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蔣為文,想揍他的豈止黃春明一個!
2011/05/27 01:40
瀏覽8,187
迴響43
推薦42
引用4

台灣本土作家黃春明在成大演講,遭到成大副教授蔣為文當場舉牌抗議“台灣作家用中國語創作,可恥!”氣得黃春明脫掉上衣,奔向蔣為文,被其他人拉開。蔣為文說這是黃春明要揍他。當時看到新聞心里還說,黃春明怎麼那麼沒有涵養,會在談文學的時候,在大學講堂上要動粗。當晚上看到蔣為文在今晚電視call in節目上的表現,才深深認識到:想揍他的豈止是黃春明一個人!

在節目中,當來賓質問蔣為文,怎麼能夠用自己的選擇,來霸凌別人的選擇時,他硬拗說,不是不尊重黃春明的用國語的寫作,而是在抗議其提倡口語用閩南話(台語),寫作用國語的做法。當來賓進一步質問其,那你應該當場質疑或者下來寫文章質疑她這種觀點,而你現場抗議的根本和這個是兩碼事時,他又繼續硬拗,其他有的沒有的。邏輯混亂的程度,硬拗得面不改色。不要說不符合他學者的身份,即便一般人這樣,也會給大家精神錯亂的感覺。更讓人可氣的是,場上一個陳姓女作家,稍微一不認同他的觀點,他就欺負人家口齒不夠流利。說她長住外國,不瞭解台灣的文化生態。其實該女士不但是台灣出生,回台居住也已經16年了。他不是用道理說服人,而是要用別人沒有他在台灣住的時間長(儘管他也留學過美國),沒有他愛台灣,讓人不敢和他說道理

蔣為文不但扣帽子的方式像某一政黨,自己大喇喇代表整個台灣人,自己來定位誰是台灣人的方式也更像某個政黨。更是自己先扭曲割斷歷史,卻先污指別人扭曲和不懂歷史。自己抗議別人用中國語創作,他自己即使寫幾個字的抗議牌子也夾雜了台語、羅馬拼音和繁簡漢字。

場上客家黨主席溫景泉也提出,應儘量避免提台語,因為台語是被單指閩南話,這是一種母語獨大,那將會置客家話和原住民等多種母語于何地?楊文嘉和陳鳳馨的發言更是一針見血地指出了蔣為文的本質。語言不能成為敵我識別的工具。用中國話就是中國人是納粹式的“等號暴力”,并指出,尊重別人的選擇才是人權中的人權。蔣為文自己一方面說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一方面一口一個“我們政府”,如果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那麼,蔣為文口中的政府也就不存在。只要是生在台灣的人,無論他們是那個族群,都是台灣人,沒有任何一個政治前提可以說他們不是台灣人。觀眾也打電話進來說,民進黨先進,在監獄中寫的詩詞,台灣的歌仔戲是用什麼文字記載的等。

蔣為文一方面說,1885年台語(閩南語)就很流行了,一方面說官方應該加大推廣閩南語。既然已經很盛行了,何必繼續推廣。一方面說,自己屬於民主人士,尊重別人的選擇,一方面又對別人的選擇大家詆毀。他不是在提倡和發揚一種語言,而是在用語言讓台灣社會有更大的分裂。用語言來獨霸,和搶得自己界定誰是台灣人,將族群標籤化的工具。

蔣為文要麼是去中國化的推手,要麼就是去中國化的犧牲品。一個學者不專業不重要,沒有包容的思想才悲哀;一個人不像學者沒有關係,但像政客般不知羞恥才可怕;一個人自己不知羞恥不可怕,要將這種無知、無恥去欺凌、洗腦更多人才可怕;即便政客披上學者的外衣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人性扭曲到數典忘祖的地步才可怕。連黃春明這麼本土的作家都被污指為犯了叛國一樣大罪,怪不得黃春明想揍他。看到這樣用語言區分敵我、標籤化、撕裂族群,想揍他的豈止黃春明一個人!
畢殿龍
民國憲法是照妖鏡,也是外和內治的利器

蘇貞昌選呂秀蓮不選和謝長廷的酸

二選一,蔡英文蘇貞昌最應選擇誰?

