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理查‧史特勞斯:玫瑰騎士
2015/07/15 12:07
瀏覽4,446
迴響5
推薦87
引用0

初聽理查‧史特勞斯的「玫瑰騎士」,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

當時已經聽過了他的「莎樂美」與「艾蕾克特拉」都非常喜歡,所以才想嘗試「玫瑰騎士」。聽完發現第二幕,以及第三幕的後半都讓人耳目一新,但第一幕則覺得非常冗長,直到後來聽了多次後,才慢慢的接受,現在已經是我最喜歡的歌劇之一了。

「玫瑰騎士」可說是史特勞斯最受歡迎的作品,初演也大獲成功,他和劇作家霍夫曼史達爾當初就想寫成像莫札特「費加洛婚禮」那樣的歌劇,而且連時代背景都相似,也都有官夫人偷情這樣的情節,對象還都是小男生,在表達貴族生活方面算是相當傳神,對話也是處處玄機。此外劇中也有類似華格納的主導動機技巧,許多人物都有自己的主題,增添了不少趣味和音樂性,只是欣賞全劇要三個多小時,對現代人來說要一次看完並不容易,所以反而沒有預料中的受歡迎。但試想~這歌劇在1911首演時是被稱為「娛樂佳作」耶,我想盡量以輕鬆的喜劇來理解會比較好吧。

對我來說,這是一部集合幽默感,愛情的憧憬,人性的高貴與卑劣於一身的重要音樂文獻,說是整個上流社會的縮影也不為過,而且就音樂來說,這世上還有比首演於1911年「玫瑰騎士」更絢爛華麗的歌劇嗎?當時是戰前歐洲文明最燦爛的頂點,而自「玫瑰騎士」後,歐洲難再有如此繁華夢幻的作品,原因很簡單~就是時代的風氣變了,人們被歐戰驚醒,沒法再做夢了啦 大笑~另外劇中人性的描寫也很深刻而令人感動,原來笑與淚是有前因後果的~豁達退讓的笑,才能成就感動的淚。

「玫瑰騎士」的故事其實還滿簡單,其中最重要的人物是元帥夫人,和她的小情人貴族奧可塔文,以及男爵歐克斯,以及他的未婚妻暴發戶之女蘇菲,背景則是十八世紀的維也納,每個主角的性格大概如下:

元帥夫人:女高音,已婚的熟女,地位崇高,氣度雍容,但有時會犯憂鬱,背著元帥與小情人奧克塔文一起偷情享樂。

歐克斯男爵:男低音,好吃好玩好色,幾乎快到厚顏無恥的地步,也對貴族身分自豪,是有點喜感的丑角,也是劇中唯一的「反派」。

奧克塔文:是年輕的貴族,充滿勇氣,但也有謀略,對傳統禮教有反抗心理,雖是男生在劇中卻是由女中音扮演。

蘇菲:女高音,單純愛著奧可塔文的有錢人家小姐,曾經過修道院的洗禮,所以心思純淨,但有點任性。。

至於版本,我個人相當喜歡小克萊伯於1979年與巴伐利亞歌劇院的版本,他本身的指揮精彩不說,合作的歌手也都是一時之選,表現稱職而且有深度,無論是Gwyneth Jones的元帥夫人,或是lucia popp的蘇菲都很有看頭,布景方面也堪稱豪華,管弦樂的絢爛更是一絕。

第一幕開始,法國號響起(1:54),這可說是「奧克塔文」動機,後面會以各種形態出現,然後開始了令人眼花撩亂的前奏曲,首先是纏綿又激情的快速音階,喧鬧不已,然後音樂慢下來,這旋律是元帥夫人的憂鬱動機(4:00),這是對青春逝去的擔憂。

後來幕啟(4:52),元帥夫人塔文經過一夜激情,現在慵懶的躺在床上說著情話,由於已到了早上,元帥夫人開始回到現實,顯得有些冷淡,年輕又沉迷於愛情的奧塔文覺得無法了解女人的善變,怎麼剛剛這樣...現在那樣(5:16),但也為自己能與地位崇高的元帥夫人偷情而沾沾自喜,元帥夫人則說「我的寶貝!我愛你。」來安慰他(8:03)。只是白天即將來到,奧克塔文仍眷戀著不想離開(9:02)...

