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史諾登的《永久記錄》
2020/02/18 20:16
瀏覽2,436
迴響1
推薦25
引用0
讀愛德華‧史諾登的《永久記錄─美國政府監控全世界網路信息的真相》。只讀到第十一章,有些段落想要分享。

這個六年以前,以唐吉軻德挑戰巨人之姿,揭開美國政府違法監控全世界的人,在自序裡是這麼自我介紹的:「一個中情局(CIA)和國安局(NSA)的間諜,一個自以為可以打造美好世界的年輕技術專家」,但現在,卻把時間花在「保護民眾不受我以前身份的危害」─亦即不受那些以保衛「國家安全」「自由民主」為名的政府機構的危害。

他談到近時惡化的媒體與言論自由,與民粹政客宣揚的「恐懼」息息相關:「這些高層忙著宣揚增加預算與充分授權的重要性,試圖利用恐懼心理擴張權力,程度超乎一般民眾與國會議員的想像」;而可怕的是就像川普者流,「民選官員企圖抹黑媒體,而真相的原則遭受全面攻擊,更教唆及煽動了這種情況。真相被刻意摻雜了虛假,並且借由科技將這種造假放大為空前的全球混亂。」

書裡的第八章標題叫做《9月 12 日》─2001年911事件的第二天,「是新時代的開始」,在舉國民族主義復仇狂熱之下,「美國人民團結一致的決心堅定,愛國主義高漲,其他國家對美國展現出善意與同情。現在回過頭來看,我的國家當時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做出更多的改變。美國可以不宣稱恐怖主義是特定信仰,而是犯罪本身。美國可以利用這個難得的時刻強化民主價值,培養抵抗挫折的韌性,同時凝聚各國人民的向心力。」

但美國當時卻選擇開戰。公眾只想復以牙還牙,只想看到流血─而且還越多越好,不論是誰的血都好。頭腦清醒的反戰者註定痛苦寂寞。

「偉大的愛國時刻」的激情,像史諾登這種聰明駭客也不能倖免:「我一生中最後悔的事,就是我竟然毫不遲疑地支持這個決定。 我當然憤怒,但我任由感性持續戰勝理性。我全盤接受媒體散佈的謊言,然後不斷地大聲宣揚。我想成為解放者,解放那些受壓迫的人。我被一時的熱情沖昏了頭,我將美國政府的利益與全國人民的利益搞混了。我拋棄一路發展出來的政治觀點,比如網路灌輸給我的反體制駭客觀念,以及承襲自父母的非政治愛國主義等,我變成了一心追求報復的機器。我如此輕易地被改變,並熱烈地接納這一切,這是讓我覺得最丟臉的地方。」

現在,在「可惡的中國向全世界散播可怕瘟疫」的催眠下,所有的那些種族主義言語,仇恨偏狹情緒,我們日後再看這些言論,會覺得丟臉嗎?

史諾登的公職雇員身分,使他到職前必須接受嚴格的身家調查。「國家背景調查局幾乎將我生活的每一面都徹底調查了一遍,約談我的親朋好友,只要是我認識的人,可以說一個都沒放過……」

調查的目的倒也無可厚非─「目的……不僅是要挖掘我過去幹過什麼勾當,還要查明我會被威逼利誘到什麼程度。對美國情報單位來說,最要緊的不在於確認你是否百分之百清清白白,若真在意這點,則一個人都雇不到。重點在於你是否誠實無欺,對自己見不得人的秘密坦承不諱,以免被敵方勢力利用來打擊你個人與組織機構。」

這樣徹底地要你「交代從寬」,使得史諾登深深苦惱:「當然,這會讓我不停地回想,連陷在塞車陣中,生命裡那些令我懊悔的片段都在腦海裡不停地打轉。 我實在說不出自己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醜事,調查人員微微皺眉,顯然不相信。 他們都有辦法挖出某中年智庫分析師不為人知的癖好—像喜歡包著尿布,讓他的祖母用皮鞭抽打屁股(等等)。」

而最糟糕的是網路上的紀錄:「天哪!我可是成長於網路世界的世代。 如果你從沒在搜尋框中輸入一些下流噁心的關鍵字,那你掛在網路上的時間一定不長。我倒是不擔心看色情圖片的事情曝光─大家都看過,拼命搖頭否認的你也別煩惱,我不會把你的秘密抖出來。」

