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上海古屋謀殺案:俄國夫人的魅影](54)[死者弟弟的隱瞞]
2017/05/11 13:17
瀏覽444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上海, 1936

照片引用處:

http://gregcrouch.com/wp-content/uploads/2010/12/0030-Maiden-flight-of-the-DC-2-1936-EH-collection.jpg

[第三十章][死者弟弟的隱瞞]

一行人離開辦公室, 在大門碰見了秦南。他正跟楚楚管家討論嘉理告別式的事宜。一見到警察楚楚翻了個白眼對表弟道:

 

失陪一下我先去打個電話。然後對警督視若無睹自個進屋去了。

 

警官秦南笑道:‘你是做了什麼事?讓我的美女表姐看到你就見到瘟神似的?

 

我沒做什麼只不過把她當嫌疑犯似的訊問了兩次。

 

難怪楚楚不高興人家可是被媒體捧在手心上的明星哪能接受這種沒有證據的指控?對了,警官您案情調查得如何了?

 

琳曦再次注意到嘉理死後秦南不但變得更加自信連他習慣性的皺眉動作也很少出現了。

 

越來越有進展了。

 

換言之,警方已知道誰是兇手了?

 

幾乎是……

 

真的嗎?秦南的眼神突然閃過一絲警覺那兇手是誰?

 

或許是俄羅斯夫人的鬼魂!警督笑道。

 

秦南一臉茫然。你是說我曾祖母?

 

沒錯前晚有人看到俄國夫人的身影走進令兄套房第二天韓先生就被發現中彈身亡了。

 

秦南的表情轉為懷疑他的目光彷彿在告訴警督:你是否有病?警官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這可是燕武先生告訴警方的一手消息不信你可以去問他。

 

我沒心情跟你開玩笑警官能麻煩你認真一點嗎?

 

既然如此那我就認真的問您一件事:嘉理先生去世那晚深夜你進他房裡幹什麼?

 

秦南剎時釘在原地有如石像一般。那張異國味的面孔直直盯著魯警督良久後才緩緩開口:

 

你在說什麼?警官。

 

我再重覆一次吧:令兄去世那夜你進他房裡幹什麼?

 

誰告訴你我進他房間的?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為何凌晨三點進入韓先生套房?不論討論公事家事,這都太晚了吧?

 

秦南的視線盯著公館大門外支撐二樓陽台的的希臘愛奧尼圓柱內心似乎在掙扎是否該道出實情。末了他嘆了口氣。

 

看來我還是實話實說好了。

 

這是最明智的方式。

照片引用處:

https://thousandsmilesinsolitude.files.wordpress.com/2010/08/copy-of-img-818205441-0001.jpg

 

我在大哥死前兩天曾跟他吵了一架……秦南停頓下來似乎在考慮如何措辭。

 

能冒昧問一下爭執主題是什麼嗎?已經從齊夫人口中得知內容的警督故意這麼問。

 

秦南避重就輕。大哥對我管理儒億館的方式有點意見。這場爭吵讓我重新思考在韓家的地位。不瞞您說我是父親的私生子在香港出生直到九歲才認祖歸宗與大哥相見不過之後求學仍在南方只有逢節遇假才回儒億館小住因此跟哥哥關係並不親密那兩天我一直在考慮這事。

那晚結束降靈遊戲回房休息後我躺在床上思考這事覺得如果在上海做事仍縛手縛腳乾脆回香港發展──韓家在那邊也有產業。

下定決心後我打算去告知大哥。

 

小蔡難得插嘴。為何不等到第二天再告訴韓嘉理先生呢?

 

我怕第二天心意會動搖決定當機立斷。大哥套房一向不鎖以方便親友傭人告知私人或公館的事務。

 

然後呢?警督在心裡比對昨天齊玲的話。

 

當我走進大哥的走到寢室門前想打開門卻又不敢。

 

為什麼?

 

我擔心齊珊在他房裡這就打擾到他們了。

 

小鄭悶笑了一下。

 

我在寢室門前停了一會裡面並沒啥聲響才緩緩打開房門──大哥正安穩的躺在床上睡覺。

 

那時幾點啦?

 

大概凌晨三點了吧!這跟齊玲的敘述吻合。

 

接下來呢?

