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狐俠〈六〉(完)
2022/01/29 05:03
瀏覽877
迴響1
推薦62
引用0


第二年的冬季,雪夜之中東方曼徐無雙夫婦倆才剛關上了門,一同圍爐喝著小酒,相互吟詠著關於梅花的聯句時,忽然聽見上方傳來屋瓦響動的聲音,夫妻兩正驚訝的抬頭、環顧四周查看,則先前那名少年身穿著華麗的毛皮大衣,頭戴貂皮帽、腳穿黑靴子,正掀開了簾子進入屋內,見夫婦二人圍爐飲酒的模樣,不禁樂呵呵的笑著說:

 

「賢伉儷小日子過得安樂快活了,就忘了我這個大媒人了嗎?」

 

東方曼向少年拱手彎腰深施一禮,說:

 

「恩人您的行蹤飄忽不定,幾乎就像是從天外飛來的仙人,還請您告知真姓名,好讓我們夫婦倆能為您供上長生牌位,每日焚香、擺上供品、早晚頂禮膜拜,以感謝您的大恩大德頂禮酬大德,也讓我們能銘記於內心、永世不忘。」

 

少年說:

 

「實話告訴你,我其實是狐仙(「通天狐」是「狐仙」的俗稱),因為喝醉了之後不慎踏碎天上的碧桃花,又發酒瘋狂敲了九靈鼓,驚醒了希夷先生陳摶(字圖南,自號扶搖子座下的二百五十名頑劣卻道法精深的徒弟們,累得他費了老大一番功夫才收了那一班小子,因此我遭罰被貶謫到下界人間十二年。如今期限已滿,即將遠別人間,唯一遺憾的是我的屁股上那樣東西(即狐尾)尚且未能除去,正因為了此物而不能名列仙藉之中而著急,所以想請你幫忙將它切斷,這也就算是你送給我的謝媒禮了。」

 

東方曼聽了之後生驚駭不已,說:

 

「您的大恩大德在下當然沒齒難忘,但我又怎麼能狠下心來傷害恩人的身體呢?」

 

少年說:

 

「話不是這麼說,你對我的傷害就是成全我的助力啊。」

 

雖然少年都這樣說了,但是東方曼還是不敢莽撞動手。陪在一旁始終沒有開口的徐無雙就對東方曼說:

 

「我想了很久,此事我們勢必不能違背仙人的叮囑。既然如此,夫君何不認准了下刀處後,蒙上眼睛再將它切斷,以幫助恩人得以蛻去這身皮囊,早日重登仙界呢?」

 

少年聽了當即笑著說:

 

「還是尊夫人行事爽快乾脆!」

 

就領著東方曼到了別的房間內,交給他一柄鋒利的刀子,轉過身去讓他下手。東方曼見少年掀開衣襬,果然將一條黃色、毛茸茸、約有五寸長的大尾巴就放在門檻上,其他地方什麼都看不見,只好鼓起勇氣、暗自傷心,認准了方位一咬牙就揮刀砍了下去,只聽得「傲」的一聲,那條尾巴墜落在地而少年已經消失無蹤,只聽見從空中傳來少年的聲音,說:

 

「你不要將我這條尾巴扔掉,明年的今日你們會遇上一場大難,將這條尾巴高舉起來便能抵禦危難、平安脫險。」

 

東方曼徐無雙見少年直到現在還如此為他們二人的未來著想,都感動得淚如雨下,捶胸頓足,忍不住號啕大哭起來。夫妻兩一同朝著天上頂禮膜拜,就用一張刺繡精美的絹布將這條狐尾仔細包好,妥善的收藏在櫃子中。

 

不久之後,新任的兩江總督上任,他與某有世交情誼。有了靠山的孔某又聽說娶得徐無雙的是個名叫東方曼的秀才,就唆使老鴇向總督府告狀,要以「妖幻」之罪將東方曼打入大牢以出口惡氣。東方曼聽說後非常害怕,決定馬上整理行裝,將家中所有的金銀財寶都打包,與徐無雙一起連夜返回陝西

 

途經太行山時,遇到了響馬賊攔路搶劫,強盜見徐無雙如此美貌,就想要人財兩得。而東方曼想起今日便是去年狐仙少年所說的日期,就急忙從行囊中取出那條狐尾高舉著朝強盜們一揮,隨即見天地變色,頓時狂風怒號、砂飛石走,道賊們無緣無故開始自相殘殺,紛紛負傷四散逃走。東方曼徐無雙這才得以平安無恙的抵達陝西故鄉了。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押衙這般的俠客本就很難遇到,普通人又該去哪裡尋找這一類舉世無雙的俠客呢?這類俠客飄然而來,淡然而去,既不知道他們的真名實姓,也無從打聽他們住在哪裡,幾乎就如神龍那般見首不見尾,而且這麼多年以來又有誰能揣測得出這類奇人異士的想法?

