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戰略】談中共修憲
2018/02/26 22:48
瀏覽87,579
迴響119
推薦26
引用0

昨天(2018年二月25日)傳出報導,詳列了中共修憲的草案:其中大部分是將去年底黨章修改的條文也應用在憲法上,但是最引人注目的一點,卻是把國家領導人的任期限制取消了。我想大家都理解,這明確代表著習近平不會在2022/2023年做交接,而是將繼續連任至少一届到2027/2028年。

去年底十九大的政治局人事更替公開之後,很多人已經注意到並沒有像20年前和10年前那樣,安排了内定的接班人,可以說是一個對5年後高層人事計劃的預兆,但是當然這次的修憲才是真正有決定性的消息。

中午剛好有猶太人朋友來訪,我提起這事,說現在歐美媒體一般專注的頭條都是鷄毛蒜皮的小事,這才是真正改變歷史、撼動世界的新聞,他卻説《紐約時報》和其他主流傳媒雖然沒有把它放在頭條,卻也都高調報導了。我上網一看,還真是這樣的。不過他們如此樂意公開討論這事,是因爲可以把中共和非洲的獨裁者連在一塊兒,符合吹噓西方民主制度優越性、並且鼓吹中國威脅論的主旋律;事實上,習近平堅持和平崛起的戰略,卻是大環境決定的必然。

我覺得真正恰當的比較,反而是創立美國自己全球霸業的小羅斯福(參見前文《美國的歐洲戰略史》):同樣是高瞻遠矚、雄才大略的領導人,同樣是面對著國際上强敵的挑戰和内部改革的緊要階段,同樣是看出有世界霸權交替的歷史性關鍵機遇,同樣是不放心其他政客的眼光和能力(江澤民任用貪腐,胡錦濤碌碌無爲,年輕一代也沒有特別突出的人才),同樣是要爲國家確立百年的霸業,因此同樣必須冒天下之大不韙,把任期做到任務完成爲止。

當然這個比較,不一定每個細節都會是一致的:小羅斯福的第二任上,二戰在歐洲開打了,希特勒很快就橫掃歐陸,所以小羅斯福除了競選第三任之外,還必須盡速將一個孤立主義氣息(Isolationism)彌漫、對納粹的白人至上主義有廣汎支持的美國帶進二戰裏。他的解決方案是在1941年第三任一開始,就對日本步步進逼,斷絕了原油和鋼鐵原材的供應,一旦日本被迫加入二戰,小羅斯福自然能曲綫救國,達成對德開戰的真實目的。

習近平所面臨的國際環境,當然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戰,而是一個以核子武器為基礎的微妙平衡。他的戰略方針,必然是與美國鬥而不破,爭取時間來盡速提升國力,以便不戰而屈人之兵。換句話説,Trump的當選,和希特勒的掌權一樣,都是霸權交替的歷史性機遇,只是在實際執行上,小羅斯福得加入血腥的全面戰爭,而習近平則必須依靠和平鬥爭的手段來取勝,所以他的國際政略和外交政策,反而與羅斯福死後馬歇爾主導的美國類似,亦即通過經濟和貿易上的對外援助和互惠,來建立一個廣汎的外交同盟,只有對軍事的偏重程度有所不同。

至於臺灣的未來,我以往已經一再反復强調中共在2025年之前,國力還不足以震懾美、歐、澳、日,如果貿然武統,事後的外交和經濟後果,對提升國力這個核心任務有很大的不利影響,所以不會主動進行武統。兩年前,我在《金燦榮教授的最新分析》一文中,指出他(極可能是基於習近平的任期)預言武統會在2021年左右發生,是個很大的謬誤;現在確定要修憲了,如果有人再問金教授這個問題,想來他自己也會把預測推到2025或之後。不過我當時已經詳細解釋過,除了國際實力對比不容許過早出手之外,我也不認爲習近平是貪圖功業虛名的人,所以雖然他的任期會延展到至少2027/2028年,這仍然不代表著他必然會在2025年就急著動手。到時武統的可能性當然是很大的,但是如果歷史發展有意外,國際環境依舊不成熟,那麽繼續推遲也並非全無可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19) :
119樓. MAXWELL
2020/09/22 22:39
中国这边有些学者如金灿荣教授也已经注意到了教育的问题,他多次提及:“中国的教育改革不能瞎改。近些年我国的教育改革有几个错误的观念,一是学美国搞快乐教育,这是错的,小孩子不让他受点苦,不练点童子功就把他害了,就走上美国公立教育的道路了。二是压缩数理化的比例,大大减少数理化的难度,这都是错的。” 但是金灿荣教授不是核心智库里的人,他本人是说他能向高层写报告,但是我估计他的份量还不够。

