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程國強: 憶革命實踐研究院(轉載)
2009/12/29 09:05
瀏覽912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民國六十八(一九七九)年末,我擔任文化學院的訓導長,奉中國國民黨的指定,到陽明山的革命實踐研究院去受訓一個月。同時去的尚有時任院長的鄭嘉武,及來自全國各大專院校的教授共六十人,這其中包括後來任政治大學校長的鄭丁旺、行政管理大師司徒達賢、考試院的考試委員田維新等名教授。女生則有師範大學的趙玲玲,以及後來任國立護專的校長王鍾和,其他則不是系主任就是各校的院長,是革命實踐研究院開院以來教育層次最高的一個班級。

那一年的政壇真是風風雨雨,李煥在沒有預警的情形之下,被免去了權高位尊的三大要職,那就是中國國民黨組工會主任,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主任以及革命實踐研究院主任。蔣經國因為覺悟到幹部訓練的重要,所以自己兼任革實院的主任,同時選派了他在大陸幹校的學生崔德禮去擔任教育長,算是代理他全權處理院務。而我們這一班就被定名為講習班第一期,都成了蔣經國的學生。

當時的輔導委員就是青年工作會的三位副主任:留英的王曾才博士,留法的李鍾桂博士和留德的王人傑博士。而我則在開訓的第一天被票選為研究員長 ,台灣大學的物理系主任黃暉理為副研究員長,正式展開了陽明山莊四個禮拜的研究生活。

事隔多年以後,聽說講習班辦到了一百多期才停止,這裡面遍布全省的數萬黨政要員都成了我們的學弟及學妹。

開學那天,蔣經國親來主持,並和全體學員在「實踐講堂」前合影。他那天穿了件短袖的青年裝,態度和藹可親,笑容滿面。聚餐時才即席訓話,講了段大陸撤退的沉痛歷史,以及蔣總裁開辦革實院的原因。他特別強調要真正做到「文官不要錢,武官不怕死」,責任就在你們這些當老師的身上。講完以後就離席和每一位研究員握手,並囑咐各人,陽明山夜間涼要多加衣服,同時可以多多利用溫泉,大家「袒裎相見」可以增進同學間的感情,讓我們見識到他輕鬆的一面。

但他實在是公務繁忙,直到結訓那一天才再露面,一切院務全都交給崔教育長去處理。崔是我當年讀台中二中時的訓導主任,蔣經國的另一得意門生潘振球則是校長。所以在院時我們的接觸甚多,很多瑣事都交給我去辦。 當時在院受訓的除了我們講習班之外,還有來自基層的黨政人員,是訓練班第一期。所以除了基本課業因教育程度有所差別,講座水準較高,其他的課外活動及參觀訪問皆合併舉行。周一的總理紀念周,清晨的升旗典禮,隨後的八段錦及太極拳運動,都在偌大的運動場上展現出蓬勃的朝氣。四周下來,這批為人師表的書生變得壯碩得多,精神體力都有增加,讓人有脫胎換骨之感。

為了讓研究員們能有所受益,所有講座都是經過蔣主任親自核定,而且由蔣經國親發聘書以示尊重。行政院長、各部部長、各軍種的總司令,都以到革命實踐研究院授課為榮,因為過去這是接近蔣總裁的最好機會。國防研究院時代,蔣中正總統因為陽明山莊的氣候宜人,他又喜歡在寧靜的地方思考國家大事,所以住在陽明山的時間很多。據說從前受訓的人經常看見他老人家在山中散步,偶爾還會與研究員們垂詢幾句,讓人備感親切。

當然其中也有敷衍了事的講座,譬如當時才接組工會主任的陳履安,被大家攻擊得體無完膚,弄得不歡而散,長官也無法打圓場,因為這一群教授學生也不是好惹的。

還是王作榮比較謙虛,他來上經濟學時的第一句話就是:「我今天是來向各位討教的。」讓人覺得甚有好感。

其他講座如蔣緯國的風趣、張寶樹的嚴謹、李國鼎的材料豐實、黃季陸的歷史見證,都令人甚感滿意。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到一些神秘機關的訪問,譬如調查局、情報局、陽明書屋、警政署等平常不開放的地方。我們一到,不但受到首長率同所有官員的列隊歡迎,並以盛宴款待,還可以看到許多保密列管的檔案。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當時調查局長阮成章報告追捕炸傷謝副總統右手的台獨分子王幸男的前因後果,其情節有如間諜小說,令同學十分過癮。而情報首長沈之岳報告如何滲透敵後,葉翔之情報局局長公布的戴笠紀念館保存文件,更是難能可貴。

受訓期間,課程排得很緊湊,輔導委員都坐在後面陪堂聽講,有時還做筆記,實際上是在替研究員打考核,作為結業時的參考。因此這般老學生為了面子,一點都不敢馬虎,生怕影響到以後的前途。

我們是住在「舜水樓」,訓練班是住在「黎洲樓」,兩樓相連,可以共用一個溫泉泡湯,每天晚餐之後就是一群人去洗溫泉浴。

硫磺水順著山沿流下來,既衛生又享受。大家都應了蔣經國所形容的「袒裎相見」,很快就打成一片,這也就是所謂的革命情感吧!

結業時間到了,蔣經國親自前來主持,同樣的還是以午餐餐會方式舉行頒證儀式,馬蹄型的桌子,蔣主任坐在中間,陪坐左右的是中央黨部秘書長張寶樹及青工會主任張豫生。我因為是研究員長,所以被安排坐在蔣主任的正對面。我代表接受主席的證書之後,接著就由我代表全體研究員致詞,然後是蔣主任訓話,講了近四十分鐘,這中間他喝了兩次白開水,大概是天氣太熱,他捲起白襯衫的袖子。他也沒有用講稿,可是層次分明,條條有理,他那嘶啞的聲音,不急不徐,極具親和力和煽動性,充分地展示出蔣經國的隨和本性和領袖魅力。

如今三十年過去了,革命實踐研究院早已更名為國家發展研究院,那早期的國民黨精神堡壘已成歷史,然而這六十年來受訓結業的七萬多學員,不論是在台灣或是在海外,一定難忘那「陽明山莊」四個大字,不論年齡多大,能參與歷史總是值得懷念的。

(轉載自世界日報「古今中外」)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散文
上一則: 洛基山莊﹕奧普(UP)文化
下一則: 程國強: 陶公與中華聯誼會(轉貼)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