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經濟話題:重讀Paul Krugman克魯曼十六年前的亞洲經濟分析
2011/03/09 00:59
瀏覽4,122
迴響12
推薦60
引用0

照往常的開頭,我總是喜歡在介紹正文之前,先說點自己的心境。

值得高興的是往往自己身邊有一些很不錯的朋友,會私底下提供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對於擁有這樣的多聞之友(或諍友),我個人真的非常感謝,例如作家張復先生。

我是一個認真過生活的人,只要獲得任何資訊,就願意去花點時間來思考並蒐集資料,這回僅有十幾頁的原文,大約十分鐘就讀完了,內容沒有使用太多艱澀的英文單字或專有名詞,而後續的思考也能促進了自己的邏輯觀念,以及拓展視野的寬闊感。

寫這篇文章,主要是出於最近讀了作家張復前天寄給我的電郵,內容總共十七頁,題目標示為「The Myth of Asia’s Miracle亞洲奇蹟之神話,Foreign Affairs; Nov/Dec 1994; Vol.73, Iss. 6; pg. 62, 17 pgs)」,讀了之後有一些感想,只有撰文來表示對於這位忘年之交和經濟分析家的深切謝意。

上面這本書購於金融風暴之後,中華經濟研究院的朱敬一先生也很知名,我買下來的主因是聽過克魯曼的演講,更對於美國華爾街(the Wall St.)的惡名昭彰感到有些憤怒,自己覺得看待未來略為茫然,所以在這樣的時刻,靜下心來閱讀絕對是最有效的避險法則。

對於克魯曼(Paul Krugman)其人,我的認識並不算深,他是O八年的諾貝爾經濟學得主,由於張復先生對於這位經濟學專家非常推崇,遂讓我也翻出自己的書櫃,在今晚沒有寫小說,而特地重新回顧了一下自己讀過的內容。

這是他的紐約時報網路部落格:http://krugman.blogs.nytimes.com/

我對克魯曼的認識,頂多是買過兩本書(原文版還附贈一片CD),曉得他往往對於貿易模式與經濟活動區位的分析很透徹,也看過幾次相關的專題報導,自己深覺需要接觸這方面的知識,可以對於此身所處大環境的認知與變化,有了更多與更深的想法。

每個人都害怕不可知的事物,也都希望能找到未來的道路,這時有些人會找宗教方面的預言家,有些人會尋求各類趨勢專家,還有的人走偏門去找命理星象家,但所有的「risk(風險)」該如何面對,最後都得歸結於自身的理智分析與心理準備。

由於工作的關係,我通常沒有時間去關注新聞,唯一獲得的管道就是網路,往往都是打字的時刻邊聽邊分心思考,曾經陳文茜小姐的節目《文茜世界周報》介紹過不少,還有幾段她的特別專訪,而我那時對比於許多台灣資訊的狹隘狀態,纔猛然驚覺新聞的集體空洞化,造成了自己無法廣泛去探討一些目睹的奇特現狀。

例如:中國大陸的崛起經濟飛速發展

張復先生認為現在的中國或許可以和克魯曼當年所引述的「Soviet Union(前蘇聯)」作為類比,他的電郵內容讓我悚然一驚,連忙找點資料出來檢視。

中國大陸會像舊蘇聯那樣瓦解嗎?個人完全無法認同,特別是以在地觀點來審視。

以克魯曼的十七頁內容來看,介紹非常簡略,主要是對於當年的「前蘇聯」瓦解進行分析,以及亞洲四小龍(文中稱之為paper tigers,首個例子就是至今依然經濟實力傲人的新加坡,當初作者是不是看輕了這些經濟體?)的繁榮發展,交相進行比對和論述,其中最重要的一句話,就是他認為東西雙方的問題,歸結點全在於「政策面」。

是的,政策。

有人問我台灣的經濟發展政策,我一個詞也想不出來。

如果有人問我大陸的經濟發展政策?我會說「十二五」,也會回顧一下「十一五」的內容,但台灣這邊的朋友鮮有所知。

本來今天想發表的另一個專題,書寫什麼是女性最可悲的問題,我的結論是:無知

無論是做為競爭對手或是合作對象,甚且是視為供需雙方面的客戶,誰都不可以忽視海峽這邊的任何重要「政策面」,我在網路上搜尋了許久,完全沒有台北任何相關的資料出來(或許我去逛的網站內容薄弱?或者公家機關不願公示於眾?這兩種猜測都導向極度可悲的結論)。