然後僕人送早餐來(10:17),這是一個黑人小男孩,元帥夫人急忙要奧塔文去躲起來。在僕人走後,序曲那纏綿的音階響起(12:55),兩人親熱的互稱對方的名字,最後叫到奧克塔文的小名「昆昆」(13:04),那纏綿的音階不斷響起。元帥夫人不經意說她昨夜夢到自己的丈夫~威登堡元帥(13:57),就站在床前,發現了兩人在偷情,然後就嚇醒了...尷尬。奧克塔文和她打情罵俏,但很快就聽到前廳有吵鬧聲,元帥夫人以為是元帥回來了(15:50),這次她反而鎮定的要奧塔文躲起來,不能被發現,她還說自己雖然不是將軍,但仍然守土有責~其實是守「床」有責~她不讓任何人靠近她的床啦~~

還好後來發現根本不是(17:33),而是自己的表兄歐克斯男爵,元帥夫人說自己搞錯了,又撒嬌說都是「昆昆」的錯(18:24),因為讓她被愛情沖昏頭無暇他顧...「昆昆」本來是要躲起來的,卻穿了女僕的裝扮出來,夫人覺得很可愛而吻了他,「奧克塔文」動機這時變的嬉鬧起來(18:43)。歐克斯男爵衝了進來,這時也響起了他的主導動機,聽來焦躁又有些魯莽(19:32),正符合他劇中的性格。他一進來就調戲「女僕」,還說帶來一個好消息~他要成為新郎了(22:10),而且要與富商暴發戶法尼納不到十五歲的獨生女蘇菲結婚(是未成年少女吧...尷尬)~這女生長的美如天仙,婚後又可繼承法尼納的大量財產,簡直是人財兩得~但厚顏無恥的歐克斯還覺得對方是高攀了他~「他們是平民出身,而我是貴族耶!」(23:07)

歐克斯要求夫人推薦一位親戚,戴著銀玫瑰去法尼納家裡去提親,說這是習俗,又要求找一位公證人來。他開始調戲夫人旁邊的女僕(奧塔文扮的),此時響起的圓舞曲旋律是他調戲女僕的動機(27:24),他不斷的驚嘆於女僕的美麗,又說自己就算是要結婚了~也要繼續風流下去,他敘述自己的風流情史,這段因為太長或是太輕挑幾乎都會被刪除,然後就是第一幕精彩的三重唱(30:23)~歐克斯抓著「女僕」不放,「女僕」奧可塔文覺得這人既可怕又噁心,夫人則說「你們男人怎麼都這樣?放開那女孩!」,要歐克斯住手。三人勢均力敵,互不相讓,在舞台上展現高度的演唱技巧。

歐克斯要夫人把女僕賜給他(31:03),夫人委婉的拒絕了,後來決定派自己的表弟~年輕的貴族奧克塔文去法尼納家送銀玫瑰提親(33:05),沒錯~就是自己的小情人。夫人還把奧克塔文的小畫像給歐克斯看,歐克斯很驚訝與女僕如此相像~他因此認定女僕一定是「貴族」的親戚,啊這不是故意捉弄歐克斯嗎?奸笑

然後公證人進來了大廳,還有一大堆雜技的,歌手,做買賣的人進來(34:30)。首先是一個貴族的寡婦帶著三個女兒,唱著美妙哀怨的三重唱,希望元帥夫人能給予庇護,夫人答應了。然後男高音歌手表演了一首音域很高的歌劇詠嘆調(36:57),稱讚愛情的魔力,抒情動聽,但歐克斯無暇欣賞,他開始和公證人討論(39:34),並強硬的要求法尼納必須把一棟大宮殿做為嫁妝給他,但公證人說只有男方給女方的,沒有女方給男方的習俗,歐克斯卻認為這是他們高攀「貴族」該送的禮物,公證人仍不認同,他們的聲音與歌手優美深情的詠嘆調重疊(41:07),很有意思~後來歐克斯拍桌大罵,大家面面相覷。


