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的家在海的那一邊
2022/06/29 13:38
瀏覽657
迴響1
推薦12
引用0

我的老家在福建平潭的紅山仔(現名北門),後方有座自家的小山,種了花生等農作。因位處入城途中,做的是盤商生意,成為往來行商喝茶的歇腳處。

家中,不時大鍋蒸騰煮花生,或漫溢著釀糯米酒的香氣(呵,至今仍在我的鼻腔氤氳,齒頰留香)。當時住的是石頭屋,踩的是泥巴地,門前,除有覆上玻璃的一碗碗熱茶,還有供人洗腳的大水桶和毛巾,人來人往,熱鬧極了。

母親個性爽利,總能當機立斷,在艱難時刻,獨自撐起了家。兩個兒子相繼離家後,母親為唯一的女兒招了贅,把家業傳給她,也因薄有資產,文革期間曾被打入黑五類,吃了不少苦。

17歲搭船來台後,母親曾託船家運來一船鹽,但船家欺小,竟告訴我:船漏水,一整船的鹽都化了。因人生地不熟,哥哥又在獄中,無人馳援,面對這個天方夜譚,只能吃悶虧認了。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催。」直到1987年開放兩岸探親,才又踏進家門,石頭屋堅固依舊,滿屋子老小,以平潭鄉音逐一相認,笑中帶淚, 熱切中還夾著些許久違的生分。

17歲離家,57歲返家,40年流金歲月,一晃而過,真是咫尺天涯,恍如隔世!


上圖:兒子第一次見姑姑,在石頭屋前合影。

下圖:母親大人

下圖:我和妻子回老家,和姐姐、外甥女相見歡。

上圖:姊姊已子孫滿堂。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人生必修課
上一則: 老台北追想曲
下一則: 我的哥哥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Sappho
2022/07/04 08:01

哇,一船鹽,當時可值好多錢啊。

我喜歡吃煮花生,以前吃熱豆花,最喜歡的就是一瓢帶著甜糯花生的湯汁。


花生是我的家鄉味,年輕吃到老。


呵,一船鹽被騙了,也不知值多少?心痛!

醉翁2022/07/07 09:3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