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咫尺(八)男人是餐桌上的美食家
2021/07/13 23:59
瀏覽1,592
迴響0
推薦24
引用0

咫尺(八)男人是餐桌上的美食家

日正當中,陽光雖然熾烈,曬在濕淋淋的身上卻也不難受。

禤椽回憶起趙鑫通紅的小臉,又低頭覾覾自己的模樣,神情若有所思。

正想著的功夫,胡琣賚耷拉著臉從復古的抱廈踱了出來。

禤椽剛到房門口,他便看到了那個修長高大的身影杵在那兒,帶著一股望眼欲穿的神情,像是在瞧著他。

「阿賚有什麼話,先等我換下這身濕衣褲再說?」

禤椽示意地擰了把自己濕漉漉的襯衫,擠出一地的水,然後滴滴答答落著帶著泡沫的水珠,拎著皮鞋,光腳踩在草皮上,一路快步踱進他住的客房。

「抽屜裡有新的洗浴用品,新拖鞋在鞋櫃裡,內褲也有沒穿過的,壓在衣櫃最下面,是吧?」禤椽絮絮叨叨說了一番,聽得他自己都累了。「我都記著,這次還自己帶了換洗衣物,不用老哥提醒。」

禤椽趿著拖鞋進了浴房,胡琣賚仍直愣愣站在那兒,紋絲未動。

「好啦,等我洗完出來做飯……」

胡琣賚欲言又止,聳了聳肩,就大剌剌在敞開的客房門口等人。

只聽得淋浴間的水聲響起,待得禤椽沖澡後出來,又過了廿分鐘。

禤椽的純白衣飾比較奇怪,像浴袍又似古裝,寬大飄逸、仙氣倬倬,愈發顯得他身形高瘦,彷彿風一吹就能乘雲而去。

「你一身哪來的?網上淘的,還是租借哪個十八線內地小演員的道具服?」

「這是上回去杭州出差時買的桑蠶絲雙縐漢服內單,冬暖夏涼,輕如雲、薄如紙、自然透氣,當睡袍穿挺好。」禤椽撫摸著單衣冰涼滑膩的質感,微笑道:「純手工的蘇繡,單衣僅有100克,穿著尚友古人嘛……」

胡琣賚皺著眉頭,打量了片刻,只說:「你的品味還是不倫不類。」

「雙縐真絲的料子,跟我的格調太搭了,套上了直接穿越去古代都沒問題。」禤椽抖了抖飄逸的振袖,微微一笑:「我也買了成套的中國風情侶裝給筱婕,可惜她就是不肯穿……」

胡琣賚心道:哪個愛買歐美奢侈品的名媛在家會穿這玩意兒?

卻見禤椽一聲嘆息:「我本來以為,cosplay也能增進夫妻感情,可惜……」

胡琣賚面色微微一變,下意識看向禤椽,對於他的前妻焦筱婕的性格與習慣 二人都知之甚詳,畢竟大家認識超過廿年了,然而說到角色扮演,還是古早電視劇那一套,他覺得她恐怕興趣缺缺。

兩人緘默好半晌,默契地對於敏感話題自動屏蔽。

「下午要做啥?」

「先吃了再說。」

禤椽頷首:「我就知道,老胡找我,肯定是缺吃的……誰讓我做飯的手藝比你好呢?」

午時前一刻,禤椽就開始打著哈欠煮飯,想他曾經十指不沾陽春水,活了四十幾個年頭,早年連韭菜和蒜苗都傻傻分不清,哪怕工作廿年了也還是忝不知恥地找學長蹭飯,本以為這輩子會養尊處優過到老,沒成想老天爺看不過眼了,一個念頭就把他變成家庭煮夫,再換了個身份來體驗兩個老男人的單身生活來了。

時光是面照妖鏡,且行且看!

廿年婚姻的體驗下來,刷鍋、洗碗、切菜、蒸煮炒炸,禤椽現在拿手就來,焦筱婕是大小姐,家裡請幫傭,他一個沒錢沒勢的上班族熬出頭變成公司高管,不提從前打工時期勤工儉學在多少餐館摸魚,到廚房别說三星蔥了,就是随便從冰箱拎出一樣原料,他都能随手做出N種填飽肚皮的菜色。