髮型師幫元帥夫人做造型,夫人卻覺得自己似乎變老了,突然陷入憂鬱之中(41:57),她要所有人都離開,歐克斯這時碰到兩個三三八八的男女來搭訕(42:28),他們大概覺得歐克斯要發了,於是自願當他的耳目和細作,說自己人脈廣泛,無所不在...歐克斯要隨從拿銀玫瑰給夫人(43:37),還想再看看那女僕,但夫人已有些不悅,她那憂鬱的動機不斷響起(44:12),歐克斯只好離開,他的主導動機也無精打采。

夫人開始自白(45:33),她心中很厭惡歐克斯這樣的人~明明得到了那麼多好處,卻貪得無厭,得寸進尺,蘇菲年紀輕輕就要嫁給這種人了...但想想~自己過去不也是如此結婚的嗎?只是當時美麗絕倫,現在年華卻漸漸老去,以前是「小蕾西」(47:50,自己的暱稱),但以後也會被稱為「老蕾西」(48:12),神怎會讓這種事發生?還讓我們都逃不過呢?

塔文此時已換回男裝進來(50:30),一看就知道夫人又在鬧憂鬱了...他想抱著夫人來安慰,但夫人要他溫柔點,「不要和元帥以及歐克斯那些男人一樣!」(52:18)。但奧塔文仍然止不住自己的激情,不停的說「我愛妳」(54:39)。夫人則說出內心深處的擔憂:「我年華漸漸老去,你遲早有天也會離開我的!」(55:01)

塔文急著否認,向夫人擔保永恆的愛情,敏感的他還以為夫人是不是想要結束這段戀情了?他非常難過。但夫人認為奧塔文一旦有更年輕漂亮的對象時,一定會離開的(59:05),憂鬱的動機不斷出現,終至高峰(1:00:20)...最後說自己要上教堂了,還叮嚀說一定要去法尼納家去提親(1:02:02),不要忘了,奧塔文只好傷心離開。但很快夫人就心疼與後悔了(1:05:18)~想叫僕人把奧塔文叫回來,但已來不及了~她要那黑人小侍童過來,把銀玫瑰拿去給奧文,第一幕落。

見以上影片,第二幕開始是賽馬般的運動音樂,象徵著暴發戶法尼納,像很積極鑽營的樣子~但很快卻轉為夢幻般的旋律(0:41),這是舉行婚禮的動機~原來這裡是法尼納豪華的宅邸,今天他的獨生女蘇菲要出嫁了。法尼納一出場就大喊:「莊嚴的一天!偉大的一天!」(1:02)管家瑪莉安一直看著外面,等待著拿銀玫瑰提親的騎士來到,當然就像現代的台灣一樣~漂亮豪華的禮車是少不了的啦(只是那時是馬車啦~)。瑪莉安一直讚嘆著禮車(1:59),蘇菲則羞澀又期待著她未來的新郎(2:08),她剛從修道院進修回來,開口閉口都是「神」,她說婚姻是神的恩典,必須懷著謙卑之心,不能得意忘形,並嫌瑪莉安實在太吵了~但她後來聽到玫瑰騎士穿著全身銀色的服裝來了(4:17),也無法壓抑自己的激動了...小號也吹出短-短-長節奏的新郎動機(5:16)。

這位英俊的玫瑰騎士正是奧克塔文,他把銀色玫瑰給了蘇菲,此時奏出了兩人初見的動機(5:28),以及銀色玫瑰的主導動機(5:33);這大概是我聽過最神奇的音響之一,其中我覺得短笛的運用尤其精妙,給鋼片琴的銀色般金屬聲帶來了飄逸的空靈感,鐵琴那幾聲清脆的點綴當然也很棒:

歐克斯一開始就舉止粗魯好色,抓著蘇菲的手亂吻亂摸一通(16:02),蘇菲覺得很討厭,奧克塔文也覺得不屑(16:17),瑪莉安則教蘇菲要如何喜歡未來的老公,但歐克斯越來越誇張了,還想把蘇菲拉到自己膝蓋上抱著,蘇菲不肯,歐克斯說:「反正我們要結婚了,親暱一點又如何啦?..」父親法尼納看到身為男爵的歐克斯在獻殷勤,自言自語說:「希望大家都可以看到!(19:31)」暴露出他的暴發戶和虛榮心態。