阿扁自白:俺渾身上下都是寶!

馬政府“咽喉病”的診斷和治療

民進黨只有分裂才可以真正重生

南方朔像罵街悍婦,似賭氣頑童

沉默怎算力量?台灣選舉中的幾點疑惑

為什麼要支持馬英九?

能否對中華民國心存敬意?

誰才需要被剝光「衣服」的馬英九?

選舉,謝長廷在侮辱支持者的智商

 蔡英文難獲2012大位的若幹理由 

民進黨天天萬聖節:不給糖,就搗蛋

廢墟站起來的民進黨會是什麼樣?

臺灣黑心政客無恥是怎樣練成的

即便選擇獨立,也無需數典忘祖

830 護主權,誰看到國旗了嗎?

陳水扁急獨派最後的堂吉訶德

馬政府不可忽視教化的責任和力量

台獨,陳水扁最後的遮羞布

莊國榮,民進黨支持者的宿命

李遠哲:力挺謝長廷,再造一個陳水扁?

台獨能證明自己不是白癡?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政評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1) :
41樓. SayNoToIdiotBall
2013/07/12 21:04
閩南語霸權 開多元民主倒車
2011/05/30 聯合報 拔力‧馬迪可拉岸/原民畫家(彰縣大城)

拜讀26日「多元台灣,別搞族群沙文」一文,筆者感同身受。日前蔣為文副教授與知名作家黃春明先生的適時演出,使得對立問題愈顯僵化。
「台灣人」的名分假象,在一些台灣閩南籍同胞的骨子裡根深柢固。這次事件衍生的問題,就是正版的「鴨霸」心態,假「台灣人」之名行語言霸權之實;也就是假藉「河洛語」凌駕於台灣各族群語言之上、巧取而成龍頭語言,因此「閩南語」改稱「台語」的爭議於焉而起。
「台語」就是「台灣語言」。而今天台灣存在事實的語言包括台灣國家語言、閩南語、客家語以及原住民十個以上的族群語言,乃統稱為「台灣語言」。但很遺憾,今天有些閩籍同胞依然挾人口優勢,欲將自己的「河洛語」轉化正名為「台語」,實在教人匪夷所思。而且更令筆者不解的是:今天台灣已然是現代進步國家,走向多元族群民主社會大融合的時代;但卻始終有一股勢力沉浸依附在族群情結唯我獨尊的舊思想,興風作浪開民主倒車。
筆者身為台灣高砂族、山地同胞、原住民,但從不自許是真正的台灣人;因為台灣經過幾次改朝換代以後,今天國家現狀,所謂的台灣人即指兩千三百萬的台灣人民,無一例外。
台灣四大族群早已經彼此通婚。例如,筆者女兒嫁給閩籍台灣同胞,兒子卻娶回閩籍台灣同胞媳婦。這種現象,比比皆是。因此,新一代的台灣族群早就已經涵括在兩千三百萬人口裡面;若再二、三十年,很自然將形成台灣人民的主流。因此,四大族群的血脈交融將不斷演化成新的台灣人,應了那首歌:「……從今以後我可以說: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台灣人」何許人也?不就是你、我、他的融合體、生命共同體嗎?
到了這個時候,你還能繼續狹隘落伍的封建思想搬弄分化「台灣人」講「台語」的權謀論嗎?
諸君賢能,為了台灣的未來,醒醒吧!就算一百個不願意,為了後代子子孫孫,解除你骨子裡的舊思想吧!讓「台灣人」與「台灣語言」的定義更加圓融、圓滿。不然,一再撕裂,台灣社會族群對立何時方休?
40樓. 有意思^_^
2012/07/29 16:55
台灣把福建話(閩南語)強說成是台語,是名符其實的掩耳盜鈴.^_^
2000/09/13 外獨會意見庫存 發言人:有意思^_^

台灣人最好笑的地方就在這裡:
每次和現實中認識的台灣人說話,我用福建話(閩南語)和他們交談時.他們就會很驚訝地說:"原來你也會說台語."我聽了都好笑.福建話(閩南話)就是褔建話嘛.
台灣人本來就是福建省移民過去的,說的本來是福建話(閩南話).還什麼"台語"!笑死人.^_^

