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政治場域哪能蠻幹 柯無渡河,柯竟渡河
2023/11/30 09:22
瀏覽60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聯合報/ 鄭自隆/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兼任教授(台北市)

藍白破,有首古詩或許可形容柯文哲現在或是明年一月十三日可能面臨的處境,就是漢朝樂府的《箜篌引》「公無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其奈公何。」曲義是說有位老翁執意橫渡激流,妻子在後面制止,就是不聽,終於不意外的淹死了,妻子就用箜篌彈奏此歌,曲終也投河殉夫。

公無渡河,公竟渡河」,說的是無視外在條件與風險,執意用自己的好惡而下決策,以身家性命相搏,玩政治憑感覺或感性,是沖潰理智及腦門的暴虎馮河。回顧藍白合的折衝,民眾黨柯文哲最後的選擇不就是如此?

民調數據顯示,期待政黨輪替的選民在六成左右,因此藍白若合,是有可能贏過執政的民進黨,因此選擇與國民黨合作將成唯一選項;接著的判斷就是當正當副,當正而當選固然最好,在賽局中是得一,當副手而當選則得零點五,但選前藍白破局,民眾黨及柯文哲將是一無所有的零。

即使藍白合而大選結果卻輸,柯文哲也不會是零,當正的輸,選舉期間風風光光,當副的輸,敗選責任在侯友宜,自己責任也小,所以不管正副,民眾黨勢必氣勢大盛,輸不算輸,只要藍白一合,柯就不輸。

不錯,藍白合是各有盤算、各取所需,但小黨和大黨玩,怎麼能有能耐當正的?大選民眾黨只出光桿一個人,國民黨可要全國立委候選人造勢動員、出錢出力,人家怎會搭舞台讓柯獨享鎂光燈?再說民眾黨是柯一人說了算,但國民黨是各路人馬虎視眈眈,沒有人能有肩膀單獨許諾給柯正的。

這種正副的折衝必須檯面下進行,但國民黨複雜的生態,協商沒辦法密室,因此除非柯文哲阿莎力願意做副的,否則很難合起來。而自十月廿三日「黃金會」以來,國民黨精心布局,民眾黨粗枝大葉,國民黨起手式拉得高,有讓步空間,民眾黨一開始就亮底牌,焉能不輸?尤其柯文哲無端大嘴巴說出在誤差範圍內算侯贏,已經毫無勝算;十一月廿三「君不悅」的會面是最後一根稻草,讓民眾黨承擔破局的最終責任。

民眾黨承擔破局責任,也使得操作棄保已不可能,選前柯文哲若毫無勝選希望,依民眾黨或柯的支持者屬性,會分流到國民黨與民進黨,藍白破民進黨坐收漁利,賴清德羽扇綸巾,不費吹灰之力就可分一杯羹。

回顧柯文哲在台灣政壇的崛起,必須承認有其膽識。二○一四年參選台北市長被國民黨以MG149猛攻,但他撐下,而且贏了。當年民進黨未提名,所以現在很多人訛傳是民進黨禮遇栽培,反罵柯文哲背叛,這完全不是事實;當年民進黨若有提名也會輸,而且帶動不了全國氣勢;柯文哲勝選的氣勢,也延續到隔年,讓小英勝選二○一六年總統。

後來柯與民進黨漸行漸遠,二○一八年柯文哲拚連任,民進黨推出姚文智,國民黨推出丁守中。當年也是血戰,不知哪一黨或何人弄出在中國協助強摘器官的訊息,還找來洋人背書搞柯,局勢凶險,但柯還是撐過去,顯示他是有過人的毅力。

但二○二四年恐怕不容樂觀,一是全國選戰,和台北都會型的駁火不同;二是藍白合紛擾,輿論都同情國民黨,極不利於棄保;三是主要對手賴清德雖然不親民討喜,但人設無懈可擊,只能攻擊政黨,著力有限。 政治決策不能回頭,當副的,投降輸一半,但現在已時不我予。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