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國】言論自由的假相
2017/11/01 00:36
瀏覽29,491
迴響7
推薦17
引用0

美國對外和對內的宣傳戰很重要的一環一直是所謂的自由,尤其是言論自由。最常用的論述是以美國的總統為例子:既然美國人可以隨意批評總統,而美國人想要顛覆的那些國家不允許那様的任意批評,美國自然是優越的自由燈塔。雷根常說一個笑話:一個美國人和一個俄國人互吹他們的言論自由,美國人誇說我隨時可以到白宮外面,罵美國總統是白痴;俄國人反唇說我也可以隨時到克里姆林宮外,大罵美國總統是白痴。這種思維在冷戰結束後並沒有隨之消失,反而成為歐亜很多國家的所謂民主鬥士的中心思想。

其實,如同其他美國宣傳戰的內容一様,這也是個謊話,只不過是個高明的謊話。表面上整個論述都是事實,真正的問題出在他沒有說出來的邏輯前提(logical Premise)上,也就是美國的總統等同於其他國家的領導階層,一様是國家權力的中心,所以百姓對他自由批評的權利,代表了民眾在美式民主里至高無上的地位。實際上美國真正的權力中心自尼克森後根本不在政府,而在幕後的金主,總統只是他們的傀儡木偶,也是箭靶,本來就是放在那裡給人笑罵的,所以民眾完全不是什麼主人,反而是被哄騙的綿羊,自我感覺良好,但是隨時要被刮毛。

正因如此,所以對總統的批評怎麼離譜都可以,甚至可以說他是出生在美國國外的回教徒,是外國間諜,但是就是不能把他和金主之間的利益交換說明白了。 2009年歐巴馬剛上任後,馬上決定繼續推行小布希以七千多億美元的國庫公款來營救大銀行的政策,而且決定不起訴甚至不開除銀行總裁,連自己決定要“退休”的銀行主管們都可以把每人累積了上億美元的紅利提走。當時《時代周刊》《Time Magazine》有一篇投書,質問這様做的公平性;我就寫了一個短評,說既然美國的制度准許卸任總統像克林頓那様接受大公司的每場25萬美元的演講契約,那麼在職總統當然不敢得罪金主。這個短評不到一個小時就被時代周刊刪掉了,而謾罵歐巴馬是假美國人的瘋狂評論卻一直留下來。

今天(2015年一月18日)我看到一則小新聞(參見http://www.nytimes.com/2015/01/18/business/media/cnn-anchor-jim-clancy-leaves-after-tweets.html) ,說《CNN》的資深主播Jim Clancy被開除了(當然不同的報社有些說“Leave the job離職”,有些說“Resign辭職”,都是哄人的詞彚)。 Jim Clancy在《CNN》幹了30多年,早有自己獨當一面的節目,他犯了什麼錯比《ABC》一個節目裡說“該殺光中國人”卻沒事的更嚴重得多?原來他在Twitter(美國的微博)上說了一句話:“These accounts are part of a campaign to do PR for #IsraelJewsMakingNews#elderofziyon Nothing illegal - but PR not HR: Human Rights.”也就是“IsraelJewsMakingNews和#elderofziyon這兩個帳戶是以色列的公關PR而不是人權HR”。美國的金主很多是猶太人,揭露他們對輿論的控制是絶不可允許的。

Jim Clancy,美國有線電視新聞台的資深主播。一般美國人連高收入者在內,也常常沒有太多儲蓄,一但失去工作,生活馬上落入困境,何況是永遠不可能再找到工作,的確是非常殘酷的懲罰。而且各媒體都加以報導,以求殺鶏儆猴,和遊街示眾相比,只有程度上的差別,本質上是完全一様的。

