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浦契尼三部曲:外套 Puccini: Il Tabarro
2017/06/25 05:32
瀏覽1,201
迴響5
推薦29
引用0

引用文章浦契尼三部曲:外套&修女安潔麗卡/從地獄到天梯




【前奏】
塞尚河灣,下錨了米開朗的駁船,停泊。
駁船幾乎佔滿舞台前部,甲板延伸出跳板,連結碼頭。

塞尚河的水,融入遠方地平線。沈浮著倒影,老巴黎的輪廓隱隱約約,莊嚴的聖母院尤其雄偉,清楚矗立於滿天晚霞餘暉。舞台後方可見一排公寓相連至河口,兩旁高大的楓紅落下深深綠蔭。

米開朗的駁船,塞尚河上尋常能見。船艙頂部,船長的掌舵室特別明顯。船艙整潔乾淨,窗櫺漆上鮮綠,窗邊放著幾盆鮮紅的天竺葵,門前掛著一籠金絲雀。

正是黃昏。

米開朗獨自坐在船長室前,遙望遠方凝視夕陽多變,唇上懸掛尚未點燃的雪茄。港口工人走來走去,往返碼頭,背著沈重擔子,唱著不變的船歌。此起彼落的歌聲之中,船長「米開朗」與妻子「喬婕塔」交談。



【卸貨工人】(合唱於兩人交談之間穿插如背景)
吊起來,吊起來呦!
還有一趟要做!
如果努力勤快不夠,
只能留在碼頭看守。
我的小女優,
會跟別人跑走!

吊起來,吊起來呦!
還有一趟要做!
不要疲累難受水手,
做完就能休息得
我的小女優,
興高采烈能求!

吊起來,吊起來呦!
還有一趟要做!
如今船艙清空無貨,
漫漫長日盡頭。
我的小女優,
愛情向你奔走!

【喬婕塔】(女高音)
米開朗?米開朗?
凝視夕陽西下,你不會目眩而疲累嗎?
真的景致壯觀?

【米開朗】(男中音)
真的壯觀。

【喬婕塔】  
我倒是瞧見,船長的雪茄抽不出白煙!

【米開朗】(指向碼頭卸貨工)
收工了沒有?

【喬婕塔】
要我下去看看嗎?

【米開朗】
你留在船上,等會兒我自己去。

【喬婕塔】
工人確實辛苦了
如同之前答應的,船艙能如期清空,
明天能載新貨。
當下呢,為了酬謝工人的努力,
或許該給一杯

【米開朗】
確實如此。你為眾人著想,菩薩心腸!
給他們喝吧!

【喬婕塔】
快要收工了,喝上一杯給力!

【米開朗】
我的好酒能解渴,恢復元氣。
我呢,你沒想過嗎?

【喬婕塔】
你嗎?什麼東西?

【米開朗】(輕輕一手攬腰)
不碰美酒已許久,縱使雪茄不燃火,
此心愛慕卻不休,熱吻一次我願求。

欲吻之時,喬婕塔閃躲轉身。米開朗從掌舵室出來,一點沮喪,往下走入船艙。此時,船員「路易奇」從碼頭返回駁船。

【路易奇】(男高音)
夫人,熱到窒息。
【喬婕塔】
我想也是,但我有你要的東西。
閣下想來一杯。
(向路易奇使眼色,而後走入船艙拿酒。)

【船員廷卡】(男高音;廷卡意謂鯉魚)
倒楣該死的麻袋
混帳流氓的天地
動作快,塔帕,
用餐時間快到了!

【船員塔帕】(男低音;塔帕意謂鼴鼠)
急什麼!別對我嘶吼!
啊,這包麻袋快把我的屁股撕破
(揮汗如雨喘著氣)
老天爺,這麼熱!喂,路易奇,
還有一趟要走!

【路易奇】(指向喬婕塔從船艙攜酒而回)
這趟就來。伙伴們,來喝吧!
來,都到這兒來,動作快!
(斟酒分發,工人全部湧向喬婕塔)
這裡!就緒!
我等酒裏得精力,幹活到底!

【喬婕塔】(微笑)
看你這話說得艱難也對!
廷卡來,這杯給。
塔帕來,這杯給。
大夥都來拿一杯。

【塔帕】
這杯祝夫人青春永駐。
舉杯!全部乾了!
多麼歡喜,
夫人給的喜悅,多麼歡喜!