世界上可以有北京話、上海話、廣東話、潮洲話、英語、華語.
但世界上根本沒有所謂台語,因為台語根本就是福建話(閩南話).
就像英語在英國,每個人都管它叫英語,去到美國澳洲我們還是管它叫英語.如果要把它強分也只能說是英國式英語、美式英語或澳式英語.
所以台語只能說是台式福建話或台式閩南話,根本沒有所謂"台語".
新加坡、馬來西亞也說福建話,但我們從不叫它"新語"或"馬語".^_^
當然福建話我們也管它叫閩南語.為什麼台灣人偏偏要說福建話是台語???^_^
是不是給它灌上個"台"字,就可以凸顯它和閩南語是兩種不同的語言.?^_^

還有位叫木杵的這樣回應我,他說:
>;>;台語許多是外來語
>;>;根本上與閩南語(福建話)並不盡相同
我覺得他問得很可笑.
同理,世界各地的華語,、英語也不盡相同.^_^
同理,馬來西亞、泰國、新加坡、中國福建、印尼等地所說的閩南語(福建話)也不盡相同,但我們還是管它叫閩南語(福建話).^_^
唯獨台灣自以為可以別出心裁,強叫它"台語".但它還是福建話(閩南話).根本就跳不出閩南語的框框.^_^
就像我和台灣友人以福建話互相交談,根本沒問題.除了一些日常名詞有些分別,大致常用語根本就是一樣.^_^
所以移民到台灣的福建人強把散落在世界各地的福建同胞的閩南語(福建話)稱為台語,以為放個"台"字就可以把福建人的閩南語(福建話)當成是台灣的本土語言,是名符其實的掩耳盜鈴.^_^

Record ID: 968854301 From: 新加坡
39樓. AntiIdiotBallan
2012/02/05 17:04
評析一位台派部落客的母語想像
作者:Iap, Sian-Chin
日期:2012年1月22日
http://hokkian-lang.blogspot.com/2012/01/blog-post_22.html
--------------------------------

