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準心與力度
2013/04/12 05:42
瀏覽760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梁啟超於1914年在清華大學的演講中這樣說到:“人之生於世,猶舟之航海,順風逆風,因時而異。”獨自在外已十載有余,深知此言不虛。過去遇到糟糕的天氣,常常怨天尤人,如今便少了許多廢話,雙眼要盯著地下,不可以恍惚或蹉跎。人的生命,如白駒過隙,一瞬間就沒有的事,哪裏顧得上什麽是是非非。

昨日和友人打籃球,練投籃,覺得世間萬事亦如投籃,若想投的進,需有兩個要素:準心和力度。做什麽事,要看準方向,不可見利忘義,人雲亦雲,更不可知難而退,小富即安,日日時刻需記得自己的目標與理想,無論身處何方,都堅韌不移,即使雙腳沾滿泥濘,也不能就此陷入,不再奮鬥與努力。而作為一個無依無靠的窮書生,更應如此。關於人生的準心,家母曾經這樣教誨:

“一只老鷹,遍體鱗傷,奄奄一息,在烈日炎炎下,不停的向最高的山峰爬去,山腳下的草蛇向他喊道:如此酷熱之日,你都快死了,何必折磨自己,不如躲在陰涼之處,圖個舒適,也好安息。老鷹回答道:你又如何懂的飛翔的快樂?雖然我命不久矣,即使是要死亡,也必要死在藍天之中,白雲之上,不到最後一刻,不停止飛翔。”


我想,這就是母親給我標註的人生的準心,十多年來,無論順風逆風,無論天黑天明,不會失去這樣的準心和誌向。人不可有傲氣,但不能無傲骨,人不可食嗟來之食,需踏踏實實,明明白白的學習和生活。無論是位高權重,或是位輕卑微,都應以誠實的努力,堅持自我的信念與理想。

關於力度,則有另外一個故事常常給我鞭策:蔣子龍在他的一部中篇小說裏描寫過一位戲子,這個戲子每天清晨需要練踢腿之功,每每練功,戲子都會這樣說:踢到膝蓋的高度了,今天大概有米飯吃了,提到肚皮的高度了,今天或許會有蔬果吃了,踢到胸口的高度,今天或許能吃個半飽了,踢到鼻尖的高度,今天算是能解決溫飽了。其實,每天吃飯,都應該問問自己,這一天是不是做出了相應的努力,對學習,工作都盡心盡力了,自己是否配的上口中的食物?若是混混而過,而每日三餐不斷,便有些提前消費的意思了,而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智者每天度日,需如履薄冰,三省其身,方能有遠慮,無近憂, 方能生憂患,死安樂,這,是每天生活須有的力度。

有高的準心,厚的力度,做人不求飛黃騰達,但求無愧於心,瞑目之時,可告慰自己沒有荒廢光陰和親人的情誼,若能如此,不枉此生。君子為人,須求知識,再求素質,再求修養,再談文化,最後塑造品位和格調,人生苦短,天涯海角,都時時不可懈怠。

雖潛龍在淵,但天高氣爽,草書小文,與同道之君共勉之。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