我怀疑所谓的教育界专家学者只是在对美国的那一套教育体系生搬硬套,不止压缩公立教育,还鼓吹引进留学生,这个问题也跟王兄讨论过中国现在吸引不了国际顶尖人才,现阶段花钱培养留学生留在中国远不如培养本土人才更划算。之前谈到亚投行的时候王兄提到智库内缺乏有勇气有良知有头脑的幕僚指明真相,看来在教育方面的问题也是如出一辙。
大陸執政體系的詳情我不清楚,不過教育部這麽多年倒行逆施,There is enough blame for everyone. 王孟源2020/09/24 23:20回覆
118樓. 路哥哥
2020/09/20 22:19
先生如何看中国现在面临的财富不均问题?既然中国的产品可以供应全世界,那这种生产能力应该可以保证中国人自己可以享受丰富的物质,并且大多数公司都是在求订单,说明社会生产力没用充分使用,为什么通过贸易金融这些东西,反而搞成这么多穷人?有人没工作干,有人生产的东西卖不出去?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這不是我已經反復談過,市場經濟的必然結果?在正常和平狀態下,投資報酬率必然高於經濟總成長率,所以富者越富。
英美建構的全球金融網絡,更方便資本隱匿逃竄,所以個別國家試圖平均貧富,必然要面對資金大幅外流的問題。今天才剛有報導,滙豐銀行多年來一直為詐騙犯洗錢;其實這是非常普遍的服務,只不過在美國一般是由大衆不知名的私人銀行來搞(除非監管機構是你家開的,例如“Government Sachs”),像是滙豐這樣的主流全科機構也來掙這點錢,實在是自找麻煩。然而歐系銀行做這種生意幾百年了,老習慣改不掉。 王孟源2020/09/22 00:37回覆
117樓. carlstar
2020/08/24 11:59
关于郭文贵
王先生您好!请问您认为郭文贵这几年一直宣称的王岐山和孟建柱等人的贪腐情况真实程度几何?抱歉我不是有意宣传“谣言”,只是我的判断是郭文贵应该不是凭空捏造,而是有重要的信息来源,从他曝光的与中共高官的谈话录音可以略知一二。所以想听听您的判断。另外,郭文贵认为这几年江泽民、曾庆红和习近平的政治斗争将会白热化,如果属实,会对中国未来的政治发展造成怎样的影响?最后,有人认为郭文贵的身份之一是间谍,您认为可能性如何?与最近班农被捕又有什么关系?谢谢!
連美國人都認爲郭文貴是Habitual Liar,只是在當前的仇中政治正確之下,不能把他遣送回國。他的謊話不值得在這裏討論,這是我以前已經説過的。 王孟源2020/09/03 08:38回覆
116樓. MAXWELL
2020/06/14 09:09
美国宣传对中国的影响太深了,从中国的很多学者官员提议的奇奇怪怪的政策就能看出来,什么快乐教育、废除死刑、卖淫合法化、赤字货币化……经历那个年代(河觞)的很多人对美国已经产生了一种宗教般的迷信,很多崇美官员有意无意的充当了美国人的带路党,干扰了中央的最优决策,这些人很多还是位高权重如果处理起来只怕动静太大。
例如据前财政部长楼继伟所述政治局常委之一的汪洋任副总理时,作为习近平主席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特别代表,楼继伟作为财长协助他工作。汪洋曾跟美方开玩笑:“中美关系就像是夫妻,经常吵吵闹闹但日子还得一起过”。前财政部长楼继伟在2018年3月27日贸易战刚开始初期,还发表讲话(https://www.sohu.com/a/226827332_419342)虽然中美有冲突但是还是希望“中国还有一句老话,‘开门教子,闭门教妻’。如果夫妻敞开门来打架,是没有教养的表现。美国可能认为中美可以不是夫妻,认为我美国可以再找一个。但是我想提醒美国的是,‘中美是命定的夫妻”,中美只能是对手和伙伴。’”而王兄其实早就知道美国是欲把中国置于死地而后快,当年英国发动苏伊士战争违背了美国的利益,美国甚至可以和苏联联手整英国,何况现在的中国。
而现在的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想效法美国提出可以用发行特别国债的方式,适度地实现赤字的货币化,把财政和货币政策结合成一种新的组合,以缓解当前财政的困难,也可以解决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畅的问题。关于赤字货币化的问题王兄能否解答一二。
最后想插一点题外话,现在大陆互联网民怨最沸腾的地方还是在于财富分配上,扶贫虽然能消灭最底层的贫困,但是社会中层因为买房看病导致返贫则是老生常谈的话题,王兄希望中国崛起能成为包括华人在内的全人类的福祉,现在来看关键还是在于习近平能对既得利益者动手到怎样的程度,以及如何预防中共内部的权贵像美国的财阀那样进行反扑,
我想中美夫妻論和想要照搬外國體制的崇美派還是有根本性不同的;後者是真正接受洗腦,前者卻只是認爲美國不會對中國下定你死我活的決心。
雖然崇美派對中國的政策有些不良的影響,他們在過去20年安撫美國的貢獻卻是實實在在的。美國從1990年代的Engagement戰略,到2010年的重寫國際規則,其基本假設都在於能忽悠或逼迫中國精英主動放棄自主思想路綫,采納英美制度,以方便國際資本的掠奪。中美能撐到Trump上臺才正式撕破臉,這些人在很長的時間裏,讓美國軟實力陣營一直有希望的寄托,功不可沒。
赤字貨幣化是國際儲備貨幣的特權,我想人民幣還沒有那個基礎。
中共的智庫,一般只能討論政策的執行細節,像是如何消弭階級鴻溝和城鄉差距這類深刻的政治哲學議題,似乎沒人敢談。就連在學術界和企業界建立誠信規範、嚴懲詐騙造假,都沒有推動的聲浪,這的確是一大隱憂。 王孟源2020/06/14 11:31回覆
115樓. MAXWELL
2020/06/08 00:40
再次叨扰王兄,马后炮的事情还请王兄见谅。某些官僚机构养寇自重的事在大陆早就是老生常谈的话题,除了国台办和中联办之外,民委跟宗教局纵容回族维族等少数民族以及回教基督教腐蚀中国根基更是贻害无穷。
我看习近平上台后也有治理民族宗教矛盾的打算,习近平2014年4月27日至30日到新疆考察,同年4月30日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恐怖袭击事件,新疆还是后来他派陈全国出任新疆党委书记才有所改观,去年11月26日在北京召开围绕“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各宗教对教义教规做出符合时代进步要求的阐释”座谈交流,提出要对现有宗教经典译本进行全面评估,针对不符合时代进步的内容,该注释的注释,该修正的修正,该重译的重译。只是现在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习近平是否能有足够的余裕来妥善处理这些积弊。
至于这些养寇自重贻害无穷的机构理应派遣有理想有才干的官员大力整改,对于之前的不负责任的主政官员应该审查和追责。
我說馬後炮,倒不是針對你,而是在《觀察者網》的《風聞》和留言欄看到連有名有性的大V也出來當事後諸葛亮,所以有感而發。如果韓國瑜決定選總統真像他們所説的愚不可及、利令智昏,那麽爲什麽一年前他們不是這麽説的?當時競選局勢一片大好,真正不該選的原因,在於我那篇博文討論的細微思路,這連我都必須寫上14個段落才解釋清楚,我在澄清量子力學的真意時都用不上那樣的篇幅,要説韓犯了低級錯誤並不公平。
習近平當然比起前任要好得多,但是有些方面實在應該出手更强力些,像是整頓學術界,扶持自主科技,推翻美元霸權,嚴懲和稀泥、不作爲、陽奉陰違、公器私用、崇美恨中的官員等等,我們在這裏都已經反復討論過了。 王孟源2020/06/08 02:09回覆
114樓. zjtzlhlhs
2019/10/31 10:02
一直很牵挂国内推进改革的状况和进程,然而国内的公开渠道和媒体近年来也很少有对这类问题有实际的讨论,国外则基本是反华媒体的天下。最近刚好在开十九届四中全会,照说应该是这个话题热议的时候,却依然是这么个窘境。难得海外有个亲中又有一定实力的叫做“多维”媒体(该媒体对这个话题一直很热衷)对这个问题发表了一些宏观上的评论。我看完觉得颇受震撼,但又自觉缺乏足够的见识对这篇文章的核心结论和预测做出可靠的评判,觉得似有过于乐观夸大之嫌。我把文章的一些核心观点和链接贴在这里,如果方便希望能够听听您的看法:

