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照顧者雙殺悲歌問題:聯合報記者做過長照嗎?龍應台等名人有請外籍看護啦!為何不質疑林萬億丟包老老照顧與請外勞?
2022/05/20 00:15
瀏覽2,703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照顧者雙殺悲歌系列報導越看問題越多,例如林孟皇法官亂判的老陳殺害五十年都在照顧重度腦麻女兒報導很煽情,還有人竟把龍應台或任何名人當成「優雅地陪著母親走人生最後一段路」範本,他們有花錢請外籍看護好嗎?這些媒體長期報導這些作家美麗的詞藻卻沒寫清楚關鍵,是不是這些報導者從未長年真正照顧老弱殘,才會搞不清楚關鍵?那你們這些報導最終跟別人的那堆悲情敘事也不會有差別,而且改變不了現狀!

圖片說明:聯合報陽光行動「照顧殺人」系列報導。

就像記者梁玉芳2022-05-19現代新孝道/認清能耐 女兒放手媽媽點頭這篇報導中,女兒黃英心(化名)決定把母親送去給別人照顧,因為她申請的長照居家服務,居服員一天來兩次,中午陪吃飯、傍晚幫洗澡。但長照制度並不管晚上及假日照顧需求。她常常是周末比上班累,晚上總是淺眠。報導還說她也想效法作家龍應台或任何名人,優雅地陪著母親走人生最後一段路。但她知道自己不是「照顧者」的料。

這段描述可知黃英心並非全職照顧者,白天有上班,母親是靠長照2.0的一天兩次居家服務,其他時間都母親自己一人在家。然後她大概看了龍應台的「美君」系列,以為龍應台或張曼娟或吳若權,都是「優雅地陪著母親」!我必須說,這些媒體灌輸讀者錯誤資訊,各媒體應該一開頭就開宗明義說明這些名人包括龍應台或張曼娟或吳若權,每一位都有請外籍看護,若她們親自把屎把尿作三餐,絕對寫不出那些優雅的文字好嗎?

舉例來說,在龍應台給美君的第一封信有段話:

"你坐在輪椅中,外籍看護正在一口一口餵你流質的食物。我坐在你面前,握著你滿布黑斑的瘦弱的手,我的體溫一定透過這一握傳進你的心裡,但同時我知道你不認得我。"

報導中黃英心覺得龍應台「優雅」,那是因為龍應台站在旁邊看,若是我就會像狗一樣,我在長照悲歌/當外籍看護成為台灣人孝道最後防線提過我的經驗:

“上個月住院,出院當天我聽到隔壁床的人在「稱讚」我,她說「隔壁床的那個兒子,媽媽說什麼他都說好,要起來說好,要下床說好,才剛吃飯吃兩口就說要去大便,也照樣扶著去也說好。」。

我聽了「百感交集」,我不跟我媽鬥嘴是這樣最快,不是我很「孝順」。

這次住院,媽媽很堅持要坐起來吃飯,我則傳達醫生指示把床搖高吃飯比較安全,畢竟又花了大錢動手術,家裡與媽媽身體都禁不起這樣一再折騰,我不斷的說「坐著吃好不好」,旁邊的護理師看不下去,跑到媽媽耳邊大聲說「要聽醫生的話,手術很貴。」,沒想到我這個「家人」比「外人」還有耐性。

媽媽住院當天,我餵她吃晚飯,她坐在輪椅上,我則坐在床邊,一口一口餵著,餵到剩下幾口的時候,我實在太疲倦了,竟然坐著睡著,餐盤就這樣掉了下去,飯也吃不成了。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再次發生,我之後都是站著餵她吃飯。

照顧哪裡有「優雅」可言,那都是幻想!

因此,我看到這些名人又大談啥長照,我就會看她們有沒有請外籍看護,外籍看護才是真正24小時的孝女,尤其台灣人85%不給她們每周放假呢。

另外我也提過吳若權:

為何吳若權照顧中風母親廿年,還能體諒缺席的手足?每個孝子背後都有個「偉大的外籍看護」

張曼娟:

另一位作家張曼娟在「成為羽翼下的風」談到她教外籍看護阿妮學中文,她32歲,有個12歲的女兒,交給母親撫養,與丈夫先後來到台灣工作,每隔兩、三年才能返鄉探親一次。張曼娟已經是她的第四個雇主了,我在想,如果沒有外籍看護用生命交換生命,張曼娟還能過正常生活嗎?

換句話說,凡是「優雅的照顧」之類的文字,那都是都市傳說,不要被媒體騙了!

其次,2022-05-18翻轉腳本/無人伸援 顧腦麻女50年累了提到林孟皇法官求特赦的那個案子,我不清楚記者蕭白雪、許詩愷、梁玉芳三人哪一位看過該案判決書?難道沒有發現這位腦性麻痺女兒死狀與生前劇烈掙扎的記載?

這位老父親其實並非獨自照顧女兒五十年,是他妻子前幾年病了才變成他必須夜裡獨自照顧,更大的問題是他還有另一位身心正常的大女兒曾經提議要找看護但父親拒絕,可那是甚麼時候?後來有不斷的提議嗎?

有很多案件是因為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所以法官「不忍細看」,這我們都可以理解,畢竟殺人者肩上有多年的重擔,但很多悲劇經常是女性照顧者的重擔轉移到男性後,悲劇不久就發生了,而旁人其實並沒有防患於未然。

就像上述兩則報導的共同執筆者梁玉芳,她於2015-12-03聯合筆記/當男人變成照顧者寫過一段話,我看了覺得比這些不敢講清楚的報導有勇氣多了,為何不敢直指核心?