但蘇菲仍是不肯,對歐克斯說:「我們到目前為止並沒什麼關係!你以為你是誰啊?(21:44)」歐克斯說:「我是誰?再過一晚妳就會知道我是誰了...得意」同時響起了全劇最動聽的圓舞曲旋律(21:48),這與前述的「新郎動機」同樣是短-短-長的節奏,當然是由此而來,歐克斯後來唱出此旋律,歌詞也是肉麻又噁心,說:「沒有我~妳會孤單寂寞。有了我~我們可以歡樂整晚(22:44)~~」隨後節奏快起來,完全得意忘形了。

但如此優美的旋律似乎沒任何作用,反而更惹惱了奧克塔文(23:06),他決定介入這個婚禮。在歐克斯暫時離去時,他問蘇菲真的要嫁給歐克斯嗎(25:10)?蘇菲說:絕不此時法尼納的管家大叫(25:47):「歐克斯的帶來的那些人酗酒又好色,比土耳其人還更壞!」造成一陣騷動。奧克塔文終於和蘇菲表白(27:02),「奧克塔文」主題變得非常誠懇和正經(27:29),沒想到蘇菲大喜過望~原來她也喜歡奧克塔文,兩人唱起愛的二重唱,,並擁抱在一起,兩人狂喜到忘記世界的存在了~沒想到被歐克斯的耳目,那兩個三三八八的男女發現了,他們如獲至寶般叫歐克斯過來(30:24)。

而歐克斯倒也沒立刻生氣大吼大叫,因為這人也是遊戲人間的吧~他只是要蘇菲做解釋(31:07),蘇菲不願,都推給了奧克塔文,他也不知該如何說,只好一再的說:「小姐...蘇菲小姐...她不愛你!」(31:51)但歐克斯根本不在意這件事,說:「她日後就會愛我的!」(32:44),於是要蘇菲進去簽字,蘇菲抵死不從,奧克塔文也擋在那, 開始對歐克斯一連串痛罵,說他是小偷,騙子,不知羞恥...還拔劍要求決鬥(34:27)。

膽小的歐克斯想叫隨從上來保護自己,也試著讓奧克塔文鎮定(34:43),但年輕人實在太衝動了,很快歐克斯就被砍傷,他誇張的大叫:「謀殺!謀殺!」(34:49)在場的所有人都開始重唱,包括兩邊家族的僕人合唱,形成一片混亂,後來還夾雜歐克斯的哀嚎聲(36:31),法尼納驚訝的跑進來,不敢相信在家裡會發生這種事(36:44),奧克塔文和蘇菲卻一面倒指責是歐克斯的錯(37:21)。

現實的法尼納才不管這一對小情人的自由戀愛呢~他要蘇菲一定要嫁給男爵歐克斯(39:22),蘇菲則抵死不從,還說當婚禮時牧師若問是否要嫁給歐克斯時,她要說「不」(40:10),法尼納氣到快中風了~他說要把蘇菲逐出家門,趕去修道院,蘇菲則被管家先拉離場,免得父親更生氣(40:51)。

法尼納覺得很對不起歐克斯,趕緊去巴結,但歐克斯並不太領情,還一不小心又動到了傷口(41:03),痛得大叫,他的主導動機也變的步履闌珊(41:21),他開始咒罵奧克塔文,說要把他和豬關在一起(44:12),僕人們也與他同心,誓言復仇,看來聲勢龐大(45:19),但為何剛剛奧克塔文在時不動手呢...懷疑但歐克斯還滿會苦中作樂的,他很快就看開了,還唱起自己的圓舞曲(48:13)。

這時那三八女人出現,拿了一封信給歐克斯(48:45),說是秘密喔~歐克斯馬上叫隨從離開,女人說這信是「瑪麗安德」寫的喔~就是那元帥夫人的女僕啦!好色的歐克斯對那女僕早就垂涎已久~打開信發現那女僕似乎也暗戀著他...在等他回音...當然,這女僕根本就是奧可塔文啦~這信是要引誘他中計的,連嬉鬧的「奧克塔文」主題都出現了(49:31),但歐克斯完全不知道,色慾薰心的他只覺得在如此不如意時,這種豔遇來的正是時候~於是他恢復了活力,又得意的唱起自己的圓舞曲主題:「沒有我~每天都是悲慘的~有了我,每一個夜晚都是歡樂的!」(51:18),卻不願意給那女人一點報酬,她非常生氣,第二幕落。

