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18歲花非花(03)寒酸的壓歲錢
2009/05/18 00:06
瀏覽847
迴響5
推薦40
引用0

忙得團團轉  01. 30(二)晴
春節快到了,隨著家務也越繁雜起來,我一天到晚忙得團團轉,完全不得分身來做其他作業,得嘛,晚上寫一點作業,甚或沒看書就去睡了,因為白天忙得都疲倦死了,哪裡還有精神看書呀。

男生的照片  01. 31(三) 寒
早上洗好衣服,路經水木伯什貨店前時,他兒子遞給我一封信,是中商蕭寄來的,信封極美觀,信上倒沒說什麼,只告訴我他遇見本校胡教官的一些趣事,他說胡教官為了要結婚而到他家訂購蚊帳,誰知卻為了它,使胡教官在他家裡大發脾氣,事後經他的勸解才了事。隨信他附了一張照片,這倒叫我手足無措,因為若給誰看了,定要說我胡亂交朋友,那時我豈不遭了不白之冤。為了此事,我正在考慮中,是否應將它退還回去,即使我與他並無什麼交情,但人家未必相信,人言可畏哪!
上午沒到外頭工作,只在家裡打雜,挑水啦,洗菜啦,煮飯啦,樣樣都負在我身上,真沒辦法,學校一放假,我便當起伙夫來,不過這對自己的將來總是有利的,何必惋嘆呢。
飯後,父親命我到蔗園綑蔗葉,對於父親的命令,我只有服從,沒有反抗,因此我把飼料做好後,就乖乖的到蔗園去工作了。
晚上做一點小作業,便給二哥一封信,要他替我到高雄買書及到圖書館借書,實在我忙得不能分身了,主要還是不得父親的允許,否則我便可親自到二哥那兒一趟了。

【註】甘蔗採收後所留蔗葉可當柴火用,父親向園主收購整園蔗葉備炊事用。

被罵到臭頭  02. 01(四) 寒
剛一起床,父親就命令我把草繩找好,準備綑蔗葉用,我遵命行事,找了一大堆放在院子裡,哪知他從田園回來後,不分青紅皂白,就把我大罵一頓,還說什麼求我工作簡直太難了,當時我氣得臉一陣青一陣白,肚子裡的火直冒,幾乎冒出喉嚨,卻不知怎的又把它壓抑下去,誠然,他要教訓孩子也教得太盲目了,不問是非,即先來個教訓--破口大罵,這就是家教,啊!可怕的家教,太冷酷了,天!這就是你賜給我們兄弟姊妹的命運嗎?大姊,出閣了,二哥三哥脫殼了,剩下的呢?大哥、嫂、我,便是父親的出氣筒,最可憐的還是大哥,眼看他就越來越趨於老的階段了,他終年「做」所得的代價可以說等於零,還天天跟我們一樣的受氣,他,太不幸了,只惋嘆他生不逢辰,又能怪誰,我本身又何嘗不是如此呢?啊!命運真作弄人啊!

小溪的啟示  02. 02(五) 晴
放假以來,要算今天最忙了,從早晨起一直到晚上,真要命,年,誠然是不易過呀!
今天一起床,草草吃了兩碗飯,就趕忙去洗衣服,回來又匆匆的趕去綑蔗葉,路經一條小溪,水很清澈,卻由田裡流出些許的污水而把整條溪水都染污了,這是多好的啟示啊!同流合污,想必就從這點而具名的吧。是的,現在社會裡有不少是清白分子的,但就其中有些許的污穢分子,因而也使這些清白之身的人染污了,多令人惋惜呀!.....綑了大半天的蔗葉,腰也痠了,背也痛了,但卻還有一大片的地方未綑,這工作將做到何時呀!真不巧,家務也忙得緊,卻又多了這一負荷,我倒沒什麼,卻勞累了母親,況且她身上的毛病又多,實在沒辦法,我何嘗不想幫她忙呀,畢竟一身不能兩用,唉!這家庭的事永遠就做不完,不勝煩荷.......
晚上與清茶談了幾句話,自從她初中畢業以來,我就很少接近她(時間的關係),如今她是道道地地的小姐模樣了,頭髮也燙起來了,我呢,仍留著娃娃頭(昔時訓導主任田沖的形容詞),她也變氣派多了,雖然如此,我仍寧願永遠當學生,留著那娃娃頭,這在人生中不是頂有味道嗎?

【註】母親除了重聽,又有風濕病,手常痛得無法自己梳頭,走路有時得拄枴杖,又有忙不完的家事,日子過得很辛苦。

殺火雞  02. 03(六) 晴
看家裡每個份子都忙得不可開交,眼巴巴的望著二嫂看是否能早些回來幫個忙,然而,都失望了,春節就到了,難道她一點不曉得家裡忙?假若不曉得,這就怪了,前兩天父親去了一趟,難道沒有提起?算了,也許她有她的打算吧。
今天的工作,仍然是辛苦的,所幸工作之餘還能偶爾停下來嚼一下甘蔗,調劑一下精神,否則真要累倒了。
晚上工作回來,母親要我幫她殺火雞,但看牠那最後奄奄一息之態,心裡頭也不太好受,我心想:物類平等,還談不上吧?