以社會控制與經濟發展的實力來說,「前蘇聯」的根基不穩定,也無法在內部製造一定的需求,沒有發展社會主義經濟的「政策」,生存環境與貿易層面都是封閉而壓抑的,即便有人才與軍武實力,社會整體卻沒有穩定人心的力量:希望

譬如以前要從台灣出口賣東西去俄羅斯,當地海關問題重重,除了文件繁瑣,運輸也不方便,上岸換了火車又卡車,卡車過關卡又是一次審查,壁壘重重且通常需要用錢通關,那時最深切的感觸就是:這個沒有任何對外政策的國家,或者說這個邦聯,怎麼各自為政又閉鎖呢?

什麼能帶給人民希望?政策

什麼能遏止社會秩序紊亂、經濟倒退、民生凋敝、貧富懸殊等問題?政策

只有政策的確立,可以帶給人民信心,讓民眾覺得政府穩定,沒有後顧之憂。

最近正巧是大陸兩會期間,我在台灣的幾個入口網站逛來看去,竟然都沒有看到相關報導,反而都是一些當地新聞,或者頂多是社會消息,讓人覺得視野完全受到侷限。

一個有智慧的政府,就會善用金融危機來推動各項改革,以謀國家長遠利益。

例如我看到了「大額預付卡實行實名制」、「新能源產業發展規劃」、「建公民信息數據庫」等措施,有針對預防刷卡超額的,也有提振內需的舉措,這些改革短期內要花費不少支出,卻會對長期的經濟景氣大有幫助,還會在消費與社會控制上產生根本性的的結構改變問題。

政府對經濟景氣的影響,其實非常大,所以清晰的政策可以引領人心,更能夠帶來希望,這是屬於我個人的觀察,特別是「前蘇聯」之所以瓦解的因素,在多年之後早就成為眾所周知的警醒素材,中國大陸不可能會步上那種民粹與躁進的後塵。

關於克魯曼這兩年來的諸多建言,譬如「中國的世界環保責任」、「人民幣匯率解禁」或者「金融風暴發展悲觀論」等等,有些教人膽戰心驚,有些使人無法苟同,有些則讓人覺得無奈,總之,經濟學家下的指導棋,往往只是個討論的開端或啟發而已。

行不行?那得看世界局勢的發展結果,而顯然至今美國經濟欲振乏力和失業率高居不下,都在挑戰著領導人的智慧,看政府是否有能力去進行政策實施與全面性的改革方案。

這樣的啟發,其實都能與現實來進行對照,倘若僅僅是根據十六年前的過時分析,就來斷定十六年後的真實面相,說實在話,這比金庸寫《神鵰俠侶》的楊過與小龍女十六年之約,還讓人覺得更不可思議。

而我也相信:在二O一一年的克魯曼先生,絕對不會斷然把「前蘇聯」的種種失敗強加到現在的中國大陸之上,單看他在O九年所寫的《Empire of Carbon》(http://www.nytimes.com/2009/05/15/opinion/15krugman.html),中國大陸就已經將綠能產業列入未來最重要的發展計畫,且至今實施順利,就覺得一個政府的觀瞻是否長遠,政策說明了一切。

順便推薦一下上面這本書《The Conscience of A Liberal》(一個自由主義者的良知),對於克魯曼的著作,個人相當推崇這本書的觀點,以下三行就是個人的簡略獲得

「良知」建立在一個人的嚴謹態度上。

「良知」建立在一個人的無私分享上。

「良知」建立在一個人的自我反省上。

資本主義使得勞資對立,對立讓態度變為爭端之始;現實主義使得人性自私,自私導致社會冷漠與目光短淺;利己主義是資本與現實所造成,往往缺乏應有的嚴謹態度,也沒有辦法面對公眾進行分享,這些都是一個自由主義者需要努力去反省的。

歐美的資本主義,其重心就是關於資源的掠奪,還有許多經濟上的剝削,我想沒有人會反對這個論點,畢竟如今石油價格飆漲,帶動的則是民生物資持續上揚,生活變得更為困難,經濟復甦簡直就像是遇上了喪鐘

Paul Krugman是個誠實的分析家,我看重的是他痛斥美國政府的顢頇與暴力對外的態度,他在言論中往往注重知識的分享和思想的引導,這方面少有學者願意如此,譬如他說美國經銷的多場戰爭敗績、美國剝削伊拉克的真實情況等等,都是一個有良知的學者所敢於揭櫫的實話,也提供了讀者不少相關論點的啟發。