http://blog.udn.com/ntlutw/5247040
請先點上面連結閱讀此奇文。
(作者:陸念慈
標題:「將台語改成「門虫」,馬政府可惡透頂」)
一些所謂的「台派」在打造台灣國族想像時,語言也是他們頗為重視的一個元素。早期台灣和中國的往來尚未恢復的時期,他們沒有意識到對岸的福建廈漳泉講的是一種和多數台灣人母語大同小異的語言,於是輕易用「中國人講華語,台灣人講台語」來強化一邊一國的論述。然而後來兩岸開放,加上一些統派主張所謂台語就是福建的閩南語,部分還反對「台語」的推行,動不動送上「沙文主義」的帽子;而台派則以「台語不是閩南語」來反擊,其切入點不外乎台語和閩南語腔調不同、詞彙不同,最近更把焦點放到「閩」這個字的字源考察。
這位陸念慈是著名的「台派」部落客,若單就這篇文章他對母語的討論來看,其母語常識顯然有待加強,甚至連閩南語正字或羅馬字都不會寫,隨便借用一些音、義完全不同的漢字,根本是糟蹋「台語」。關於「閩」,目前住在福建的居民根本就不覺得這是歧視性用詞,在許多場合都欣然使用這個簡稱。有些字詞容或在早先有貶意,但隨著事過境遷、時代轉變,有些詞早就不是原來的意思。洪惟仁教授曾說過,「閩」指古代閩越族,不是正好符合他們「脫漢」的訴求嗎?何必拒絕呢?更有趣的是,陸說:「連兩百年的美國都可以令「英語」在地化成為「美語」,憑什麼在台灣落地生根了四百年的語言不能稱為「台灣話」?」「美語」根本只是台灣和對岸在使用的,請問你聽哪一個美國人說自己講的是「American」?我去辦美簽時,線上要填寫申請者能使用的語言,我怎麼就找不到「American」這個項目?不只美國,所有以英語為官方語言的國家都稱之「English」。西班牙語也一樣,在西班牙本土外還有二十個國家以這種語言為官方語言;拉美的西語與西班牙本土的詞彙更是相差到一千多字,也沒人說這就不是西語,而是阿根廷語、祕魯語...由此可見,國際語言多以其發源地為名。
接下來,他展開一連串憑空想像的字源判斷,聲稱以下這些字都是福建閩南語沒有的、而是台灣獨有詞彙,但十之八九都是毫無根據的臆測。Sap-bûn在福建和南洋閩南裔的群體都是這樣說的,而且可能來自馬來語。這些從未跟海外閩南人接觸過的台派阿宅常以為只有「台語」才有外來語,殊不知福建和南洋閩南語一樣有,而且有些還是三地共有的,像「Sap-bûn」就是。「ka-choa̍h」根本就是道地福建閩南語,連旁邊的廣東都是用類似的音稱呼蟑螂的;不信,去問問廣東人粵語的「蟑螂」怎麼說。長得高說「lò」,什麼時候又是台灣獨有的?「loā-loā-sô」、「chhit-thô--á」,你怎知福建沒有?「o͘-ló͘-bo̍k-chè」不是烏魯木「齊」,是「製」,不是陽平調,而且這個成語在福建也有的;「番石榴」和「鳳梨」,我早說過了,都是「正港」的福建閩南語!不只福建,我的馬來西亞閩南裔朋友也都把鳳梨叫「ông-lâi」;此外,建議你再去問問,廣東話的「鳳梨」怎麼說?「蓮霧」這個詞我不確定福建怎麼說,但馬來/印尼語就叫「jambu」。「互死」、「壓霸」,福建沒有?至於那些日語借詞,的確福建沒有,但這些詞吸納進來後卻是以閩南語聲韻發音;這種吸收外來語的現象不值得大驚小怪,福建也有,南洋的福建話更是多到難以想像,在日常會話中出現的頻率更是我們難以想像的;儘管如此,他們仍稱之為福建話。如果台灣跟中國是兩個不同國家,那「閩南語」一詞代表著這是源自中國福建的國際語言,就像粵語那樣;這哪來的看不起台灣?我雖不贊同「台語」一詞,但這畢竟是在地使用者的自我命名,應予尊重。其實,支持「台語」名稱者,只要指出他們有自我命名的權利即可;那種到處搜羅一些毫無根據的詞彙以證明兩者不同的作法,到頭來恐怕是徒勞無功。
38樓. AntiIdiotBallan
2011/06/14 13:43
挑起台語文學爭議 獨派項莊舞劍
2011-06-14 中評社台北6月14日電(記者黃惠玟分析報導)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1017/3/1/1/101731187.html

上百名獨派人士昨天前往台灣教育部爭取台灣語文教育權,讓台語文學爭議又起漣漪;尤其活動召集人、成大副教授蔣為文才嗆完作家黃春明及政大台文所長陳芳明,讓這個抗議活動受到媒體不少的青睞。只是獨派唯“台(灣)語”是尊,不顧外界抨擊其邏輯不通,其背後的項莊舞劍之策不過是要挑起省籍對立罷了。
蔣為文連續對兩位台灣本土文學大師嗆聲,尤其質疑陳芳明“是要當台灣人?還是中國人?”就可以看出獨派要挑起省籍對立企圖。這個企圖與“台語要不要改為閩南語”、“台語文學要用羅馬拼音或通用拼音呈現”或是“台語教育權有沒有被剝奪”,根本完全無關。
其次,再從獨派昨天的訴求,包括增加國小台語課的時數、將台語(包括華語、台語、客語、原住民語)納入大學及高中入學考試科目、常態培訓台語師資及建立台語認證制度、將“國語推行委員會”改名並升級為“台灣族語推行委員會”等,在制度上這些確實可以做;但若真要做,光是納升學考試科目,家長就會跳起來抗爭。
第三,所謂的“台語”又要如何與“台灣人”和“中國人”進行切割?獨派所認同的台語文學用的又是何種文字?如果用“中國文字”寫台語文學算是離經叛道、不算“台灣人”,那麼用羅馬拼音所呈現的台語文學又有多少真正的台灣人看得懂?那麼難道看不懂的“台灣人”都要被劃為“中國人”?那麼這真的是獨派的意圖,還是不過只是玩笑一樁?
因此,獨派所提的訴求,不過是製造話題的技倆,目的不過是要區隔馬政府與台灣的關係;所隱藏的動機更是要挑起省籍對立的情結,而這個政治動機當然就是為了年底的大選。只是,獨派挾“台語”自重,或許稱了自己圖謀政治的心意,卻傷害了多年從事台語文學創作的作家;這些作家用中文寫下台語的美,卻遭到質疑“不是台語”,實在是情何以堪?
37樓. SayNoToIdiotBall
2011/06/01 10:21
台語文和台獨的憂鬱
2011/05/27 世界日報 社論
http://www.worldjournal.com/view/full_news/13464704/article-%E5%8F%B0%E8%AA%9E%E6%96%87%E5%92%8C%E5%8F%B0%E7%8D%A8%E7%9A%84%E6%86%82%E9%AC%B1?instance=frm1

