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浦契尼三部曲:外套&修女安潔麗卡/從地獄到天梯
2017/06/14 12:29
瀏覽2,880
迴響6
推薦91
引用0

三部曲首演時的劇照(修女安潔麗卡,1918)

浦契尼的歌劇多半都很成功,百年後的現在仍經常上演,例如「蝴蝶夫人」,「波希米亞人」,「托斯卡」等。但他也有很難翻身的作品,例如「三部曲」(或稱為三聯劇),算是他最後完成的歌劇,卻沒法得到應有的評價。

「三部曲」是把三齣歌劇合為一個作品的概念,滿接近西洋繪畫常出現的「三聯畫」~可能是同一個主題,卻不同的三個人物或動作,也讓人想到華格納的指環「四部曲」,浦契尼也對華格納很有心得。

但「三部曲」的故事是沒有連續性的,場景也完全不同,首演時第一部「外套」就招致惡評,第二部「修女安潔麗卡」被認為「無聊」,只有第三部,浦契尼生涯唯一的喜劇「強尼‧史基基」獲得成功。結果大概可以預料,就是「強尼‧史基基」常常被單獨上演,與其他兩部作品「拆夥」,這讓晚年的浦契尼非常震怒。

如今看來,上演三部曲所需的時間要兩個多小時,中間還要換景,加一加就接近四個小時,故事又不連貫,很容易讓人感到冗長,對此專門出版浦契尼樂譜的出版社里卡迪,早就以其生意人的敏銳感受到了,他們反對這「三部曲」,因為覺得上演成本太高,次數就會少,影響後續樂譜銷售~真是有先見之明啊。後世對浦契尼為何會這樣安排有許多看法,有人認為是從但丁「神曲」得到的靈感,三個故事分別對應神曲的「地獄篇」「煉獄篇」「天國篇」,而且「強尼‧史基基」就是由「神曲」中的第三十首歌改編而來的。

但也有人說是受了奧芬巴哈最後歌劇「霍夫曼故事」的影響,這也是一個關於三個女人的故事,主角都是霍夫曼,但我覺得與「三部曲」的感覺很不一樣,有興趣的朋友可參考我關於「霍夫曼故事」的文章。

大木偶劇場的海報,充滿百年前的血腥風格

而他靈感也有可能是來自於巴黎二十世紀初相當有人氣的「大木偶劇場」,這個劇場愛演恐怖嗜血的短劇,殺人犯,變態狂,流浪漢,妖怪現形...等都是常見的,他們也很喜歡一次演三部劇。有趣的是,普契尼這位文藝愛情聖手,卻非常欣賞「大木偶劇場」,並在給他長年合作劇作家伊力卡的信中,確認了這件事,在1913年的信中寫:

舞台劇「外套」完全是「大木偶劇場」形式的,這樣其實也滿好,我相當欣賞這齣劇,很有戲劇效果。 

三部曲說不定真的與恐怖兮兮的「大木偶劇場」有所關聯喔~普契尼後來要伊力卡努力改編「外套」劇本以為己用,那時應該就有將「外套」與其他兩部劇組合成三部曲的想法...只是伊力卡的改編很不順利,又碰到了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義大利與德國當時成為交戰國,超愛國的伊力卡&德國控的浦契尼 又相處不睦,最終兩人拆夥,浦契尼另找了新銳劇作家Giovacchino Forzano編寫,卻被他以「不想改編別人作品」拒絕,最後只好找Giuseppe Adami,他在三周內就完成了「外套」的劇本,受到極度挑剔的浦契尼喜愛,後來兩人又合作了「燕子」,以及「杜蘭朵公主」。

