障患者。多麼諷刺呀!

後來,榮民們越來越凋零了,再加上兩岸開放可以回鄉娶親,這些女性精神分裂病患者,也是婚姻市場中最不受歡迎的滯銷品,失去了原來最底層的也是站立在最後一條防線的「買主」。

民國八十年,在花東偏遠的農村,我才愕然發現,原來不再有榮民可作為婚姻對象的精神病或智障患者,許多都嫁來這裡了。在凋敝的農村裡,自農村長大的女子,幾乎都不願留在這個既偏僻又辛苦難維生的地方,在成年以前就早早離開,再也不回來了。至於男性,個性外向,對新事物的刺激是正面反應的,也全離開了。在我拜訪的這些家庭,西部精神病患新嫁的少年郎,全都是木訥寡言的古意人。

十年又過去了,台灣開放外籍新娘,從大陸、越南各地湧進我們這個社會。不論是西部的美濃或東部的富里,所有的農村都是外籍新娘。然而,這些新一輩罹患精神分裂病或智障的女性呢?在台灣這個沒有太多社會福利制度的國度裡,我們似乎再也看不到她們的出現。然而任何人都知道,她們還是存在於這個社會裡。只是,此時此刻,是誰在照顧她們?沒有人知道,似乎,也沒人關心這問題吧。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