玫瑰騎士的布景通常都很絢爛豪華(圖片:大都會歌劇院)

第三幕的開場有大量舞台指示(57:08),但基本上是在一個郊外的旅店,樂團也奏出裝神弄鬼的音樂(57:17),飄忽不定,後來嬉鬧的奧可塔文的動機出現(58:42),再加以變奏,幕啟後奧可塔文又打扮成女僕,在上一幕要不到報酬的兩個三八男女反而去幫忙他,應該是被他用錢買通了吧!他們開始布置房間,準備要惡整歐克斯,其他的人員也陸續準備,此時響起了第一幕調戲女僕的圓舞曲動機(1:01:58),這個動機在第三幕非常重要,旅店的老闆與服務生問已來到現場,準備與可愛「女僕」約會的的歐克斯男爵有什麼需要(1:03:24)?歐克斯說沒有,要他們快滾,說有自己的內侍就足夠了(1:03:46)。

歐克斯想叫「女僕」喝酒,把她灌醉好伸出鹹豬手,但「女僕」說自己不會喝酒(1:05:04),又看到一張大床,還裝傻說這是給要誰和誰睡的啊(1:06:33)?歐克斯說:妳認為呢?「女僕」說:蝦米?你不是要當別人的新郎了嗎?(1:07:06)

歐克斯已色慾薰心,才不管啦~但他仔細看「女僕」,怎麼和自己痛恨的奧克塔文這麼像呢(1:08:30)?他的心情開始受到影響,沒多久又看到窗外有人臉(1:08:59),更是受到驚嚇,但在自己圓舞曲主題(1:10:10)的演奏,和酒的助興下又開始得意忘形,興致勃勃了,此時突然房內有了動靜(1:14:34),嚇的歐克斯魂飛魄散,以為鬧鬼了,「女僕」奧克塔文也故意配合演出。扮成寡婦的三八女人這時又從窗外出現,對著歐克斯大叫:「你是我的丈夫!就是你!(1:15:04)」,然後就纏上歐克斯,歐克斯左想右想,說自己根本不認識這個女人啊...

三個女孩又衝上來叫歐克斯:爸爸!爸爸!(1:16:22),大家一擁而上,這種惡作劇讓歐克斯無法招架,大叫要警察來保護自己這位男爵,奧克塔文則派人偷偷找法尼納過來。警察到了後,盤問在場的人,也問歐克斯這「女僕」是誰,他情急下竟回答說是未婚妻蘇菲...(1:18:06)。但此時法尼納剛好來到(1:18:16)~說:「我的女兒怎會是穿成這種貨色的女人啊?!」歐克斯竟然還想裝成不認識他耶~法尼納氣到昏倒了(1:20:40)。

大家忙成一團之際,歐克斯竟還想要帶「女僕」回家,「女僕」只好現出原形了~她進去裡面把衣服一件件脫下來往外丟(1:22:11),警察還在那裏接,歐克斯大為驚訝~說這你們真的是警察嗎?警紀太敗壞了吧~~嘔吐?其實當然這一切早就商量好了,此時消失好久的元帥夫人突然蒞臨了(1:22:46),樂團也奏出輝煌又聲勢浩大的音樂,好像美國總統要來還是太空梭要升空一樣~~

大家搶著與她合照簽名~啊不,是向她致敬啦,換回男裝的奧克塔文則嚇了一跳(1:23:03),這顯然在他計畫外。蘇菲也譴責歐克斯這種誘拐少女的行為(1:24:16)~當然他們的婚姻正式告吹,元帥夫人則要歐克斯盡快離開以保全男爵顏面(1:25:24),歐克斯剛開始還不願意,但後來看到變回來的奧克塔文出現才知道是怎麼回事(1:23:48),元帥夫人說:「這一切只是一場鬧劇...一場維也納的化妝舞會...而我現在討厭所有的男人(1:27:47)」奧克塔文感到驚訝與不解,顯然夫人已知道他移情別戀了...然後夫人要歐克斯立刻離開(1:30:37),歐克斯也展現騎士風度原諒一切,大家一哄而上(1:32:28),向歐克斯承認是自己在裝神弄鬼的,當然也是有要他原諒的意思啦~到此一部分的和解已完成,但最後的和解還沒有喔~這也將是全劇最精彩的部分。