 

狐仙少年因為想讓下半身完全蛻變為人型,便想藉由一心想要報恩的東方曼助「一刀之力」以完成這後的程序,而不得不前往真州一趟,這也才因此讓人們知道此次出手相助這一對有情人的是神通廣大的狐仙一族

 

噫!尾巴也成了累贅了啊!與其喝醉之後露出了狐尾現出原形,倒不如用鋼刀一砍以免後患也。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賢耦」,賢慧的配偶。

 

:「冰人」,媒人,出自《晉書.卷九五.列傳第六十五.藝術傳》.索紞:(節錄)

索紞,字叔徹,敦煌人也。

……

孝廉令狐策夢立冰上,與冰下人語。紞曰:

「冰上為陽,冰下為陰,陰陽事也。士如歸妻,迨冰未泮,婚姻事也。君在冰上與冰下人語,為陽語陰,媒介事也。君當為人作媒,冰泮而婚成。」

策曰:

「老夫耄矣,不為媒也。」

會太守田豹因策為子求鄉人張公征女,仲春而成婚焉。

 

:「諼」,音「宣」,詐欺、欺騙,或指忘記、遺忘。

 

:「蹇修」,「蹇」音「簡」,相傳為伏羲氏的臣子,專理婚姻、媒妁。後用為媒人的代稱。

 

:「無旣」,無窮,不盡。

 

:「脫然」,病愈的样子。超越尋常貌。

 

:「大羅天」,道家指最高的天,即仙界。

 

:「  (〔左口右夭〕)」,音傲,形容狗連續吠叫的聲音。

 

:「綆」,音「耿」,汲水用的繩子。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文」字後一字「  」不清楚,同前註解,待查。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孔」字後一字「  」不清楚,疑似「君」字。

 

:「響馬賊」,古代攔路搶劫的強盜、土匪在攔路搶劫時放出響箭示警,然後騎馬奔騰而至搶劫商旅貨物,故稱「響馬」。

 

:「無雙客」,此處的辭意待查。

 

:「恝」,音「夾」,無動於衷;淡然、不經心。

 

:「綏綏之族」,「綏綏」,緩緩行走的樣子。「綏綏之族」則借指狐族。見《詩經.國風.衛風》.有狐:

有狐綏綏、在彼淇梁。心之憂矣、之子無裳。

有狐綏綏、在彼淇厲。心之憂矣、之子無帶。

有狐綏綏、在彼淇側。心之憂矣、之子無服。

 

:「贅疣」,由濾過性病毒所引起皮膚或黏膜的角質增殖、變厚的腫瘤。也稱為「贅瘤」。比喻多餘無用的事物。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七狐俠

 

西秦東方生,名曼,字倩孫,弱冠,美姿容、善修飾,顧圭璧其身、金玉其行,且生性好結納,尊開北海,裙屐少年多樂與之游。

……

明年,太守卒,幕寮盡散,而生獨戀戀於女,不逾年而阮囊益澀。

……

一日,挾女遊雨花臺,旋棹船而歸,金尊檀板,雙漿嘔啞,與笛聲互答。

……

翌聞外間謠言四起云:

「京都大銀臺向公有愛女為匪人誘賣入勾欄。又,鴻臚寺金氏三公子流蕩金陵為娼家陷地穴中,不日,有星使來訪緝、興大獄。」

……

明午,至真州,甫賃館舍,草草安筆床茶竈,雙雙鶼鰈不亞劉樊。

……

明年冬,夫婦方雪夜掩關、圍罏對酌,互詠梅花聯句。忽聞屋瓦響,驚覘之,則前度之少年客,裘服炫麗、貂帽烏靴,掀簾入,啞然笑曰:

「賢耦安樂,不憶氷人耶?」

生再拜,曰:

「君行蹤飄忽,幾從天外飛來,乞示真姓名,俾愚夫婦焚香供餐、朝夕頂禮酬大德,勿諼。」

曰:

「實告君,我通天狐也,以醉後踏碎天上碧桃花,且狂擊通通九靈鼓,驚醒希夷君座下高足二百五十名頑仙,乃謫降人世一紀。今將遠別,所恨者,尻後物未除,急切不能隸仙藉,乞君斷之,亦可云酬蹇修矣。」

生驚駭無旣,曰:

「某亦感之入骨,奈何忍心殘君體?」

曰:

「殘我正所以成我也。」

生不敢,女云:

「妾思之久矣,是可不必違仙人囑。曷掩面以斫,使得脫然,早登大羅天?」

客笑曰:

「還是夫人爽直!」

因導生他室、授以刃。生視之,果黃其色面茸其毛者五寸許橫門限上,餘無所睹,飲泣而揮之, (〔左口右夭〕)然一聲尾墮而客已杳,聞空中語曰:

「君勿棄我尾,明年今日有大難,舉此尾以禦之。」

生與女均涕淚如綆,躄踊哀號,望空頂禮後,以文  (組?)裹其尾藏櫝中。

已而新督蒞任,與孔  (君?)世好。孔偵知生事,嗾鴇訟督轅,將以妖幻治生矣。生怖而束裝,盡捲黃白物,偕女星夜回西秦。道出太行,遇響馬賊,瞰女美,勢將兼奪之。生憶是日即去年遇客時也,舉尾一揮卽天地變色,狂風怒號、砂飛石走,賊騎無故自蹂躪,披靡而遁。生始安穩抵西秦。

 

懊儂氏曰:

押衙不可遇,何處覓無雙客也?飄然而來,恝然而去,姓氏不著,居址不傳,幾如神龍見首不見尾,百世下又孰得從而捉摸之?乃以尻下修然,欲假手於報德之子,而不得不真州一行,而人亦共知其為綏綏之族。

噫!尾亦贅疣矣哉!與其醉後露形,曷若鋼刀一斫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巴拿巴
2022/02/02 03:45
拜年!
紅馬兄平安,

這位狐仙的心胸真寬廣
東方曼如此詆毀狐狸
他還這樣幫東方曼的忙!

謝謝您長期以來提供優質有趣的小說給我們閱讀
敬祝您平安健康
新春愉快!

弟巴拿巴敬筆+_+

新年平安~~~

 Fox恭喜恭喜 

真正的仙佛心胸應該就是如此寬敞的,所謂的修練不就是應該修這些嗎?

有些故事中的神仙還要對主角計較些什麼,那這仙格修得就差了點了。

 Fox餓餓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2/02/02 11:0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