當許多人讚揚中東的白色茉莉花開了的時分,我看到的卻是寒冬將至的百物枯朽警報,熱血沸騰的宣說妄想,還不及現實生活的深刻憂慮,人們終究要面對地球村帶來的種種考驗,跟著起舞的全像是傻瓜,只有理智與克制的人纔得以思考未來。 

我不是自由主義者,但我尊重Paul Krugman這樣一位自由派經濟學家的觀點,同時也願意不斷去接受新知,更希望朋友們能繼續和我進行這樣的腦力激盪,而非專注於活在自己狹小枯燥的個人世界裡,茫茫然恍若那句「春眠不覺曉」。

格主這次的分享不期冀能得到多少掌聲,至少,她的態度是誠懇的,她的分享是不藏私的,她願意從閱讀與書寫中得到反省,並且提供自己的所知與所學,在這個部落格持續而努力地書寫下去。

謝謝網友們耐心閱讀到這裡,並再度對慷慨提供給我寫作與思考素材的作家張復先生,致上誠心的謝忱(即使我總是與他觀念相左,貼出此文之前也沒有先知會一下人家,哈)。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2) :
12樓. cph23
2012/09/28 05:47
liberal 是自由派 而非自由主義者

經濟學家們有很多是自由主義者 liberalist

例如 Milton Friedman

而 Paul Krugman 一向主張有為的政府

他屬於自由派 liberal

而非自由主義者

另外

自由主義者

並非自由至上主義者

它們認為政府是小而美小而省

這與Paul Krugman 的主張

完全不同

Paul Krugman 是以國際經濟學上的貿易理論的貢獻

得到 Nobel Prize

並不是做總體經濟理論的學者

他的總體經濟分析

常常令人大吃一驚

遭到許多總體經濟學家的反駁

他們認為不該因為立場

而講出邏輯上經不起檢驗的分析

更何況Krugman得了獎

11樓. 中州楚佩
2011/03/11 09:36
Re
你的回复总是有很多信息,一不小心我就漏下了
比如

关于凤凰卫视的董嘉耀,:D,每次看到他我都忍不住笑意。身穿战术服站在电脑绘制的背景上,胳膊像企鹅一样乍着,超快的语速配合严峻的表情,一派临战气氛。一个讨论国际军政大事的节目,名字却叫做“连连看”。内容则极力渲染山雨欲来的气氛,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嫌疑。我觉得这是一个典型的娱乐化入侵严肃节目的例子。

我批评CCTV的军旅剧,咳,真的不冤枉他们,不否认有个别精品,但大部分都是催人尿下。套路么,奋发进取的青年军官+漂亮的将军女儿+其她真情的追求者+脑残的道具+不知所谓的时尚元素+繁华世界的诱惑等等等等。比如几乎是什么歼十的电视剧,非得在军营中弄一个酒吧,吧台还布置成飞机的模样。拙劣呀!美国大片中有酒吧,就非得在中国军营中弄一个出来。说起来你还对军事有兴趣?在大陆的话,军迷们主要信息渠道应该是杂志和论坛。

关于走遍天下,当然普通人不可能真的走遍天下,就是走遍中国都不太可能。甚至,有几个台湾人敢说走遍台湾,更甚至有多少北京人敢说走遍北京的... 做到你这样已经不错了。至少偏远的边关哨所到过了,繁华的欧洲去过了,名山大川游过了,名胜古迹自然也是去过不少。真可谓走过南闯过北火车道上压压腿厕所后边喝过水....... 足够让人羡慕啦

新疆的水库怕不是简单的为了绿化环保,更多的是为了发展经济。而且有着政治上的考虑,稳定新疆除了打击东突,更要真的发展当地的经济。新疆其实有着非常好的条件,最大的缺点就是缺水。煤储量超过内蒙和山西,更有石油、铁、盐和多到不像话的稀有金属,瓜果粮食肉类也很强,还是旅游大省。若能解决水资源问题,全省产值立即就能进入万亿规模的第一梯队。说不定几十年后喀什、乌鲁木齐将成为同北京上海一样有人才吸引力的地方。

