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勝利新村又折一位好將軍吳若華
2018/10/08 05:37
瀏覽2,081
迴響7
推薦126
引用0

上圖1吳家勝義巷6號故宅新貌

下圖2我家勝義巷3號故宅新貌

 

勝利新村又折一位好將軍吳若華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 -- 悼念吳若華兄

逍遙閣主馮紀游註:

附文作者吳荻華的大哥本名吳若華,在屏東市勝利國小以第一名畢業(獲「縣長獎」)。閣主和他在小六同班,並在屏東中學初、高中同校(現已改為國立高中),對他的正直、能容、謙誠的智者風範敬佩不已。

大學時代軍人保家衛國(註:才有今日台灣的富裕),但待遇微薄,生活貧困(註1。若華兄的父親當時只是步兵學校中校教官,家庭人口眾多(註:加上老奶奶,一家八口僅有八席塌塌米的生活空間)為減輕家庭負擔,他考入國防部屬下的中正理工學院就讀(註:後改為國防大學,今不知何名),從此投入軍旅生涯。官拜中將乃實至名歸也!

我們就讀的屏東勝利國小位於和勝利新村北緣勝利路只隔一條街的北邊;續往北,隔一大片水稻田即為屏東中學(註:昔日之牛車路、水稻田今已被華屋蓋滿;富裕何來?為政者不可忘恩負義!)

上大學後兩人即少見面(註1,僅在加拿大安大略省桂湖市和若華、荻華二兄的大妹吳萍華為鄰數年(註2。今見荻華兄舊文方知若華兄已於五年前辭世,念及小時玩伴,及勝利新村勝義巷又失去一位正直的好將軍,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不勝唏噓!

(註1我因學齡不足及營養不良練功受傷,入大學時已晚了若華兄兩年;參見:我的「留級福」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6172724

(註2仲秋夢返桂湖 http://blog.udn.com/jfeng13x/80704025

延伸閱讀:

勝利新村勝義巷的那些年(吳荻華)http://blog.udn.com/3a28bd54/116870151

眷村老家的興衰與今日風華  http://blog.udn.com/jfeng13x/94170648

 

懐念我大哥

吳荻華寫於26, Dec 2013 19:33

大哥终於在今年七月底离开我们了。四五年前当医生的診断下來,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只是不知道它的来早或来遲 

大哥的病叫渐凍症。英文原名叫Amyotrophic literal Sclerosis 或简称ALS。患者的肌肉供養神经失調,肌肉因缺乏養分而日益委缩,起先是手或腳并始失靈,慢慢扩展到全身瘫痪,接著食道停止孺動,必须插管進食,等到呼吸器官不聴使唤,就是致命之時。

这些过程是缓慢的,由発病到致命,平均须要三到五年,也就是説大哥五年前被宣判死刑,还要分五年慢慢執行!誰也不知道这個病的病因,只知道目前無藥可治,根据美国的患者统计,每十万人裡有兩人得此病。有百分之五到十的病人來自遗传。其餘的都是病因不詳.

我大哥十年前由國家安全局退休,官拜陸軍中將.一辈子忠党爱國,禮賢下士絕無官威僚氣,勤俭持家,清廉有守,退休時連一幢像樣的房子都沒有.臨老卻邏患此疾,受盡拆磨,真是情何以堪,蒼天曷有極

大哥好像從小就知道他是老大,要照顧弟妹,我是老二,因為和他年纪相差不遠,被照顧特別多,童年時那一幕幕一篇篇被照顧的往事,看似稀鬆平常,可是對我這個受惠良多者,午夜夢迥時還是椎人心肝!我的回憶要從大哥七歲那年開始.,那年我们家因逃避赤禍由江西逃到閩西隨父親的部隊客居建寜県城.我那年才三歲多対建寜毫無印象,唯一的記憶就是採莲蓬.那天大哥带我到附近農田裡偷採莲蓬(建寧一定盛產蓮花).兩個小身影走進蓮花田梗,三轉兩轉,就消失在巨大的莲花葉中,倆兄弟东採一顆西檢一顆,不知不覚就忘了方向,找不著來時路矣.他大慨嫌我動作太慢,礙手礙腳.就把我帶到一處地勢稍微開濶的地方,剝了些莲子,囑咐我説,你坐在这兒休息,吃莲子,不要走动,哥一下就回来.我当時少不更事,不識愁滋昧,見有莲子可吃,当然言聽計從,先大快朵頤再說.等我吃饱了莲子,还不見哥的人影这才開始恐慌,坐在田梗上呼爹喊娘,不知不覚就睡著了.等一覚 醒來,我発現天己黑了,我躺在家中床上,根据母亲的描述,姚副官(父親從部隊派來照顧家人的參謀)在莲花葉叢裡找到大哥時,天都快黒了,他全身都是泥,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喊著弟弟.