【喬婕塔】若要續杯來這裡!
【塔帕】拒絕無人可願意!
【喬婕塔】若要續杯來這裡!

【路易奇】(指向碼頭來了風琴手)
看啊,那風琴手,
來得正是時候!

【廷卡】(舉杯)
這酒沈溺了傷悲!
敬船長舉杯,
祝他長命百歲!
(喝乾這杯,喬婕塔再斟滿)
謝謝,謝謝!
唯一所有喜悅,
就在杯底堆疊!

【路易奇】(指向風琴手)
喂!大師,來點音樂!
聽聽大師的手藝。

【喬婕塔】
音樂,我只聽懂一種,使人跳舞的。

【廷卡】(接近喬婕塔)
我來吧!全按夫人意思,我可是高手!

【喬婕塔】(微笑)
就照你說的吧!

【廷卡】(得意洋洋)
能與夫人跳一支舞!

眾人哄笑,這時笑得更大聲了,廷卡跟不上腳步

【路易奇】(向廷卡)
音樂與舞步應該和諧,
但是你似乎跳著掃街。

【喬婕塔】
一隻腳踩到了。

【路易奇】(向廷卡)
可以了,走吧,我來了。

路易奇緊緊攬住喬婕塔的腰,喬婕塔任憑自己擺弄,兩人在月光下歌舞著,米開朗走入。

【塔帕】
伙伴們,老闆來了!

兩人停止舞步。路易奇丟了幾枚銅板給風琴手,然後與眾人走入船艙工作,米開朗走向喬婕塔。

【喬婕塔】(梳髮整裝)
所以呢,你計畫如何?下週出港?

【米開朗】
再看看。

遠方大街傳來隱約歌聲。

【喬婕塔】廷卡與塔帕留下?
【米開朗】還有路易奇也一樣。
【喬婕塔】昨天你沒這個想法。
【米開朗】今天我有這個想法。

【賣歌人】(遠方傳來)
最新的歌曲,誰要買?誰要?

【喬婕塔】為什麼?
【米開朗】因為我不想他餓死。
【喬婕塔】他會為自己打算。
【米開朗】我知道他會打算。也是這樣幹什麼都不成。
【喬婕塔】跟你說話永遠不會知道,到底是好或不好。
【米開朗】肯工作的死不了。

【喬婕塔】
夜,已然降臨九月夕陽,如此深紅!
寒冷啊,初秋的風。

【賣歌人】(近處傳來)
有音樂與歌詞,誰要?

【喬婕塔】
從沒看過像橘子那麼大的太陽,
塞尚河中溺水而亡!
看啊,那裡走來福爾歌拉(塔帕老婆),看到了嗎?
她來找老公,不願行影分離。

【米開朗】是的,塔帕喝太多了。
【喬婕塔】難道你不知道她是嫉妒?

米開朗無言以對。此時賣歌人愈來愈近,緊接其身後的是販賣女帽的商人,想要聽賣歌人的新歌。

【賣歌人】那首歌,誰要?
【女帽商】我要!我要!

【賣歌人】
春天啊,春天,
無須尋找有情人成雙成對,
彼處覆沒於黑夜。
為愛而生,為愛而滅!
這就是咪咪的故事。

【喬婕塔】(注視米開朗)
我的男人啊,你真是不解風情!
為什麼?想什麼?看著誰?為何沈默?