「回覆信息多」表示答覆者比較認真,是吧?所以你可以每天都來留言,我絕對不會使你失望,哈。

董嘉耀有藝人的特質,看他主持很好玩,搭配背景音樂就有氣氛了,這是鳳凰比CCTV強的一個特點:永遠把嚴肅主題弄得像是連續劇(好吧,搞笑劇)一樣。

我看的軍武電影電視劇都少,主要是挑導演、監製和演員,就像演員挑劇本一樣,只要認定了,我會支持每一部影片(固執?偏執?),例如胡玫或張黎就不曾使我失望過。

走遍天下是一種期望,目前我都為了小說取材而去旅行,或者把旅行過的地方拿來當寫作背景(不然去那裡做什麼?),很高興讓你「羨慕」了,至於「廁所後邊喝過尿」這事我真沒幹過,有一回差點要喝尿了,那次在新疆又快沒水,幸虧上山還有雪,還有必須在野外必須隨地掩埋排泄物的感覺,又教我想起了自家的小黑寶。

新疆太大,人口也不多,之前聽說要把西藏的冰川做南水北引,結果似乎很多人反對,現在雨量多了些,趁機趕緊蓋水庫也好,只要能滿足人民的基本生活需求,能夠用速度轉變環境,同樣可喜(大城市不說,上山也能碰上屍體,那次可讓人嚇壞了,而且滿地的屍骸真的非常可怕,忽然間,同行的人都有了瞬時的信仰而開始雙手合十或喃喃念起上帝,只是不確定是中國的玄天上帝,或者是西洋的耶和華罷了)。

回到主題:個人感覺新疆整體發展落後於西藏,烏魯木齊已經很現代化了,希望日後能有高鐵一路從北京開去那裡,我看到新聞報導,說是內地在研發真空磁浮列車,倘若真能成功,我個人第一個想到要建設的就是這條路線,無論是何種考量,絕對都是讓新疆有一天能成為非常吸引人才前往的夢想之地,最好與最快的手段。

新疆的物產太豐富了,對於國防或民生經濟都非常重要,西瓜與哈密瓜年年產量大得銷往各省,我很喜歡這兩種水果,稀有金屬不說,連稀土都有,你說以前俄國人和英國人老對著新疆想什麼呢?私心說來,那樣大的土地,那樣豐饒的物產礦產,全都是寶藏啊。

說到寶藏,俄羅斯的碧玉完全無法跟新疆碧玉相比,成色太美了,尤其是我很喜歡的玉石類,曾在當地小販手中買到一顆極美的鮮活石料,摸了幾個月都無法放手,不是那種墓地挖出來的變色軟玉,而是軟嫩Q膨的那種感覺,放在手上就覺得它好像台灣的愛玉(我不確定你有沒有見過)能吃下肚子一樣,那冰涼絲滑的觸覺使人無比遐想……講得好像我都成變態一樣了。

CCTV的第七頻道真的很有趣,另外音樂台也很不錯,有一陣子想感受秦腔的味道,就邊看書邊聽電視節目的演唱,對於閱讀時進入狀況,確實非常有幫助。

剛剛看了日本規模8.9和雲南規模5點多的地震新聞,忽然想起319超級月亮即將來臨,就覺得災禍真的無法預測,偏偏我的日籍好友依然失去聯絡,想來真有點感概又難受:天有不測風雲啊……

Rosy2011/03/11 17:21回覆
10樓. 中州楚佩
2011/03/10 14:10
那个贸易逆差
是说中国大陆对外贸易出现了整体性逆差吗?这我还真没听说。如果出口额没有下降,由于进口成本加大或者进口量加大而导致的逆差,可能是好事。总比攥着美元被量化宽松要好,货币财富只有能换成物质财富才有意义。

嗯,七十三億貿易逆差,在這裡:中國11個月來首次出現貿易逆差http://cn.wsj.com/big5/20110310/bch113645.asp

你說得很有道理,目前就只有少數資料,我每天都會閱讀訂閱的華爾街日報,至於中美兩國在貨幣上的問題,對於思考避險確實幫助很大。

Rosy2011/03/10 14:23回覆
9樓. 中州楚佩
2011/03/10 14:07
利用工作时间闲聊真是愉快呀
别老这么客气,网上交流资讯而已,又不是借钱给你。说起陈经这篇长文,可是2006得作品了,流传甚广,很多观点都具有启发性。但是这毕竟不是专业论文,更多的是提出了一种思路,还称不上系统而完备的理论吧。