來台湾后我们陸續上了學我進小一時大哥已經是神氣的高年级生了.看他手臂上帶著紅色糾察隊臂章,在校门口站岗,升降旗典礼時指揮大家唱國歌.我并始対他產生了英雄式的崇拜,從此我就成了跟屁虫,大哥步亦步,大哥趨亦趨.大哥作功課我也作功課,大哥唱歌我也唱歌.大哥背書我也背書.记得那時小五国語課本裡有一篇人人必背的現代詩題名好像是叫開矿.头几句是"哐噹哐噹;聴我们的锤声多么响亮;看我们的工作多么緊张;我们有世界稀有的銻鎢錳...." 我小—就会背了.另外什么九九乘法表,什么李白杜甫,只要是大哥常唸的,我都會.到現在每次唸到國破山河在時,还会想起他当年背書的声影.

我上初一時大哥已經上高二了.中學离家較遠,上下学都乘自行車.我家当時只有—輛車,当然还是歸他騎.那時候中午不帶便當,得回家吃中飯,每天上午第二堂課下課,他總是會來把車鑰匙交給我,中午由我騎回家,而他自己或走路或向同學借車回家.好像這才公平.如此日復一日,直到我自己也能向同學借車,他才不來了.又有一回,大慨是因作功課的原因和他鬧彆扭,早上沒吃早餐就空著肚子上學了.升旗典禮后,他特別從福利社買了兩塊麵包送來給我吃,那時候我們每天的零花錢大概是兩毛錢,而福利社裡一塊麵包要五毛錢,絕對是奢侈品.他居然捨得把平曰省吃儉用的錢,給我買麵包!

說到用錢,大哥好像永遠有他的一套,小時候我家絕對不寬裕,大哥的零花錢也絕對不比我們多,可是到了關鍵時刻,他總能扮演及時雨.看電影沒錢買票,他先墊了,吃冰,他請了.從小到大,我不知道欠了他多少.記得高一那年寒假,大哥從台北回家過年(他早一年已离家到台北上中正理工學院).行李包打開,弟妹們都有禮物.那時他不過就是個軍校學生,每月的津貼不過三四百元.真不知道他那來的錢給我們買禮物.我只記得我的禮物是一雙當時台北最流行的皮底"括括".那种走到水泥地上"括括"作響的皮鞋,這可是我這輩子第一雙皮鞋,穿到學校去,真叫走路有風,羨煞多少人!

接著我也离家來台北上大學,平時在學校包伙,每月三百元.家中寄來的錢交了伙食費所剩無几,每到月底更是阮囊羞澀,捉襟見肘,這時候大哥這及時雨又出現了,他經常從他的微薄的津貼裡給我寄來五十一百,助我渡過難關.周末假日他也常常帶我逛逛西門町,看看台北這個花花世界.第一次到桃源街吃牛肉麵也是大哥帶我去的,害得我從此和這家麵館結下了一世不解的情緣.學校畢業后出國至今,四十餘年,每次返台,不論行程多匆忙,一定抽空去吃一碗,牛肉麵由當年的大碗八元,小碗四元吃到今天的一百八十元,還是樂此不疲.最近台北百物齊漲,不曉得是否又漲价了.

來美后,除了些書信往來,和大哥的接觸就少了.那年仁智懷了小菲,將臨盆時,大哥由加州赶來幫忙.

他那時在加州修博士,正準備考qualify.卻因為這一耽誤,qualify 沒過.害他這輩子和博士學位緣慳一面.他始終不願承認他的學位與這事有關,可是我心裡有數,是痛心的.

今年六月回台探病時,大哥已經住進了榮總的安寧病房.看他戴著氧氣罩,躺在床上動彈不得,鼻也酸了,心也酸了.他有氣無聲地對我說第一句話是:「坐飛机累了吧!大哥啊!你巳經病到這般田地了,還只是關心別人?難道你還要照顧你弟弟嗎?

大哥現在的世界應該是沒有痛苦了,他的身体雖然离我們而去,我想他的心還是在默默地照顧著我們,真希望來生還有福份再做你弟弟!