和中共這様的“獨裁”國家相比,美國不須面對外來的宣傳顛覆勢力,但對內部言論的控制其實卻更加嚴格,對有異見者的懲罰也更加嚴密。在中國,如果《南方周刊》的主編在微博上說某個帳戶的意見是官方的公關,根本不會有事。大陸的網民甚至有一個很常用的專門名詞,叫做“五毛黨”,它的意思是支持中共官方的意見必然是來自官方僱用的公關,薪水是五毛銭一篇文。 Jim Clancy就是把兩個微博帳戶稱為猶太人的五毛黨而被開除的。如果你覺得被開除沒什麼了不起,像Jim Clancy這様辛苦了一輩子,一夕之間一切化為烏有,從此再也不可能找到任何工作,這對比著鼓吹推翻中共憲法和政權而只有領頭者被判刑,還可以得諾貝爾獎,如果願意,美國政府更會急著通過非官方管道給你送銭,保證你家人一輩子吃穿無虞,哪一個嚇阻力大,實在很難說。

不論如何,像Jim Clancy這様的,絶不是特例,而是大家都知道的潛規則。 Jim Clancy自己也是一時興起說了真心話以後,知道麻煩大了,馬上把整個微博帳戶取消,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各媒體對這事也不遮掩,照實發出,反正圈內人總也會有良心發現的時候,必須殺鶏儆猴,提醒他們說實話的嚴重後果。像這様的媒體,根本就是大金主哄騙百姓的工具,怎麼可能有真實的報導。其實連大名鼎鼎的,如Mel Gibson,幾年前喝醉酒駕車,被警察攔下來時,說出以色列是侵略者的話,那個警察也馬上在媒體上宣揚,從此Gibson的演藝生涯就完蛋了。對我來說,最可怕的是一般的美國民眾已經被徹底洗腦,連一個低層的警察都自願充當監視異見的耳目,這已經不只是獨裁(Authoritarian),而是極權(Totalitarian)了,就像文化大革命和“白色恐怖”一様地由街坊鄰居朋友來監視個人的思想言論。這様的國家社會,卻自封為民主自由的燈塔,真是最極致的諷刺反話。

【後註一】今天(2020年七月24日)消息傳出,北卡大(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Wilmington)的教授Michael Adams在被開除之後死於自己家中(參見https://www.charlotteobserver.com/news/local/education/article244449237.html)。Adams是Trump的支持者,被開除的罪狀之一是他在推特上建議,應對新冠疫情,應該優先把“非絕對必要”“Nonessential”的系所停課,例如Womens Studies。

【後註二,2022/10/01】共和黨系傳媒《The Hill》剛剛開除了Katie Halper,因爲她支持國會議員Rashida Tlaib批評以色列進行“種族隔離政策”(“Apartheid”,參見《Jewish Journalist Fired by The Hill After Defending Rep. Tlaibs Apartheid Israel Claim》)。這雖然是美國資本管制思想言論的日常運作,但Halper本人也是猶太人的身份,為旁觀者提供了額外的訊息。

发表日期 : 2015-01-18 13:40


10 条留言


局势反转 留言 :

看这篇文章,提到犹太人的舆论控制,我想起自己在中学时候的一个经历:
大概是十年前左右,那个时候网上有篇署名央视着名主持人水均益写的帖子,大意是说中国政府对以色列忘恩负义,巴以冲突的时候倒行逆施地站在巴勒斯坦一方来批评以色列云云,文章提到以色列感念二战上海收留犹太人之恩,在新中国被封锁围堵之际以色列鼎力相助种种。。。。。。
之后一直到现在我都对以色列抱着好感,但是读了此文我隐隐有点怀疑这个舆论导向是不是有人故意在操作,引导中国人的感情倾向以色列......我不敢确定。
原文:blog.sina.com.cn/s/blog_62964f230100kz1c.html
(为此我特意又去搜索了一下那篇文章,但是发现一篇帖子说到水均益否认此文出自他笔下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3928-1.shtml) (2015-09-10)

王孟源 回复:

中共对以色列必须很小心,不能让犹太人也集体加入美国右翼基督徒的仇中阵营。

犹太人对英语媒体的掌控是绝对的;对中文传媒应该没有太大的力量。


wvw 留言 :