【米開朗】我對你否曾虛情玩弄?
【喬婕塔】我知道你從未打過我。
【米開朗】打一次,或許曾想過?
【喬婕塔】與其你太常沈默,是的,寧願我頭破血流。

米開朗無言以對,起身向駁船,喬婕塔帶著堅持跟隨。

【喬婕塔】你在想什麼?告訴我。
【米開朗】沒什麼,沒什麼。

【賣歌人】
唯守候者方能解讀,
以心臟跳動的速度,
分秒計算大限之數。
有情人歸來卻不,
守候者心跳結束,
咪咪的心亦如此屬。

賣歌人的聲音愈行愈遠,女帽商緊隨在後,反覆吟唱著買來的歌譜,眾人聲音終不可聞。

【福爾歌拉】(女中音,福爾歌拉意謂搜索者)
至死不渝的有情人,晚安。
【喬婕塔】福爾歌拉,晚安。

米開朗與福爾歌拉打聲招呼後,走入船艙。

【福爾歌拉】
我的男人收工了嗎?
上午,他腰痛得無法使力。
真的痛得無力。
擦擦揉揉,我卻把他治癒。
連他的背都把我的萊姆膏喝下去。

突然大笑,將身上袋子放在地上,瘋瘋癲癲又尋尋覓覓,仔細搜尋,找到好多東西。

【福爾歌拉】
喬婕塔,看啊,這梳子亮灼灼!
若喜歡,禮物送你!
這是今天找到最棒的物品。

【喬婕塔】(接受梳子)
難怪大家叫你福爾歌拉,
尋遍每個角落,袋子滿滿玩意兒。

【福爾歌拉】
這袋子,什麼都塞入一點點。
最好你知道裡面藏了古怪。
這袋子無所不包:
羽毛、花邊、絲絨、破布、瓶子、舊鞋
我也被弄糊塗:
不知是誰落下的遺物,
情人的信件千百萬數,
收集而成的喜悅與痛苦,
不分貧富貴賤,達官或走卒。

【喬婕塔】
那堆又是什麼?

【福爾歌拉】
那是晚餐。
嘿,給我虎斑貓的牛肉心,
毛茸茸的那雙眼睛十分特異,沒有匹敵!

【喬婕塔】
那虎斑貓享受頂級待遇。

【福爾歌拉】
確實此貓最美麗,最浪漫情侶,
塔帕不在,虎斑貓結伴一起。
愛河墜入我倆,頑固嫉妒卻無須。
可知什麼道理?
喵!喵!與其宮殿服侍去,不如茅舍主人居。
喵!喵!為情消磨整顆心,不如兩分餵肚皮。

【塔帕】(路易奇隨後)
看啊,不是老婆子嗎?說什麼呢?

【福爾歌拉】
與喬婕塔聊聊虎斑貓!

【米開朗】(對路易奇指示)
明天要搬鐵鍊,來幫忙嗎?

【路易奇】
老闆,沒問題。

【廷卡】大夥,晚安了!
【塔帕】急什麼!
【福爾歌拉】急著把自己灌醉啊,幸好我不是你老婆。
【廷卡】是老婆會怎樣?
【福爾歌拉】打你直到你放下酒杯,整晚酒店遠離!不覺丟臉嗎?
【廷卡】
不,喝酒有好處,造反思緒皆沈沒。
有酒喝,不用想太多。想太多,微笑就失落。

【路易奇】
好理由,最好別想太多;
低頭,彎身折腰把背駝。
生命於我,價值不再擁有,
每次喜悅,換了折磨。
麻袋隨身後,朝地屈膝垂首,
望天若抬頭,注意鞭打受。

就算流汗把麵包掙求,
愛的時辰亦被勒索
神聖救贖,黑暗中隱沒,
在恐懼驚悚中反覆失落
所見爭奪,所得剝奪!
白晝還如黑夜,深幽。
好理由,最好別想太多!



【廷卡】照我的老路走,喝酒!
【喬婕塔】夠了!
【廷卡】不再多說,明天見;大夥,保重。
【塔帕】老婆還不走?疲累今日太多。
【福爾歌拉】何時才能夠,小屋購得足以休?
【喬婕塔】那是你的莊園留戀夢。

【福爾歌拉】
小小屋舍時常夢,小小園林時常求,
圍牆四面牢固緊,青松兩株綠蔭落。
老頭歇息陽光下,斑貓隨我懷裏休,
靜靜等待大限日,療癒萬般無疾憂。

【喬婕塔】
不盡相同,我的夢。
出生於市郊,振奮我者,唯獨巴黎風。
丈夫若能從此棄,漂泊人生困難重,
不必低下再屈就,寢具廚具兩者中,
昔日生活如何過,你可懂?

【福爾歌拉】哪裡曾住過?
【喬婕塔】不清楚嗎?
【路易奇】(突然插入)貝爾佛。
【喬婕塔】路易奇知道!
【路易奇】我的故鄉。
【喬婕塔】與我血脈相同。
【路易奇】注定無法掙脫。

【喬婕塔】
那城鎮是我倆的故鄉與世界!
命不該逐水草而生滅
應踏著紅磚,穿上鞋。
那裡錯落屋房、朋友相約,
歡喜相遇,信任滿滿不缺。

【路易奇】
相見彼此亦相識,親如家人也!