年夜飯  02. 04(日) 晴  除夕
蔗園的工作直到今天中午才完峻,挑了一上午的蔗葉,也著實把我的肩挑別了骨,痠痛異常,即使稍為一摸,也叫人難以忍受,幾次幾乎流出眼淚來,但每每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壓抑住,我奇怪這到底是什麼力量?我無從知曉,但也無須知。
二哥與二嫂於中午時分回來了,兩個可愛的侄子也回來了,他們都比以前長得高,長得活潑,可喜。
晚上吃年夜飯時,大哥缺了席,他去接大嫂(到鎮上燙頭髮),這要我是主人,我非等到他們回來,我是不願那麼早吃的,本來嘛,吃年夜飯也就是全家團圓的時候,何苦缺那麼一席呢?
晚上一吃飽飯,我就縮到被窩裡去了,避免父親再叫我拿壓歲錢給家人,奇怪,我對這一差事覺得異常厭煩,什麼緣故我自己亦搞不清楚。

寒酸的壓歲錢  02. 05(一) 晴  春節
昨晚被小胖吵得不能成眠,心裡覺得很不舒服,所幸今天是過年,我可以隨心所欲的盡情去睡,直到七時許才起床。母親拿給我十塊錢,說是父親給我的壓歲錢,我怔住了,口裡情不自禁的脫出「HANDSOME」乙字(同學取其諧音意指寒酸),的確嘛,是夠寒酸了,十塊錢能做什麼呢?與AMY 的一比,簡直小巫見大巫,她每年可以得到兩百元的壓歲錢,平常又有零用錢可領,我呢?別說零用錢,就是買文具的錢都取得困難,我真不平,但不平又不平什麼呢?哈!我真為錢慾而攪昏了,我在這裡抱怨又何苦呢?真是太小器了,看AMY的物質享受雖不錯,她的精神享受未必寬裕吧,我又何必去妒嫉她呢?
今天一整天都在家裡看書,累了便出去走走,而後再繼續看下去,此書「魂歸離恨天」中的人物,個性出奇的乖僻,說好並沒什麼好,壞也並不怎麼壞,只是叫人看起來說不出是什麼味道,這要叫我寫心得的話,也許很成問題,我覺得此書的作者,其性格定和那些人物一樣乖戾,才會寫出這本叫人費解的書來。

【圖片說明】為早年台糖農場所種甘蔗的採收情況。(引用自旗山奇網站)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青春事件簿
迴響(5) :
5樓. 盹龜雞~ 疫情月 清晨漫步
2009/05/24 10:04
18歲花非花

來看這篇懷古的文章  很是喜歡

古雅的文字 將我們又帶回當年.

看來是一直有很好的記日記習慣囉 .

有時想一想  或許就是能承受委屈  才讓我們變堅軔的.

終究老一代沒有我們的好運氣  能受好教育  更加了解自己.

承上啟下  固然辛苦  也有旁觀者的幸運呢.

謝謝妳。很多早年的事都忘光了(覺得自己是跳著過日子的),幸好在青春正盛的那幾年寫了幾本日記,重新「捧讀」時感覺又年輕了一次。那時吃了些苦,卻讓自己變得更堅強,苦得很值得。^_^

* 六月 *2009/05/24 11:09回覆
4樓. 看雲
2009/05/19 00:11
Handsome的壓歲錢
那個時代,大多數人的壓歲錢都寒酸。不記得小時候壓歲錢怎麼處理,可能就一、兩元,看場電影就沒有了。初中時到郵局開了一個帳戶,從此壓歲錢大多存起來。那時候已經有「存夠錢好唸大學」的觀念了。

少小時候,我其實也懂得「自力救濟」,就是去撿破銅爛鐵,或到田間拾豆串,每年因此可攢到幾十元的零用錢,比把拔給的壓歲錢多呢。

* 六月 *2009/05/19 06:59回覆
3樓. 小帥哥~女人可以這樣過日子
2009/05/18 12:20
我也有更年期

那時候…大概生活困苦

子女又多 好多事都得擔

我的父親在成長的階段很少見到

我的媽媽可是兇的很 記得差點沒沒她給打死

還好…那時經常騎馬打仗當馬頭

練就一身好本事能耐得住打

看尼,就素愛玩嘛,叫尼做事,尼偷跑企騎馬打仗,當然要好好修理一頓囉。

尼縮的也沒錯啦,偶把拔被生活重擔壓得喘不過氣來,當然要找點茶來出出氣啦。晚年他就變得越來越慈眉善目起來,偶也不用再跟他玩躲貓貓遊戲勒。

* 六月 *2009/05/18 23:52回覆
2樓. may
2009/05/18 10:28
過往雲煙
雖說我們的生活情況類似
你有嚴父,我有嚴母
但每次母親看到我們工作到汗流浹背時
她總是用溫柔的聲音叫我們趕快休息
這大概就是男人與女人最大的不同吧!

那年頭過日子不容易,父母肩負著養家的重責,顧三餐要比「愛的教育」來得重要,還好我們也都懂得逆來順受的道理。年事稍長日子比較好過後,我發現父親也變得可親多了。

* 六月 *2009/05/18 23:41回覆
1樓. Willtrue
2009/05/18 08:56
那段歲月
清晨看著妳的文章
雖然是年少時的日記
可是卻道盡當時的個人貼切的感受
點點滴滴都在心頭
環境惡劣之下
父親對子女的無情使喚或是叫罵
都讓子女躲入自己的洞穴中
寄情書籍 文字中
好讓自己紓緩
看到舊時鄉下收甘蔗的照片
我也回到年幼時的回憶中...

謝謝教授來賞文。寄情文字的確讓我舒緩許多來自家庭及課業方面的壓力,還好我把拔雖然很「兇」,倒不會想到看我的日記,讓我的壞情緒有了出口。

* 六月 *2009/05/18 23:3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