台灣成功大學台文系副教授蔣為文日前舉牌抗議台灣知名小說家黃春明在台南市台灣文學館的演講。黃春明的演講題目是「台語文書寫與教育的商榷」,望文生義即知黃春明並不主張在現行國語之外另立「台語文」取代中文書寫。蔣為文在抗議牌上書寫的漢文是:「台灣作家不用台灣語文卻用中國語創作,可恥!」至於台語羅馬拼音的書寫內容,現場大概無人看得懂。
蔣為文所以會鬧場抗議,當然是有備而來。以文學創作的資歷和成就言,黃春明在台灣可謂是響噹噹的大師級人物,對讀者的影響力也遠非蔣為文者流所能望其項背;相信這是蔣為文何以不向滿街都講國語的無名之輩抗議,卻執意衝著黃春明「鬧場」,絕對是出於可以製造話題的既定設想。
教育部「九年一貫教育課程綱要語文學習領域」把「台語」改正為閩南語,日前即有傾向台獨的人士公開出來嗆聲;蔣為文當然沒有缺席,進一步向黃春明舉牌「鬧場」,當可視同抗爭的接續,意在升溫並擴大爭議。蔣為文不但要為「台語文」取得政治上的主流地位,而且要改用羅馬拼音書寫並教授「台語文」以期從根取代中文,且公開主張非用羅馬拼音不足以「去中國化」。
姑不論蔣為文學術成就的高下。身為大學副教授,或作為讀者,當然有條件和大師級的文學家對話;但蔣為文選擇了民粹且具侮辱字眼的「鬧場」策略,果然激怒了黃春明回敬「五字經」,為理性對話演出了最惡劣的示範。
請容許引錄一段網路上對蔣為文授課品質的評語,以見一斑:「他努力推台語沒有錯,但方法惡質到天怒人怨的地步。」也有學生在網路上質疑蔣為文的教學誠意:「喊口號和罵國民黨多過真正上課。」蔣為文教學具有爭議,且在部分學生的片面之詞中不堪領教,是否憑仗「政治正確」不得而知,學生的不滿似乎也無可奈何其教職之無虞;但蔣為文或許還很自我感覺良好,正在為台獨獻身「鬧革命」。
必要指出,蔣為文傳達出的態度和意象就是「台獨有理」。所謂「台語文」必要用羅馬拼音,不得再有其他選擇;連本土作家黃春明的文學創作也遭排斥。很明顯,蔣為文已拿定「台語文」作為政治鬥爭的工具;這就是台獨的基本態度,也窄化了各種文化上的可能,更無論在語言學上有何創見和意義。至於在意象上,蔣為文實不自覺地以為他還活在殖民時代裡,等同否定台灣的民主化和自創一格的本土特質;其目的則在斷裂兩岸的歷史,從語文上斷裂兩岸認同。
以蔣為文為例,這正是典型的台獨的憂鬱和焦慮:隨著對岸在國際間的崛起,以及兩岸交流的擴大,大有不可終日的惶惑;但這只是表象,更深一層的微妙變化則來自人心之向背和轉移。兩岸過去的敵意非僅已成過去,政治上的相容大於歧異;代之而起的是經貿上的依賴和互惠,影視和流行文化的互為融入;在氛圍上,更憧憬兩岸未來有一良性發展。時移勢易,島內的激進台獨已不再具有吸引力;而這正是台獨會再次出現民粹化作為的緣由,憂鬱和焦慮也油然而生。
台灣明年初的大選話題已漸次升溫,台獨的焦慮徵候可以預料還會不時發作;也不必意外,窄化和具排他性的福佬沙文情結會再次通過「台語文」的話題引爆爭議。「台語文」當然可以談;作為政黨提名的候選人,馬英九和蔡英文都不必迴避;且由於涉及教育政策,甚至應該有一明確的態度;但若演化為民粹導向的排他性爭議,不但汙染了政治,也汙染了學術殿堂,更汙染了台灣人民。
36樓. 鴨公
2011/06/01 04:44
台灣語