色情也就罷了,「最讓我發愁的是更個人的事,說出來也會給人這種感覺,我在泡網路長大的過程中,曾對強硬外交政策高談闊論,也發表過我已經放棄的厭世言論,這些蠢事無止境地在網路世界流傳。我的聊天記錄和論壇上的帖文讓我坐立難安,盡是些蠢透了的評論,被我散佈在多個遊戲及駭客網站中。匿名發文代表你愛寫什麼就寫什麼,但通常欠缺思考…….比誰的言論最具煽動性,我當然毫不猶豫地鼓吹大加撻伐對電子遊戲徵稅的國家,或是將討厭動漫的人關進再教育營。」

雖然當時看起來網民沒人會對你的話認真,但當「我回頭重看以前的帖文,開始畏畏縮縮起來。當時說的話有一半是無心之論,我只想引人注意,沒想過有一天要對一位戴著方框眼鏡的白髮男子做解釋─他的視線還時時掃過貼著『永久保存記錄』標籤的巨型資料夾。」

永久保存記錄!「而另一半言論,我想當時是有心這麼說的,這讓情況更糟,因為我不再是當年那個懵懂無知的孩子,我已經長大成人。連我都認不出自己說過這樣的話。還有個問題是,現在我對那些激情又衝動的觀點心生反感。我發現自己要跟幽靈爭辯,要跟愚蠢、幼稚、偶爾露出殘酷面的自我打一架,但這樣的我已不復存在。想到可能永遠被這種鬼魅糾纏,我沒辦法忍受,可又不知有什麼最好的方法來表達我的自責懊悔,讓我與其保持距離,我也疑惑究竟該不該這麼做。那些我後悔不已卻又幾乎遺忘的過去,依舊通過科技死纏著我不放,實在令人髮指。

等到浪潮過去,我們再回來檢視那些民粹的言論罷!「那些我後悔不已卻又幾乎遺忘的過去,依舊通過科技死纏著我不放……」

《艾子雜說》:「艾子浮於海,夜泊島嶼中。有哭聲,復若人言,遂聽之。其言曰:『昨日龍王有令:水族有尾者皆斬。吾鼉也,故懼誅而哭。汝蝦蟇無尾,何哭?』復聞有言曰:『吾今幸無尾,但恐更理會科斗時事也!』」

故事:有個書生正在秉燭夜讀,忽然聽見窗下有嚶嚶的哭泣聲,好奇之下他便「尋聲暗問彈者誰」:原來在哭的是窗外池塘裡的蛤蟆,因為聽說東海龍王明天要對所有長尾巴的水族大開殺戒,心中惶懼,是以痛哭。書生不由得奇怪了:你老先生不是沒有尾巴嗎?幹嘛緊張兮兮!
沒想到蛤蟆們一聽,更加悲從中來:「可是,我們怕龍王追究我們還是蝌蚪的時候做的那些蠢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迴響(1) :
1樓. 安心
2020/02/18 21:14
目前臺灣與美國是有所不同的,臺灣目前的媒體大約九成是受控於當朝政府,或迎合當朝政府的。對於所有政治事件,在壹傳媒、年代、三立、民視、自由、東森、公視、華視、Ettoday、中央社、新頭殼、上報、民報、風傳媒,及境外的唐人電視和大紀元,在這些媒體上看到的幾乎都是口徑及調性一致,都是往恐中仇中扣藍營紅帽操作,媒體上常常用依據〝可靠人士〞、〝消息來源〞、〝學者專家〞、〝權威報導〞,但是若要追索明確的證據,則常常是得不到明確可信賴的證據,更多的是斷章取義、移花接木、誇大渲染。
中共除了貪腐等諸多問題外,而且一黨專政、相當程度的反民主自由、執意統治臺灣等,這些當然不為臺灣人民接受,也必定被視為敵人,但是,難道臺灣是要抱著與對岸終須一戰的心態去操作嗎?否則,現在豈不是又要搞回去五十年前了?只是現在臺灣擠了二千萬人要討生活,光是2017年和平電塔倒塌限電二週,就讓許多人受不了,那一但開戰了!必定伴隨而來的長期停水停電斷訊,河川及地下水又大多數污染,臺灣人真的準備好了嗎?再繼續打成萬惡的共匪、都是阿共的陰謀,這是在找活路嗎?還是在自找死路?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