梁玉芳當時說:

許多是「老顧老」的爺爺級照顧者,如今步入暮年的男性向來缺乏照顧者的角色扮演,缺乏照顧技巧與心思。當「家後」倒下,要從「飯來張口、茶來伸手」,變成為另一半處理吃喝拉撒,艱難與窘迫可想而知。但那個年代的男性拘謹教養,也使得他們更難向外吐露與求援。

這也難怪,家總指出,近五年發生的照顧悲劇中,選擇以「解除對方痛苦」來終結照顧困境的男性照顧者高於女性。

今年初,父親淚問廿一歲腦麻兒「大家都累了,殺了你好嗎?」下手掐死兒子再自首;四月,八十一歲老先生不堪照顧壓力,將五十八歲中風妻子送到殯儀館。去年,照顧妻子十年的八十四歲老者刺死病妻後自殺。還有,那位將長釘打入病妻腦門的老先生,至死堅持他是愛妻。

在國外,也有同樣的現象。美國老人醫學專業醫師溫納克寫道,因為寂寞、孤立與沮喪,因而奮不顧身殺人後自殺的,往往是年長跋扈的丈夫所為;他們發現自己承擔看護角色,而情況變好的機會渺茫。

溫納克照顧一對老夫婦,丈夫堅持「家裡值錢東西太多,不要有陌生人照顧」,拒絕協助的結局竟是他持槍射殺病妻。溫納克醫師在遺憾之後,開始主動詢問高齡照顧者他以前不敢啟口的問題:「你有槍嗎?

梁玉芳「你有槍嗎?」這段話比前述報導有種多了。

最後,我必須不斷的強調,長照的失敗就在於設計長照2.0主事者林萬億他本身就沒有真正進行過長照,根據他自己的說法,林萬億讓父親照顧母親的「老老照顧」,甚至請外籍看護去照顧父親,這樣的人懂甚麼長照?難怪設計前述長照,女兒黃英心會覺得不夠而不得不將母親送機構。

林萬億的經驗只能設計出無法在地老化的長照制度!

綜上,談長照與設計長照的人未必參與過長照,寫判決書的法官沒有長照也沒有認真探索案件表面上悲情下的另一面,然後記者與媒體似乎很關心長照,卻只會多次替一些團體報導洗工而不報導外籍看護在台灣過的非人生活

這樣的報導再多,真能改變台灣照顧者雙殺悲歌的現狀嗎?

Blackjack 2022/5/19

現代新孝道/認清能耐 女兒放手媽媽點頭

2022-05-19 04:45:29聯合報 / 記者梁玉芳/專題報導

〈此專題為願景工程基金會及聯合報共同倡議〉

「媽媽,送你去有專人照顧的地方好不好?他們比我會照顧,這樣你會過得比較好。」母親同意。

原本媽媽還坐著吃晚飯,瘦弱身子突然就抖了起來。女兒黃英心(化名)打了一一九,跟著上了救護車。看來今天會在急診處過夜了。是老人家常見的泌尿道嚴重感染,高燒,得住院打抗生素,先等病房。黃英心託同事請了假。

自從媽媽衰老退化,黃英心就申請長照居家服務,居服員一天來兩次,中午陪吃飯、傍晚幫洗澡。但長照制度並不管晚上及假日照顧需求。她常常是周末比上班累,晚上總是淺眠。

「為什麼不自己顧?我是很想啊,但我顧的話,我媽會死在我手上。」黃英心說。急診那夜是個例子。急診處沒看護代勞,她握著媽媽的手,到半夜睏極,顧不得忌諱,爬上急診空床睡著。到清晨,被護理師叫醒:「小姐,你整夜都沒幫你媽換尿布嗎?都滲出來了。」

「我真的好羞愧,可是好累啊。」她也想效法作家龍應台或任何名人,優雅地陪著母親走人生最後一段路。但她知道自己不是「照顧者」的料。

母親沒有慢性病,就是衰弱。曾經她要媽媽練肌力,排滿每天上復健課,但媽媽完全不理。「老人也要做自己啊。」直到有次外出,媽媽在蹲式廁所隔著門喊她,「她完全站不起來了」。雙手穿過老媽腋下,兩人在小空間裡跌撞站起來了、褲子卻滑到沾了尿的地板。…(下略)

翻轉腳本/無人伸援 顧腦麻女50年累了

2022-05-18 05:01:38聯合報 / 記者蕭白雪、許詩愷、梁玉芳/專題報導

〈此專題為願景工程基金會及聯合報共同倡議〉

「女兒自己生的,就要負起責任」。夫妻倆五十年不曾出遊、沒有一天卸下照顧責任。

他看來和路上的台灣歐吉桑沒什麼不同:Polo衫加夾克、棒球帽,和人人都戴的口罩。但他不單是為了疫情,而是躲避法院前媒體的鏡頭,因為他是「人倫悲劇」的主角,是悶死女兒的凶手。

就稱他「老陳」吧。七十九歲,人生五十年都在照顧重度腦麻女兒。直到前年新冠疫情爆發,女兒牙痛,卻因疫情無法就醫,呻吟數日。止痛藥已無法停止女兒和他的痛苦,他以棉被、枕頭終結一切。…

大女兒在法庭作證時,提及她建議過申請看護,但父母都不願意。陳太太說:「女兒自己生的,就要負起責任」。夫妻倆五十年不曾出遊、沒有一天卸下照顧責任。

一審合議庭法官林孟皇、趙書郁、林柔孜於判決書特別指出,本案家庭不熟悉政府的相關社福措施,政府「也不曾主動給予照顧者支持」,才讓壓力不斷累積,釀成悲劇。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