 

我本想轉身離去, 卻突然停住。在我印象中大哥一向不開燈睡覺的平常聊天時, 他也這麼提過──但是那時他床邊的檯燈卻是開著的。我覺得奇怪便走近床邊發現大哥的身體異常平靜一動也不動。由於燈光是金色的我一時沒注意到他枕頭上一小塊深色影子是什麼走過去一瞧, 注意到他太陽穴有個傷口血液從那邊往下流到枕頭上。我嚇了一跳伸手摸了傷口一下──竟然是黏的!原來那是──血!

 

秦南結實的胸口起伏著看來受到不小刺激。琳曦回想起前天午餐前她在一樓長廊向他打招呼時得到的慌亂反應如今比對, 就能解釋原因為何了。

 

那你怎麼做?警督問。

 

我很惶恐趕緊離開大哥的寢室,回房把沾血的手洗乾淨。

 

之後呢?

 

我躺在床上心想該如何處裡這情況是要先喚醒公館親友傭人呢?還是直接報警。最後我選擇什麼都別做隔天讓別人發現再視情況處理。我想睡覺卻無法入眠直到早上六點才斷斷續續的睡一下醒一下十點才起床。

 

了解。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警官說。

 

沒有。秦南猶疑的望著對方。警官, 你相信我說的話嗎?

 

魯警督四兩撥千金的答道:我只相信──事實。好了耽誤你的時間韓先生我先走了。

 

警察告辭離去。秦南直直盯著他們的背影似乎在思量什麼連琳曦走到他身邊都不沒察覺。

 

葬禮的事處理得如何了?琳曦問。

 

我交給殯儀業者處理還算順利──除了要應付媒體的騷擾外。不好意思 這是家屬要處理的事務卻讓妳留在此地。妳要提早離開儒億館嗎?

 

警方建議我留在公館一來如有需要可以提供警察某些線索二來也剛好避開媒體的打擾我現在要是回去博物館恐怕逃不過記者的追逐。況且嘉理是個好主人儘管只認識三天但也算朋友了於情於理我該送他一程。

 

今天下妳跟警察在一起嗎?

 

琳曦決定語帶保留。警官詢問我某些關於案情的事……

 

警方有提到兇手是誰嗎?

 

目前還不知道。

 

我想秦南謹慎的問:警方懷疑是前晚住在儒億館的親友或傭人下手的吧?

 

嘉理想套我的口風?“警察沒透露那麼多诶畢竟偵查過程是不能公開的。

 

也對……警方有提到我嗎?

 

琳曦斟酌如何回答。警官向齊珊問話她有提到你們曾是情人的關係。

 

秦南的雙唇啟開似乎想說什麼, 卻又合上。妳應該很訝異吧?’

 

‘的確, 看著自己的前女友跟哥哥交往感覺很複雜吧?

 

一開始是秦南望著大門外的前院草坪。望著齊珊跟大哥出雙入對我心裡實在不舒服。奇怪的是等他們訂婚後, 我卻逐漸不在意或許看清事實了吧!齊珊有個勢利眼的母親嫌棄我是私生子也不是韓家產業主要繼承人。如果繼續交往恐怕時常要面對她的白眼與嘲諷分手或許是種解脫吧!

 

現在可好,你變成韓家主人了說不定齊夫人正深深為此後悔呢!琳曦想起昨晚跟楚楚在門廳瞧見的插曲。

 

So What?人生本就是許多不可意料的片段組成的既然齊夫人沒預見代表她的宿命如此。再說我對齊珊早已沒有往日的感覺了也不願再跟齊夫人扯上關係!現在的我既是韓家主人便能好好大刀闊斧的照自己的方式來管理家族產業讓以前看低我的人驚訝一番!

 

琳曦看見秦南嘴角的弧度堅定到幾乎有點冷酷看來他並沒忘記當初齊夫人給他的羞辱。話說回來,面對嫌貧愛富的齊大媽恐怕也沒幾人能對她狗眼看人低度的態度輕易釋懷。

不過琳曦也發現儘管嘉理跟秦南感情不佳但對權力的掌握卻有相似的興趣兩人皆遺傳到同一個父親的基因果然是兄弟啊!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