舞台上這時只留下了元帥夫人,奧克塔文,和蘇菲三個人。蘇菲看見心愛的奧克塔文站在元帥夫人身邊,她不敢和他說話(1:34:07)。夫人要奧克塔文去找蘇菲,「你不是愛著她的嗎?想去就快去!(1:34:32)」奧克塔文想到自己曾發誓愛著元帥夫人,因此還是不願意去蘇菲那裏,但夫人要他像個男人(1:34:54),他才去找蘇菲。沒想到蘇菲也不願意奪夫人之所愛,她要奧克塔文快離開,自己好去照顧昏倒的父親(1:36:05)。奧克塔文陷入了兩難的局面...

夫人見此,只好為這位小情人做最後一件事~她親自去找蘇菲(1:38:17),要和蘇菲父親法尼納,大家一起坐馬車回家~亦即要承認奧克塔文和蘇菲的婚事~自己退出,成全他們。兩個年輕人感激萬分,與元帥夫人唱出有名而感人至深的三重唱(1:40:38),音樂其實是來自第二幕奧克塔文與蘇菲剛見面的場景,只是做了一些變奏。元帥夫人唱的是:「我雖愛著他,但我也早知道會有這一天的...我也要愛上他所愛的這個人,只是真的來的太快了!」蘇菲則在其上唱(1:41:23):「我像是在教堂裡,感到神聖與畏懼,但又有罪惡感...」奧克塔文則很快接著(1:41:29):「我感覺心中有點悸動...這是什麼呢?我想問蘇菲,但又不敢...我只知道:我愛妳!(1:43:45)」

在這同時,三重唱到達最高潮,蘇菲也唱出了「我眼裡只有你,只知道:我愛你!」元帥夫人則唱:「願你能和其他男人一樣,得到婚姻的幸福!」樂團所有樂器幾乎傾巢而出,與兩位女主角的高音B造成排山倒海的氣勢,後來頻頻出現不和諧的小九度音程,造成強大的張力,元帥夫人唱:「以神之名!(1:44:20)」來為他們祝福,到此圓滿,管弦樂一轉為和諧清澈的G大調(1:45:08),雙簧管演奏第二幕「初見的動機」,小提琴的顫音和兩台豎琴作優美的裝飾,豎笛的顫音則作為點綴:


兩個戀人唱著優美的二重唱(1:45:47),他們還無法相信美夢成真,奧克塔文:「我眼裡只有妳!我們將在一起永不分離。」蘇菲仍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驚喜的快要昏倒,奧克塔文趕緊扶著她。此時已醒來的法尼納好氣又好笑的看著沉浸在熱戀中的兩人說:「你們這些年輕人啊...(1:48:03)」他為女兒找到所愛的人而欣喜,元帥夫人也說:「是啊!」,然後退場。此時音樂又再度熱烈起來,兩人唱著:「這是場夢吧?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們將在一起,永遠...永遠!」管弦樂奏出了兩人初見面時的銀玫瑰動機(1:49:13),如今銀玫瑰反而成了兩人愛情的信物,讓人深覺緣分之奇妙,以及相識相戀之不易。。

這時出人意料的~第一幕開始那黑人小侍童又上場了(1:51:10),他撿起了蘇菲剛剛不小心掉下的手帕,又俏皮的跑出去,音樂變得有點滑稽,最後卻突然正經,圓滿的以G大調結束全劇。


文/總譜註解:夏爾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5) :
5樓.
2015/07/24 18:46

元帥夫人氣度真好,不但不責怪奧克塔文,還促成了一對佳偶

玫瑰騎士帶著銀玫瑰來提親,好浪漫,

歌劇除了要唱歌外,表情動作都很誇張,

這是我看第一次看歌劇時"魅影"的感覺,

是最初也是最愛的愛情歌劇

 

透過夏爾克的文字解說,變成了一部很好看的短篇小說

謝謝夏爾克的分享  : )

溟漠晚安~周末愉快,但什麼是魅影的感覺啊?沒關係只要有感覺我就很開心了啦~如此浪漫的歌劇其實反映出當時紙醉金迷的氣氛,大家覺得未來有希望,有前景,當然就敢做夢了啊!