2013年除夕于美國華府

原文出自:天空部落  https://deehuawu.tian.yam.com/posts/71717964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異鄉芝麻事-也談母語
2018/10/14 08:22
讀來心中酸楚,感動不已。
驟聞老友已過世5年,十分難過與不捨,雖在病中仍不禁發文為之悼..... 謝謝!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10/15 04:01回覆
6樓. Mrs. Johnson
2018/10/14 04:38

上回來訪見到標題「勝利新村」時, 以為是左營的勝利新村(蓮池潭對面的小龜山邊)
一直以為眷村名字不會重複, 頂多分為一村 二村 三村
例如海光一村  海光二村 …
屏東的眷村我只知 .. 鶴聲國小對面吧, 記憶中有一戶人家在門口賣粽子還是什麼的
學生時只要從高雄搭公路局的車前往屏東都會路過見到
同為眷村人, 看到眷村眷舍, 聞到眷村味都倍覺親切

雖說醫學發達, 目前仍有許多不治之症
醫者與被醫治者, 這都是條漫長的路 ... 

 

哇!原來您也是眷村一族。好開心!我們的勝利新村在屏東火車站正前方往北的中山路和勝利路交叉的東南角。離火車站不足兩公里。旁邊緊挨著東山禪寺。我的老家所在的勝義巷是 "二巷",差一點被拆掉。現在大約半條巷子都已起死回生了。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10/14 05:52回覆
5樓. 陳正華Julia Chou
2018/10/13 06:14

謝謝陸游分享,

讀來令人心酸。

我也有一位好友、十年前亦因此疾過世;

非常遺憾失去她這樣一位各方面極有才華的女子....

謝謝陳傳道!我在 Edmonton, Alberta 的隔壁鄰居太太也是患此病。三十年來看著她從精力十足的企業家漸漸衰弱,從自行努力行動到必須她先生抱,佩服她的意志力,但終究輸給病魔。幸好他們一家是虔誠的基督徒,走得安祥。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10/14 01:33回覆
4樓. 李安納 秋水長天
2018/10/13 02:10
好將軍吳若華

讀後心有所感

我也是眷區子弟出身。小時的眷村生活清苦,無地無產,但我們大多都很上進,努力向學,以求有更好的發展。也很忠貞愛國,孝順父母。

吳將軍上了天堂,他的一生作為,可做年輕人的楷模。

我們也是從清苦中長大,也幸好大家都有上進心。我個人在進台大後年年第一名,拿到書券獎學雜費全免,再加能獲得農學院唯一的獎學金的補貼,先父仍需每月匯來300元當作伙食及一切書籍、文具、生活所需。勝義巷的孩子們也都奮鬥有成,除了吳將軍外,還有多位博士,一位台大教務長及一位資深導演(李康年;我可能可以找到有關報導,屆時當貼出分享)。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10/14 01:51回覆
3樓. 航迷老叟
2018/10/12 16:56

我也是生長在眷村,讀這篇格文既感動也感慨,

感動的是雖然一生充滿波折,仍忠黨愛國也真情流露,

將軍走了,懷念吧!

若華兄是老大,下有四個弟妹,非常早熟,從小就表現出服眾的領袖風範,而且思想開明先進。在初中時,他就把橋牌帶入我們這些「大小鬼頭」的生活中,大家一起從基本規則中摸索。我也因這緣分玩了一輩子,在台大代表農藝系拿過冠軍,錦旗掛在系主任辦公室(其實技術未登大雅之堂)。後來在美加參加 ACBL,才拿到區域論對賽冠軍並達到 "Master" 資格。這一切的起源就在若華兄家那八席大的破舊地板上....諸多往事,令人懷念不已!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10/12 19:54回覆
2樓. BJ周
2018/10/10 09:04

這一週桃園正辦眷村文化節

我跑了幾個地方參觀

大都不是從前照片上的樣子了

以前台灣在一窮二白時代建的眷村非常可憐,不過現在已幾乎被拆光,地方政府收去後的利益以千億元計,但都被分食了。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10/10 15:40回覆
1樓. yusheng 李
2018/10/08 23:28
勝義巷,不但有老將軍,也出美女的。
其實當年在我們的小鬼頭時代,勝義巷中只有五棟半房子(加半棟空間的防空洞),每棟房頂下分兩戶(如美式的 semi-detauched home)。經您提起,統計了一下(將官住中山路西側,每棟有四倍大):上校7位;「中校 + 上尉」各一位,合住半棟;少校(醫官)2位。沒有將官及美女(只有野丫頭)(有升上將官的,但那是多年後的事)。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10/09 11:28回覆

Typo:  "semi-detauched home" → semi-detached home. 害羞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10/09 11:3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