博士还是不要碰这种禁忌话题,你又身在美国,被人盯上自己或者家人,划不来。 在中文媒体上谈这个也很危险!被自己人出卖的例子实在太多。 (2015-09-11)

王孟源 回复:

我已经退休了才敢讲。


吸血鬼林干总统 留言 :

博士上次是有上57金钱爆是吗 ? (2015-09-13)

王孟源 回复:

是的,详见《四场演讲》。


姚广孝 留言 :

博主和我在宣传这方面的共鸣太多了。其实美国的民主和自由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犹太人,所以他们掌控宣传机器之后就疯狂宣传要民主和要自由,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希望永久性保护他们在美国的永世利益链条而不被人所知他们才是美国之主。

其实现在的犹太人不但对美国总统有高度发言权,而且已经对美国国会实现了高度统治。

我们再想想为什么犹太人反对“独裁”。因为“独裁”如中国的话,国家权力大幅上升就可以把他们的谎言慢慢揭穿。

换言之任何有尊严的“君主制”国家也都不会允许这种种群慢慢的控制整个国家的宣传和金融体系。跟个吸血鬼一样附在身上。

所以只有民主国家才能被这种族群合法性控制。慢慢整个国家就是慢性自杀。

说到底来来去去政治都是少数人的专业,与其让那些看不见的少数人还不如让大家都知道政治局的那些人在上面。 (2015-09-14)

王孟源 回复:

美国的财阀现在已是不分宗教,基本合流完成了。他们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减低对自己的税负,和瘫痪政府对经济的监管,以便大肆掠夺。


姚广孝 留言 :

很多人可能对博主被删帖的遭遇会不太理解。但是我是绝对理解的,一年前我也觉得什么美式言论自由。后来在我facebook上和一个美国人(其妻子就是当年在北京的大学生)联手发布天安门真相图片(打脸西方媒体),结果第二天醒来就发现我的群组立马被警告,就图都直接被撤走。

这让我立刻看清楚了,美国的言论自由。后来更神奇的是我自己登陆facebook都开始有问题了。我就知道我已经被美国的有关部门盯上。

随便说下,那次事件后导致到现在我一直坚持用华为手机。我就算被国内的有关部门监控我也不想被美国的监控。

哪里有权利,哪里就有扭曲。 (2015-09-14)

王孟源 回复:

这类的言论控制,不能由几个人在密室决定,其实很多是由政府和企业的中低层管理人员自动自发搞的,也就是宣传的最高境界:一些议题已经升华为文化的一部分,絶大多数人口觉得它们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任何重新讨论的企图,不论如何理性,都自动被认为是恶意造谣。

台湾现在对仇中也已经到达了这个地步,所以一切理性的讨论都不再可能在大眾之间发生,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台湾沉沦的态势在未来十年只有加速,没有被挽回的可能。


姚广孝 留言 :

对上面论述做点补充。我那个美国朋友是个地道白人,取了中国老婆,他自己知道天安门的真相,是他那天实在看不下去纽约时报在6月份左右旧事重提,才告诉我决定联手在脸书公布图片,他决定让更多的中国人看清美国是个什么东西(说真的,一个美国人这么说自己国家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后来我就被盯上。账号被半封锁状态持续几个月。

美国几大情报机构对互联网各大平台的掌控力也是惊人,尤其是NSA,这几年以国家安全为名干了很多事被snowdow也曝光了很多。

随便说下,facebook也是犹太人搞得。我曾经还觉得犹太人很聪明,还曾经研究了一段时间,后来我和其中一部分接触后发现,一个个真的是太过于傲慢,说得好听点是很独立。

我现在一直觉得北京一直在对抗的就是几百个犹太人掌控的傀儡美国。





(2015-09-14)

王孟源 回复:

