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逐漸實現了孔老夫子「大同世界」的社會理想!《續篇》
2022/12/05 21:47
瀏覽1,663
迴響4
推薦77
引用0

有感於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會中的種種言行表現,我將前面寫過的文章台灣,逐漸實現了孔老夫子「大同世界」的社會理想!》,又加寫了本續篇。

 

禮記禮運大同篇》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弱勢優先」才是治世的王道  

人民才是構成國家的主體,人民普遍地富足了,則國家強盛,這是一般人都知曉的道理;但卻很少有國家治理者願意去思考:使弱勢者滿足了生活的基本需求,讓弱勢者有了生活的尊嚴,這才是國家治理的真正王道,孔老夫子在那時代已看出人類發展的必然趨勢,這也正是禮運大同篇全篇所主張的核心價值。

「選賢與能」只是治世的手段,其目的是要使「弱勢優先」,弱勢若可以有尊嚴的生活,則這個社會就可以穩定的發展。當人民賦予賢能適任的人有了政府公權力之時,可以重新分配財富資源,讓人民不因環境條件的不足,而失去發展的機會,本來這也是「社會主義」所欲求實現的社會理想。

人類天生資質不一,但都有與生俱來天賦使命的才能,每個人都是天生的優勢者,但同時也是天生的弱勢者。

愛因斯坦是科學的天才,卻是生活上的白丁;人在年輕時是體力上的優勢者,卻是生活體驗上的弱勢者。當你(妳)開車在路上時,優勢的用路人;但是當你(妳)下車走在路上時,卻成了弱勢用路人;所以用路時,我們必須禮讓行人。沒有人是絕對的優勢者,也沒有人是絕對的弱勢者。

我們必須在生活裡具備「弱勢優先」的觀念;只有讓所有弱勢者可以有尊嚴的生活,人們就願意「講信修睦」,更會重視「仁、義、禮、智、信」,這個社會必然是充滿信心活力的文明社會。

在那逐鹿中原、群雄爭霸年代,各國君王心中只有霸權思維,孔老夫子學說主張當然得不到重用;即便後來歷代帝王獨尊儒術,是基於利於帝王統治的父長式威權倫理。卻將儒家「仁」最重要的核心價值給捨棄掉,而「弱勢優先」正是此一核心價值中的核心價值;致使中國在悠久歷史裡,無法實現「大同世界」的理想。

「回歸夢醒,認同絕望…。」共產主義的社會理想,本是中國許多熱血青年所嚮往地,然而欠缺人性的思考,只滿足了「黨國」的需求,到最後成了極權者的禁臠。


「回歸夢醒   認同絕望」

共產黨統治下無法實現「社會主義」理想  

二戰後七十多年裡,沒有一個共產黨國家可以實現其「社會主義」的理想,而共產國家也由全盛時期的三十多個國家剩下以中國為首的五個國家(中國、越南、古巴、北韓、寮國)。

本來依照「社會主義」的理念,最有實現孔老夫子「大同世界」社會理想的可能;也因此在1930~50年代,有無數的中國青年,懷抱著這種理想,走向了共產黨。甚至在中共建政後,台灣青年經由外國、香港等地,「回歸祖國」也所在多有,然而在兩蔣的高壓戒嚴年代裡,台灣這種訊息必然被壓制封鎖住。

1984年,中英兩國政府共同發表《中英聯合聲明》,承諾香港現行社會、經濟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在「一國兩制」下享有不同於中國內地的自由與司法獨立。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然而十年不到,由於中國政策的日益緊縮;2003年,香港人民發動了「七一大遊行」,甚至後來的「雨傘花革命」、「反送中事件」。

習近平在2018年,透過中國人大的修憲草案,使他得以成為「終身主席」,讓中國走回了帝王專制的舊時空裡,或許這就是習所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吧!


中國已走過思想文化最輝煌燦爛的時代

若說一統天下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大秦帝國軍威氣勢何等威猛,但人民生活有尊嚴嗎?蒙古帝國成吉思汗,所征服的幅員跨越歐、亞兩大陸,讓歐洲人談「黃禍」而色變;然而人民生活有幸福嗎?

每個王朝的誕生,都是再一次的「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然而卻是以萬物為芻狗,「成者為王,敗者為寇」,所謂的「天下」實質上就是政治菁英爭鬥權力叢林的「天下」,「…宋、元、明、清…。」的「道統」,只是一脈血腥爭鬥統治權力的「道統」事實上中國人民最不缺的就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孔老夫子所處的春秋戰國時代,諸子百家爭鳴、思想文化自由迸發的時代即使到現代學術界仍引起廣泛的共鳴那是中國思想文化最輝煌燦爛的時代。

中國歷史上越是「統一」,越是沒有人民發聲的餘地;秦始皇的「焚書坑儒」,諸子百家的聲音不見了,西漢武帝之後,更是罷黜百家;此後中國進入了獨尊儒術,利於統治者的父長威權倫理的悠漫歷史裡。

「社會主義」的理想,不曾在共產黨統治後的社會實現,更遑論「大同世界」的社會理想;而共產黨唯物史觀,只從事物表相的變化,去看待問題;包含「人」在內,都只是事物的一部分。而忽略了人類一切的事物與歷史的演化,人性的因素,才是整個歷史事件變化的主體。

欠缺了人性的關懷,人民的生命對於統治者而言,只是一個冰冷的數字。因此當疫情發生時,數字更是一個政治可以調控改變的符號;而當全世界逐漸走向後疫情管理時代,開始與病毒共存時,習近平為了要政治的面子,卻仍堅持「靜默管理」、「動態清零」。人民只能「听党話、跟党走」。

共產黨的「無神論」,將「黨」定於一尊,徹底的否定每個人天賦使命的能力。「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雖讓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其結果卻仍要人民乖乖接受「靜默管理」「民族的偉大復興」只是在滿足獨裁統治者虛妄歷史地位權力慾望。

中國近年在世界各地廣設「孔子學院」,但真正恢復了孔子的歷史地位了嗎?