CCTV的文教节目其实不错。前几年播出的科教文行动就很好。一些用心之作的系列节目,比如《故宫》《大秦岭》《西丝绸之路》《生命至上》什么的蛮强的。若是关心政策和国策更需要仔细看。

被你这么一说,我一时也想不起来最初是怎么掀起痛骂CCTV的时尚的。好像不是一件事,第一就是每年的春晚被骂;然后是2008年奥运开幕式聒噪高亢的解说和惨不忍睹的剪接;然后09年阅兵令人气结的导播;还有一到军事节目必然胡乱配图;还出了一大批做作到令人作呕的脱离现实的军队题材电视剧

所以google愈來愈差了,搜尋範圍受限(主要是商業掛帥問題)。

你說得也對,CCTV最難看的就是春晚等娛樂節目,我的朋友都喜歡《康熙來了》這種內容,平日聊天很難有交集,他們過年都整晚守著電視看春晚狂罵,哈。

軍事節目還好吧,不曉得你有沒有看過董家耀主持的節目?聽他說話就好激動,由於寫作小說需要,我會研究軍事科技的內容,上次看到報導說,內地網絡進班排,網絡到哨所,團長政委還可以對全團上大課,大概台灣這邊很難想像。

《亮劍》我就挺喜歡的,還有《人間正道是滄桑》也拍得好(黃志忠演得不錯啊),我都在網上看完了,少數比較無聊,總體質量總比台灣那些偶像劇好太多囉。

閱兵看現場的更精彩,呵呵,就是人太多,沒辦法拍到好角度。

Rosy2011/03/10 14:31回覆
對不起,又打錯字了,董耀。 Rosy2011/03/10 14:37回覆
8樓. 中州楚佩
2011/03/10 13:16
我给你付上连接算了
节省你点时间

官办经济.pdf

央视的大裤衩..... 我看到时总有一种超现实的感觉

艺术冲击力是有了。但是这种蔑视地心引力自然规律的傲慢,让我有点不爽。建筑师把建筑当做雕塑玩.... 缺乏一种自我克制,说的玄秒一点是什么月盈则亏过犹不及,说的现实一点是环境保护资源节约。

謝囉,google搜尋不到,百度剛上去找,我還打算周末往北京數字(數位)圖書館找呢。

十幾年前看牛車和驢車,現在有大褲衩,不覺得就很超現實嗎?

剛剛讀完華爾街日報,說是內地經貿逆差出現了,一些統計數字很有意思,大陸是石油進口大國,玉米輸出量則很驚人,表示之前看的資料都符合所知;值得注意的是新聞內容似乎有綠化新疆的新措施(水庫一蓋就廿七座,我的天啊),不知道為何許多人討厭CCTV,我從中往往能聽出很多意外的知識(尤其是第七頻道和古玩旅遊等介紹,讓人覺得很有趣)。

再次感謝你提供的資訊。

Rosy2011/03/10 13:35回覆
7樓. 中州楚佩
2011/03/10 12:23
好啊~~
不過我英文沒有你那麼好,尤其這種非IT的必須要搬字典啦:) (PS 又佩服一下)

沒聽過SLY face,去google了一下也只找到自稱SLY face的照片,都是睥睨眾生的目光.... 我想那個朋友是在說你持才傲物吧。 。 。下次他再敢指摘,直接給他來個側踢,所以會點功夫還是有用的。

說起來,經濟學與很多自然科學不同,研究的對象複雜度超高的。比如經典物理學可以把物體簡化為質點,並沒有大礙;但是當經濟學把人和獨立經濟體簡化為點的時候,實際上忽略了太多不知道什麼影響的因素。科學對複雜系統的研究才剛開始不久,在之前,科學從來都是追求簡單性,反對複雜性的。

所以經濟學家的理論,解釋過去也許可以,預測未來的準確度就很值得懷疑了。

比如中國大陸的經濟崛起,不要說你了,大陸人自己都沒想到。甚至我猜測倒退10幾年中共領導集團內都沒有誰能做這種狂野樂觀的想像。中國崩潰論不全是經濟學家們心懷叵測的詛咒和煙霧彈,我想大多數學者是真的這麼相信(很多大陸人也如此相信)——按照既有的理論,中國沒道理不崩潰。但是西方經濟學家最後發現無法用既有的理論框架容納解釋中國發生的事情。

令人失望的是,這些著名經濟學家仍然沒有找到能夠兼容中國經濟現象的新理論框架——哪怕最後仍然指向中國崩潰呢。這也許是出於學術之外的干擾了(比如堅信自己的文明是被選定的什麼)。