至於剛剛拒絕普契尼的Forzano也沒消失,三部曲的另外兩部「修女安潔麗卡」「強尼‧史基基」劇本正是他所編寫的,結果一大失敗一大成功,想必他的心理也是複雜萬分,總之三部曲的創作過程真的是跌跌撞撞,世界首演更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浦契尼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剛結束,怕大西洋還有水雷未清的理由,竟然不能參加,也夠慘的了...隔年在義大利的首演也是很慘,「外套」被認為是寫實歌劇的二流作品,大指揮家托斯卡尼尼也超不欣賞,看完「外套」就拍拍屁股走了,完全不管剩下的兩劇,還導致了與浦契尼的關係破裂。

以現今看來,「外套」其實很吸引人不是嗎?故事超級簡單而且寫實,就是一位船主發現自己老婆與船員外遇後,憤而將他們都殺掉的血腥故事,果然有「大木偶劇場」的fu,也和許多外遇劇劇情差不多,接受度應該很高吧?



在音樂方面「三部曲」倒是都三管編制,「外套」剛開始就朦朦朧朧的(以上影片1:45),描寫夕陽的塞納河畔,那河流及漫天的雲霞,變化無常,弦樂用弱音器,以在和聲學上禁用的平行五度為特徵,都讓人想起德布西的音樂,不妨稱為「無常動機」:


這個剛開始的旋律經過變化後,也象徵著船主殺人的「恐怖」,聽全劇的結尾就知道了,這是後話。前奏的低音部分很有動態,不僅象徵著河流的暗潮洶湧,也預示了後來劇情的暗潮洶湧,也加入了塞納河的汽笛聲(2:34),以及喇叭聲(3:09),相當寫實。

在塞納河旁的船主米凱爾(男中音),與他的老婆喬婕塔(女高音)在說話(3:46),喬婕塔不懂他一直看河看夕陽是怎樣,看心酸的嗎?米凱爾問船員們卸貨情形 (4:11),然後船員合唱(4:57),說每天都要努力工作,明天的氣力,就交給保力達B船主想吻老婆喬婕塔(5:45),卻被拒絕,看出這對夫妻的感情實在只是薄如紙,開頭那「無常動機」又不斷出現(6:14)...

終於工做完了(6:40),船員喝酒狂歡,喬婕塔陪船員們跳三拍子的圓舞曲,長笛及豎笛以弱音模仿手風琴的聲音(8:10),詭異讓人不安,加入另一個調性的手法讓人想起史特拉汶斯基的「彼得洛希卡」,浦契尼很喜歡這作品。後來加了鐵琴聽來還滿像音樂盒的(8:25),船員路易吉(男高音)看到喬婕塔與別的船員跳舞不斷出言諷刺,這其實是有原因,後來路易吉把別人趕走(8:54),自己與喬婕塔跳舞,到最後竟跳到接吻(9:14),直到船主米凱爾來才趕快分開...

來了一個流浪歌者問大家要不要聽最新的歌(9:48),他的聲音與米凱爾及喬婕塔的聲音交錯,喬婕塔說:「九月的夕陽怎麼還那麼紅尷尬(10:15)這裡有血腥味…後來唱的咪咪之歌也是引用自他的歌劇「波希米亞人」(11:30),這劇的女主角就正是咪咪,後來女子們也開始唱這首歌(12:47)。

後來船員塔爾帕(男低音)的老婆福爾歌拉來了(13:12),她是一個撿破爛的老婦人(女中音),得意的把她撿到的東西給喬婕塔看,工人們的合唱旋律也出現象徵著勞苦(14:08),福爾歌拉也隨後唱出這旋律,還提到自己的,此時管弦樂也做出的聲音(15:06)。 


開頭的無常動機出現(16:36),工人們來了,船的喇叭聲響起,廷卡(男高音)說喝酒了什麼都不想,頭腦放空才能大笑(17:49),路易吉則感嘆自己的人生已無意義,勞工總是最辛苦的啦唱出了全劇最重要的詠嘆調: 

「我背負著重物(18:13),低著頭貼地。(18:41,變化無常動機出現),若是一抬頭,就被鞭打。要流汗才有麵包吃,這樣的生活沒有愛,只留下痛苦與不安,在最神聖的狂歡中也有陰影,所有的全被奪走,一天從早上就已經烏雲密布,真的什麼都不要想,低著頭,彎著腰認命就好...」