【喬婕塔】
早晨出門,工作等候你我,
傍晚回歸,結伴同行大夥!
店鋪熱鬧如火,燈光閃爍,
馬車穿越如梭,頻繁交錯,
週末喧囂,喧囂週末,
布諾園林,散步走過。
門外跳舞,愛戀風流
如此焦慮卻難說,奇怪鄉愁!

【喬婕塔】&【路易奇】
曾經別離歸來求,若已歸來不願走;
巴黎對我正呼喚,風情萬種永恆留。



【福爾歌拉】如今已懂,此地生命大不同。
【塔帕】不妨一起用餐,如何?(向路易奇)
【路易奇】我要留下對老闆有話要說。
【塔帕】好吧!明天見。
【喬婕塔】老朋友,大夥明天見。

【福爾歌拉】(與塔帕漸行漸遠)
小小屋舍時常夢,小小園林時常求,
圍牆四面牢固緊,青松兩株綠蔭落。
老頭歇息陽光下,斑貓隨我懷裏休,
靜靜等待大限日,萬般療癒無疾憂。

留下喬婕塔與路易奇。

【喬婕塔】
路易奇、路易奇
注意,隨時出現是伊。
留在那裡,遠遠地!

【路易奇】何必再添折磨,徒勞喚我何求?
【喬婕塔】憶起昨夜熱情愛吻,渾身顫抖
【路易奇】可明白那吻裏藏著什麼?
【喬婕塔】明白情人啊別說
【路易奇】你到底受了什麼愚蠢恐懼?
【喬婕塔】倘若他發現,就是死!
【路易奇】我寧可死,也不認命,將你綑綁的命運!
【喬婕塔】但願能去只有我倆的地方,遠遠地
【路易奇】永遠廝守不離
【喬婕塔】永浴愛河一起說這句,你沒有我不行
【路易奇】不行(迅速靠近)
【喬婕塔】小心

米開朗突然出現,見到兩人,交代路易奇事情。

【米開朗】
怎麼了,還沒走?

【路易奇】
老闆啊,我在等你,有話對你說。
其實想感謝您收留了我
然後請求,許可倘若,
送我到魯昂,讓我下船停泊。

【米開朗】
魯昂?你瘋了嗎?
悲慘之外,再無他物。
你的日子會愈來愈不幸。

【路易奇】
好吧,我會留下。

米開朗走入船艙。

【喬婕塔】
告訴我,為何請他送你到魯昂停泊?
【路易奇】
不能與他把你擁有。
【喬婕塔】
好理由,確實是折磨
此身落牢囚,更強烈我能感受,
鐵鍊束縛難掙脫
那是痛苦,那是憂愁,
若把我擁有,
補償更多,補償會更多!

【路易奇】
似乎從生命偷走什麼

【喬婕塔】慾望更強烈!
【路易奇】那是喜悅,驚悚恐懼中遭劫!
【喬婕塔】懷抱不得安歇
【路易奇】放聲卻被湮滅
【喬婕塔】情意相通的誓約
【路易奇】愛吻不能停歇
【喬婕塔】誓言、誓約
【路易奇】只有我倆的天地。
【喬婕塔】我倆、只有、離開、遠離。
【路易奇】只有我倆的天地,塵世遠離。

聽聞腳步聲響。

【路易奇】是他嗎?
【喬婕塔】不是他。告訴我,晚點歸來?
【路易奇】半個時辰。
【喬婕塔】
聽著:就如昨夜,我會將通道放下,
我會啟動機關,你的鞋有墊子吧?

【路易奇】(指著鞋)
瞧!
暗號沒改嗎?

【喬婕塔】
一根燃燒火柴!
微微火花在此懷,彷彿我們的愛,火焰燃燒至天外,

這顆星,永不落於塵埃。

【路易奇】
我要你的唇,我要你的撫摸。

【喬婕塔】
那愚蠢的慾望,你也如此感受!

【路易奇】
瘋狂嫉妒!
我要抱著你牢牢緊固,好似此身所屬。
不想再讓你受苦,見你被他人愛撫。
沒有人可以碰觸,你那神聖體膚。
誓言已囑,更無恐懼把刀抽出!
血滴將灑,為你串成珍珠!