我自認台語一流,遺憾我根本看不懂這個所謂的台語文。即使我學會了,那也不過是羅馬拼音。

建議想獨立而想去中國化的各位[中生](註:上海話)學學高麗棒子,自己發明一套文字來用。

35樓. SayNoToIdiotBall
2011/05/31 16:51
陳松溪發明:台語文字的拼音符號
陳松溪的「台灣字」網站
http://www.taioanji.com/index.htm

作者: 陳松溪,民國五年生,畢業於台南成功大學,現正致力於台語文的研究.(http://www.taioanji.com/author.htm)
34樓. 清道夫
2011/05/31 11:39
回應

想揍牠,說說而言。這個我明白,我們才不象那群暴力黨徒那樣,整天喊打喊殺的。

33樓. SayNoToIdiotBall
2011/05/30 10:31
Oē sa-leh o-pe̍h kóng(黑衣的黑白講)
2011-04-08 joshua_yap
http://blog.yam.com/joshua_yap/article/36871530

台語文研究kah運動e展望-3(高成炎老師20090312扶輪社演講)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953IVrxMO4
(閩南語:)頭前講了有理,毋過上可惜的是即兩句毋成話:「用漢字,人kā你當做中國人」、「台灣人若beh建國,就愛脫離漢字ê束縛」...龜怪囉,羅馬字敢是台灣生出來的?he明明著是外國儂宣教師佇中國廈門發展出來的,100% Made in China的物件,即陣福建擱有一寡儂佇咧用。若照汝按呢講,chiah-ê儂計毋是中國儂囉?用羅馬字,儂著bē共汝當做中國儂是毋?喝台獨的儂若是攏即款腳數,我看獨立的路猶擱真歹行。後來的台羅嘛是教會羅馬字(白話字)小改一咧的物件,若準講照頂懸的講法講紲落去,kiám-chhái我嘛會使講:「用羅馬字,人kā你當做食教的」、「台灣人若beh自決,就愛脫離羅馬字ê束縛」,大家攏來用白話字,大家攏會用hông看做是信耶穌的,上少hiah-ê寫台文的會變做基督徒,按呢贊喔!即聲毋免擱chiah艱苦去傳福音,嘛毋免去舞啥物「新倍加運動」矣!哈利路亞感謝謳咾主!
(華語普通話:)前面說得有理,不過最可惜的是這兩句不像樣的話:「用漢字,人家會把你當成中國人」、「台灣人若想建國,就得脫離漢字的束縛」。奇怪了,羅馬字是台灣生出來的嗎?那明明就是外國宣教士在中國廈門發展出來的,100% Made in China的東西,現在福建還有一些人在使用。如果照你這麼說,這些人都不是中國人用羅馬字,人家就不會把你當做中國人囉?在喊台獨的人如果都是這種角色,我看獨立的路還很艱辛。後來的台羅也是教會羅馬字(白話字)稍做修改而成的,如果照你上面的說法繼續說下去,或許我也可以說「用羅馬字,人家會把你當成是信教的」、「台灣人要想自決,就得脫離羅馬字的束縛」,大家都來用白話字,大家都被看做是信耶穌的,最起碼那些寫台文的會變成基督徒,這樣太好了!這下不必再這麼辛苦去傳福音,也不必去搞什麼「新倍加運動」了!哈利路亞感謝讚美主!
關鍵是蔣為文教授們教的台語(閩南語),講了幾十年的閩南人未必能懂。蔣教授們爲了教的方便,與其去鄉下總結出一套更科學系統的閩南語推廣體系,不如自己杜撰一些來得方便。 畢殿龍2011/05/31 08:40回覆
32樓. SayNoToIdiotBall
2011/05/30 10:21
「芭樂」和「旺來」應源自福建
2009-05-02 joshua_yap
http://blog.yam.com/joshua_yap/article/20697035