這時悲憤的在降E大調的降b高音達到高潮(20:04),管弦樂則連打好幾次鼓表達他的心痛,也表達了他對工作的不滿,對船主的不滿,預示了他將要進行反抗。

大家聽完了都很悲傷,福爾歌拉也想要一棟自己的小房子(20:58,小房子之歌),喬婕塔則發現路易吉是自己的同鄉(22:24),「我們留著同樣的血。」然後是熱烈表達鄉愁的二重唱「離開故鄉的人作夢都會夢到故鄉(25:01)」,加上剛剛兩人跳舞接吻,不倫之戀已呼之欲出。在塔爾帕夫妻再次唱出的小房子之歌(26:50)離開後,喬婕塔與路易吉終於逮到機會獨處,喬婕塔想到他昨夜的吻覺得害怕(28:46),說若被老公看到會被殺,這裡的旋律已經預示了後來的「殺人動機」,路易吉卻完全不怕,反正他覺得活著也沒有什麼意思吧。喬婕塔終於陷入情網不可自拔,兩人互訴愛意,米凱爾卻突然進來,問路易吉(30:09):「你怎麼這麼晚還沒走?」

路易吉說我在等你(?)並對船主表示他想下船不幹了,米凱爾走了後,喬婕塔問路易吉為何要不幹(31:25)?路易吉說我要離開這裡了,兩人又親熱在一起,還說要私奔,以點火柴為相會的暗號(33:47),這裡以短笛的高音來代表火光


路易吉說若誰阻礙我們(35:04),我會動刀的!又是幾聲心痛的大鼓,路易吉先離開了。

米凱爾這時也發現妻子不愛他了,出現很美的旋律(36:41),也是他對喬婕塔唱「妳為何不再愛我?(37:49)」的旋律,我覺得可能是整個三部曲中最美的,由一位哀怨的中年大叔來唱很是有趣,與浦契尼之前的作品成為對比,他對兩人過去的恩愛緬懷不已,但在唱到「我們的愛巢中」時潛藏著殺人動機(39:32,因為這裡將是命案現場),然後這動機就不斷出現,死亡的陰影密布,米凱爾的懇求達到高潮(43:28),但喬婕塔仍是冷淡,連回想都不願意,還說自己變了,也累了,就去睡了。米凱爾罵她是輕浮的女人(44:37),並懷疑她與別人有染。

隨著軍營的歸營喇叭聲(45:56),暗示晚上來到,陰暗的「殺人動機」響起(46:41),這其實很像剛剛「咪咪之歌」的陰暗版不是嗎?也很像那「變化無常」動機的快速版,無常其實就是殘酷的...現在換米凱爾悲憤,他恨妻子的外遇對象,想與他決死,他在猜誰是妻子的外遇對象(47:51),但都猜不著,又聽到「變化無常」動機變奏的殺人動機」(49:05),本來是朦朧,現在入夜後變得陰暗與可怕。隨後這個旋律快速的開始(50:04),米凱爾想要點菸斗,情夫路易吉以為是喬婕塔點火光,跑來相會,被米凱爾逮個正著(50:43),並把他殺死,將屍體藏在自己的大外套裡。妻子喬婕塔來到,似乎想和老公來個最後的溫存,也想要進入他的大外套裡,米凱爾就打開外套(54:09)喬婕塔看到路易吉的屍體大吃一驚,米凱爾將她推進去與路易吉一起,同時「殺人動機」也大肆奏出,結束此劇,原來「外套」之名由此而來,象徵著陰暗,與死亡,如同地獄般沒有救贖,無論是工人還是戀人,都逃不出套在脖子上的枷鎖。 