【喬婕塔】
難乎!喜悅竟難乎!

夜深深,天沈沈。米開朗走入。

【米開朗】怎麼還沒睡?
【喬婕塔】那你呢?
【米開朗】還沒,還沒睡?(沈默)
【喬婕塔】我想你把他留下,沒錯。
【米開朗】留下誰?
【喬婕塔】路易奇。
【米開朗】或許是我錯。兩人足夠,工作沒那麼多。
【喬婕塔】放棄廷卡,愛喝酒。
【米開朗】
把自己灌醉,才能埋葬傷悲。
水性楊花的女人當老婆,喝酒,殺妻才不會。
【喬婕塔】這故事很無聊,沒興趣。
【米開朗】為何不愛了,為何不愛我了?
【喬婕塔】錯了,我愛啊,你人又好又誠實走,去睡吧!
【米開朗】你睡不著!
【喬婕塔】你知道為什麼睡不著裡面沒有空氣,快要窒息!
【米開朗】
夜已轉涼三口去年在船艙,我們的孩子,嬰兒搖籃在身旁。
【喬婕塔】
我們的孩子別說了!
【米開朗】
伸出你的手,搖籃晃動
甜美地、緩慢地
然後睡去,臥在我懷中

【喬婕塔】
求你,拜託,別說!

【米開朗】
多少昨夜,似如今
微風輕又輕
外套擁你懷中緊,
愛撫深深
肩上能尋,金黃秀髮於我襟,
櫻桃小嘴如此近,如此近,
喜悅難禁,喜悅難禁,
但如今,不同矣,
可恨白髮生,二八年華對比,
萬般羞辱意!

【喬婕塔】
冷靜米開朗冷靜!
我已睏,疲累極,上床去

【米開朗】
你不能睡,你知道還不能睡!

【喬婕塔】
此話怎說?

【米開朗】
不知如何說,但你不睡已許久!

走近,欲將喬婕塔擁入懷中。

於我懷中歇,靠近些
記得嗎?多少昨夜,多少藍天,多少明月?
為何緊閉此心闕?
記得嗎?翔翼此舟於波濤起滅。

【喬婕塔】
最好忘了,如今慘咽

【米開朗】
歸來吧,懷中歸來也!
曾經愛我亦熱烈,亦熱烈
尋我千百度,吻我不能歇
破曉曙光神聖瀉,纏綿兩人於醒覺,
靠近些,美麗今夜!

【喬婕塔】
做什麼?年華漸老
我變了,你也不同!猜忌是你。到底在想什麼?

【米開朗】
我也糊塗了。

【喬婕塔】米開朗,晚安了,我太累。
【米開朗】去睡吧!我馬上來。
【喬婕塔】晚安!

米開朗靠近想來一個吻,喬婕塔閃避。

【米開朗】賤人!

大街上來了一對情侶,甜甜蜜蜜唱著歌曲。

─ 清新玫瑰花朵
  朝露親吻張口
─ 芬芳滿唇
─ 芬芳此夜
─ 月光灑落大街
─ 跟蹤我倆乃此月
─ 愛人啊 明天見
─ 愛人啊 明天見

【米開朗】
流吧,永恆的河流啊,流!
你的哀傷何等深厚!

啊!糾纏於我,苦惱沒有盡頭!
流吧,永恆的河流啊,流!
帶我捲入漩渦!
如何靜止水波?多少徒勞沈沒!

靜靜流過,無法停留
任憑苦痛、折磨、任隨歲月悠悠
誰也無法使你停留!

或許那是你對大限的憂愁,是否?
千萬人隨你消逝的悲歎,對否?
一個又一個朝著宿命奔走,
順著你哀傷又堅強的手

那是你掐著捏著的愁,
淹沒了咆哮嘶吼於滾滾波濤,是否?
不可解幽暗的水流,從此傷心流過!
流過傷痕,流過心痛,清洗帶走
朝我命運那頭!
啊!寧靜若不能夠,
大限賜給我,賜給我!

一向堅強的他頓時無力虛脫,本能地拿出雪茄,那根尚未點燃的雪茄,沈沈黑夜中突然冒出紅紅火花,點燃虛空。剎那間一道黑影閃過,米開朗定神一看,發現有人朝船長室奔走,抽刀,看清路易奇。刀起揮落,血濺當場。

【路易奇】老天爺啊,我中了!