【具体到中国自身的经济,对于已经陷入“金融——地产”这种囚徒困境的国家经济和行政治理来讲,中共实际上是在利用自身权威与资源,进行利益的再分配与经济结构的重建。这种方法虽然没有中国1949年后采取的“土改”和财政改革那样激烈和彻底,但是,从绝对数量的规模上来看,力度和困难都要大得多。】
【中国目前的经济改革已经直指问题的核心——中央与地方、政府与市场、实体与金融的关系,在宏观层面正在进行调整。只是在给中国经济关上了“金融投机”“地产炒作”这两扇窗后,新的出路还没有完全打开,至少缺少足够的示范,缺少政府微观层面的执行机制和新的激励晋升机制。】
【中共已经为地方政府和基层官僚准备好了诸如,现代产业建设、自贸区建设、混合所有制改革、新金融激励机制的建立、农地入市的推广,等等“考题”和更为健康的财政来源。这种情况和40年前的改革开放一样,谁敢突破旧有格局,打破利益羁绊,谁就将成为新时代的宠儿。此次,中共四中全会所提出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实际上就是一声“发令枪”,从“破旧”转入“立新”,中共已经发布了改革“悬赏”。】
《从经济“刹车”到社会治理 中共四中全会破旧立新大转折》
http://economics.dwnews.com/news/2019-10-30/60154878_all.html
《刘鹤再提“阵痛”不寻常 经济“麻醉”不能代替制度改革》
http://economics.dwnews.com/news/2019-10-21/60153668_all.html