反倒是網上一些“民間經濟科學家”提出了比較新穎的思路,這裡邊影響最大的,當屬陳經那篇《中國的管辦經濟》了。同時,隨著經濟危機的到來,本已幾乎在民間銷聲匿蹟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又開始重新得到重視。

也許一種融匯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經濟理論並覆蓋更廣、適應性更強的新理論在孕育之中呢~~

或許是美國人與澳洲人的用法不一樣?謝謝你的留言,基本上那不是個正面意義的形容,對於不熟悉的或朋友以外的新事物,我往往會採取「動機論」來剖析,或許這樣的懷疑論調讓我有一張「SLY face」(或許在他人眼中,正所謂「面容狡獪」,用中文解釋就很難聽了)?

我的英文也不是很好,語言問題日後會交給科技來解決,這東西畢竟只是工具,而且據我所知,相關產品已在開發與研究中,以後可能戴個耳機和麥克風就可以直接跟外國人交流不同的語言(即便雙方都不懂得對方的語言)。所以學英文重要嗎?時代與科技會告訴我們答案。

個人認為經濟學是一種邏輯科學,理論大於實質,想像多過現實,而且通常很難完全取材於過去的範例,類比也有困難度,因為各經濟體的變化性有時不可預期,而且必然牽連著政策是否長遠,譬如我大學一年級的那年踏上北京時,就料想不到日後還有「大褲衩」這玩意兒(但我遇過的聰明人很多,所以環境是可以改變的,只要能有強烈的企圖心)。

最近讀了YST的一篇文章,頗贊同戰略與經濟方面的許多觀點,所以後來發現Paul Krugman曾經描述「效率」一詞,套用的卻是在美日之上,不免覺得非常有意思。

去過俄羅斯的人,或者從事過相關的貿易工作,就會瞭解兩邊的官方態度差異很大,而且基本體質也不相同,這要說起來又講不完了。

謝謝你的告知,《中國的管辦經濟》我沒讀過,飯後去找找資料,新知永遠是學不完的,讀書永遠是個難題啊。 

Rosy2011/03/10 12:52回覆
6樓. 中州楚佩
2011/03/10 10:33
意犹未尽
按照“新世纪女性标准”,你只要学学女子防身术就完全达标啦~~~ 才情方面显然是超标 ;)

哦,,,不打岔了。实话说我还真没想到有学者把苏联和新加坡放在一起比较的。这完全没有可比性嘛。哪怕所有元素都一样,仅仅是规模上的巨大差别就足以造成事物的本质区别。当系统的复杂度从一个城市扩展到领袖小半个世界、国土最大、民族最多的大国,所有的领域都会有一个质变,基本上一切规律都不能简单的拿来生搬硬套了。

這個標準有點難啊,「女子防身術」我不會,大概也不需要,因為前幾天我跟同事聊天,有位男性朋友就說我有一張「SLY face」,或許這就是自己的最好保護殼?

就是有這樣的「學者」,還是諾貝爾獎O八年得主,他的光環很亮,因此我就思考Krugman類比的「動機」(當然,朋友寫來的電郵內容無法公布,所以我乾脆整理好貼在這裡發表並轉知),這也是我寫下此篇文章的緣故。

你說的恰巧就是重點與關鍵,「生產力」是一個很弔詭的題目,新加坡不說,像台灣這麼點大的小島,能和資源與疆域都不成比例的大國來類比嗎?這是我的另一個質疑點,但那又是可以繼續探討的新題目了。

如果有興趣,我可以把Paul Krugman那篇文章轉寄給你,但他近來在紐時的評論更值得閱讀(上面有連結),我不是「經濟學專家」,所以只能耐心研讀並寫點感想囉。

Rosy2011/03/10 11:04回覆
5樓. 中州楚佩
2011/03/10 10:24
又谦虚了
多才多艺呀,什么都会。文思泉涌,手工、收藏、绘画什么的也拿得出手,走遍天下,知识面宽广,对经济政治这些偏枯燥的东西都能有自己的思考..... 