第二部「修女安潔麗卡」如前所述,是由Giovacchino Forzano所獨力完成劇本的,很有趣的是,平常對劇本百般挑剔的浦契尼對這個劇本似乎很滿意,也很快完成了總譜。由於劇情是發生在修道院,浦契尼還請姊姊幫忙,捕捉修女們的想法與生活的氣氛,他姊姊是一家修道院的院長,後來他還把寫出來的歌曲唱給那些修女聽,很多還聽的感動落淚呢..那時他想說應該會大成功,也最滿意這部作品,沒想到@@…

初演後,這齣劇被認為「對梅特林克拙劣的改編」「在聖母出現前,好像老套的聖誕卡片」,雖神聖但無趣,算是完全失敗。事實上浦契尼並非虔誠的天主教徒,一切只是為了符合戲劇需求,給予貼切的音樂而已。而另一個麻煩點是在這齣歌劇需要管風琴,又要十幾位女性歌手,上演不易,雖然我覺得那管風琴段落也不是很明顯就是了…尷尬



見以上影片,這是日本的演出,相當有感情且貼切,值得欣賞。時間大概是在十七世紀,所以浦契尼的音樂用的是古舊的風格,尤其節奏比較保守,與「外套」有顯著不同,這點可以聆聽比較。剛開始就是修道院的鐘聲,在其上修女們合唱頌讚聖母瑪利亞(0:45),尖銳短笛後來加入(1:03),管風琴奏出間奏(2:12),修道院長說有人遲到(3:18),要罰親吻地板(4:02),還要虔誠祈禱二十次,兩位遲到修女開始祈禱(4:24),院長又點名剛剛在偷笑的啦~偷偷帶花回來的啦~完了後院長要大家休息(6:03),大家高唱「阿們」。

經過中提琴&大提琴旋律很美的間奏,一個修女讚嘆照射進來的陽光,把泉水都染成金色(7:04),時當五月,百花盛開,但曾有一個修女在這樣的時節去世(8:59)…這裡神秘劇的意味十足,氣氛讓我想起德布西的「聖賽巴斯倩的殉教」。

一個修女要大家拿「金色的泉水」(9:38),到死去的修女幕前致意,但另外一個修女,也就是女主角安潔麗卡(女高音),提醒大家:「死亡就是美麗的重生(10:50)。」管弦樂也感動的奏出「對人生覺悟」的旋律,這是很重要的動機,她的歌唱用了不少四度音程,頗具古風。

但有人認為活著比死了更美,人生還是有希望的(11:18),有修女以前是養羊的,想要再看到那些小羊,低音管奏出牧羊人的曲調(11:23),其他修女也說想要吃好吃的水果,美食…等,又頑皮的說「好吃」可是罪過。有人問安潔麗卡(12:43):「難道妳就沒有願望嗎?」

安潔麗卡說:「我沒有(12:48)」。大家議論紛紛,說她是騙人的,故作神秘,進來七年了還是不肯說自己的來歷…



又是四度音程,有一個修女跑來找安潔麗卡(上面影片0:05),說修女奇亞拉採玫瑰時被一群蜜蜂咬傷了(0:18,長笛與短笛組成的斷奏動機),安潔麗卡正是擔任醫護的,她立刻去準備藥草(0:40),交給奇亞拉,這讓安潔麗卡的來歷更讓人好奇,她的醫術為何這麼好?然後一堆修女又嘰嘰喳喳的說,今天的郵件都來了喔(2:14)~

大家都很興奮想看看有沒自己的信,然後有更令人興奮的事~有人安排會客(4:02),而且是一輛豪華的馬車!大家議論紛紛,鐘聲響起(5:04),要開始會客,大家都希望是來找自己會客的(喂喂這些修女凡心也太重了~)

安潔麗卡卻似乎在擔心什麼(5:20)…後來宣告(6:20):果然要會客的是安潔麗卡!