我還真的滿希望讀起來能像篇有趣的短篇小說,謝謝你讓我知道我的歌劇文章能給妳如此的感覺,很高興也很感動~看到妳來真好。

夏爾克2015/07/25 21:29回覆
4樓. 瑀璇心語udn(礦山上的布達拉宮)
2015/07/16 18:21

玫瑰騎士領著大家重返維也納古典的浪漫

筆下的女主角 細膩真實,感情收放自如

懷舊中有激情,色彩感濃厚,是歌劇的經典之作。

這樣的歌劇 要在現場看~或是大螢幕才過癮

可以看見夏爾克對歌劇音樂的熱情~佩服讚

瑀璇晚安~我有看過現場兩次,雖然國內那次演的不是很好,但看到歌手在舞台上展技也是一大樂趣,至於在家裡看影片當然也不錯,某些細節方面可以重複聆賞,能有更多的樂趣。尤其是最後的三重唱和二重唱,用高檔的喇叭來聽真是享受~ 夏爾克2015/07/16 18:36回覆
3樓. ‧新月‧
2015/07/16 13:37
讚嘆!
新月姐晚安~是歌劇令人讚嘆啦。 夏爾克2015/07/16 18:32回覆
2樓. 浮生
2015/07/16 12:15
有您如此專業認真又用心導讀解說
對於想要一窺堂奧之妙的門外漢來說
這無疑是個福音
寫部落格的樂趣遠勝於臉書
這裡的篇幅設計更能讓作者有更多說明的空間
當然也造福閱讀此文的讀者
浮生大哥晚安~說實在的我覺得臉書只能作為社交用途,是無法取代部落格的。因為版面不能變更,我自己是很喜歡設計文章的版面,希望能讓來看的朋友讀了比較舒服,這也是在部落格寫文的樂趣之一。另外臉書放圖不太方便,要搜尋文章更是難上加難,所以我覺得兩者是可以同時並存的~之前有人說部落格將滅亡,實在是危言聳聽。 夏爾克2015/07/16 18:31回覆
1樓. 飛雪(好風如水)
2015/07/16 06:51

金紡哥這篇好長,飛雪得分次來看

一部戲看完需花三個多小時雖有點長

但如果戲能扣住觀眾的視線

其實應該還是會有很多人買票入場

文中提到人類因為不再做夢,所以難再有如玫瑰騎士這樣繁華夢幻的作品

飛雪很認同

任何戲劇都是要靠想像

而什麼時代就會蘊涵什麼樣的想像,進而創作什麼樣的藝術

像是中古世紀的基督教藝術,像是17世紀的巴洛克藝術

我想音樂和戲劇更是如此

謝謝金紡哥如此用心的分享

飛雪晚安~這是為下個月要去薩爾茲堡的朋友寫的,所以盡可能仔細,而歌劇本身也很長,自然就寫成這麼長了~~這歌劇的票房還算不錯的,不只情節有趣,也由於技巧困難,也很多人是去專程看怎麼唱和怎麼演奏的,只是對台灣人來說有點太長了些。

音樂史和歷史其實是息息相關的,一次大戰前歐洲文明到達最頂點,那時無論是歌劇或管弦樂曲等都競相炫耀其樂團編制規模,強奏的時候聲音相當巨大,連弱奏的時候都要水水的~因為灌了太多的水啦~這算是歐洲音樂史上最大的「泡沫時代」,大家當時非常勇於作夢~可是一次大戰後很明顯樂團規模漸漸縮小,新古典主義,極簡主義,甚至鋼鐵時代的到來,都讓一切回到現實裡來~那是不夢幻,非常實際甚至是合邏輯的風格...

夏爾克2015/07/16 18:2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