我一直不想對中國政府的經濟政策做過於詳細的討論,這是因爲我人在美國,閲讀的文章以英文爲主,而且大陸媒體對政策的報導非常不可靠,就算花時間去讀,也會是在垃圾堆裏尋寶。

所以我只能從很高、很遠的觀點來考慮最宏觀的現象。中國當前的困難,的確是源自胡溫任内的錯誤,尤其是沒有做結構改革,反而在金融危機後過度發債,進一步促成金融資產泡沫。習近平的團隊從上任以來,始終在盡全力彌補這些錯誤,一方面推行結構變革,另一方面要為泡沐消氣,但爲了同時維持穩定,步驟很緩慢謹慎,GDP增長率被很小心地逐步壓低就是一個體現。

我認爲七年下來,他們的工作還只完成了一半;換句話說,你所列舉的段落,並沒有原則上的錯誤,不過中國經濟的升級轉型是否成功,還有待觀察。

王孟源2019/11/01 00:19回覆
113樓. 阿狗1404
2019/04/12 10:05
王博,台灣剛剛驅逐了一位「武統學者」。
驅逐不受歡迎的非公民是全世界的慣例。 王孟源2019/04/12 15:37回覆
112樓. fff
2019/04/08 10:08

王博士:

最近看到樓繼偉的言論:

直接引用維基:

2013年3月,在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上,樓繼偉被任命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部長。

2016年11月,不再擔任財政部部長[4],任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理事長[5]。

2018年1月,當選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6]。在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二次會議期間,

樓繼偉表示明確反對中國製造2025,他認為政府不應該選擇支持哪些行業,應該信任市場。

雖然政府希​​望整體工業水平能處於領先地位,但政府選擇的這些行業是不可預測的,政府不應該認為它有能力預測不可預見的東西;

同時樓繼偉認為中國製造2025只說不做,浪費納稅人的錢[7]。

2019年4月4日,樓繼偉被免去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理事長職務[8]。

樓繼偉是被西方收買了嗎?

還是樓繼偉置國家前途於不顧或是刻意破壞國家前途來搞權力鬥爭?

不知博士有何看法?

UDN 排版功能異常, 非我所能控制, 請博士見諒.

經濟政治這種有關人群社會的事,不像自然科學一般可以有定論,所以即使都是一心爲國的人,也可能會有不同的意見,不要隨意無限上綱。 王孟源2019/04/09 01:37回覆
111樓. ccoh
2018/06/24 19:50
補充:金燦榮教授談及武統部分,在大概24:00部分,之後(38:00)馬上談到南海。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110樓. ccoh
2018/06/24 19:49

金灿荣最新:明年很有可能对台独摊牌,届时会非常惨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99khmZukUQ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