犹太人专注的是以色列的利益。对国内外的经济掠夺则是所有财阀的共同利益。

犹太人的确是很傲慢的。在中国人大批到来之前,他们在学术上比一般白人强,于是就有犹太学者写论文说他们的基因天生就比较聪明。后来中国人比他们还会读书,智商测验也更高,他们就转为专心保障自己人在一流学校的入学名额了。目前哈佛每年的新生,犹太人是亚裔的两倍,但是如果公平竞争,后者应该是前者的三倍才对。柏克莱有法律禁止歧视,亜裔就占绝对优势。


中台声音 留言 :

孟源兄为文让世人多瞭解真相, 佩服不已, 但也有点担心您的安危, 祝福您常保健康, 我们才能多读一点好文章. 我也出身清大, 我以您为荣.
30年前, 在台湾可能因参与或支持党外活动被调查局盯上, 对学籍或工作都有不利影响. 目前的台湾政客, 多是在环境变安全后才跳出来捡便宜, 进而重塑歷史, 美化自己, 并教育下一代成为铁票.
台湾政客的主要目标是在台湾掌权, 而丑化两蒋, 美化日本殖民, 仇视中国等都只是策略, 未来必要时还是可以改变的. 他们也的确做得很成功, 20年前, 赞成统一的民调还高达 8成, 如今已没多少人敢当眾表达支持统一了. 随便透漏统派心思, 在职场上已成为不利的举动. 面对家人, 亲友, 也可能被指责.
对一个从小被教育要牺牲自己解救大陆同胞, 復兴中华文化的人, 如今活在这样的台湾, 不能公开以中国的成就为荣, 只能谈些小确幸, 真是郁闷.
(2015-09-15)

王孟源 回复:

我同意你对台湾政客的分析,不过他们能玩这些把戏,也是因为人民太蠢才有运作余地。

这个部落格不求说服那些没有逻辑思考能力的人,我只是为心中早有怀疑的聪明人提供有系统的理论和实据而已。


evergrand 留言 :

最近看了个小视频,半个多小时左右,主要讲的是美国对华造谣污蔑的操作手法“美国对华文化冷战的九大绝招”,文字连接:news.sina.com.cn/.../48a082b70101i7j2.shtml
视频连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3Bz1quQNxU
,博主觉得这扒皮有没有正中要害??现在经常听到舆论讲说不要有冷战思维,这篇文章有无存在解读过度甚至自说自话??
我自我感觉读了博主扒皮美国的文章之后,很难对美国没有冷战思维~~~

不知道如何掌握认清美国和不要有冷战思维这个度~~~~~ (2015-11-02)

王孟源 回复:

列举式的报导,不能说是错,但也没有太好的深度。

美国已经决心搞冷战围堵,中国若是没有警觉,就未免太傻了。


light 留言 :

偶然到这里,学习到许多。谢谢! (2015-12-25)

LKK 留言 :

拜读大作。只是个人建议,本篇标题如果是「美国舆论操弄的真相」应该与内容更切题。 (2016-02-08)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sinianhe
2021/08/13 10:51
小疑惑,无碍大局

“從此Mel Gibson的演藝生涯就完蛋了”

我检索发现,事后他又拍摄了很多电影,其中包括非常成功的 主旋律 《

血战钢锯岭》并因此得到荣誉勋章并成了荣誉反战人士。所以我认为您的观点有点武断(极端)。

只是小疑惑,不碍大局。


好萊塢的猶太主管不願意雇用他了,只能自己當製作人/導演,另找體系外的投資來源。《Hacksaw Ridge》的成本很低,全部加起來只有四千萬美元,基本和文藝片相當(差不多就是Scarlett Johansson原本預期從Disney的《Black Widow》拿到的數目,結果變成兩千萬,還因此對簿公堂),是Gibson的私交好友Bill Mechanic聯合劇中主角人物所屬的教會,加上澳洲團隊做的,澳洲政府也出了錢,然後由一家完全在主流之外的小公司(IM Global,聽説已經破產了)發行。這有什麽不對嗎?我說他的演藝生涯完蛋,指的正是在常規好萊塢體系内,輕輕鬆鬆當演員,一次賺個幾千萬的生涯。《Hacksaw Ridge》事後大賣,在籌備階段絕對沒有人預期。
這種無關宏旨的細節,對一般讀者沒有意義;如果有人好奇,應該自己先研究透徹,確定有需要更正,再來討論,不要隨手丟出來,等我收拾垃圾。 王孟源2021/08/14 04:53回覆
6樓. SirChen
2020/07/27 10:53

