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必為了他人的愚蠢耽誤了你真正的成就
2020/03/21 04:52
瀏覽1,300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合力攻克藍嬰症讓歧視高牆倒下

昨天從電視上看到天賜良醫這部電影,才知道了這個相當有戲劇性的真實故事!上面三個人是20世紀心臟外科技術突破的關鍵研究團隊,整個研究成果的貢獻度與重要性是:黑人助理>女醫師>白人醫師,但是礙於當時的社會歧視,他們形式上的功名都由白人醫師獨攬!女醫師好歹還有大學學位,還多少有被對外提到,但黑人只是木匠出身沒能讀完大學的研究助理,當然是「不重要的」!

電影中讓我最有感觸的一段劇情是:當他們的心臟手術成功震驚世界時,雖然整個研究的起點與關鍵都是這位黑人,但是居然連媒體報導中,以及白人醫師對外的公開演講中,都對他隻字未提!他當然感到失望,應該說是很氣憤吧?毅然辭去實驗室工作到外面去當藥品推銷員。他想表達的應該是:「沒有我,看你們有多厲害?」的報復心態吧?

但是經過一番心理掙扎,他還是「忍辱負重」的主動回到醫師麾下繼續他的研究工作,期間他太太的態度也是關鍵!她說:反正你的心都還一直在那個實驗室,繼續做自己喜歡也擅長的事情就對了!回去吧!在真實世界中,名利是其他人給的,有太多愚蠢的社會觀念與政治因素干擾扭曲,但是科學成就則是真實永恆的!甚麼比較值得渴望珍惜?你說呢?

我自己的生涯也充滿了這種矛盾,博士班剛進那個實驗室時,他們唯一做得好的探勘項目是單音束聲納探勘,我待了兩三年後就變成全能實驗室,幾乎各種聲納與地物探勘項目都能做!這個轉變當然與我有關!之後這個實驗室出來的學弟妹們都是各大學界與業界海洋探勘團隊的要角,即使沒見過我的學弟妹們都會尊稱我是「傳說」中的那位大師兄!

但是檯面上我並沒得到夠多的尊重,譬如當時側掃聲納的資料處理程序、程式到探勘報告都是我帶頭寫出來的,但是當老師對外發表論文時,卻獨漏我的名字?這是甚麼道理?去問我的老師不要問我!後來我研究台灣北部地質,第一個發現台灣北部是在張裂沉陷的狀態,而不是之前大家認定的造山運動造成的擠壓狀態!

但是要翻轉台灣地質架構的見解「茲事體大」,即使我用很多資料已經證明此事實,但我只是一個台灣本土的博士生,人微言輕,所以無法迅速獲得認可,論文審查卡關無法發表。但是同時間,使用更少資料,原本主張擠壓論卻在那時「忽然轉向」的,台大地質系教授的論文,就可以發表到國際頂級的SCI期刊?所以帳面上這項重大地質發現的人就不是我了!頂大教授如此厲害,我當然是遠遠不如的!

當時我也是生足了悶氣,但是很快(一個月吧?)就想開了!對我來說,有價值有意義的研究我已經完成了,只要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即可!如果你們這麼想要名利就給你們吧!我還有很多更好玩的研究可以去做,所以我繼續研究地形辨識演算法,寫出我的博士論文,也開啟了我現在能以影像辨識為事業的契機!

取得博士後,可能因為我不是國際名校畢業的洋博士,檯面上得不到任何海洋領域的大學教職,很像黑人當年被歧視的狀況,土博士怎能當頂大教授呢?太奇怪了吧?但不管我的職位是甚麼?我依舊繼續做出了很多聲納軟體,在海洋界廣為流傳使用,這是台灣其他海洋學者專家都做不到的事,充分證明了我是不折不扣的聲納專家!

很矛盾的部分是,其實大家都知道我很厲害,任何國家級大型海洋探勘計畫他們都會盡量找我參加,業界各海測公司也都愛找我當顧問,想買聲納系統軟硬體都會來問我的意見。對我來說,這樣就夠了!他們需要我,但重要的職位卻不給我,是他們的損失,不是我的!我因此才可以專心投入我的第二事業生涯,邊教邊學變成電腦軟體專家,現在不是也過得很快樂嗎?

很諷刺的是當時我受邀參加的一個大計畫,整個計畫的核心就是聲納海底探勘,技術面的原始規劃、資料處理與報告撰寫方式都是我主導設計的,連資料處理軟體都是我寫的!甚至碰到愛刁難的評審,計畫主持人擋不住時,都是不得不請我這個幕後藏鏡人現身抗辯才過關的!即使如此,在計畫中我只能掛名「研究員」?不能當計畫主持人,連掛名「協同」主持人都「不夠資格」?只因為我不是頂大教授,「只是」一間鄉下私立鳥校的教授而已!

這是不是又會讓人想起關鍵少數電影中的情節?明明是想出所有演算法,也證明確實可行的黑人女性,連寫報告報告打字的助理工作都全包了,最後連掛名第二作者都不行?還會被長官罵說:「妳只是計算員,沒資格掛名的!」但那些資格也是因為你們就是不肯給我啊?正如電影中另一女主角的對白,當欣賞她的主管問她:「如果你是白人男性,妳想不想當工程師?」她霸氣回應:「我不需要想,如果我是白人男性,我已經是個工程師了!」

幾年後當那個海洋探勘計劃做得很成功對媒體公開發表時,一堆教授排排站受訪,裡面理所當然的沒有我!受訪內容也絕對不會提到我的名字!真的好像天賜良醫電影中的劇情哦?我就像是那個假裝服務生混進高級飯店,聽他老闆做成果發表演講的黑人吧?老闆一一介紹感謝了一整排其實有沒有實質參與研究都不知道的醫生同事,卻始終沒提到他的名字?

最諷刺的是:台上的主角,計畫主持人,就是我從大學到碩士班都同班,還曾租屋「同居」一起讀研究所的死黨老同學!只因為我們當時的「地位」已經不同了,雖然都是教授,但是學校不一樣!他就因此覺得這一切狀況都很「正常」了?他「給我機會」參與計畫還是他有意「提拔」我的好意哦?你們覺得這一切很正常嗎?

現在我都這個年紀了,也不在學術界任職了,我不想再對於任何往事遮遮掩掩為誰緩頰說謊?如果有人對我的這些往事感到興趣,去查訪一下,一定會證實我說的都是事實,必須忙著解釋當時為何如此的人應該不是我!反正事情過去了,我也不想從往事討回甚麼?現在的事業就夠忙夠快樂了!希望老朋友或不是朋友的人都很快樂!

像這種備受不平等待遇的研發人生,想依舊過得幸福快樂,最重要的觀念就是你必須是真的喜歡做研究,把實質研究成果的意義看得比任何名利都更重要!研究完成的當下,你就覺得已經「還本」了!研究成果衍伸出來的名與利都算紅利,能拿到是額外獎勵,如果別人硬要來搶,就給他吧!他們很可憐的!自己沒才華才要掠奪別人的光彩與獎金嘛!憐憫他們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工作職場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