【米開朗】別叫!你來找什麼,情人嗎?
【路易奇】沒有
【米開朗】說謊,招了吧,你找情人!
【路易奇】啊,老天爺!
【米開朗】
放下你的刀,別逃,混帳傢伙!
被迫的靈魂啊可憐蟲
想去魯昂停泊,不是嗎?
下去吧,河裡流!
【路易奇】刺殺,刺殺!
【米開朗】招了吧,你愛誰?
【路易奇】放我走。
【米開朗】
不可能!招了吧!騙子,騙子,你這騙子!
若說實話,就放你走。
【路易奇】

【米開朗】說一次
【路易奇】我愛她
【米開朗】再說一次
【路易奇】我愛她(斃命)

這時船艙內傳來喬婕塔的呼喚,米開朗將路易奇藏入外套。

【米開朗】我說得對,你不會睡
【喬婕塔】我懊悔了,不應罰你如此苦痛
【米開朗】沒事你太緊張了
【喬婕塔】這你沒錯對我說你能原諒我不想我靠近些?
【米開朗】靠近哪?外套裡?
【喬婕塔】
是的,靠近些,靠近些
記得你曾說過
一切必須帶走,
可用外套包裹,
喜悅,有時候,
悲傷,有時候

【米開朗】
罪惡,也有時候

喬婕塔裹入米開朗的外套,發現了路易奇的屍體,喊叫一聲,突見鋒芒再起,刀起刀落,斷無氣息。夜沈沈,沈沈夜,塞納河奔流依舊,無數波濤沒有出口,更無盡頭。



(幕落)



有誰推薦more
迴響(5) :
5樓. 好希望
2017/07/04 23:09

當代指揮家 Antonio Pappano 對此齣有導聆介紹,放在這邊給大家參考。

4樓. 戈 筆 揚
2017/06/29 04:52
怎么大的、美的、工程、手笔。十分佩服!
您的詩、您的譯作更是精彩,造詣令人折服。感謝來訪。 好希望2017/06/30 00:51回覆
3樓. 夏爾克
2017/06/25 08:18
又看一次,文筆實在太美了,這齣劇我到目前為止中文的只看過世界文物出版的翻譯,但真的不怎麼樣,只是生硬直譯,沒有很好修辭,我這次寫文也不想用,寧可自己翻譯。會想要再翻譯修女安潔麗卡嗎?
許久沒再提筆歌劇,看完你寫的導讀再對著劇本聽歌劇,突然間想要試試...有點好奇,國家交響樂團演出歌劇,怎麼處理譯詞呢?普普大眾似乎只能聽著音樂猜想劇情?還是有跑馬燈播放歌詞呢?修女這齣,醞釀中。 好希望2017/06/25 16:15回覆
2樓. 夏爾克
2017/06/25 08:14
翻譯寫實歌劇時文筆白話的多,算是應地制宜,但美麗文筆不減,特別愛以下這段:

或許那是你對大限的憂愁,是否?
千萬人隨你消逝的悲歎,對否?
一個又一個朝著宿命奔走,
順著你哀傷又堅強的手

那是你掐著捏著的愁,
淹沒了咆哮嘶吼於滾滾波濤,是否?
不可解幽暗的水流,從此傷心流過!
流過傷痕,流過心痛,清洗帶走
朝我命運那頭!
啊!寧靜若不能夠,
大限賜給我,賜給我!

永恆河流,這首是米開朗對他人生的體悟,何其憂愁!試圖努力挽回,徒勞無功。路易奇的詠歎,唱出人生多少空虛!我也喜歡Frugola的小曲,歌詞深藏詼諧....與其宮殿服侍去,不如茅舍主人居;為情消磨整顆心,不如兩分餵肚皮。 好希望2017/06/25 16:10回覆
1樓. Sookhing
2017/06/25 07:16
沉重的外套

謝謝您,精彩的對話文句。

忽然想起「鐵達尼號」

載不動的愛恨愁緒,

外套,無法遮蔽的赤裸人性。

感謝分享您的心得。沒錯,這是沈重的外套,載不動人生愁苦也掩蓋不了醜陋。還是丟了吧! 好希望2017/06/25 16:0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