回覆乌鹊南飞:

 這實在太好理解了,如果你從政的目的不是治國平天下,沒有任何理想與情懷,而是只專注於撈取自己小集團的利益,那你會喜歡學美式制度還是學大陸的制度?  

在這方面,台灣其實也很像日本:冷戰期間,靠著一群兢兢業業的官員建立起經濟騰飛的基礎,然後“自由化”和“民主化”使得整個體系從上層開始腐化;部分中下級幹部依舊盡力彌補,但他們隨時間凋零或被排擠替換,到現在早已沒有賢能者容身之地,新一代所受的教育又是以愚化為主旨,於是只剩下個別企業單打獨鬥,國家整體處在吃老本等死的狀態,和英美日一模一樣。 王孟源2020/07/28 05:45回覆
5樓. 乌鹊南飞
2020/07/27 09:14
最不可思议的就是我看到一些的台湾的学者官员,对于美国的弊病并非不了解,(政企的游说,利益输送这些也都是半透明状态了)对大陆体制的效率也并非不了解,对中共强调组织带来的好处也不是不了解(和大陆打交道,研究大陆的台湾也不会少)但是谈到对美国和中国的看法时,依然是张口民主人权,闭口专职独裁。
他們除了普遍是既得利益者之外,也有許多是浪得虛名、其實愚不可及的蠢人,例如馬英九和龍應臺;我一直覺得他們的智商應該和穩定的天才Trump相似。
昨天我在復習Nuremberg Trial的時候,注意到被告群除了兩三個納粹黨的老創始人(後來並沒有獲得重用,只當到省級的職位)以外,其他那些國家級的幹部平均智商在130左右,有幾個達到140級別,例如我最近介紹過的經濟部長Schacht是143,Goring和Donitz都是138。德國能夠以寡敵眾,硬是撐了六年才戰敗,領導階級在組織、戰術和作業上的優秀能力是主因。民選體制自然是蠢人當道,這是英美一直強力對外推銷的真正原因,尤其專注在競爭對手上;其實如果是好東西,禁運還來不及,怎麽會花大工夫和對手分享?英國的秘密在於政務官可以極蠢,實際負責執行的事務官(即Home Civil Service,例如《Yes,Minister》裏面的Permanent Secretary Sir Humphrey Appleby)卻都是名校出身的職業官僚,這保證了作業上的效率、理性和連續性。但過去30年的民主化宣傳,把自己也忽悠了,這些事務官的權力被不斷削弱;本月Civil Service的總長Cabinet Secretary Sir Mark Sedwill被迫辭職,確保了Johnson政權可以自由追求無協議脫歐的自我毀滅政策,是明顯的例子。 王孟源2020/07/29 07:54回覆
4樓. 大一統理論
2020/07/27 05:46
光靠簡單的國家機器和暴力(警察、軍隊)並不足以維持資本家階級的統治,實際上所有資產階級國家都要依靠一種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宗教和神話來維持其統治,在西方是資產階級的民主和自由,實際上顯而易見的暴力是對那些超出容許範圍太多的人實行,但是太頻繁的施行這種國家機器強力部門的暴力,會讓大多數老百姓意識到,我們實際上沒有自由,因此在一邊施行教育和媒體洗腦+精神的意識形態催眠的同時,一邊打擊少數獨立思考的異議份子,是一種統治技術,這被義大利馬克思主義者,葛蘭西稱為「文化霸權」理論(Cultural Hegemony)它指的是:一個社會階層可以通過操縱社會文化(信仰、解釋、認知、價值觀等),支配或統治整個多元文化社會;統治階級的世界觀會被強制作為唯一的社會規範,並被認為是有利於全社會的普遍有效的思想,但實際上只有統治階級受益。