近來有若干台灣南社的成員指出,「拔仔」(番石榴)來自布農語Lapat;無獨有偶地,幾年前張復聚先生也提過同樣的看法;筆者以為,這十分值得商榷。台灣普遍將番石榴唸成pa̍t-á,華語寫做「芭樂」,應該是轉變自nâ-á-pu̍t、nâ-á-pa̍t或nâ-pa̍t-á這幾個在台灣較少聽到對番石榴的稱呼;不過,據信這幾個音是源自福建。在漳州龍海市以及廈門海滄區都把番石榴喚做la̍t-pa̍t-á,廈門的同安區、翔安區和集美區叫做nâi-á-pu̍t,泉州的石獅和晉江則稱為nâ-pu̍t,廣東的潮汕片也讀做有些類似的ba̍k-kia̍ⁿ;由此觀之,pa̍t-á來自布農族語的可能性似乎不大。相似地,張復聚先生之前提過,台灣人說的鳳梨,其音源自布農語bonglai;然而,據筆者所知,中國閩南地區和台灣一樣都稱之為ông-lâi,漢字可寫成「王梨」,在當地的民謠中也可發現這個詞。此外,筆者最近在一片馬來西亞製作的紀錄片裡清楚聽到,霹靂州太平一帶的北馬福建話也是將鳳梨叫做ông-lâi,甚至連廣府話也將鳳梨唸做與閩南話極為相似的「黃梨」。因此,台灣話的ông-lâi實在不太可能源自布農語。ông-lâi與前面所提到的pa̍t-á,或許是漳泉話影響布農語較有可能。
近來有部分國內的母語熱心人士,為了證明「台語」不是「閩南語」,遂四處蒐羅了許多字例,聲稱這些詞語是台灣獨有,不同於福建;但是有些詞並未經過考證,甚至沒有去和對岸或者其他地區如東南亞的閩南語系做對照,就貿然做出上述結論。這樣的研究無異坐井觀天,把我們的母語緊抱不放,不讓她與其他地方的閩南語系接觸,甚至切斷「台語」和這些兄弟方言的關係,只為了拿來做台灣國族主義的工具,這豈是一個海洋民族之所為?

------
母舅坐大位是平埔族風俗?
2010-03-30 joshua_yap

這篇我寄給自由時報,但他們並未採用:
『沈建德博士在日前「從吉里巴斯人證明馬統錯亂 」一文中,順道再度提出他近年來對台灣血統研究的心得。以一位企管博士而言,他能跨越其學科領域,孜孜不倦地對台灣歷史有如此深入研究,實為難能可貴。然而,筆者要指出「母舅坐大位」、「天頂雷公,地下母舅公」其實是漳州的風俗,並不是平埔族的,他和一些相同意識型態的學者有一共同問題,就是未詳細考察福建閩南是否也有同樣風俗,就貿然宣稱台灣人的某些風俗習慣源自平埔族,或著宣稱某些詞彙是「正港的台語」,不是來自閩南。我認為這樣的研究態度有失嚴謹,而且背後有太深的反中意識型態,他們說國民黨扭曲史實騙台灣人作中國人,但同樣的,他們這種草率的研究態度一樣是在騙台灣人,以未經嚴謹考證且有失客觀的結論好試圖說服台灣人趕緊撇清和中國的關連,這是煽動而非說理,做的和國民黨是一模一樣的事。建立台灣主體性是必要的,中國文化是台灣文化的一部份而非全部,然而有些事實不容顛倒,承認它,也不至於有損台灣主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