這是從前禤椽所不能想像的,所以說沒有男人學不會的事情,都是作妖的千金大小姐和殘酷的現實社會所逼出來的。

「先來份芋泥貢鴨香煎料理?」

「嗯,做鴨你最行了。」

「老胡你別意有所指,笑話誰呢?」

禤椽冷哼了聲,小心翼翼弄好袖套、圍裙,在胡家廚房的流理檯擺上鴨肉、芋頭、玉米粉、鹽、麵粉、胡椒粉等物之後,開始洗手做羹湯。

大甲檳榔心芋頭口感香濃綿密,貢鴨蒸熟後,冷鍋加入些許油潤鍋,小火慢煎,待鴨皮呈現酥脆色澤,再煎芋頭,金黃上色後起鍋,再用刀子分切,他切下一片試吃,嗯,肉質甘甜。

滷蹄膀、梅干扣肉、辣子雞丁各一,再炒一盤高麗菜,從素材到葷菜,自葷菜至湯水,熬湯和製作甜點,林林總總,站在流理臺的男人熟練地過篩、攪拌、放烤箱,忙活快三個鐘頭,用膳一干事物這方落下了帷幕。

胡琣賚偷嚐一口吉力丁做的小派皮,評論道:「你這烤得有點焦了,開餐廳可不會有客人點單。」

禤椽撇撇嘴:「想挑食?下次換你做菜!」

話雖如此,權橫再三之下,禤椽拿出泡好的建蓮子、枸杞、雞心紅棗和白木耳,電鍋一按,就等廿分鐘之後熬得爛熟的蓮子湯上桌。 此刻窗牖洞開,清風徐徐。

偌大的胡家餐廳,端坐著兩個男人,禤椽掛好圍裙,從煙火氣回到仙氣飄飄的模樣,優雅地旋身坐下開吃。

空氣裡飄蕩著淡淡的香氣,一種花香夾雜草木的清香,飄飄蕩蕩,沁人肺腑。

「你那盤有點烤焦的小蛋糕不上桌?」

「烤焦的我們下午茶吃掉,沒烤焦的都在冰箱,我打算留給小姪女嚐嚐。」

胡琣賚哼一聲,不屑道:「就給老哥我這些烤糊的?」

「嘖,再嫌就沒得吃。」

「因為你想著誰,難怪廚房一股腦兒焦味。」

「焦焦焦,烤焦的不吃就別嫌。」

禤椽舀了微熱的蓮子湯,體貼地端到他面前,淺碧色薄胎的小小瓷碗裡,紅的紅、白的白,浮浮沉沉,色澤相當討喜。

「烤焦的容易上火,用點甜湯正好,《本草綱目》記載,蓮子可以『交心腎、厚腸胃、固精氣、強筋骨、補虛損、利耳目、除寒濕』,養生得很。」

胡琣賚荒謬地眄了他一眼,硬生生氣笑了:「我不愛湯湯水水的,腎水精氣也都好得很。」

禤椽微笑道:「老胡你虛長小弟兩歲,人老了也要吃點膠質保養。是吧?」

「平常那些魚翅、燕窩,誰還點得少嗎?」

見胡琣賚嘟囔著,禤椽卻覺得蓮子白木耳湯在這酷熱的炎夏非常合適食用,心煩意亂和需要紓解壓力的時刻,燉一鍋湯確實可以安心養神、改善失眠又讓心情愉快。

誠如古代皇帝震怒時,後宮嬪妃們會爭先恐後端出一碗蓮子湯,同理可證,老胡臭著張臉的時候,他也能簡單消弭彼此煩躁的情緒。

「小趙說你離了,是麼?」

「嗯。」

「焦筱婕主動提出的?」

「是啊,我離開以後,她心裡秒秒熬成一個個愁,秋天都還沒來到呢,說不定這會兒她早就後悔不迭了。」

「難道當時你們離婚那天就是這樣分的嗎?」

「嘖。」

「嘖你個頭,淨身出戶還好意思說?」

「嘖嘖嘖,我就不能感慨一下她這個愚不可及的決定嗎?」

「嘴巴痙攣就去治病,被掃地出門就要有膽子承認。」胡琣賚沉聲道:「不要在我耳邊製造噪音,煩。」

禤椽又夾了塊雞肉蘸了蘸辣醬,慨嘆:「欸,我終於恢復單身了啊——」

胡琣賚懶得聽他在一旁發瘋,徑自起身離開了餐廳。

禤椽只覺得頓時孤單寂寞起來:「嗤,死老頭,陪人聊點兒廢話都不行……」

是的,他想著前妻,所以存心把蛋糕烤焦了。

焦筱婕早就想跟他離婚,禤椽苦笑著想,世間百味,只有心酸是咽不下去的。

世界上絕大多數的痛苦不是來源於痛苦,而是來源於自己的妻子離異後,無時無刻都要向前夫展示屬於她的快樂。

禤椽攥緊雙拳,飛快地把桌面自己準備的美食一掃而空,最後仰頭喝下蓮子湯,溫熱的小碗重新落在桌上時,他覺得自己被神佛超度了一般,腸胃被憐得飽足而滿意。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