從最近的一個例子觀察:

中共二十大22日閉幕當天,在會議進行到尾聲之際,原本坐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手邊的中共前總書記胡錦濤,突然被工作人員帶走,令全場一陣錯愕。

影片上顯示,一名工作人員出現在胡錦濤的身後,要帶他離席,胡錦顯然不願意。工作人員隨後用雙手,試圖從胡錦濤身後將他拉起,胡錦濤兩手按住桌子,執意不走。

儒家所重視的「敬老尊賢」,在這位前中共黨魁身上,卻要落得如此下場;那麼中共真正恢復了孔子的歷史地位了麼?


當年胡錦濤一次性的交出總書記、軍委主席,兩個最高權力位置而裸退,提拔習近平當上國家主席,今日卻落得如此下場,該是他萬萬想不到的事吧。


文明進化不能期待聖人出世

中國人民活在「勝王敗寇」的歷史宿命裡勝王者,自然有一群馬屁精替他造神。也因此處在亂世多於治世,所以中國人民一直期待聖人出世!

我的先祖也因此在悠悠數千年裡,跋涉迢迢萬里路,由河洛中原南遷;乃至在那海象好時海盜出沒,海象壞時怒海狂濤,也要搏命強渡黑水溝(這也是許多民來台寫照)

時代的巨輪不斷地滾動,文明的進化,不能期待聖人出孔子在兩千五百多年前遊走各國,但沒有一個國君願意重用他的理念主張;後來中國歷代王朝雖不乏帝王尊奉他,由「公」到「父」、「王」等封號;乃至最後的「大成至聖先師」歷史地位,卻從未有任何帝王願意真正思考,實現他「禮運大同篇」社會理想可能性。只有多數人民具備了公民意識,讓整個社會的觀念得以提升而文明進化。

然而當台灣實質民主化之後,終於讓「大同世界」的理想逐漸實現了。民主的多元包容,讓各種宗教、文化、思想、主義、觀念可以在同一個社會存在與交流,讓社會得以均衡發展。


民主政治才能落實「大同世界」的社會理想

人,本來天生就沒有完美的,所以組成了社會互補互助、互利互惠。

「選賢與能」真正意義是選出有熱情公共服務之人,而非崇尚「菁英政治」的政客;歷史也再再證明,政治菁英們心中只有個人權力地位追逐。台灣之所以能逐漸實現了「大同世界」的社會理想,是因為台灣人民;唯有民主政治的機制,才可以讓政客們乖乖就範,服膺主流民意的需求。

當然民主制度也非完美無缺,但最大的優點是民主社會可以吸收各種主義、思想、文化,而成就一個多元文化風采的社會。然而今日台灣可以不同於其他民主國家,正因為我們保存了華人文化的精華,更吸收了世界各地的文化,終於逐漸實現了「大同世界」的社會理想。

我想:孔老夫子在天堂,也正庇佑著台灣吧!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米若思
2022/12/26 04:39
讚讚讚,社會需要你這種樂觀積極的正能量。
感謝您的肯定,那就給個“讚”吧。 向陽春2022/12/26 14:54回覆
3樓. 時尚潮鞋
2022/12/17 19:37
逐漸實現了孔老夫子
讚~
nike鞋vans old skoolAirPods,veja 小白鞋時尚資訊分享
2樓. 向陽春
2022/12/12 01:14
歷史沒有偶然 只有必然

「歷史」是人類社會行為的一門科學,人類學習「歷史」就是要從以往的行為因果裡,找出必然的關係,而避免後人再重蹈前人慘痛的教訓。

然而極權獨裁者,總以為自己天縱英明,可以創造歷史;事實證明:歷史沒有偶然,只有必然,否則人類就沒有學習歷史的必要!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

民主,常被譏嘲「沒有效率」、「不能當飯吃」…等等。

因為民主必須透過群體的討論,形成集體共識,才能付諸政策執行,而在尋求集體共識過程,往往是「見仁見智」的冗長意識拔河,但最後必然是眾人智慧的凝聚。

而此番世紀的疫情,更證明了民主政治的優點,多數國家已然恢復正常生活的運作。

向陽春2022/12/12 01:39回覆
1樓. 喵永
2022/12/10 14:27

或許對岸認為專制極權,能夠一統世界? 那要看看柏林圍牆何時倒塌。

台灣能夠用選票決定執政者是誰,何其不容易,應多珍惜。

至於大同世界,我覺得不易達成,慢慢有進步即可。

當然,民主改革本來就是一條遙遠而漫長的道路;美國南北戰爭雖然解放了黑奴,可是一個世紀後的1960年代,金恩博士仍須為黑人人權奔走,最後仍遭遇刺殺下場。

而我更見證了台灣民主運動,前進十步卻又倒退八、九步情景。

大家互相勉勵,台灣加油!

向陽春2022/12/10 15:5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