其他人都很失望的走了。安潔麗卡問院長到底是誰?她已經等了七年,卻一字一句都沒有消息… 出現了一個潛伏往上的齊奏旋律(7:47),好像暗流,這就是伯爵夫人的動機。院長麻木的告知來的人是妳的伯母,伯爵夫人。原來院長是充分知道安潔麗卡的身世。



伯爵夫人登場(女中音),冷酷的說:「你的公爵父親,和妳的母親公爵夫人,在二十年前去世時(上面影片0:19,充滿不和諧的半音),把所有財產託我保管,現在是分配的時候到了。」伯爵夫人的動機一再出現(0:44),安潔麗卡祈求自己的心靈平靜,小號的號聲像是禮讚聖母(1:47),這在後面也會出現。

伯爵夫人說妳妹妹要結婚了,安潔麗卡祈願妹妹幸福,伯爵夫人卻提醒她過去所犯的污辱門風罪過(3:11),一下由E大調轉到e小調,任誰都有不想面對的往事… 兩人爭吵,原來安潔莉卡曾未婚生子,敗壞家風。伯爵夫人還說與安潔麗卡死去的母親見過面(4:19),連當了鬼魂都怨恨不已,又出現了一堆四度旋律(4:44)。然後伯爵夫人要安潔麗卡贖罪,就把她送到修道院。安潔麗卡說沒關係,「雖然我全心奉獻聖母,但我忘不了我的兒子(5:53)」…然後出現的「兒子的動機」灰暗的可怕(5:58)!

安潔麗卡追問我的兒子現在怎麼了?她焦急的情緒已快失控。伯爵夫人冷酷的回答(7:35):他兩年前就得傳染病死了!安潔麗卡悲鳴,管弦樂也出現剛剛象徵死亡的半音階(8:46)。古風的四度音階又出現(9:20),然後是灰暗的「兒子的動機」(9:30),伯爵夫人退場。


可憐的安潔麗卡唱著:

「沒有母親的寶貝,你死了,你的唇我一次都沒吻過,如今卻失血,冰冷,你美麗的眼睛已經閉上(上面影片0:40,又是四度旋律),我沒能觸碰的小手,卻呈十字放在胸上,你就這樣死了,不知道你的母親有多麼愛你… 已成為天使的你(1:25),能從天上降臨,看望妳的母親嗎?我感覺你就在我旁邊飛舞…就在這裡…我何時能和你一起升天?(2:43,此時突然升高八度),告訴我?我心愛的寶貝(3:42)!」


唱完後出現的和聲十分詭異,是不是多調性呢?浦契尼什麼時候成了走在時代先端的新潮作曲家了?其實這只是為了解決到a小調故意設計的不和諧和弦,算是這齣看來保守古舊的歌劇之神來一筆,也讓人感到不祥的意味...

四度音程再起(4:05),其他的修女為她祝福,安潔麗卡覺得自己很受恩寵了(4:22),也聽到了天上的歌聲,這動機再由管弦樂奏出(6:27),卻顯得淒風苦雨,安潔麗卡決意喝毒藥自殺(8:31),但她卻神清氣爽,因為她要去和天上的兒子相會,「對人生覺悟」的動機再現(10:27),安排的非常巧妙。

但她卻一下猛醒過來(10:52)~自殺在天主教是重罪,不能進天堂的!這樣不就見不到兒子了?陰暗的兒子的動機出現(11:03),她又絕望了,只好請求聖母幫助她。此時大家伴隨小號,唱出讚美聖母的合唱(11:19),在前面也出現過,裝弱音器的小號似乎表現聖母隱隱乍現的光輝... 