其實我也不「謙虛」,只是常常覺得不滿足,「貪心」的人必須要付出代價,例如:健康

另外「走遍天下」的願望我還沒有達成,這需要努力工作賺錢來計畫下一次遠行,所以我時常感到很挫折的,呵呵。

至於「偏枯燥的東西」,我只是收到電郵而對朋友的解說有一點「意見」,特別是讀完經濟學專家的全文,想了想文章的脈絡,認為諾貝爾獎得主的早年見解純粹是類比,也與實際走向幾乎完全相反,如此而已。

Rosy2011/03/10 10:51回覆
4樓. 中州楚佩
2011/03/09 22:35
??
從生產力的角度?? 這個經濟學家還兼修馬克思主義經濟學么?

蘇聯解體是一個過於複雜的問題,以至於幾乎不適合在留言回覆這樣的地方展開討論了。各種因素是如何糾纏的,所起的作用佔據多少比重,,,, 誰能說自己完全解開了蘇聯解體的秘密呢

PS Rosy我越來越佩服你了

我這個人在閱讀方面,秉持的出發點就是「動機論」,任何文章都要分析一下作者的思想與創作手法,特別是Paul Krugman,這是我在閱讀後的主要思考。

特別指出:19911225「前蘇聯」解體,而此文成於標注的「Nov/Dec 1994」,多處用赫魯雪夫來對照新加坡的李光耀。

以這樣的觀點來看,張復先生的「生產力」說法是對的,可我認為Paul Krugman「指桑罵槐」而寫這篇論文,是在當時的三年之後行文嘲諷「前蘇聯」的失敗,以及用「紙老虎」來預言新加坡,這兩者的對比就是此標題。結果呢?新加坡的現況證明了這篇文章的偏頗。

這裡引用一段原文就很明顯:「At first, it is hard to see anything in common between the Asian success stories of recent years and the Soviet Union of three decades ago. Indeed, it is safe to say that the typical business traveler to, say, Singapore, ensconced in one of that city's gleaming hotels, never even thinks of any parallel to its roach-infested counterparts in Moscow. How can the slick exuberance of the Asian boom be compared with the Soviet Union's grim drive to industrialize?」(原文第五頁,個人覺得說法很諷刺。)

既然「前蘇聯」早就破產,三年後這位經濟學家在等待的就是新加坡這隻tiger(四小龍之首)的失敗,頗有言在意中的味道,但他同樣沒有指明,只是以標題來反諷。

還有一段是拿日本與美國當九四年的對比,強調的就是日本高於亞洲四小龍的「效率」,這一段我也貼上以供參考:「There are two answers to that question. First, while many authors have written of an "Asian system"--a common denominator that underlies all of the Asian success stories--the statistical evidence tells a different story. Japan's growth in the 1950s and 1960s does not resemble Singapore's growth in the 1970s and 1980s. Japan, unlike the East Asian "tigers," seems to have grown both through high rates of input growth and through high rates of efficiency growth. Today's fast-growth economies are nowhere near converging on U. S. efficiency levels, but Japan is staging an unmistakable technological catch-up.」(原文第七頁。)

當然做為「事後諸葛亮」,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畢竟這是十六年前的文章,日本如今怎樣大家都看見了,但此論文還是相當具有參考價值的,至少說明了當時的經濟情況。

那個「PS」讓我有點吃驚,怎麼忽然這麼說?我只是寫點閱讀感想罷了。

Rosy2011/03/10 07:55回覆
3樓. Rosy
2011/03/09 13:43
代發張復先生今天的回應(因為他沒有在UDN開格)。

「Hi Rosy,

謝謝告知妳的新作。我很快地看了一下,尚未看完。

我立即的回饋是,Krugman並沒有分析蘇聯瓦解的歷史,也沒有宣稱中國的命運將跟蘇聯相同。他只是從生產力的角度分析某些新興國家(包括台 灣)的相似性。就如同他不曾宣稱台灣將像蘇聯一樣瓦解,他也不曾宣稱任何有關中國的命運。

我本來想將這個回應貼上妳的部落格,但不知如何做,所以直接寄給妳。如何妳能幫助貼上,將十分感激。

張復」

備註:中時部落格張復部落格/落單的旅途http://blog.chinatimes.com/fchang/

以下是我在電郵中的回應:

那篇內容都是個人感言,我所說的是針對您的一段解說,並且閱讀了克魯曼的原文內容,發現並無相關論述,而瞭解您分享的主因是希望引發一些思考。
 
中國崩潰論就不提了,至於那篇文章裡面,個人認為他小瞧了亞洲四小龍的部份實力,但分析專業依然值得思考,再次感謝您提供這樣有趣的資料,可以讓我思考未來大環境的可能變化。

Rosy2011/03/09 13:4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