說一個自身在台灣網路論壇發文的經驗,當有指出任何客觀邏輯事實但是對傳統政治意識形態不符合的論述時,我的發文被檢舉或刪除事大概率事件,這種行為不是國家強力部門干預造成的,而是受到意識形態國家機器催眠的版主自動自發的刪除,自動自發的相信西方資產階級民主或自由是真正的自由和民主(實際上他們所謂的自由是資本剝削人的自由,不是人跟人之間的自由,他們的民主是資產階級少數人統治大多數人的資產階級專政),自於理性辯論什麼是社會主義民主,他們就聽不下去連討論的空間都沒有,直接帶一個帽子說我是中共派來的,然刪除或檢舉文章,當然要達成這種宗教式洗腦需要長期的文化滲透,包括好來屋電影、文學、藝術、到工作、教育、媒體還有許多隱藏的看不建的領域,淺移默化的慢慢轉變大眾的意識形態
是的。這裏最大的問題在於,一開始這種洗腦還只限於維持國家團結穩定的基本神話,但是機制一旦成立,掌控它的財閥不可能拒絕誘惑,必然會逐步越來越濫用他們的特權,鼓吹大損人而小利己的政策。在社會健康興盛期間建立的媒體規範和默契,不可能長期阻擋厚顔無恥的絕對利己主義者如Murdoch,最終結果就是利益不重叠的財閥集團各自爭取自己的宣傳信徒,社會被徹底撕裂為多個互相矛盾的極端,而每個極端的教義信念都只有利於幕後的操控者,選民反而永遠是火鷄投票過聖誕節。 王孟源2020/07/27 07:46回覆
3樓.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0/07/25 05:40
王先生這篇揭穿美國言論自由假象的文章值得定期複習。我在此補充一個案例:去年《Washington Post》上有一篇調查報導” U.S.-funded broadcaster firing 8 reporters and editors over ‘rogue’ anti-Semitic reports disparaging George Soros”,提到VOA資助的媒體在報導Soros猶太信仰不虔誠、道德標準不一致、曾致力於顛覆中美洲各國政權等等「負面消息」(在我看來是大實話)後, 8名記者因”反猶言論”被掃地出門。2019年已是共和黨上台的第三年,政府官媒連批評和執政黨不對盤的資本家都辦不到,再次証實了美國媒體背後真正的主子是誰。
那8名記者是Television Marti的雇員,Television Marti則是US Agency for Global Media(USAGM,美國國際媒體署)針對古巴的一個分支,VOA是USAGM下屬的另一個單位。
之所以在2019年,還會爲了Soros這個民主黨背後的大財閥來整肅政府機關的言論,是因爲Trump在2018年提名的新署長任命被擋在參議院,到上個月才通關,當時的署長是Obama任命的民主黨系公關出身,自然會為幕後的主子效力。 王孟源2020/07/26 06:23回覆
2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19/02/27 20:22

柏克萊不准歧視?曾見過報導,柏克萊約百分之四十的學生為亞裔,估計若純憑學科成績,無種因素影響的話,亞裔人數會倍增,達百分之八十。不知真假?

前一陣子又在吵affirmative action,有人希望哈佛公開其選擇學生之標準。不知後來公開否?印象中是沒公開。

加州州法明文禁止州立大學在招生的時候考慮種族,所以Berkeley有48%的學生是亞裔。Harvard、Yale和Princeton都剛好年年只有16%。

美國司法部正在和Harvard打官司;這是Trump的政策中,我最由衷支持的一項。

王孟源2019/02/28 04:56回覆
1樓. yodsks
2017/11/01 00:43
很荣幸看到搬家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