此時傳來了天上的合唱(11:58),兩台鋼琴奏出清亮的十連音,配合銅鈸、風琴及小號,聖母真的降臨了,而旁邊的白衣小孩,正是安潔麗卡死去的孩子,她終於和日夜思念的寶貝相會,安詳斷氣結束全劇,她應該是在聖母的寬恕下升天了。這齣劇被稱為「煉獄」是有原因的,安潔麗卡雖然犯了錯,先是未婚生子,後又自殺,但罪可以被赦免,因為她那純潔的愛,未婚生子正如浮士德裡面的瑪格莉特一樣,心並沒受到玷汙,而未曾見到就永遠失去兒子的痛苦又太過巨大,但憑著單純的信念與祈禱,還是可以贖罪的,重點是誰願意歷經安潔莉卡那樣的悲傷?(待續)


文/總譜註解:夏爾克

接續:
浦契尼三部曲:強尼史基基/文藝復興的序幕時分

有誰推薦more
迴響(6) :
6樓. 夏爾克
2017/06/25 08:26
浦契尼三部曲中文的我只看過世界文物出版的翻譯,但真的不怎麼樣,只是生硬直譯,沒有很好修辭,我這次寫文也不想用,說真的有沒文學意味差很多,這篇外套的翻譯文筆實在太美了,推薦給大家:

浦契尼三部曲:外套 Puccini: Il Tabarro
5樓. Sookhing
2017/06/25 06:57

謝謝您詳細的解說,引導我們欣賞偉大的歌劇,

我覺得三部曲的關連性在於「愛與罪」的主題,

外套是傳統道德的引喻,罪名的枷鎖,

那樣古老的時代,許多道德束縛,沉重的思考,

凡人只見到別人的罪行(為了愛所犯下的罪惡),

沒見到自己貪心的罪惡,

所以只有第三部比較常演出?

沒錯愛與罪確實是滿關鍵的主題,外套中的外遇,修女安潔麗卡的未婚生子,到強尼史基基中那對小情侶被認為是門不當戶不對,沒有一對真心相愛的戀人是被祝福的,只有強尼史基基裡的小情侶最後修成正果,大家比較喜歡這齣劇的劇情與音樂,也沒那麼沉重與罪惡感,當然名曲親愛的爸爸也幫了不少忙。 夏爾克2017/06/25 08:32回覆
4樓. 陳正華Julia Chou
2017/06/17 23:43

謝謝夏爾克的美好分享!

安潔麗卡所唱的詞和歌聲、都極感人....

我也越來越喜歡這齣歌劇了,特別是在古舊中展現的新時代意義。 夏爾克2017/06/19 19:21回覆
3樓. Bianca
2017/06/16 15:53

的確,只知道《強尼‧史基基》,卻不知它原來是「三部曲」之三。

三個不連貫的故事,場景也完全不同,在歌劇的演出上真的是吃力不討好。

也是夏爾克的音樂造詣廣博深厚,我們才有緣認識《外套》和《修女安潔麗卡》!得意

這次NSO算是砸重本了吧,要在國家戲劇院演出三場,只可惜現在票房還不太好,真的是吃力而不討好。我以前第一次聽到 外套 這個名字時,還以為是肥皂喜劇呢。 夏爾克2017/06/17 08:43回覆
2樓. 好希望
2017/06/16 03:45
啊!這是大師的瑰寶,修女那獨幕歌劇很是動人,尤其是間奏曲和詠歎調洋溢著多少母親的心聲,呼喚著永難追回的孩子,娓娓道來喪子之痛,曲調非常感人,可媲美馬勒的喪子輓歌!這篇花了不少心血吧,夏兄辛苦了。
這篇一天花點時間歷經二十幾天才寫好的,還好對這歌劇還算熟悉,好希望弟提到的亡兒輓歌讓我突然恍然大悟,普契尼與馬勒之間的關係一向似有若無,但這兩個作品聽來真的是有些相像的地方,妙極。 夏爾克2017/06/17 08:40回覆
1樓. 浮生
2017/06/15 14:20

在商言商的商人
自然無法認同藝術創作者的篇幅過長
這就是理想不敵現實又一個例子吧
謝謝你的用心撰文解說
讓門外漢的格友們
也有一窺堂奧之妙的機會

這次是為了NSO下個月歌劇演出寫的,也算是為大家盡一份力。 夏爾克2017/06/17 08:3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